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歐洲最後獨裁者的道歉?全國大三罷...白俄羅斯釋放「所有」示威被捕者

2020/08/14 轉角24小時

一名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向媒體展示他大片受傷瘀青的身體。 圖/法新社
一名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向媒體展示他大片受傷瘀青的身體。 圖/法新社

【2020. 8. 14 白俄羅斯】

歐洲最後獨裁者的道歉:全國大三罷...白俄羅斯釋放「所有」示威被捕者

「7,000多人獲釋...但都帶著警暴與刑求的痕跡。」總統大選作票舞弊,因而引爆全國大抗爭的白俄羅斯,目前已進入全民反抗的第6天。儘管反對派的總統參選人,早已於本周二流亡海外,但分散如流水且沒有明確領導人的示威民眾,在面對軍警暴力鎮壓的同時,卻不斷發動大規模抗爭、並成功串連各行各業,自周四開始發動「反獨裁要自由」的全國性大罷工——種種壓力之下,強行作票當選、被稱為「歐洲最後獨裁者」的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一度強硬的態度自周四開始突然明顯軟化,除了不斷示意操作選舉、主導鎮壓的內政部出面「道歉」,官方更承諾將在周五清晨之前,釋放所有被抓的抗爭示威者——然而當首都監獄於周四深夜陸續放人的同時,警察的各種刑求、暴力虐刑、甚至導致市民重傷斷肢的真相,卻隨著被害者的證詞與身體畫面的流出,而更加激怒了已經對盧卡申科「失去恐懼感」的街頭人民。

▌前情提要:〈白俄羅斯鎖國鎮壓中!反對派逃亡...大選作票「歐洲最後獨裁者」引爆革命

在反對派總統候選人——一度要對政府提出舞弊訴訟、拒絕承認敗選,但卻在中選會的「密會脅迫」下選擇逃亡出國的——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於8月11日流亡鄰國立陶宛後,白俄羅斯的政治反對派一度走入絕境,因為季哈諾夫斯卡婭不僅以「照顧自己兒女的安全」為由宣佈放棄選舉抗爭,更在聲明影片中請求「大家認命」,呼籲支持者接受敗選結果、不要為街頭犧牲生命。

不料季哈諾夫斯卡婭的「脫隊」,對白俄羅斯的公民起義竟然毫無影響,因為在全境網路封鎖、軍警暴力鎮壓,以及超過7,000名示威者被捕的刺激之下,民間對盧卡申科的憤怒值已燒達了頂點。眾人們在意的,早已無關於季哈諾夫斯卡婭本人的去留,而是直接衝破長年的專制禁忌、明白地喊出:

「打倒盧卡申科!獨裁政府必須倒!」

圖為13日晚,明斯克街頭沸騰的憤怒民眾。 圖/法新社
圖為13日晚,明斯克街頭沸騰的憤怒民眾。 圖/法新社

季哈諾夫斯卡婭流亡後,盧卡申科政府第一時間也擴大了全境鎮壓的力量,除了鎮暴警察全面出動之外,軍方也派出了特種部隊與憲兵預備隊,直接鎮壓各大城市的街頭抗爭——過程中,白國內政部一度發出新聞,聲稱有部份軍警在執法過程中,因為「遭遇暴民持棍棒襲擊」,所以「實彈步槍」自衛還擊,但軍警的開火是否有造成人員傷亡?官方的通告則沒有說明。

鎮壓的強度,在8月11、12日間來到高峰,以首都明斯克為例,在沒有網路通訊與抗爭領袖的號召下,街頭示威者們雖然如同一盤散沙,但去中心化、一致打倒盧卡申科的態度,卻反而讓街頭抗爭十面揭竿。儘管白俄羅斯軍警滲透了尚可運作的Telegram,試圖設下捕抓陷阱提前掃蕩。但沒有統一指揮的示威卻仍不斷喚來成千上萬的市民,四起示威的火燒越旺,這也讓打人打到手軟失控的鎮壓部隊疲於奔命。

除了街頭衝突的規模越拉越大,各地社區的「抗爭要塞」也在示威者的增援下越蓋越大,除了打帶跑的衝突外,故意堵路、公民佔領的行動也開始增溫。但當雙方逐漸走向攤牌之際,自8月13日起,官民對抗的氣勢卻遭到劇烈扭轉——因為白俄羅斯全國的醫生、護理師、老師與其他各種職業工會,全都跟進民主示威,開始以罷工、罷課、罷市的「全國大三罷」行動,公開要求盧卡申科「負責下台」。

罷工期間,許多國營工廠也出現了工人要求主管出面表態的事件影片,憤怒的工人們這才發現「除了零星幾個高官,整個工廠的人,沒人把票投給盧卡申科。」於是,在街頭的示威口號中,「票投盧卡申科請舉手!票投季哈諾夫斯卡婭請舉手!」也成為喊聲振臂的抗爭口號。

白俄羅斯警方於11日,準備驅離明斯克示威者。 圖/美聯社
白俄羅斯警方於11日,準備驅離明斯克示威者。 圖/美聯社

圖為11日,首都明斯克示威者遭警方以警棍打擊。 圖/美聯社
圖為11日,首都明斯克示威者遭警方以警棍打擊。 圖/美聯社

民間的罷工在周四開始陸續聚集,並欲號召周五總抗爭——但出人意料的是,先前不斷揚言「權力鎮壓」的盧卡申科政府,卻自周四開始放軟姿態,除了街頭上的警察行動大幅減少之外,盧卡申科更讓中選會出面坦承「選務狀況不理想」;官媒也放出內政部長的訪談,以部長之姿首度承認「有『部分警察』執法過當」,並公開對民眾道歉,「我以部長職位為擔保...一定會追究調查。」

除了「內政部長的道歉」,白俄羅斯的內政部副部長也於周四深夜於明斯克看守所外接受媒體採訪,並代表政府下達命令:

「目前看守所內被逮捕的7,000多名示威者,將會在14日清晨6點前被全面釋放。」

根據《法新社》、《自由歐洲電台》與俄國自由派媒體《梅杜莎》的在地實證,在內政部態度轉軟之後,各地看守所確實開始放人。但由於鎮壓濫抓與檢警通報的不透明,目前民間尚無法確認「到底有多少人被抓?」以及「是不是真的所有示威者都能被釋放?」唯各種受傷、刑求與遭遇警察暴力的現身證詞與驗傷畫面,卻因大批被捕者的釋放,反而公諸於世。

根據白俄羅斯媒體與公民社團的證據照片,被釋放的示威者們,四肢與軀幹幾乎都有「非常嚴重的傷痕」,傷者明顯有被棍棒毆打的大片瘀血、甚至被沿街拖行導致的外傷痕跡。各地醫院也同時回報了大批「骨折、腦震盪與開放性外傷者」,警方刑求與施虐的暴力舉動,亦從各地受訪者傳出了類似證詞。

「目前看守所內被逮捕的7,000多名示威者,將會在14日清晨6點前被全面釋放。」...
「目前看守所內被逮捕的7,000多名示威者,將會在14日清晨6點前被全面釋放。」 圖/路透社

目前民間尚無法確認「到底有多少人被抓?」以及「是不是真的所有示威者都能被釋放?」...
目前民間尚無法確認「到底有多少人被抓?」以及「是不是真的所有示威者都能被釋放?」唯各種受傷、刑求與遭遇警察暴力的現身證詞與驗傷畫面,卻因大批被捕者的釋放,反而公諸於世。 圖/歐新社

在眾多證詞中,目前最廣為流傳的被捕實錄,主要以俄國記者特里澤科(Nikita Telizhenko)的紀錄最為詳實。特里澤科是俄國媒體Znack.com的特派員,他是在8月10日的街頭採訪中被警察逮捕。儘管其國籍敏感,但紀錄說法卻已被俄國自由派媒體《梅杜莎》與法國大報《世界報》證實並轉述。

特里澤科表示,自己在街上被逮捕之後,與眾多示威者一同被送入警察局「待命」。但過程中,鎮暴警察們的情緒明顯失控且極端暴力,除了上下囚車都有人被警棍暴打在地、甚至打斷手腳,到了警察局裡面,收容室也都因「被抓的人過多」而爆滿,「但局內到處都是鮮血...呻吟,以及警棍毆打、人類骨折的聲音。」

根據他的說法,被關進看守室後,所有被捕者都被要求「不准抬頭」,因此眾人只能蜷曲在地、或者長期處於跪姿。過程中,其他部門的警察,會接近瘋狂地要求被捕嫌犯「朗讀《主禱文》或用最大的聲量高唱白俄羅斯國歌」,若有背錯、聲音太小、或哭嚎者,則會現場被拖出來痛打,以棍棒圍毆。

「...地上躺滿著都是無力呻吟的傷者,到處都是汙血與穢物...警局就像是鋪上了一條『血肉地毯』,而新來的我們甚至得踩在別人的身體上,才能蜷曲走到不會被暴打的房間彼端...。」

特里澤科的說法,也在其他的示威者的口述中都到類似的證實。在13日盧卡申科放軟姿態之前,白俄羅斯官媒甚至還會在晚間新聞上,「公開審問」被警察五花大綁拷問的示威男女。

一名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展示他受傷瘀青的身體。 圖/歐新社
一名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展示他受傷瘀青的身體。 圖/歐新社

「後來在囚犯轉送過程中我才發現,上街鎮壓的不一定是警察,而是白俄軍方的特種部隊....他們之中一半大概是單純虐待狂;但另一半卻是愛國狂熱,堅信不能讓白俄羅斯成為『下一個烏克蘭』,必須用盡一切手段鎮壓『俄國人煽動的暴動』。」

特里澤科表示,在8月10、11日之間,他所接觸的鎮暴軍警似乎處於「憤怒、困惑與緊繃的極端奘狀態」,因為在警局的對講機與對話狀況中,幾乎所有人都處於盛怒狀態,「在對話之中,他們似乎已經用盡了所有鎮暴力量,但卻無法明白為什麼被打的市民不會害怕?為什麼怎麼毆打人都打不完?為什麼抗爭者還是滿滿地湧上街頭、不斷高喊著『造反』的革命口號?」

不過特里澤科在被捕16小時之後,隨即就因媒體的通報與俄羅斯大使的施壓救援而獲釋。目前他已被驅逐出境——儘管至始至終,白俄羅斯官方都沒有發出任何具體的觸法控訴——並被戒護送回俄國休息。

然而白俄羅斯軍警對特里澤科所說的「俄國陰謀論」,確實也逐漸成為盧卡申科政府目前的對內控訴;在周四晚間,警方更突襲查封了一間俄國投資的網路服務公司——儘管俄羅斯總統普丁,是第一個致電給盧卡申科「賀!連任」並承認其勝選結果的外國領袖,周四俄國外交部也公開表示「尊重白俄羅斯的選舉結果」,並警告「特定外國勢力」不應該暗中煽動白俄羅斯的內政動亂。

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由醫護志願人員協助處理治療。 圖/歐新社
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由醫護志願人員協助處理治療。 圖/歐新社

「白俄羅斯現在只是有點情緒,我們不認為街頭上的狀況,算得上是『革命』。」在接受官媒訪問時,白俄羅斯的內政部長如此強調:「但我們確實懷疑有人勾結境外勢力、企圖煽動政治暴亂,大家都不想看到戰爭、也不需要什麼『顏色革命』。」

政府官員之間的不斷放話,也被輿論視為「恫嚇言詞」。但盧卡申科政府所指的「境外勢力」究竟是誰?公開表達支持盧卡申科的普丁與俄國到底「是敵是友」?就連白俄羅斯政府內部都亂成一團。

相較於俄羅斯政府的「公開支持」,歐盟對於盧卡申科的選舉舞弊與暴力鎮壓,已快速地進入制裁狀態——布魯塞爾方面表示,除非白俄羅斯停止鎮壓、並對有問題的選舉提出有效的挽救方法,否則最快8月底,歐盟就會重新並擴大對白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

與此同時,被白俄羅斯政府公開批評為「外國干預者」之一的捷克政府,目前也已公開喊話:「只有重新選舉,並由國際團隊透明監票,否則無法解決白俄羅斯的政治危機。」而11日流亡海外後,一度公開表達「放棄」態度的季哈諾夫斯卡婭,也在周五上午更新了影片,反過頭來呼籲示威者不要放棄和平理性非暴力,並要求各地方政府出面逼宮「結束盧卡申科的一人統治」。

(附註:白俄羅斯外交部雖曾在2018年間,提出國名華文翻譯正名為「白羅斯」的說法。但本文仍統一使用中華民國外交部的官方譯名;與此同時,當年正名佈告也不了了之,因為明斯克針對的受眾——與他們真正有邦交的中國——無論是中國外交部、習近平辦公室,都沿用白俄羅斯之稱,甚至是白駐北京大使館的地址牌號都沒跟進更名。)

圖為駐莫斯科的白俄羅斯使館前,抗議群眾舉著盧卡申科的諷刺畫像。 圖/法新設
圖為駐莫斯科的白俄羅斯使館前,抗議群眾舉著盧卡申科的諷刺畫像。 圖/法新設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Belarus authorities free detainees amid protesters' pressure

'Widespread torture' against Belarus protesters

Could a Belarus protest movement bring down Alexander Lukashenko? – podcast

作者文章

香港警務處主張:反送中、反港版國安法...等街頭抗爭裡,有許多「社會暴徒」偽裝成...

沒有媒體就無需自由:香港警察即時強令的「記者褫奪令」?

2020/09/23
《猜猜我有多愛你》這部描繪一大一小兩隻兔子之愛的繪本故事,在1994年出版後,全...

《猜猜我有多愛你》:英國經典繪本家Sam McBratney的創作人生

2020/09/22
一名33歲、以「藏人難民」身份歸化美國籍,其後加入全美最大的紐約市警局(NYPD...

紐約警局中共臥底:內鬼滲透?為中國監控華人的「藏族難民警察」

2020/09/22
日本東京有名的地方振興活動——「湯島貓咪祭」——從9月中正式展開。 圖/ねこまつ...

東京湯島貓咪祭:疫情不減「貓情味」的日本地方創生

2020/09/21
夏爾瑪取得並洩漏的情報究竟有多大的破壞與影響力?德里警方沒有細述解釋。圖為印度邊...

戰狼、間諜、反間計?印度逮捕《環球時報》專欄記者的「昆明謎局」

2020/09/21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最新文章

香港警務處主張:反送中、反港版國安法...等街頭抗爭裡,有許多「社會暴徒」偽裝成...

沒有媒體就無需自由:香港警察即時強令的「記者褫奪令」?

2020/09/23
《猜猜我有多愛你》這部描繪一大一小兩隻兔子之愛的繪本故事,在1994年出版後,全...

《猜猜我有多愛你》:英國經典繪本家Sam McBratney的創作人生

2020/09/22
一名33歲、以「藏人難民」身份歸化美國籍,其後加入全美最大的紐約市警局(NYPD...

紐約警局中共臥底:內鬼滲透?為中國監控華人的「藏族難民警察」

2020/09/22
日本東京有名的地方振興活動——「湯島貓咪祭」——從9月中正式展開。 圖/ねこまつ...

東京湯島貓咪祭:疫情不減「貓情味」的日本地方創生

2020/09/21
夏爾瑪取得並洩漏的情報究竟有多大的破壞與影響力?德里警方沒有細述解釋。圖為印度邊...

戰狼、間諜、反間計?印度逮捕《環球時報》專欄記者的「昆明謎局」

2020/09/21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