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美國國會好攻嗎?精銳的國會警察為何慘遭川粉軍團輾壓

2021/01/08 轉角24小時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2021. 1. 8 美國

美國國會好攻嗎?精銳的國會警察為何慘遭川粉軍團輾壓

「官僚主義...是所有巨人的致命弱點。」美國國會被川粉示威者「攻陷」事件,7日晚間又新增一名死者:第一線的國會警察席尼克(Brian Sicknick),傳被國會入侵者以滅火器暴擊頭部,昏迷重傷40小時後不治身亡。相關消息傳出,華府警界士氣低迷,特別是前一日才尷尬遭到示威者「直接輾壓」的國會警察,荒腔走板的領導部署更是遭到國會兩黨議員的最嚴重譴責。根據哥倫比亞特區檢方與國會兩院的初步了解,裝備精良、人力充足、預算龐大的國會警察部隊,之所以無力阻止川粉入侵,完全是因為高層指揮官「真心以為川粉都很和平」;事前不斷向國會發出「暴動威脅通報」的DC市警、FBI、國土安全局與美國國防部,直到事件前天都曾主動詢問是否需要兵力增援,但卻都國會警察「友善婉拒」,直到國會大廈在短短26分鐘內被川粉包圍、攻陷後,才感受到大事不妙指揮官,卻已無法控制陷落的「國會孤島」。

被入侵者打死的國會警察席尼克,是在6日的國會大廈肉搏戰中,遭到闖入的暴力示威者「近距攻擊」後重傷昏迷。儘管官方新聞稿中,並沒有說明席尼克的被害經過;但據《Politico》與《CBS》的報導說法,席尼克的致死原因,疑似是被人「以滅火器重創頭部」,入院後狀況一直很不樂觀,7日下午更一度傳出死訊,直到警方與醫院緊急澄清是誤傳,

「...但這只是因為被害警察的家屬還來不及趕到華府見他最後一面,所以醫院才沒有放棄急救、對席尼克拔管。」

席尼克死後,華府全程的各路警察也於全城街頭鳴笛致哀,全案也被以「殺人事件」刑事調查中。唯這起國會入侵事件,目前已知5死,除了席尼克之外,另外4人都是華府的川普示威者。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根據《NBC新聞》的追蹤,6日在華府死亡的4名川粉中,只有35歲的退役老兵芭彼特(Ashli Babbitt),是強闖國會內部、並在近距混亂的警民對抗中,遭國會便衣警察開槍射殺。

另外3名死者——2男1女——則都被登記為「其他急救因素」,已知男性死者1人疑似心臟病突發、1人中風,但女性死者波伊蘭(Rosanne Boyland)則疑似是被「朝國會衝鋒的川粉軍團踩踏至死」。

「我的姐姐對很多信念充滿熱情,像是對川普總統...就像昨天在華府的許多人一樣,這是她的政治信念。」證實波伊蘭是被川粉踩死的死者家屬,對於《Fox News》如此表示:

「但就我個人而言,這一切全都是因為川普總統昨天在DC演說的失控煽動,發動了場暴動事件...川普的話,殺死了4個他自己的大粉絲!所以我也在此呼籲政壇高層,請啟動〈憲法第25修正案〉解除總統的職務——因為他不夠格。」

警民5人的死,更顯出這起國會入侵事件的絕對混亂與千鈞一髮,然而專職於守護國會、擁有大筆預算與先進裝備,總警力規模高達2,300人(因害死喬治.佛洛伊德而觸發全美暴動的明尼亞波利斯警察局,全城總警力編制只有國會警察的3分之1),為什麼完全擋不住示威者?甚至在短短26分鐘內,外圍防線就遭攻破入侵?中間的種種失誤究竟又是怎麼一回事?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怎麼回事,國會維安也崩潰得太過可悲!」被迫緊急撤離的共和黨大老、南卡羅萊納參議員葛瑞姆(Lindsey Graham)就不解而火大地對《華盛頓郵報》抱怨:

「國會警察完全失守啊!如果這群暴徒有準備炸彈,所有人是不是就通通被殺光?國會全體集體升天!」

除了葛瑞姆的餘悸猶存,國會的跨黨派大老——像是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民主黨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以及共和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都各自表達了對基層員警的感謝,以及對國會警察高層安盤的「極度質疑與算帳意見」。

在麥康諾與裴洛西的壓力之下,國會參眾兩院的護衛官、國會警察指揮官都於7日遞交辭呈,兩院兩黨也正準備啟動跨黨派小組,除了司法部與DC檢方正全力究責緝凶外,國會也要求國會警察本部,以及事件相關的DC市警、FBI、國防部下轄的國民兵...等,各自檢討:

「為什麼警察沒守住國會?為什麼國會失陷後,增援警力要等那麼久才能排除危機?」

「國會警察都不當一回事啊,高層就一直以為進擊的川粉,1月6日只打算『和平講演』理性抗爭。」基層警方與聯邦政府的相關消息,如此向《美聯社》抱怨:

「這些高階警官是不是都不看新聞?不上網?光是那些沸騰的極右派新聞,早就吶喊了好幾個星期,嗆聲說要攻佔國會,但國會警察卻都漫不經心,還真以為右翼示威都是愛國人士。」

在6日晚間的初步檢討簡報中,國會警察坦承「事前的部署疏忽與現場的警力布置不足」,是國會大廈失手的關鍵主因。原本國會警察方面的防守設定,嚴重低估川粉軍團的情緒與侵略性,因此基本防守邏輯,只集中在「國會大廈西側正門」,以阻止閒雜人等干擾議員安全出入為設定。

「我們以為川粉指示要來行使『自由表達政治言論』的憲法權力,沒想到他們竟然四面八方就這樣衝進來!」國會警察表示,由於人數判斷嚴重低估,西側正門的拒馬路障,很快就被川粉壓倒性的人數給衝破,外場警力都被定在正門的衝突,但湧出馬路、外溢到國會山莊草皮上的部份「預謀群眾」,一路卻趁亂繞道國會後門從東南方向突破入侵,另一支團隊則打破了西北側的窗戶,這才讓一時多面失守的外場警力,在幾分鐘內瞬間崩潰。

裴洛西的辦公室被川普支持者侵入。 圖/歐新社
裴洛西的辦公室被川普支持者侵入。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在這段時間,由於人數雜亂眾多、現場部署的任務預警也極為鬆懈,因此出現了國會正門警民暴力對抗,警方在圓形大廳入口施放催淚瓦斯、試圖燻退挺進入侵者;但同一時間,其他防區卻出現了外場警察廳到正門失守後自我放棄,推開圍籬、退出崗位,任憑川粉兵團長驅直入,甚至還有搞不清楚狀況的國會警察,興高采烈地與示威川粉「自拍合照」,絲毫搞不清楚國會大廳內已正在掏槍對峙,甚至傳出射殺事件。

國會大廈大約是在6日下午2點30分,被入侵者給攻陷。然而參眾兩院的議事場內,都沒有接到入侵者警告,直到圓形大廳開始佈滿催淚瓦斯後,國會廣播才開始要求議員緊急疏散、帶上座位下的防毒面具。

由於國會當下正處於「被包圍狀態」,儘管華府建築群之間佈滿了各種緊急地下密道,但像是副總統彭斯、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參院民主黨領袖舒默等人,卻都直接被送入大廈內部的安全空間暫時避難。

此刻,守不住國會、也趕不出入侵者的國會警察,這時才硬著頭皮向DC市警局與五角大廈緊緊求救,呼叫各方派出增援,已解救國會淪陷之危——但增援部隊卻一直遲到,整整拖了兩個多小時才終於挺進國會內部。

根據《Fox News》當下直播的說法,DC國民兵之所以遲遲不出動,是因國防部不敢在川普總統還沒表態之際「妄自增援」;但副總統彭斯隨後馬上就以「國會議長」的身份,要求五角大廈派出國民兵,可是待命部隊卻仍拖拖拉拉、直到接近結束才終於出現在國會周邊。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不是有人不讓我們出兵...是國會警察一直婉拒國民兵的防禦增援!」

面對事後的種種政治質疑,國防部方面積極地對媒體「私下喊冤」:過去1個多月來,司法部、國防大廈,都曾不斷就川粉大會師的風險威脅,向國會警察詢問「你們需不需要國民兵支援」,但國會方面卻一直以「沒那麼嚴重」為由婉拒,直到1月3日川粉開始大舉登陸華府後,國會警察都還是堅持:「我們自己警力足夠,不勞駕其他維安部隊出動。」

對此,五角大廈與FBI方面雖然極為緊張,但礙於權責與政治問題卻不好多說干預,因此國民兵部隊也只能應DC市府之請,在城市周遭派出常態武裝戍衛街頭。直到國會失守、國會警察緊急求援的時候,五角大廈一方面雖然有預期,但一方面在釐清行政程序之時,一方面又有「部隊換裝的需要」,因此一來一往之間,才會讓被圍困議員們深感「軍方是不是故意旁觀國會淪陷之難?」

軍方表示,國民兵先前的戍衛任務,是要著全副武裝;但國會現場的特殊情況,需要的是人群控制、非致命性的鎮暴裝備,「國會警察事先都說不需要!一時間要國民兵出動,那我們也只能全軍撤回基地緊急換裝,總不能扛著步槍掃射川粉吧?類似的問題,夏天BLM運動後,軍方被輿論砲轟得還不夠慘嗎?」

然而BLM創傷留下的輿論後遺症,確實是五角大廈投鼠忌器「不可說的關鍵因素」。因為軍方內部也向《華盛頓郵報》表示:如果硬要的話,國民兵確實可以全副武裝第一時間增援,但在BLM風波之後,軍方極度不希望「武裝士兵攻入國會對抗平民」的畫面出現在國民眼前,這一方面是重大政治問題,二方面也怕作錯判斷後患無窮。

更何況現在是「國會警察拒絕預警增援再先」,因此DC國民兵也剛好以「鎮暴換裝」為理由,謹慎小心地「隨後才到」,目的就是要避免國民兵第一個趕到現場救駕,結果最後政治面出事,又都要聽令行事的軍方挨罵收尾。

類似的狀況也由馬里蘭州長——共和黨籍的霍根(Larry Hogan )——間接證實。霍根表示,國會被攻陷後不久,他就收到了民主黨籍的眾議院多數黨領袖霍耶(Steny Hoyer)的求救電話,內容表示國會現在被暴走的川粉控制、請求鄰近的馬里蘭州「先出動馬里蘭國民兵來國會救駕」。

意識到事態嚴重的霍根,馬上就向馬里蘭國民兵指揮官發出命令,誰知指揮官向國防部回報時,卻被五角大廈駁回「因為我們沒有按照程序授權」,於是霍根只好再回播打給霍耶,

「傻眼、但正被暴民為困中的霍耶,只好在電話那一端,對著民主黨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大喊『怎麼辦』,舒默又在電話的遠方回吼『靠邀啦!我們現在不就授權了嗎!』,...結果來來往往最後拖了90分鍾,陸軍部長才終於回電同意馬里蘭國民兵出動。」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類似的狀況,也出現在裴洛西打給維吉尼亞州長諾沙姆(Ralph Northam)的求救電話,

「拉夫...請派人來救我們,我現在所處的房間,到處都是被打爛的玻璃,我甚至聽得到槍響,眾人現在是真的非常、非常地緊張!」

雖然維吉尼亞馬上派出了國民兵與州警部隊,但遠水難救近火,直到7日清晨——也就是國會之圍落幕6小時後——維吉尼亞的「勤王部隊」才終於趕到華府。

但如果國會警察已經失能癱瘓,在一片混亂之中,驅逐川粉暴走兵團的警察,又是哪裡來的呢?事實上,鄰近的DC市警局部隊,在3點之前就已經來到國會場外增援,但由於示威者的數量過於龐大,現場狀況又群龍無首,不敢輕舉妄動的市警部位才一直在外圍徘徊待命。

一直到DC市警督察葛洛夫(Robert Glover)親自帶隊挺進國會內廳,並親自在第一線壓陣、指揮清場後,國會警察、DC市警、以及FBI與司法部緊急送來的戰術特警小組,才開始逐區、逐層的掃蕩清場,最終才在6點宵禁之前「收復國會」。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然而回過神來的警察部隊,善後行動仍受到了部署劣勢的極大限制。由於國會附近發現了土製炸彈爆裂物、議場內又不清楚有否人質受困(議員雖然都平安,但記者團全被留在國會內就地掩蔽),搜索行動因此頗為緩慢。

同時,由於現場不少入侵者都有配帶槍械軍火,整體情緒又十分激動。因此為了避免現場情緒進一步爆炸,並凸顯增援警隊的「人數不足」,指揮的督察葛洛夫也只能要求清場部隊「柔性勸離滯留入侵者」,因此當日現場只有13名入侵者被捕,其他大多數人都是被「友善提醒互送出場」,甚至還出現了武裝特警溫柔攙扶著「暴徒奶奶下樓梯」的怪異媒體畫面。

雖然清場行動最後沒有造成進一步的暴力衝突,但在各種損失清點中,國會建築卻遭到了不少的惡意破壞,議員辦公室也都有出現入侵者故意拉屎放尿的遭遇。

但正如葛瑞姆講的,「如果暴徒有帶炸彈,國會兩院全員不就要集體升天!」美國國安界內部對於國會警察高層的指揮失靈、跨部會諉過、以及極致離譜的「情報認知大誤判」都感到不可置信,

「如果入侵者攜帶自動步槍呢?如果國會被埋設炸彈呢?如果有極端民兵要綁架或殺害國會議員呢?如果有恐怖份子混在示威者裡,要炸爛國會大廈...就像從911事件後,國會警察不斷被警告、演練的狀況一樣呢?」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作者文章

圖/路透社

小明熱愛國安法?香港熱情恫嚇的「國安教育日」

2021/04/15
「美國大兵都要走了,阿富汗對各國盟軍也沒有意義了...」美國總統拜登14日在阿靈...

阿富汗版的西貢陷落?北約一萬兵力隨美國「全面撤軍」

2021/04/15
恩坎塔杜的守護者基督。 圖/歐新社

巴西「超大型基督」:耶穌巨像救觀光的奇觀競賽?

2021/04/14
白宮13日下午證實,美國總統拜登即將於14日發表重大戰略演說,確認會在今年9月1...

在911這天全軍撤出:拜登確認「阿富汗戰爭20年句點」

2021/04/14
一名20歲的黑人男性道特.萊特11日下午在亨平郡的布魯克林中心市,被警察臨檢逮捕...

掏錯槍的警察殺人:明尼蘇達再陷「美國反警暴」騷亂漩渦

2021/04/13
圖為赤柬受害者的照片與改圖。其中右下兩張為被藝術家「誤植」姓名與生平的「博拉」(...

被捏造的受難者微笑?赤柬屠殺「死囚照片」改圖倫理風波

2021/04/12

最新文章

圖/路透社

小明熱愛國安法?香港熱情恫嚇的「國安教育日」

2021/04/15
「美國大兵都要走了,阿富汗對各國盟軍也沒有意義了...」美國總統拜登14日在阿靈...

阿富汗版的西貢陷落?北約一萬兵力隨美國「全面撤軍」

2021/04/15
恩坎塔杜的守護者基督。 圖/歐新社

巴西「超大型基督」:耶穌巨像救觀光的奇觀競賽?

2021/04/14
白宮13日下午證實,美國總統拜登即將於14日發表重大戰略演說,確認會在今年9月1...

在911這天全軍撤出:拜登確認「阿富汗戰爭20年句點」

2021/04/14
一名20歲的黑人男性道特.萊特11日下午在亨平郡的布魯克林中心市,被警察臨檢逮捕...

掏錯槍的警察殺人:明尼蘇達再陷「美國反警暴」騷亂漩渦

2021/04/13
圖為赤柬受害者的照片與改圖。其中右下兩張為被藝術家「誤植」姓名與生平的「博拉」(...

被捏造的受難者微笑?赤柬屠殺「死囚照片」改圖倫理風波

2021/04/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