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馬利軍隊首都叛亂!西非風雲....政變軍綁架總統,強迫政府總辭下台

2020/08/19 轉角24小時

深受貪腐與恐怖主義侵蝕的西非國家——馬利——18日爆發軍事政變,新聞傳出國際一片...
深受貪腐與恐怖主義侵蝕的西非國家——馬利——18日爆發軍事政變,新聞傳出國際一片錯愕,但首都巴馬科街上卻歡欣鼓舞。 圖/歐新社

【2020. 8. 19 馬利】

馬利軍隊首都叛亂!西非風雲....政變軍綁架總統,強迫政府總辭下台

「這是一場沒有『好人』的政治死鬥...」深受貪腐與恐怖主義侵蝕的西非國家——馬利——18日上午爆發軍事政變,一批變節逼宮的首都駐軍以「支持人民起義」為由,攻入總統官邸,強行將民選但近期盡失民心的總統凱塔(Ibrahim Boubacar Keïta)抓回政變軍基地。儘管馬利軍中的保皇派隨即與政變軍激烈交火,非洲聯盟、西非經濟共同體、歐盟、聯合國,以及駐軍5,000人反恐的法國政府,全對馬利政變抱持著譴責與反對的態度。然而總理一同被軍隊抓走的凱塔總統,卻公開宣佈「自己已經解散政府、解散國會...並辭去總統職位」,新聞傳出國際一片錯愕,但首都巴馬科街上卻是歡欣鼓舞——哪怕整起政變牽扯的不僅是軍人干政與政府貪腐,更還有宗教極端主義、屠村戰爭罪、甚至是國際毒梟的犯罪暗雲。

馬利的軍事政變,週二上午發生在首都巴馬科西北方15公里的「卡提陸軍基地」(Kati)。由於卡提基地自法國殖民時期開始,就是馬利軍隊現代化的大本營,過去幾次的軍人干政、甚至是2012年的軍事政變,都以此地為「臨時軍政府」總部,因此基地傳出的激烈交火才會迅速傳開,並大舉驚動了國際社會。

一開始,國際媒體還無法排除「卡提基地事變」是否與恐怖攻擊有關?因為馬利當前頗為混亂,除了蓋達組織(al-Qaeda)與IS大薩哈拉支部都在馬利活動,自3月國會大選以後,凱塔總統也因一連串的選舉爭議,而遭到民間反對派「天下圍城」以國家貪腐、政府無能...等因素,大規模示威逼宮。

但不久後,陸軍的軍用車隊開始離開基地,成千上百的武裝部隊兵分多路,一支部隊開火排除了保皇黨同袍的抵抗,直接開入了首都巴馬科市中心,與歡欣鼓舞的反政府示威者「街頭合流」;另一支部隊則停在了首都北郊包圍了總統官邸,並以「恢復政治秩序」為名強行逮捕了總統凱塔(馬利國內暱稱IBK),連同內閣總理一同抓回了卡提基地。

馬利一批變節逼宮的首都駐軍以「支持人民起義」為由,攻入總統官邸,強行將民選但近期...
馬利一批變節逼宮的首都駐軍以「支持人民起義」為由,攻入總統官邸,強行將民選但近期盡失民心的總統凱塔(Ibrahim Boubacar Keïta)抓回政變軍基地。圖為馬利軍人在18日攻入總統官邸。 圖/歐新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軍隊叛變並抓走總統的消息,在馬利首都街區引發了歡天喜地的全民慶祝;但國際社會上,對於馬利援助最深的非洲聯盟(AU)與歐盟(EU),都在第一時間發出了「對於軍事政變的嚴厲譴責」,並揚言轉變態度、對叛亂的馬利陸軍發動制裁。

與此同時,自2013年以來就一直參戰馬利反恐戰爭、迄今仍駐有5,000法軍的法國政府,一方面透過大使館發出了「緊急警報」,呼籲所有僑民不要離開家門、以免遭遇被捲入動亂;一方面則透過「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WAS),試圖勸說政變軍釋放總統,「避免進一步逼這個國家墜入總崩潰。」

但ECOWAS與法國的地下斡旋還未見結果,被捕的凱塔總統就已放棄了抵抗。最終,凱塔透過被政變軍控制的國家電視台,於8月19日清晨現身發出了政府總辭聲明:「總統、總理與國會將於即刻起解散下台...包括我本人的執政權力,都將自此結束。」

「我有得選嗎?如果只有辭職才能滿足『軍中特定人士』的願望,那也只能這樣了。」在電視直播中,情緒穩定但顯得無奈的凱塔如此說明:「我只希望這樣作,已足夠阻止更多的血腥相殺。」

軍隊叛變並抓走總統的消息,在馬利首都街區引發了歡天喜地的全民慶祝;但國際社會上,...
軍隊叛變並抓走總統的消息,在馬利首都街區引發了歡天喜地的全民慶祝;但國際社會上,對於馬利援助最深的非洲聯盟(AU)與歐盟(EU),都在第一時間發出了「對於軍事政變的嚴厲譴責」。 圖/歐新社

現年75歲的凱塔,是2013年國際介入「馬利內戰」以來,被各方推派、負責重建國家的過渡領導人。但在位7年間,凱塔的執政內外無力,由法軍支持的反恐戰爭陷入消耗戰泥沼,國內的經濟、治安與部族分權,也都因貪腐、蕭條而陷入無政府狀態。於是民間的長期積怨,這才藉由2020年3月的國會改選爭議,而引燃了全國性的反政府大抗爭。

在這場極度爭議的國會改選中,儘管非盟、ECOWAS與法國大力鼓勵,但大規模買票、舞弊、以及馬利北部戰亂區的計票問題,卻都嚴重地損害了投票的公信力。因此在選後的訴訟過過程中,馬利憲法法庭才會作出選舉無效的判決,但凱塔總統卻以此結果逕行指派了「執政黨候選人」合法當選。

凱塔總統的行動,隨即引爆反對派的憤怒抗爭。因為對在野黨而言,凱塔的作法等同於獨裁。更何況凱塔自己就已存在嚴重的爭議——2020年馬利國會大選,領導反對派的西賽(Soumaila Cisse),突然在選情大好之際遭到武裝綁架,自此生死不明「人間蒸發」。儘管凱塔總統不斷強調「情報指出西賽還活著」,但憤怒的民眾與反對派卻徹底失去了對政權合法性的信任,並公開質疑策動綁票的幕後黑手,就是貪圖權位的凱塔本人。

消失的西賽與馬利每況愈下的經濟狀況、政府效能與治安情況,讓失望透頂的國民轉入極端憤怒。因此自春季以來,馬利各地不僅抗爭不斷,以伊斯蘭保守派教長迪科(Mahmoud Dicko)為號召軸心的反凱塔示威,更自6月開始掀起一波「全國風暴」。

在位7年間,凱塔的執政內外無力,由法軍支持的反恐戰爭陷入消耗戰泥沼,國內的經濟、...
在位7年間,凱塔的執政內外無力,由法軍支持的反恐戰爭陷入消耗戰泥沼,國內的經濟、治安與部族分權,也都因貪腐、蕭條而陷入無政府狀態。圖為馬利總統凱塔與法國總統馬克宏合照。 圖/法新社

曾長期留學沙烏地阿拉伯的教長迪科,是反對派領袖西賽失蹤後,趁勢崛起的「草根領袖」。儘管其所掀起的「反抗風暴」主打政府清廉與效能,但在政治號召之外的迪科,卻曾屢屢打出極端保守的原教旨主義主張,包括反對女權、同性戀者重刑入罪、反對法國與非盟參與的國際反恐、支持與「所謂的恐怖組織」政治談判,種種激進的言論因此也遭到國際社會的高度存疑。

在2020年的反凱塔抗爭中,以迪科為中心的全民抗爭,雖然成功逼使總統讓步——包括解散發出爭議判決的憲法法庭、同意爭議選區重新選舉,並願意就反對派組閣組成「聯合政府」——但已無法控制民怨擴張的迪科,卻全盤拒絕與凱塔政府進行政治談判,除了多次拒絕總統本人的和解會面邀約,更將抗爭號召升級到「政府總辭...總統下台」。因此在政變發動之前,馬利本國的肅殺狀況就已經陷入了「內戰邊緣」。

自7月中開始,凱塔總統就已察覺到了「軍方氣氛不對」的躁動風聲。因為在動亂的馬利,軍隊不僅是最有組織、資源與獨立性的政府單位,在過往——特別是2012年的政治危機時——軍方就有「政變干政...重整秩序」的爭議傳統。

然而自詡為「國家守護者」的馬利軍隊,雖然自認為高舉著「大義名份」,但實際上的貪汙、腐敗與手中的血腥罪惡,其實也不比凱塔政府乾淨到哪去。之中,除了在反恐戰爭中的荒腔走板與多次慘敗以外,馬利軍隊「軍閥化」與軍紀敗壞的問題,更是國際社會——特別是重金反恐的法國政府——的心頭隱患。

在2020年的反凱塔抗爭中,以迪科為中心的全民抗爭,雖然成功逼使總統讓步——包括...
在2020年的反凱塔抗爭中,以迪科為中心的全民抗爭,雖然成功逼使總統讓步——包括解散發出爭議判決的憲法法庭、同意爭議選區重新選舉,並願意就反對派組閣組成「聯合政府」——但已無法控制民怨擴張。圖為6月,馬利街頭上的反政府抗爭。 圖/法新社

根據法國大報《世界報》的調查報導,馬利軍中的「腐敗氣氛」,主要集中在中高階將官的「擁兵自重」。除了部隊的軍費、補給與軍餉時常被挪用外,不少基層部隊也憤怒地向國際媒體舉報「軍中將領涉入國際販毒交易」,私自下令軍隊掩護拉美-非洲-歐洲的跨大西洋古柯鹼毒品走私網。

除了與拉美毒梟勾結,讓馬利成為毒品轉運歐洲的中繼站外,以馬利前參謀總長為首的軍方將領,更遭聯合國調查團的「戰爭罪鎖定」,懷疑軍方刻意縱容並密謀多起「屠村事件」,並正準備對這批有問題的高階將領發動「國際制裁」。相關控訴,在8月17日——也就是政變前的24小時——被媒體外洩公開,誰知外界還來不及消化反應,卡提基地事變就已爆發,並快速地推翻了凱塔政府。

卡達《半島電視台》指出,在政變軍抓走總統的同時,支持政府的軍方副參謀總長也被「政變軍控制」,但隨後由保皇黨所重整的特種部隊卻成功突入、解救了副參謀總長以及其他不願意加入政變的高階將領。因此,在凱塔總統被迫請辭之前,混亂的馬利陸軍也正陷入互相殘殺的緊張局面。

但令外界高度混亂的是,直到8月19日清晨,馬利政變軍的帶隊指揮官是誰?其行動是否與教長迪科的反政府運動串聯?後續的政府是要由在野反對派代管,還是進入「軍政府統治」時期?已控制首都的政變軍部隊,至今都還沒有公開指示。

目前,非洲聯盟方面已公開表達「對於馬利非法政變的最嚴厲譴責」;歐盟方面也對於軍人武裝奪權的手段,表達反對姿態。不過目前駐軍5,000的法國政府與軍隊,目前還沒就政變問題表達明確立場,除了法國外交部大力催促ECOWAS出面「搞清楚狀況」以外,前線法軍都還只在戒備中立狀態。

令外界高度混亂的是,直到8月19日清晨,馬利政變軍的帶隊指揮官是誰?其行動是否與...
令外界高度混亂的是,直到8月19日清晨,馬利政變軍的帶隊指揮官是誰?其行動是否與教長迪科的反政府運動串聯?後續的政府是要由在野反對派代管,還是進入「軍政府統治」時期?已控制首都的政變軍部隊,至今都還沒有公開指示。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Mali president seized by mutinying soldiers

Mali : António Guterres appelle à « la libération immédiate » de Keita, l’UE condamne une « tentative de coup d’Etat »

Mali president resigns after military mutiny: Live updates

作者文章

香港警務處主張:反送中、反港版國安法...等街頭抗爭裡,有許多「社會暴徒」偽裝成...

沒有媒體就無需自由:香港警察即時強令的「記者褫奪令」?

2020/09/23
《猜猜我有多愛你》這部描繪一大一小兩隻兔子之愛的繪本故事,在1994年出版後,全...

《猜猜我有多愛你》:英國經典繪本家Sam McBratney的創作人生

2020/09/22
一名33歲、以「藏人難民」身份歸化美國籍,其後加入全美最大的紐約市警局(NYPD...

紐約警局中共臥底:內鬼滲透?為中國監控華人的「藏族難民警察」

2020/09/22
日本東京有名的地方振興活動——「湯島貓咪祭」——從9月中正式展開。 圖/ねこまつ...

東京湯島貓咪祭:疫情不減「貓情味」的日本地方創生

2020/09/21
夏爾瑪取得並洩漏的情報究竟有多大的破壞與影響力?德里警方沒有細述解釋。圖為印度邊...

戰狼、間諜、反間計?印度逮捕《環球時報》專欄記者的「昆明謎局」

2020/09/21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最新文章

香港警務處主張:反送中、反港版國安法...等街頭抗爭裡,有許多「社會暴徒」偽裝成...

沒有媒體就無需自由:香港警察即時強令的「記者褫奪令」?

2020/09/23
《猜猜我有多愛你》這部描繪一大一小兩隻兔子之愛的繪本故事,在1994年出版後,全...

《猜猜我有多愛你》:英國經典繪本家Sam McBratney的創作人生

2020/09/22
一名33歲、以「藏人難民」身份歸化美國籍,其後加入全美最大的紐約市警局(NYPD...

紐約警局中共臥底:內鬼滲透?為中國監控華人的「藏族難民警察」

2020/09/22
日本東京有名的地方振興活動——「湯島貓咪祭」——從9月中正式展開。 圖/ねこまつ...

東京湯島貓咪祭:疫情不減「貓情味」的日本地方創生

2020/09/21
夏爾瑪取得並洩漏的情報究竟有多大的破壞與影響力?德里警方沒有細述解釋。圖為印度邊...

戰狼、間諜、反間計?印度逮捕《環球時報》專欄記者的「昆明謎局」

2020/09/21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