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印尼足球場暴亂慘案:125死悲劇為何發生?

2022/10/03 轉角24小時

圖為民眾整理貼出球場死者的照片,協助死者家屬來指認。 圖/美聯社
圖為民眾整理貼出球場死者的照片,協助死者家屬來指認。 圖/美聯社

【2022. 10. 03 印尼

印尼足球場暴亂慘案:125死悲劇為何發生?

「警方發射催淚彈、人群開始恐慌...甚至有球迷死在球員懷裡...」印尼甲級足球聯賽在10月1日發生暴動,導致125人死亡、323人受傷,為近60年全球體育史上死傷最慘重的體育衝突事件。印尼兩支勁敵球隊阿雷馬隊(Arema FC)與帕爾斯巴亞隊(Persebaya Surabaya)在賽事中激烈比拚,最終以阿雷馬隊以2:3敗北。阿雷馬隊球迷無法接受,上千名球迷衝進球場中,警方也於混亂中發射催淚瓦斯、使用警棍攻擊群眾,最終引發嚴重踩踏和推擠意外,引起外界震怒。事實上,印尼過去也曾發生體育暴力事件,但為何難阻悲劇再度發生?尤其,此次踩踏悲劇的發生是否也與警方執法過度有關?

這場甲級足球聯賽是在10月1日晚間,於東爪哇省瑪琅市(Malang)的坎朱魯漢體育場舉辦,在主場阿雷馬隊(Arema FC)以2:3輸給帕爾斯巴亞隊(Persebaya Surabaya)後,雙方球迷與警方爆發衝突。兩支球隊競爭多年,儘管過去都各有勝負,但阿雷馬隊在自己的主場瑪琅市裡,只發生過與帕爾斯巴亞隊打成平手或獲勝的狀況。因此,阿雷馬隊此次第一次在主場上敗給多年死敵,才讓球迷難以接受比賽結果,3千多名球迷瞬間衝進球場之內,試圖安慰阿雷馬隊球員和表達支持。

為控制混亂場面,警方下令發射催淚瓦斯。許多受害者在混亂中被踩踏致死,或在逃亡中因缺氧窒息而死。印尼警方稍早公布死亡人數為174人,但印尼東爪哇省副省長艾米爾(Emil Dardak)表示,由於有重複計算情形,將死亡人數下修至125人,另有323人於暴動中受傷。

警方於球場發射催淚瓦斯明顯違反國際足聯安全守則,也被外界批評「反應過度」。其中一位阿雷馬隊球迷Muhammad Rezqi Wahyu Aji Sumarno表示,許多球迷衝進球場是為「表達支持」及「給予指教」(critiques)。球迷也表示未預料警方持警棍和盾牌進行攻擊,且向群眾發射催淚瓦斯。根據報導,警方在晚間10 點30分左右發射了第一批催淚瓦斯,接著在11點後,開始持續發射長達一小時之久。也有目擊者表示,大量球迷蜂逃竄至少數開放的出口,過程中人數眾多推擠嚴重,導致呼吸困難、缺氧,被抬出球場時已失去知覺。有球迷在混亂中死於球員的懷抱中,也有球迷眼見困勢、選擇冒險跨越柵欄逃亡。

雅加達「印尼法律援助基金會」(Indonesian Legal Aid Foundation)痛批,警方「根本沒道理」使用如此武力;國際特赦組織也批評,警方是造成大量死亡的主因。然而警方辯稱,當下是為應變當下混亂的「無政府狀態」,加上許多球迷試圖對警察進行襲擊,還在場外焚燒警車「鬧場」,不得已才下此策以維持秩序。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為什麼球賽中禁用催淚瓦斯?

國際足球總會(FIFA)《球場安全及保安守則》禁止球場管理者或警察攜帶或使用催淚瓦斯;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在其第37號一般性意見中指出,僅在必要且合法的情況下,方能使用驅散集會型警務設備,儘管催淚瓦斯被歸類為「非致命武器」,但它可能會導致更嚴重的傷亡。

英國邊山大學(Edge Hill University)警務研究學者歐文.韋斯特(Owen West)表示,催淚瓦斯這類控制群眾的手段,通常都在認知現場全面失控的狀況下使用,但若缺乏縝密評估而使用,恐怕會造成更危險的局面,「因為這種情況下,很難掌握這上千、甚至是上萬的民眾在遇到催淚瓦斯後會往何處逃、如何逃」。FIFA主席國際足聯主席詹尼.因凡蒂諾(Gianni Infantino)以一份聲明代表全球足球界表示哀悼,稱此事件為「全球足球員及球迷最黑暗的一日」,總部也降半旗向逝者致敬。

事發後,上百名球迷穿上黑色衣物,在坎朱魯漢體育場外舉辦燭光守夜活動為死者哀悼,高舉「反警察暴力」的標語。對贏得比賽的帕爾斯巴亞隊球迷來說,值得歡慶的日子卻發生失去家人的悲劇,讓人感到心痛。死者家長Bambang Siswanto告訴《紐約時報》,他的兒子、姪子皆是死忠球迷,週六一起相約觀看比賽。17歲的姪子並沒有逃過死劫,19 歲的兒子 Gilang Putra Yuliazah雖然倖存,但深陷創傷。「當我找到他時,他還算冷靜。但當看到表弟的屍體時,他徹底崩潰了...」Bambang Siswanto自責地表示,若當時阻止孩子們出門看球賽,他們就不會遇到這場悲劇,「太殘忍了...警察太殘忍了...」。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兩支勁敵球隊的較量

在印尼,足球可以被視為是繼羽毛球之後,廣受喜愛的運動之一。印尼足球協會成立於1930年——比在1951年成立的印尼羽球協會早了21年——並分別於1952年加入國際足球協會,1954年加入亞洲足球協會。此外,印尼也即將於2023年舉辦該國第一個20歲以下的國際足聯比賽。

足球在印尼多有影響力?《路透社》在2013年的專題報導便提及其狂熱現象,足球在當年吸引的觀看人數非常可觀:在約有2.73億人口的印尼,有5,200萬民觀眾會在週末守在電視機前觀看比賽,每一年也有約1,200萬人親自到現場觀賽。甚至,足球帶來的巨大影響力也會成為當地不同政黨之間的較勁,因為對當權派或者有潛力的候選人來說,「如果你能控制足球,你就已經控制一半的印尼。」由此,便能反映足球如何在當地吸引和凝聚大批的死忠球迷,以及如何帶來龐大的市場影響力和利潤。

印尼甲級足球聯賽(Liga 1)是當地職業足球最高層級的賽事,這一次參加甲足聯賽的隊伍就包括阿雷馬隊與帕爾斯巴亞隊。阿雷馬隊成立於1987年,在2022-23年賽季排名第九,也是少數打入亞足聯賽八強的三隻印尼隊伍之一;帕爾斯巴亞隊成立於1927年,在2022-23年賽季排名第十,過去拿下許多印尼聯賽冠軍。

兩支隊伍之間的激烈較勁從1992年早已開始,甚至它們之間的任何比賽更被賦予一個獨有的名稱:「超級東爪哇賽事」(Super East Java Derby,阿雷馬隊的主場瑪琅和帕爾斯巴亞隊的主場泗水皆位於東爪哇,兩地車程距離約為1小時40分鐘)。兩隊的球迷過去皆以狂熱為名,以阿雷馬隊的球迷為「Aremania」,帕爾斯巴亞隊的球迷為「Bonek」,後者有「堅強意志」之意。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為何悲劇一再發生?警方是否執法過度?

此次發生在印尼體院館的球迷踩踏事件是全球運動歷史上最嚴重的災難之一。事實上,印尼在過去也發生過體育暴力事件,但為何悲劇還是發生了?

根據《海峽時報》報導,印尼在1994年到2019年期間共有74位球迷死於跟足球有關的暴力事件,其中在2018年引起印尼震驚的是一位球迷遭對手的球迷毆打致死。但回溯歷史,以過去發生體育館的暴力事件而言,通常源於球迷的狂熱和憤怒,可是警察的處理不當或過度反應往往更容易釀成反效果,導致衝突與暴力加劇——正如這一次的印尼踩踏事件,除了阿雷馬隊球迷的失望憤怒(阿雷馬隊首次在自己的主場輸掉比賽),更多的責任與檢討也在於管理不善,以及警察是否過度執法的問題上。

這一次主辦賽事的坎朱魯漢體育場的入場人數已經超過38,000人上限,總人數卻來到約42,000人,整整超出4,000人。此外,在球迷衝進體育場之際,警察並沒有更多地扮演引導疏散和逃生的角色,反而是以警棍等暴力方式驅散人群,甚至無預警和無差別向人群發射催淚彈,導致人群恐慌、紛紛往出口推擠逃跑,進而發生窒息和踩踏悲劇。

事件發生後,阿雷馬隊的智利籍教練羅卡(Javier Roca)也回應踩踏悲劇。他指出儘管自己當時候不在現場,但從記者會回來後卻目睹悲劇發生,「甚至有球迷死在球員懷裡。」他認為事實證明體育場並沒有預期也沒有做好可能會出現騷亂的準備,並指責警察執法過度:「看回(事發)照片,警方本來就可以使用其它方式。沒有一場比賽——不管它有多麼重要——值得失去生命。」不過,警方反駁相關說法,指出當時已經是一場「暴亂」(riots),他們試圖引導球迷,並且是在兩位警察遇害後才開始發射催淚彈。

目前,印尼總統佐科威透過全國發表的電視聲明,表達對死者及家屬的哀悼。他表示,「我們必須繼續維持印尼的體育精神和兄弟情誼」,同時也下令印尼足球協會暫停印尼甲組聯賽,直到完成所有的調查,並指出希望這會是印尼最後一場足球悲劇。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Fans died in players' arms,' says coach at Indonesia football tragedy

Fans Fled as Police Fired Tear Gas, Causing Deadly Rush For Exits

作者文章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現年35歲的加富里是伊朗最著名的足球員之一。 圖/Twitter

伊朗前國腳加富里被捕:不許發聲抗爭的國家級警告?

2022/11/25

最新文章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現年35歲的加富里是伊朗最著名的足球員之一。 圖/Twitter

伊朗前國腳加富里被捕:不許發聲抗爭的國家級警告?

2022/11/2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