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伊拉克總理遇刺案:無人機自爆的巴格達「刺客政治」?

2021/11/08 轉角24小時

 圖/取自推特
圖/取自推特

【2021. 11. 8 伊拉克】

伊拉克總理遇刺案:無人機自爆的巴格達「刺客政治」?

「3架自爆無人機,只炸傷了伊拉克總理的左手...與伊朗的地緣戰略。」中東第二大產油國伊拉克,7日清晨爆發一起重大政治陰謀——3架來路不明的多旋翼武裝無人機,突然攻入巴格達的「綠區」,意圖謀殺伊拉克總理哈德米(Mustafa al- Kadhimi),並在總理官邸自爆。雖然一片慌亂中,總理哈德米驚險逃生,除了左手輕傷外沒有大礙,官邸衛隊也只有8名隨扈受傷。但「刺客無人機」直闖進戒備最為森嚴的綠區,甚至差一點殺死國家領導人的警報,卻仍在伊拉克本國與中東全區造成極大的政治衝擊。

遇襲後第一時間就透過Twitter發文報平安的哈德米,同日稍晚也親自在國安記者會上亮相,除了證明自己「幾乎無傷生還」之外,他也呼籲國內各大敵對派系「冷靜勿妄動」。不過原本就已經高度戒備的首都巴格達市中心,7日開始卻也奉總理之命派出大批戰車、甲車在街頭戍衛巡邏,一觸即發卻令人困惑的刺客追捕行動,也讓政治局勢一向險惡的伊拉克更顯肅殺。

哈德米真人現身之後,包括美國、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戰略要角,都發出嚴厲的「譴責恐攻」聲明,並承諾將協助伊拉克搜捕未遂刺客組織;但同一時間,伊拉克國內的「親伊朗」武裝派系,卻幾乎同步地跳出來指控總理哈德米「涉嫌自己刺殺自己」,以分散社會對伊拉克10月大選舞弊疑雲的壓力。

但親伊朗系武裝政黨們的憤怒跳腳,卻難掩自己已成為「刺客最大嫌疑者」的懷疑情緒,因為在刺殺總理未遂案發生的幾小時內,長期在伊拉克扶植打手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麾下精銳涉外兵團「聖城軍」的指揮官賈尼將軍(Esmail Qaani),就趁夜飛抵巴格達與其他親伊朗民兵頭人「密室會議」——考慮到革命衛隊安插的幾支親伊朗政黨,在伊拉克10月大選都遭雪崩式慘敗,輸不起而一怒政變的「伊朗黑手論」?反成為讓伊拉克政壇無比震怒的主流設定。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在7日的總理刺殺案之前,甫走過於反恐內戰、COVID-19疫情、經濟缺電、與2019年開始且至今不完全結束的全國青年街頭示威與血腥鎮壓後的伊拉克,已在10月份完成國會改選——在本回選舉結果中,風格極為爭議但勢力卻極為龐大的什葉派教士穆克塔達.薩達爾(Muqtada al-Sadr )成為了伊拉克的第一大黨。但3年前,仰賴著在反ISIS戰爭中立下前鋒戰功的幾支親伊朗派武裝政黨,卻在本次大選中遭到雪崩式的慘敗。

在中東地區的政治分析中,親伊朗系武裝政黨的大選慘敗,遠因是伊拉克民族主義的重新抬頭,包括薩達爾這類過往曾經反美親伊、或在海珊(Saddam Hussien)時期受德黑蘭庇護的什葉派領袖、甚至在伊拉克戰爭期間直接與駐伊美軍對戰的伊拉克領袖,近年都已屢次表達對「伊朗干政」的嚴重不滿,更亟欲擺脫「伊朗小弟」的屈辱標籤。

近因則是從2019年夏天開始,因全國大缺電與高失業率所引發的「伊拉克全國青年示威」中。當時,親伊朗系民兵團為了盡快壓制街頭而發動的鎮壓血腥屠殺,超過600名各地平民遇害的結果,也讓新一代的伊拉克年輕人——特別是那些出生在海珊垮台後的青年世代——極為憎恨。

然而在親伊朗政團的眼裡,針對「伊朗勢力的敵意情緒」都只是後設的批鬥標籤,造成10月大選邊緣化慘敗的真正結果,其實是哈德米政府的惡意舞弊、透過作弊「黑掉」親伊朗政黨的結果。

於是,越發憤怒的親伊朗民兵團遂不斷集結施壓,甚至在11月5日星期五號召數千從眾「天下圍城」,在巴格達市中心遊行抗爭,並帶著武器裝備與人潮,準備攻進政府總部與外國使館所在的管制「綠區」(Green Zone)——結果伊朗系民兵與防守綠區的政府親軍就這樣在巴格達市中心爆發互射槍戰,亂軍之中造成至少1人死亡。

11月5日在巴格達的抗議活動,什葉派武裝團體支持者逃離政府安全部隊的鎮壓。 圖/...
11月5日在巴格達的抗議活動,什葉派武裝團體支持者逃離政府安全部隊的鎮壓。 圖/路透社

10月31日,安全部隊阻止試圖進攻綠區的抗議者。 圖/美聯社
10月31日,安全部隊阻止試圖進攻綠區的抗議者。 圖/美聯社

綠區的鎮壓事件,讓原本就宣稱受害的親伊朗系武裝政黨更加悲憤,像是由伊朗革命衛隊大力扶植的民兵政黨「正義聯盟」領導人哈札里(Qais al-Khazali),周六就在公開場合上,當著總理哈德米的面,威脅對方「一定會得到血債血還的報應復仇」,各種針對哈德米總理本人的死亡威脅與仇恨情緒,亦讓伊拉克陷入了緊張的暴力邊緣。

但事實上,曾擔任伊拉克國家情報局長的哈德米,本人其實也只是派系妥協談出來的「技術官僚式總理」。2020年6月上任的他,基本獨立政黨無所屬,是伊拉克各路政黨為了穩定國家、折衝各派系利益而推出的「妥協之人」。

在中東政壇中,長袖善舞的哈德米是罕見與「各國都能交好」的圓滑領導人,其不僅與美國、伊朗都能互動,更與沙烏地王儲穆罕莫德王子(MbS)關係密切,因此在派系戰爭錯綜複雜、且極易導致殺身之禍的伊拉克,哈德米才能以獨立總理之姿一路協調各方利益治理至今。

然而在2020年1月,長期干預伊拉克國內民兵政治的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指揮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在巴格達機場外遭到美國總統川普下令的無人機空襲刺殺——此一重大事件不僅嚴重衝擊區域情勢,伊拉克國內的親伊朗派系也開始仇視「涉嫌與美國人共謀行刺的哈德米」。

在美軍殺死蘇萊曼尼的當下,哈德米仍是擔任伊拉克國家情報局局長,其雖對美表達譴責憤怒,但像是哈札里等親伊朗軍頭,卻都認為「作為情報頭子的哈德米鐵定是故意與美國人串通斬人」,雙方的仇視與心結也自此越發猜忌。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到了10月大選過後,雖然組閣主導權將交由最大贏家薩達爾洗牌重組,但截至11月初為止,伊拉克政壇的共識卻都認為哈德米有可能繼續續任總理,「因為目前檯面上沒有其他人能同時被美國、沙烏地與伊朗三方同時穩定信任。」

但相關討論節奏,卻在11月5日的「綠區鎮壓衝突」中急轉直下,親伊朗民兵不斷喊著要讓哈德米「一命還一命」,這也讓兩天後的11月7日「無人機攻擊總理官邸事件」更添嚴重等級。

襲擊哈德米的官邸無人機空襲案,發生在11月7日星期日清晨2點30分左右。根據總理衛隊的報告說法,3架多懸翼的攻擊無人機突然趁夜闖入綠區,意圖襲擊總理臥室——過程中,兩架無人機在接近總理之前,就被衛隊直接擊落;但第3架無人機卻成功突入官邸上空,並在內庭的門前「當場自爆」——所幸總理本人驚險地被撤走閃過了第一線爆炸區。襲擊事件最後包括輕傷的哈德米在內,也只有9人受傷,無人有生命危險。

綠區與總理府被轟炸的消息,第一時間是被伊拉克媒體以「伊拉克總理官邸遭到火箭砲擊」為快訊標題即時發送,但中央政府與總理發言人卻很快地透過Twitter發文報平安,強調哈德米本人非常平安意識清醒。隨後,哈德米也在透過語音通話對外證明「自己沒死」並呼籲全國人民團結冷靜。

一直到周日傍晚總理本人才一臉鎮定的出現在直播記者會上。此時他的精神顯得非常平靜、行動自若,但在西裝外套下的左手卻出現紗布繃帶,據報是在自爆攻擊裡遭遇輕傷。

「我知道犯案的是誰,我們很清楚你們的目的——但發動這場懦弱恐怖攻擊的兇手,很快就會被伊拉克拖出來曬在陽光下!」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在記者會上現身的哈德米,先是安撫全國民眾「冷靜勿妄動」,接著也同步下令伊拉克陸軍擴大在巴格達的武裝戒備等級。但同一時間,他也與美國總拜登等國際領袖親通電話,除了擔保自己與內閣團隊的安全狀況無虞,亦強調會再穩定局勢的同時,已最快時間揪出「犯案真兇」。

根據伊拉克總理府所公布的現場照片,刺殺哈德米未遂的3架無人機,都很像是土製遙控裝備——其基本是一台大尺寸的四螺旋槳機體,機身下側再安裝著空頭炸彈與自爆詭雷。但目前尚無法確定操控信號來源與具體的改裝特徵,是否能直接證明無人機的「刺客主人」?

與此同時,伊拉克媒體也引述軍方發言人的說法,懷疑本起攻擊高度機率有「內神通外鬼」的內部串通,因為無人機似乎很清楚總理官邸裡的佈署狀況;在綠區與官邸內外重重部屬的陸基防空方陣快砲CRAM系統,似乎也都在「不明原因的狀態下」完全沒有偵測到敵意無人機的逼近與綠區橫行。

不過哈德米的僥倖生還,卻詭異激起了哈札里等親伊朗派系的「詭異回應」。在總理府確認生還後,哈札里等人雖然對於「非法刺殺行動」表達遺憾,但卻更公開地質疑「伊拉克人民怎麼確定這起『刺殺行動』不是總理為了掩蓋大選作弊的自導自演?」除了主動帶頭指責中央政府「意圖栽贓迫害轉移大選醜聞焦點」,更拒絕對無人機攻擊行動表達公開譴責立場,「因為我們還不知道背後的真相是怎麼一回事。」

但根據巴格達方面的新聞說法,在總理府遇襲後的幾小時內,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的指揮官——在美軍炸死蘇萊曼尼之後接掌兵符的賈尼將軍——已秘密飛抵巴格達,並與哈札里等親伊朗系軍頭密會。但截至目前為止,賈尼將軍並沒有公開行程,伊朗方面對於巴格達襲擊事件的態度也非常敏感,僅有幾家官媒強調「這一切都是有心人的離間計,伊朗與伊拉克絕對不會被烏賊戰術反目。」

《法新社》與《半島電視台》皆表示:在美國總統拜登的命令下,目前仍駐守在伊拉克的2,500名美軍已提告戒備,並奉命全力支援伊拉克軍方與國安部門的「緝凶反恐」。但截至8日清晨為止,除了大輛戰甲車陸續出現在巴格達街頭示威預警外,首都圈並沒有更進一步的空襲事件。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Iraq’s prime minister decries ‘cowardly’ attack on his home

Iraqi PM al-Kadhimi survives drone attack on his home

作者文章

踢入致勝球後慶祝的日本隊。左起:三笘薰、田中碧、前田大然、鎌田大地。 圖/法新社

藍武士永不言敗:日本隊踢贏西班牙「打破世界盃魔咒」

2022/12/02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最新文章

踢入致勝球後慶祝的日本隊。左起:三笘薰、田中碧、前田大然、鎌田大地。 圖/法新社

藍武士永不言敗:日本隊踢贏西班牙「打破世界盃魔咒」

2022/12/02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