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以色列「造王者」逆反?納坦雅胡的15年執政將被強拉下台

2021/05/31 轉角24小時

以色列右翼領袖貝內特(Naftali Bennett)。,一度脫離在野聯盟的貝內...
以色列右翼領袖貝內特(Naftali Bennett)。,一度脫離在野聯盟的貝內特,周日晚間突然「二度變心」重返組閣談判,可能成為以色列第13位國家總理。 圖/路透社

【2021. 5. 31 以色列

以色列「造王者」逆反?納坦雅胡的15年執政將被強拉下台

「在周三日落之前,以色列史上統治期最久的總理...即將被逼下台?」在國會惡鬥中剛打完加薩戰爭、並大舉掃盪巴勒斯坦示威者的以色列,30日突然傳出重大政爭變化,一度脫離在野聯盟的以色列右翼領袖貝內特(Naftali Bennett),周日晚間突然「二度變心」重返組閣談判,並可能以「國會第五大黨」的絕對劣勢,於6月2日取代連續執政12年、累積統治史上第一長的現任總理納坦雅胡(Bibi Netanyahu),成為以色列第13位國家總理。

貝內特的突然「逆反」與「突襲上位」,不僅讓以色列輿論極為吃驚,就連曾是他政治導師的納坦雅胡也無比震怒。因為貝內特初入政壇時,曾是納坦雅胡身邊的幕僚長,但這回強行拉下「昔日大哥」,卻可能讓正陷貪腐弊案的納坦雅胡全家坐牢;同時,貝內特過往強力主張「否定巴人建國!全面併吞巴勒斯坦」,此次竟為拉下納坦雅胡,破天荒地與阿拉伯政黨結盟組閣。

但這樣的劇烈政爭演變,對2年內連續4次解散國會提前大選的以色列政局,會造成怎樣影響?此前就已接近崩潰的以巴和解談判,又該出現怎樣的反應?

▌前情提要:〈娜塔莉波曼與加薩戰爭?以色列-巴勒斯坦「5月廝殺」的新仇漩渦〉

由於「反納坦雅胡大聯盟」的政治旗幟,拉皮德(圖右)的談判選擇,也詭異地混合了不同...
由於「反納坦雅胡大聯盟」的政治旗幟,拉皮德(圖右)的談判選擇,也詭異地混合了不同政治光譜。 圖/美聯社

在過去兩年,以色列因為國會政爭——特別是針對現任總理納坦雅胡與其家族所涉入的多項軍購弊案、收賄貪腐案、媒體利益輸送弊案...等官司爭議——已連續4度提前解散國會、重新大選。而至今最近的第4次選舉,則在2021年3月底,以色列疫情解封與加薩戰爭開打前夕。

由於以色列所採用的「封閉式名單比例代表制選舉」,是故意平衡設計、容易造成小黨林立的多黨制系統。因此在3月選戰中,納塔雅胡領導的「以色列聯合黨」(Likud,也時常直譯為「利庫德」)雖然攻下了全國第一大黨、多達30席的國會一黨席次(總席次120席的25%),但卻無法拉攏足夠過半的聯盟席次,因此納坦雅胡只能在5月初拱手讓出「組閣優先權」,並引發了一連串的「政治黑箱惡鬥」。

納坦雅胡組閣失敗後,組閣優先權也轉到了在野第一大黨「未來黨」(Yesh Atid)的領袖拉皮德(Yair Lapid)手中,但由於「反納坦雅胡大聯盟」的政治旗幟,拉皮德的談判選擇,也詭異地混合了不同政治光譜,除了傳統在野的左翼、極左翼、與中間派,拉皮德還破天荒地邀請了數個阿拉伯政黨入閣,甚至拉攏了納坦雅胡過去的「鷹派右翼」盟友李柏曼(Avigdor Lieberman)與貝內特。

然而拉皮德的組閣談判才開始沒幾天,耶路撒冷就爆出了「阿克薩清真寺鎮壓事件」,並觸發了以色列全境的猶太−阿拉伯裔社區衝突,以色列本土野與加薩走廊的哈瑪斯爆發了11天互轟的空襲戰爭——在這樣的「國難狀態」下,拉皮德不僅完全沒有施力點能政黨談判,拉攏的阿拉伯政黨也凍結協商,原本就對巴勒斯坦抱持著高度敵意的貝內特,更趁勢退出在野聯盟,以「國難當頭...必須支持納坦雅胡政府平亂」為由,陣前倒戈、逆轉支持納坦雅胡的繼續執政。

貝內特的突然「逆反」與「突襲上位」,不僅讓以色列輿論極為吃驚,就連曾是他政治導師...
貝內特的突然「逆反」與「突襲上位」,不僅讓以色列輿論極為吃驚,就連曾是他政治導師的納坦雅胡也無比震怒。 圖/路透社

貝內特以「國難當頭...必須支持納坦雅胡政府平亂」為由,陣前倒戈、逆轉支持納坦雅...
貝內特以「國難當頭...必須支持納坦雅胡政府平亂」為由,陣前倒戈、逆轉支持納坦雅胡的繼續執政。 圖/法新社

貝內特的臨陣倒戈,一度讓拉皮德走入絕境,置死地而後生的納塔雅胡更是無比歡迎到有些得意忘形——但在美國總統拜登的介入之下,以色列與哈瑪斯的轟炸衝突,最終在5月21日同步停火、宣告落幕;騰出手來的以色列軍警,也趁隙擴大鎮壓以色列境內的猶太-阿拉伯社區衝突,並以對巴勒斯坦人的大規模補抓入獄,強力控制了一度燎原的全國性種族暴動——自此以色列勉強結束了「國難」狀態,躁動的貝內特,卻也因此再對納坦雅胡政權起了異心。

雖然在加薩戰爭時期,貝內特曾公開宣示要重新執持「強人領袖納坦雅胡」。但在戰爭結束後,貝內特卻又回頭把「二度倒戈」當作談判籌碼,並私下再與在野聯盟領袖拉皮德接觸,希望藉此到更好的組閣位置。

然而隨著時間的過去,拉皮德必須在6月2日日落的「組閣優先期限截止」前,爭取到足夠的組閣票數,否則組閣權就將被以色列總統回收,甚至可能被迫重新選舉、進入2年內第5次大選——但這兩種失敗狀況,都對納塔雅胡的連任更為有利,因此拉皮德才會在週末,主動向貝內特提出「終極方案」。

拉皮德提出的終極方案,即是「聯合政府-輪值總理」——此一承諾,納塔雅胡也同樣發給了貝內特,只要貝內特等右翼回鍋支持納坦雅胡,納坦雅胡就會在頭兩年執政後(避過貪腐官司的訴訟),把剩下的總理任期交給貝內特等人「平分執政」。

但拉皮德的方案卻更為激進,他不僅承諾要把總理任期與貝內特對分,還要讓「貝內特先當15個月的總理」——極度誘惑的條件,一口氣要把只掌握國會7席次(5.83%)的貝內特,推上聯合政府最高地位,成為以色列獨立以來的第13個國家總理。

騰出手來的以色列軍警,也趁隙擴大鎮壓以色列境內的猶太-阿拉伯社區衝突。 圖/法新...
騰出手來的以色列軍警,也趁隙擴大鎮壓以色列境內的猶太-阿拉伯社區衝突。 圖/法新社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大規模補抓入獄,強力控制了一度燎原的全國性種族暴動。 圖/法...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的大規模補抓入獄,強力控制了一度燎原的全國性種族暴動。 圖/法新社

拉皮德「主動讓賢」的誘惑,讓貝內特一口答應,更公開在週日晚間的黃金時段主動發表直播演說,宣布:

「重新支持『反納坦雅胡大聯盟組閣』!」

納坦雅胡的政治謀算,就因為貝內特的「二度叛逃」而土崩瓦解。氣急敗壞的他,雖然全力施壓貝內特與自己重新談判,但另一方面也只能痛斥貝內特等以色列右翼的集體倒戈,「是以色列政治史上最無恥、最駭人聽聞的政治陰謀!」

納坦雅胡認為,貝內特、拉皮德與阿拉伯政黨、以色列極左翼的「權宜聯盟」,不僅沒有執政的中心思想,彼此之間更是互相對立「純屬利益交換的臨時結盟」,這種各懷鬼胎的內閣要如何應對國難當中的以色列?貝內特背叛右翼與民粹主義,「轉而和以色列左膠結盟...右翼的支持者們,必會對這種黑箱的騎牆心態,施以選票的制裁!」

但納坦雅胡並非唯一一個反對貝內特的聲音,在在野的率領「變天大聯盟」內,許多原本支持拉皮德的阿拉伯政黨,亦感遭到拉皮德的深切背叛,因為貝內特的不僅只是「鷹派右翼」,

他更長期支持以色列無限制屯墾,主張:

「直接併吞約旦河西岸...讓巴勒斯坦人永遠不能獨立建國。」

以色列右翼領袖貝內特(Naftali Bennett)。 圖/路透社
以色列右翼領袖貝內特(Naftali Bennett)。 圖/路透社

圖為2020年以色列街頭的反納坦雅胡抗爭。 圖/路透社
圖為2020年以色列街頭的反納坦雅胡抗爭。 圖/路透社

49歲的貝內特是美國猶太人的歸國後代,年輕時他曾在紐約創辦軟體公司而成為億萬富翁。回國從政之後,他一方面在納坦雅胡身邊學習、擔任他的幕僚長,一方面也積極形塑的他的政治形象。

在經濟與內政上,貝特內主張保守派的新自由主義,但不支持猶太教過度干預以色列政治與司法,也在同性戀權益、性別平權問題上抱持相對進步的邏輯;但其最大的選票連結與政治號召,卻極度著重在限縮國家的統一認同,並主張「不擇手段」的守護以色列國家安全——其最爭議的政治主張,即是「全面放棄以巴兩國方案」、全面性地封殺巴勒斯坦人的獨立建國。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兩國方案」,指的是以1967年六日戰爭前的統治界線,讓巴勒斯坦人成立國家,但必須放棄對1948年以前的巴勒斯坦全域主權主張、並正式承認以色列的合法存在——此一方案,在過去半世紀以來,一直是國際調停以巴衝突的意志骨幹;但在現實層面中,以巴雙方卻因為東耶路撒冷主權、巴勒斯坦百萬難民歸鄉權爭議,以及以色列長年在約旦河西岸擴張非法猶太屯墾區...等問題,始終僵持不下而走入死路。

但像是貝內特等「新世代的猶太右翼鷹派」卻認為:兩國方案早已死透。因為以色列不可能放棄東耶路撒冷與已得到的西岸屯墾區;於現實中,以色列也不可能容許哈瑪斯這種「恐怖主義政府」繼續與以色列比鄰居。因此最現實的國安解決方法,就是全面併吞約旦河西岸,由以色列繼續擴大「行政代管」,以提供巴人更好的日常服務,交換永久性地放棄巴勒斯坦建國的權力。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貝內特認為,放棄兩國方案只是「勇敢地承諾已經存在的在地現實」,因為就政治實況而言,巴勒斯坦永遠不可能取得有效建國的條件;但在拒絕巴人建國、擴大西岸併吞的同時,貝內特等鷹派卻也不打算接收這批巴勒斯坦人作為「新以色列公民」——換句話說,巴勒斯坦人將繼續成為不完整的例外居民,因此貝內特等意見也時常遭譴責為「種族隔離主義者」。

但對此,有望登上總理大位的貝內特倒是頗為圓滑,在週日的聯盟演說上,他強調:在當前的政治現實下,以色列目前的林立小黨並不存在組成「右翼政府」的機會。而以色列當前的真正國難危機,其實是連年政爭、一直在國會惡鬥反覆選舉的「政治失能不信任感」。此一禍因,主要來自貪腐濫權的納坦雅胡;而用藥解方,則是拉皮德等人提出的跨陣營「聯盟政府」。

「以色列不能這樣空轉下去,無論是左翼還是右翼,我們彼此都知道:為了救國,大家現在必須做出一定承諾『立場妥協』。」

貝內特如此表示。但這是否表示他會轉化過去鐵齒的「一國路線」?或採更溫和的做法來應對巴勒斯坦政府?貝內特則沒有相應說明。

《耶路撒冷郵報》認為,雖然離6月2日傍晚的組閣死線還存在一定的變數時間,但貝內特取代納坦雅胡的新政府事實,目前看來卻已經很難逆轉。但即便如此,下野的納坦雅胡手中仍握有國會30席的黨派力量,從總理變成在野最大黨的他,仍有很大的機率能繼續國會鬥爭、突襲互信脆弱的貝內特內閣,「但是貝內特內閣先被搞倒?還是納坦雅胡一家先因貪腐案入獄?目前還都很猶未可知。」

貝內特這回強行拉下「昔日大哥」,卻可能讓正陷貪腐弊案的納坦雅胡全家坐牢。 圖/路...
貝內特這回強行拉下「昔日大哥」,卻可能讓正陷貪腐弊案的納坦雅胡全家坐牢。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Israel opposition unveils deal to unseat Netanyahu

Israel coalition government a threat to security, warns Netanyahu

娜塔莉波曼與加薩戰爭?以色列-巴勒斯坦「5月廝殺」的新仇漩渦

Under the Thumb of the Military, Mass Starvation Returns to Ethiopia – Byline Times

作者文章

「躺平的大象,也會做中國夢嗎?」 圖/法新社

雲南野象繼續大亂走:斷鼻家族與難得的「中國好新聞」?

2021/06/11
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

UN警告:衣索比亞「饑荒滅絕計畫」與將餓死的35萬提格雷人

2021/06/11
南韓著名人氣團體防彈少年團(BTS)與麥當勞合作,自5月26日起在50個地區推出...

搶購Dynamite?印尼外送大爆炸的「BTS特餐之亂」

2021/06/10
圖/法新社

南韓「失敗都更」活埋路過公車:光州拆屋慘案已知9死

2021/06/10
圖/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Handout via ...

特洛伊之盾行動:FBI大釣魚「數位無間道」如何坑殺全球黑幫?

2021/06/09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馬摩拉海(Marmara)沿岸,當前正被規模史無前例的「海鼻涕」...

土耳其「海鼻涕」災禍:海洋窒息的濃稠黏液大孳生?

2021/06/08

最新文章

「躺平的大象,也會做中國夢嗎?」 圖/法新社

雲南野象繼續大亂走:斷鼻家族與難得的「中國好新聞」?

2021/06/11
聯合國10日針對衣索比亞西北方的「提格雷戰爭」,發出了令人窒息的死亡預告——根據...

UN警告:衣索比亞「饑荒滅絕計畫」與將餓死的35萬提格雷人

2021/06/11
南韓著名人氣團體防彈少年團(BTS)與麥當勞合作,自5月26日起在50個地區推出...

搶購Dynamite?印尼外送大爆炸的「BTS特餐之亂」

2021/06/10
圖/法新社

南韓「失敗都更」活埋路過公車:光州拆屋慘案已知9死

2021/06/10
圖/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Handout via ...

特洛伊之盾行動:FBI大釣魚「數位無間道」如何坑殺全球黑幫?

2021/06/09
土耳其伊斯坦堡的馬摩拉海(Marmara)沿岸,當前正被規模史無前例的「海鼻涕」...

土耳其「海鼻涕」災禍:海洋窒息的濃稠黏液大孳生?

2021/06/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