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池袋暴走案的淚與鬼:日本激憤2年「上級國民」大審判

2021/06/22 轉角24小時

圖/池袋暴走事故記者會:遺族代表松永拓也,在記者會上拿出死去的妻女照片。這場日本...
圖/池袋暴走事故記者會:遺族代表松永拓也,在記者會上拿出死去的妻女照片。這場日本激憤2年的「上級國民」大審判,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2021. 6. 22 日本

池袋暴走案的淚與鬼:日本激憤2年「上級國民」大審判

「為了追討真相,我的心不得不成為惡鬼...」震驚日本社會的2019年東京「池袋暴走」車禍,造成2死10傷的奪命慘劇,當時年高87歲的肇事駕駛飯塚幸三雖然被以過失致死罪逮捕並起訴,但至今在刑事訴訟過程裡依舊堅持無罪,加上飯塚的前政府高官身分,在在被質疑態度傲慢而引發眾怒。死者家屬代表松永拓也,從事發以來也不斷蒐集資料,希望法庭能夠給予加害者公正判決,就在6月21日法庭上遺族代表與飯塚的當面對質,松永失去妻女的痛心,對飯塚連番提出案情質問,卻只得到「我是無罪的...其他不記得了」的漠然回應,旋即又成為日本爭議的話題——最終判決日將在下個月來臨,但這場訴訟到底發生什麼了問題?

▌延伸閱讀:〈池袋暴走事件:「上級國民」暴衝車禍,日本高齡駕駛危機〉

東京「池袋暴走」事件發生於2019年4月19日,位於東京都東池袋四丁目的路口,當時年齡87歲的駕駛飯塚幸三,行駛中忽然高速闖越紅燈後衝入路口,直接撞上了騎著自行車的松永真菜母女,最後車輛繼續失控暴衝,再撞上一部垃圾車。被撞的松永真菜母女送醫不治,最後事故釀成2死10傷的慘劇。

這起事件在案發當時就備受外界關注,主因就在於肇事駕駛飯塚幸三的背景。事故發生後不久,飯塚及其副駕駛座的妻子都因受傷送醫,警方因此沒有「即刻逮捕」,而是等到事發1個月後飯塚出院,再進行問訊。但警方當時以「沒有逃亡或滅證的疑慮」,決定不逮捕飯塚。

圖/美聯社:2019年4月19日,東京都東池袋路口,當時年齡87歲的駕駛飯塚幸三...
圖/美聯社:2019年4月19日,東京都東池袋路口,當時年齡87歲的駕駛飯塚幸三,行駛中忽然高速闖越紅燈後衝入路口,直接撞上了騎著自行車的松永真菜母女,最後車輛繼續失控暴衝,再撞上一部垃圾車。

圖/ANN:被告飯塚幸三(中間拄拐杖者)堅稱自己無罪。
圖/ANN:被告飯塚幸三(中間拄拐杖者)堅稱自己無罪。

然而過程中媒體接二連三的爬梳爆料,曝光了飯塚其實是前任日本通商產業省(現在的經濟產業省)高官,更是產經業界頗有功績的人物,因此飯塚沒在第一時間被捕、後來也被警方似乎「輕輕放過」的待遇之下,旋即讓日本社會輿論極為憤怒,質疑是所謂的「上級國民」(日文中諷刺位高權重、階級不凡者),而且事件之初甚至也有若干媒體似乎察覺肇事者來頭不小,而刻意隱蓋其姓名。

加上事件被害死者松永真菜年僅31歲、女兒莉子只有3歲,又勾起大眾對於老年人害死年輕人的「老害」禍端印象,讓這起事件在輿論中形成為「老害上級國民扼殺日本年輕人未來」的憤恨觀感,也讓事件的後續追蹤討論,一直持續至今。

「只在一瞬間,我們的未來就被奪走了...」

死者的丈夫、現年34歲的松永拓也,在案發當時受到極大的創傷打擊,面對新聞媒體的採訪,拓也不斷拿出妻女的生活照片,反覆訴說著永遠失去家人而難以言喻之痛。不過讓外界更在意的是,拓也的心情難以平復,主因可能來自肇事者飯塚本人始終堅持無罪的態度。

圖/JNN:被害死者松永真菜年僅31歲、女兒莉子只有3歲,又勾起大眾對於老年人害...
圖/JNN:被害死者松永真菜年僅31歲、女兒莉子只有3歲,又勾起大眾對於老年人害死年輕人的「老害」禍端印象。

根據警方的搜查結果,認為駕駛飯塚幸三當時誤踩油門加速、卻沒有即時反應,車輛即以時速100公里高速暴衝了150公尺,可能的原因是「飯塚誤將油門當成了剎車」,最後以過失駕駛致死傷罪予以起訴。不過飯塚本人的說法是,「沒有誤踩油門,沒有相關記憶」,主張是「車輛當時出了某種故障」,而非自己的駕駛過失。後續至今的訴訟審理過程,雙方的爭點也在於此:到底飯塚是否有駕駛過失?還是車輛本身真的出了問題?釐清相關問題,才能判決飯塚的刑事責任。

然而多次的法庭辯論中,飯塚對此的態度顯得漠然、而且反覆「我不記得、我沒記憶」的推諉說詞,不僅社會觀感極差,身為被害者遺族的松永拓也、真菜的父親上原義教,根本完全無法接受,也是對失去至親的創傷經驗反覆折磨。拓也在2020年的幾次法庭會後,對外如此陳述:

「加害人完全不認為自己有錯,沒有任何反省的意思。」

飯塚幸三的無罪主張合理嗎?根據飯塚與其辯護律師提出的說詞,駕駛人堅稱沒有踩踏油門、不知何故車輛仍加速暴衝,飯塚起初表示對事件當下沒有什麼記憶,但後來的審理中改口「事發時處於驚慌狀態,明明自己踩的是剎車,車輛卻還在加速」。

圖/美聯社:根據警方的搜查結果,認為駕駛飯塚幸三當時誤踩油門加速、卻沒有即時反應...
圖/美聯社:根據警方的搜查結果,認為駕駛飯塚幸三當時誤踩油門加速、卻沒有即時反應,車輛即以時速100公里高速暴衝了150公尺,可能的原因是「飯塚誤將油門當成了剎車」,最後以過失駕駛致死傷罪予以起訴。

然而飯塚方面並沒有提出事證,來證明「車輛系統故障」,反而是被檢察官與警方的蒐證中一一反駁:根據警視廳交通事故解析的調查發現,肇事車輛的電子紀錄中並沒有顯示當時有任何油門或剎車的故障問題,而且肇事現場的道路,有找到剎車的痕跡,證明事發時「剎車是可以正常運作的」。檢察官則指出,飯塚是在2008年購入該TOYOTA廠牌的轎車,直到案發的2019年為止,車檢都沒有任何故障紀錄;儘管辯方反覆陳述「不能排除系統故障的可能性」,但始終沒有決定性證據,能夠證明飯塚無罪。

駁斥車輛故障說的最強證據,則是在今年6月21日,由該車輛廠牌TOYOTA公開提出。

TOYOTA官方指出,肇事車輛所屬的油電混合Prius車系,油門及剎車操作都會記錄在車輛電子系統中,這份資料先前已由警視廳解析提出。此外該車係有一道安全設計,是當電子系統控制剎車失常的話,會自動切換為油壓剎車,因此飯塚的說詞並不合理。

車商同步提出資料的這一天,也是全案的第8次開庭審理,而本回最讓外界關注的,是採用了「被害者參加制度」,讓被害者家屬現場出席,與被告飯塚幸三當面對質。當天即以松本拓也、上原義教兩人為家屬代表,當庭對飯塚提出質問。

圖/ANN:法庭上,拓也拿著一疊書面資料,準備了好幾個案情疑問逐一提出。
圖/ANN:法庭上,拓也拿著一疊書面資料,準備了好幾個案情疑問逐一提出。

圖/JNN:本回最讓外界關注的,是採用了「被害者參加制度」,讓被害者家屬現場出席...
圖/JNN:本回最讓外界關注的,是採用了「被害者參加制度」,讓被害者家屬現場出席,與被告飯塚幸三當面對質。

法庭上,拓也拿著一疊書面資料,準備了好幾個案情疑問逐一提出。對質一開始,拓也先是詢問飯塚:「你記得被害人的名字嗎?你知道她們的姓名漢字怎麼寫嗎?」結果飯塚支支吾吾,回應「Riko(莉子)的漢字太難了,我不記得。」拓也繼續追問:

拓也:你看過證據資料中,我們家人的照片吧?具體來說是怎樣的呢?

飯塚:有看過。感覺是家族和樂的相片。讓這樣可愛的人身亡,我感到很抱歉。

拓也:你還是堅持自己無罪對吧。

飯塚:雖然我也覺得心痛,但我的記憶裡沒有誤踩油門。這不是我的過失。

根據法庭會後的相關紀錄報導,拓也的語氣和情緒已感到深沉的憤怒,接連針對飯塚的個人態度、案情所有的細節逐一追問,不過你來我往之間,有關案情的主張與回應仍未脫過去幾次審理的爭辯。

拓也在對質中也坦承,他理解飯塚並非蓄意殺人,但他反覆針對飯塚的其實是對過失的坦白與悔意,尤其是在檢警提出的證據中,已是如此明顯有過失致死的嫌疑,飯塚卻始終以冷淡的態度、老是用「沒有記憶」閃避。真菜的父親也如此痛心抨擊:

飯塚先生,你是個在社會上傑出的人、有傑出的工作表現,像你這樣的人,卻對自己的過錯毫無悔意!

圖/JNN:「拓也:你還是堅持自己無罪對吧。」「飯塚:雖然我也覺得心痛,但我的記...
圖/JNN:「拓也:你還是堅持自己無罪對吧。」「飯塚:雖然我也覺得心痛,但我的記憶裡沒有誤踩油門。這不是我的過失。」

圖/美聯社:TOYOTA官方指出,肇事車輛所屬的油電混合Prius車系,油門及剎...
圖/美聯社:TOYOTA官方指出,肇事車輛所屬的油電混合Prius車系,油門及剎車操作都會記錄在車輛電子系統中,這份資料先前已由警視廳解析提出。此外該車係有一道安全設計,是當電子系統控制剎車失常的話,會自動切換為油壓剎車,因此飯塚的說詞並不合理。

拓也再次質問,「從事發以來這2年之間,你是怎樣度過的?」問題的反面,正顯示了遺族家屬的痛苦,尤其是拓也本人。他在這2年當中重新拾起生活步調,一方面開始極力爭取遺族權益,在Twitter、FB、IG以及個人部落格上,放上各種檢調資料與生活記憶,期望社會大眾能理解案情,有公正的審判。

而現年已經高齡90歲的飯塚,對此問題則是回答,2年來身體健康明顯惡化,醫院也診斷出患有大腦皮質基底核退化症(CBD,腦部退化性疾病),「沒什麼特效藥,運動能力下降,每天每天都很辛苦。但是即便如此,我還是有替死去的真菜小姐供奉上香。無罪的主張我也是覺得心痛。」

飯塚的身體健康下滑是事實,而且也是本案在討論高齡危險駕駛問題時,被一再證明過的情形。案發之前,飯塚平時生活已必須拄拐杖行走,而且曾經因為機能退化而被醫師囑咐「最好不要開車」。對於飯塚的說詞,拓也並不表示同情,

你講的這些全都是自我中心。你認為自己就是100%正確的,確實你很優秀啊,總是俐落快速地回答問題。但你想過我們立場交換的話呢?如果今天是我開車把你女兒孫子輾死呢?然後也跟你說是車子的問題,這樣你也原諒我?

拓也的發問,被飯塚的辯護律師提出異議而打斷。不過法官仍以遺族心情為由,讓拓也繼續發言,只不過對這些問題,飯塚的回答並沒有任何改變。

圖/ANN:
圖/ANN:

法庭之後,拓也等人召開記者會,針對法庭的心情做了一番整理,同時因為對質過程的文字報導,社會輿論也同樣感到憤怒。而這些憤慨也正是從2019年以來所累積、案情判決始終沒有下文所致。拓也在記者會上再度拿出了妻女的合影,對於自己的情緒,他說:

我的內心不得不成為惡鬼。這是要向飯塚被告展現強烈的決心、直接質問他。但是...我並不喜歡這樣的自己,真菜與莉子她們一定也不想看見這樣的我....

對於飯塚的態度,拓也最後只說:「我打從心底蔑視這個人。」21日晚間,日本的社群網路也掀起一陣討論,一面聲援拓也、一面抨擊飯塚的無罪主張,以及社會詬病的「上級國民」、高齡駕駛問題。全案將在7月15日迎來最終審判,飯塚是否會以過失致死判處有罪,成為日本民眾的關注焦點。

拓也在網路上自己開設的遺族資料社群中,透露了自己的過去。他和真菜是2013年的夏天,在沖繩認識的,兩人旋即陷入愛河,隔年拓也就向她求婚。

當時我說:「我不是很值得信賴的男人,但我給妳幸福的心情,是絕不輸給任何人的!」真菜開心得哭了。後來我們生下了莉子,真菜一邊流著淚一邊說著好可愛,我抱起了莉子,她小小的手就握住了我的手指頭。「我絕對要給她們兩人幸福。」我這樣心想著。

圖/美聯社:圖為池袋車禍現場的民眾悼念。
圖/美聯社:圖為池袋車禍現場的民眾悼念。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池袋暴走事件:「上級國民」暴衝車禍,日本高齡駕駛危機

池袋暴走事故でトヨタが異例コメント「車両に異常なし」

「妻と娘の名前言えますか」池袋暴走、遺族が被告に質問

作者文章

北野武直接毒舌嘲諷,批評東奧開幕式無聊到睡著、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同時因故未能實...

北野武的嗆聲與AKIRA:東京奧運與消失的「Reborn版開幕式」?

2021/07/26
「似曾相識的故事重演...無法對抗『農村包圍城市』?正規軍士氣潰堤又被美軍預告放...

阿富汗全國無限宵禁:塔利班圍城與美軍撤收前的最後空襲?

2021/07/26
一場洪災之後,斷水斷電斷網的鄭州發生什麼事? 圖/法新社

生存家族@鄭州:當一座中國都市突然失去「互聯網」

2021/07/23
「滾動式挨罵...這就是強生的『群體免疫殲滅戰』。」境內正遭遇Delta大流行的...

防疫破口或缺工斷糧?英國「免隔離決斷」的62萬接觸者之亂

2021/07/23
小羊們罷工救羊。 圖/《羊村清道夫》

港警怕極了兒童繪本?香港逮捕《羊村守衛者》的煽動扣罪案

2021/07/22
圖/微博

中國海綿城市的設計崩潰?河南「千年級暴雨」威力加強中

2021/07/22

最新文章

北野武直接毒舌嘲諷,批評東奧開幕式無聊到睡著、浪費納稅人的血汗錢。同時因故未能實...

北野武的嗆聲與AKIRA:東京奧運與消失的「Reborn版開幕式」?

2021/07/26
「似曾相識的故事重演...無法對抗『農村包圍城市』?正規軍士氣潰堤又被美軍預告放...

阿富汗全國無限宵禁:塔利班圍城與美軍撤收前的最後空襲?

2021/07/26
一場洪災之後,斷水斷電斷網的鄭州發生什麼事? 圖/法新社

生存家族@鄭州:當一座中國都市突然失去「互聯網」

2021/07/23
「滾動式挨罵...這就是強生的『群體免疫殲滅戰』。」境內正遭遇Delta大流行的...

防疫破口或缺工斷糧?英國「免隔離決斷」的62萬接觸者之亂

2021/07/23
小羊們罷工救羊。 圖/《羊村清道夫》

港警怕極了兒童繪本?香港逮捕《羊村守衛者》的煽動扣罪案

2021/07/22
圖/微博

中國海綿城市的設計崩潰?河南「千年級暴雨」威力加強中

2021/07/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