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差一步內閣斬首?葉門亞丁機場、總統府遭猛攻的連環爆炸案

2020/12/31 轉角24小時

30日,內戰無止盡的葉門再度爆發嚴重衝突。原本彼此分裂、但好不容易勉強重組的葉門...
30日,內戰無止盡的葉門再度爆發嚴重衝突。原本彼此分裂、但好不容易勉強重組的葉門新屆「聯合內閣」,周四從沙烏地阿拉伯返國回到亞丁機場時,眾官員才剛走出機艙,就遭遇多枚炸彈連環襲擊。 圖/美聯社

【2020. 12. 31 葉門/沙烏地阿拉伯】

差一步內閣斬首?葉門亞丁機場、總統府遭猛攻的連環爆炸案

「沙烏地支持的葉門聯合新內閣,險遭『全員滅團』...」血戰6年,至少23萬人死亡、2,430萬人陷入饑荒的葉門內戰,30日再度爆發嚴重衝突。原本彼此分裂、但受強鄰盟軍沙烏地阿拉伯極力施壓而勉強重組的葉門新屆「聯合內閣」,周四返國回到政府軍的大本營——亞丁港——時,眾官員才剛走出機艙,國際機場就遭遇多枚炸彈連環襲擊。儘管專機上的新任總理、外長、各部長官員與沙烏地大使都倖免於難,但眾人緊急撤入亞丁總統府時,官邸卻再度遭遇爆炸攻擊。這起差點成功、針對葉門內閣全員的「斬首攻擊」,目前已知至少25人死亡、110人重傷,儘管沙烏地已憤怒指控與政府軍二分葉門天下的「胡塞軍」(Houthis)與其靠山伊朗,就是攻擊民航機場的「恐攻真兇」,但心懷不滿的南葉門分離主義軍、甚至是死灰復燃的「蓋達組織」(al-Qaeda),都是在亞丁暗自活躍中的可能主謀者。

從2015年開始的「葉門內戰」,一開始是由西北部的什葉派武裝教團「胡塞軍」,針對葉門中央政府的貪腐、無能而發起的大規模叛亂。由於武裝起事,正逢中央政府的派系內亂,胡塞軍因此摧枯拉朽地直衝上洛,在極短時間內就控制了葉門首都沙那(Sanaa),甚至軟禁了葉門總統哈迪(Abdrabbuh Mansur Hadi)。豈料哈迪總統隨後竟在派系與阿拉伯鄰國的支援下,意外地逃出了胡塞軍的軟禁,並率領政府殘黨逃至南方大港亞丁(Aden),葉門自此陷入南北內戰。

然而胡塞軍的快速崛起,卻引發了北方強鄰——沙烏地阿拉伯——的警覺與憤怒。時逢沙烏地先代國王阿不都拉(King Abdullah)逝世,繼位的新代老王薩爾曼(King Salman)有意拉拔愛子——也就是後來下令在伊斯坦堡領事館分屍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而惡名遠播的現任太子——穆罕默德(MbS),進而終結沙國王族「傳弟不傳子」的權力傳統,因此薩爾曼國王才允諾MbS入主沙烏地國防部,並動員三軍以協助葉門政府捻平胡塞叛亂為名「遠征葉門」。

沙烏地勞師動眾的「葉門遠征」,原本期待以先進武器的壓倒性優勢,快速殲滅胡塞軍。其一方面希望能徹底阻止宿敵伊朗對阿拉伯半島的戰略滲透;二方面也希望給年輕的王子MbS增添「戰功威望」好接班。殊不知沙烏地率領的海灣油國聯軍卻遭遇了意想不到的苦戰,不僅無法有效擊潰胡塞軍,本國三軍也是陷入了「越戰式」的消耗戰泥沼,見縫插針的伊朗更是大舉輸出短程火箭飛彈、無人機技術給胡塞軍,不僅讓戰火燒回沙烏地本土——甚至離葉門邊境千里之外的沙國首都利雅德(Riyadh)——都不斷遭遇著胡塞軍的飛彈空襲。

儘管專機上的新任總理、外長、各部長官員與沙烏地大使都倖免於難,但眾人緊急撤入亞丁...
儘管專機上的新任總理、外長、各部長官員與沙烏地大使都倖免於難,但眾人緊急撤入亞丁總統府時,官邸卻再度遭遇爆炸攻擊。 圖/美聯社

這起差點成功、針對葉門內閣全員的「斬首攻擊」,目前已知至少25人死亡、110人重...
這起差點成功、針對葉門內閣全員的「斬首攻擊」,目前已知至少25人死亡、110人重傷。圖為爆炸發生當下,人們正在機場附近協助一位受傷人士。 圖/美聯社

苦戰的發展不僅讓沙烏地顏面掃地,連年的禁運封鎖、極端氣候與戰禍災難,也讓葉門成為全球最嚴峻的「糧荒地區」——根據聯合國在2020年12月的最新統計,從內戰爆發以來,葉門內戰已至少害死23萬人;其中過半數的死者,都是因為醫療與糧食缺乏而被「傳染病與饑餓聯手殺害」。目前,葉門全境有超過80%的人口必須仰賴國際人道救援,2分之1的人口則隨時會餓死、徘徊於饑荒危機。

胡塞軍與葉門政府軍的膠著抗戰,原本就已足夠慘烈;誰知2019年開始,葉門政府軍之間又自行內亂崩解,分斷成由「哈迪總統軍」與「南葉門分離主義者」的武裝對抗——其中,哈迪總統的中央軍,是由沙烏地阿拉伯撐腰;南葉門分離軍則以「南方過渡會議」(STC)為名,長期吸納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的軍援與武裝,藉此才會加入「政府軍反胡塞聯盟」。

STC之所以與中央政府翻臉,主要的原因仍是不滿哈迪總統的無能與貪腐,並對當前政府的領導感到失望。衝突過程中,南方獨立軍一度佔領了作為葉門政府臨時首都的亞丁,若非UAE與沙烏地的介入斡旋,更險些逼使哈迪政府「第二次崩潰」。

政府軍的內部分裂,不僅讓胡塞軍得到了「深入擴張」的機會;對於後悔厭戰、巴不得找到台階抽手退場的沙烏地聯軍來說,更代表「葉門內戰」沒完沒了的垂直墜底。因此自從夏天開始,沙烏地政府才投資了極為龐大的對外資源與壓力,最終才於2020年12月促使哈迪政府與南方分離主義者「暫時和解」,勉強重組了「聯合內閣」。

而12月30日的亞丁機場攻擊案,正是新任聯合內閣完成團結談判、正要從沙烏地返回亞丁就職的「關鍵誓師大典」。

12月30日,本來是新任聯合內閣完成團結談判、正要從沙烏地返回亞丁就職的「關鍵誓...
12月30日,本來是新任聯合內閣完成團結談判、正要從沙烏地返回亞丁就職的「關鍵誓師大典」,當時葉門軍隊也在亞丁機場等候、歡迎新的團結政府成員,沒想到其後卻發生爆炸。 圖/美聯社

重組的「聯合內閣」原本是媒體關注焦點,但此次發生的爆炸事件,讓事發現場也意外被多...
重組的「聯合內閣」原本是媒體關注焦點,但此次發生的爆炸事件,讓事發現場也意外被多家媒體完整記錄。 圖/美聯社

目前,葉門全境有超過80%的人口必須仰賴國際人道救援,2分之1的人口則隨時會餓死...
目前,葉門全境有超過80%的人口必須仰賴國際人道救援,2分之1的人口則隨時會餓死、徘徊於饑荒危機。 圖/路透社

目擊攻擊事件的沙烏地《阿拉伯衛星電視台》(al-Arabiya)指出:當時新上任的總理阿不都馬立克(Maeen Abdulmalik Saeed),才正要從葉門航空的專機上,帶領新內閣團隊走下機艙。沒想到在眾人熱情簇擁之下,後方停機坪卻突然發生大爆炸——一時間機場殘肢四散、槍聲連發,但煙霧瀰漫之中究竟是何種攻擊?由何人發動攻擊?除了炸彈之外還有否伏兵?政府軍的戒備卻是崩潰大亂。

慌亂之中,阿不都馬立克等人與隨行的「重要貴賓」沙烏地駐葉門大使,也被隨扈緊急撤離禁亞丁的總統府。不料內閣團隊才剛進官邸,總統府周遭就再度遭到「炸彈突襲」。

雖然總理阿不都馬立克、沙國大使與內閣部長級成員,全數幸運生還、無人因雙重爆炸案負傷。但截至31日清晨為止,亞丁襲擊事件已造成至少25人死亡、110人重傷。

其中3名死者,還是「國際紅十字會與新月會」,剛好人在亞丁國際機場的救援團成員;另一名死者則是葉門《貝爾吉斯電視台》的現場記者賈納尼(Adeeb Al-Janani),他在與攝影棚直播報導時,於連線電話中被當場炸死。

亞丁機場爆炸案之所以震驚中東,一方面是連續爆炸案不僅險些「滅團中央政府」;二方面是攻擊發生的過程,還被沙烏地各家電視台意外地全程轉播;三方面則是行兇者不僅能闖入戒備森嚴的亞丁國際機場,更還精準地料到了政府高層的撤離路線,追擊亞丁總統府發動第二波炸彈攻擊。

亞丁機場爆炸後的滿目瘡痍。目前已知其中3名死者,是「國際紅十字會與新月會」在亞丁...
亞丁機場爆炸後的滿目瘡痍。目前已知其中3名死者,是「國際紅十字會與新月會」在亞丁國際機場的救援團成員;另一名死者則是葉門《貝爾吉斯電視台》的現場記者賈納尼(Adeeb Al-Janani),他在與攝影棚直播報導時,於連線電話中被當場炸死。 圖/美聯社

「亞丁機場是國際民航機場,這起攻擊行為,明顯就是胡塞軍政府與伊朗陰謀發起的『恐怖攻擊行動』!」

在襲擊發生之後,顏面無光的沙烏地與葉門政府,也將肇案矛頭指向了死敵胡塞軍;但包括美國、聯合國與歐盟在內,大多只單純譴責攻擊行動「傷害平民與和平機會」,並沒有跟進沙烏地的指控,把攻擊責任推給尚未主動攬責的胡塞軍。

國際社會尚不知如何反應的主因,一來是因為葉門中央政府仍亂成一團,光是死傷者數字與姓名清單,在襲擊的24小時內都還拿不出可信資料;二方面是因為亞丁機場的連環炸彈案,至今仍不知是何種攻擊?卡達《半島電視台》表示,葉門政府軍懷疑機場是遭到「迫擊砲轟炸」;《美聯社》的線索則聲稱應該是「無人機空襲」;但來自沙烏地電視台的現場畫面,卻也拍出了一輛被炸爛的汽車殘骸,因此亦不排除是「汽車炸彈」或「自殺攻擊」。

攻擊形式的不同,也影響不同真兇可能的判斷。因為在葉門戰場上,「無人機攻擊」確實是胡塞軍的專長與戰術特色,其所發展的土製無人機空襲技術,更有深入沙烏地本土、攻擊煉油廠的精準前例;但如果是「迫擊砲轟炸」,則更可能是南葉門分離主義者的不滿暗殺,一方面是因為目前控制亞丁在地的派系仍以STC為主,但分離主義者之間不全然樂於接受「來自沙烏地的政治壓力」。

與此同時,長期活躍於葉門中部山區、威脅足跡也同樣深入亞丁的恐怖組織「蓋達」,亦受葉門長年內戰的滋養而重新崛起,因此如果涉入「自殺炸彈客」的恐攻行動,亦可能是蓋達組織下的手。

不過,目前採用何種武器發動攻擊?又是誰下的手?至今仍尚未確定。 圖/美聯社
不過,目前採用何種武器發動攻擊?又是誰下的手?至今仍尚未確定。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Yemen war: Deadly attack at Aden airport as new government arrives

At least 22 killed, dozens wounded in Yemen airport attack

作者文章

前美國總統川普將於2月9日接受參議院的「彈劾審判」。然而掌握關鍵席次、足以左右川...

美國政爭才開始?共和黨參院歸隊護航的「川普彈劾保衛戰」

2021/01/27
疫情過後,未來的演唱會將變成什麼模樣?成立於1983年的老牌搖滾樂團「烈焰紅脣」...

泡泡裡的烈焰紅唇:The Flaming Lips 「防疫泡泡演唱會」未來日常?

2021/01/26
今年1月,中國山東的笏山金礦爆炸事故,迄今爆炸發生原因依然不明;主責笏山金礦開發...

中國黃金鄉慘劇:山東金礦爆炸事故...遲報釀災與礦業巨怪究責?

2021/01/26
在2020年的全球大疫中,無論是貧富差距、性別不平等與種族歧視等問題,都在經濟角...

富豪災難財,窮人死不盡:樂施會「2020世界貧富差距報告」

2021/01/25
2018年開始嚴重衝擊國際豬肉經濟的中國非洲豬瘟疫情,在沉寂3個多月後,21日晚...

非法「假疫苗」釀疫情?中國焦慮再起的新一波「非洲豬瘟警報」

2021/01/22
圖/法新社

聖人與海怪的現代尋奇?義大利蘇連多「巨鯨屍體」重現傳說

2021/01/21

最新文章

前美國總統川普將於2月9日接受參議院的「彈劾審判」。然而掌握關鍵席次、足以左右川...

美國政爭才開始?共和黨參院歸隊護航的「川普彈劾保衛戰」

2021/01/27
疫情過後,未來的演唱會將變成什麼模樣?成立於1983年的老牌搖滾樂團「烈焰紅脣」...

泡泡裡的烈焰紅唇:The Flaming Lips 「防疫泡泡演唱會」未來日常?

2021/01/26
今年1月,中國山東的笏山金礦爆炸事故,迄今爆炸發生原因依然不明;主責笏山金礦開發...

中國黃金鄉慘劇:山東金礦爆炸事故...遲報釀災與礦業巨怪究責?

2021/01/26
在2020年的全球大疫中,無論是貧富差距、性別不平等與種族歧視等問題,都在經濟角...

富豪災難財,窮人死不盡:樂施會「2020世界貧富差距報告」

2021/01/25
2018年開始嚴重衝擊國際豬肉經濟的中國非洲豬瘟疫情,在沉寂3個多月後,21日晚...

非法「假疫苗」釀疫情?中國焦慮再起的新一波「非洲豬瘟警報」

2021/01/22
圖/法新社

聖人與海怪的現代尋奇?義大利蘇連多「巨鯨屍體」重現傳說

2021/01/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