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濕貨市場?耿爽槓上美澳的「中國Wet Market」野味文字戰

2020/04/24 轉角24小時

中國廣州的鱷魚市場。本周開會的G20線上防疫峰會中,以澳洲、美國為首的西方代表,...
中國廣州的鱷魚市場。本周開會的G20線上防疫峰會中,以澳洲、美國為首的西方代表,紛紛要求檢討中國野生動物交易的「Wet market」。不料此一質疑,卻遭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大玩文字遊戲,除了堅稱中國禁吃野生動物,更主張「中國人沒有『濕貨市場』這個概念」。 圖/歐新社

#濕貨市場?耿爽槓上美澳的「中國Wet Market」野味文字戰

「中國根本不存在『野生動物濕貨市場』?」耿爽這樣說。在疫情全球燒不停,中國又因「病毒責任」與歐美各國針鋒相對的時候。在本周開會的G20線上防疫峰會中,以澳洲、美國為首的西方代表,紛紛要求檢討中國野生動物交易的「Wet market」。言下之意即要究責:中國究竟還有多少個「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不料此一質疑,卻遭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大玩文字遊戲,除了堅稱中國禁吃野生動物,更主張「中國人沒有『濕貨市場』這個概念」,所以不知道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是在大聲什麼——但中國與西方國家,如何定義「#濕貨市場」?隔空交火的語言轉譯過程中,鑽的又是什麼文化與文字的雞同鴨講?

美澳近期再度槓上中國的「濕貨市場」口水戰,始於本週G20的農業部長臨時視訊峰會。在21日的會議上,澳洲疾聲呼籲:G20成員應該針對「野生動物濕貨市場」啟動調查,以釐清並避免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通稱武漢肺炎)的人畜共通疾病,言談之間明顯劍指中國。

中國與西方國家,如何定義「#濕貨市場」?隔空交火的語言轉譯過程中,鑽的又是什麼文...
中國與西方國家,如何定義「#濕貨市場」?隔空交火的語言轉譯過程中,鑽的又是什麼文化與文字的雞同鴨講?圖為哈爾濱的包子市場,2011年的習近平買包子。 圖/新華社

自新型冠狀病毒自中國武漢爆發以來,儘管尚未能有科學證據證明其感染源與中間宿主,是如何傳播至人體?但華南海鮮市場裡頭販賣的果子狸、穿山甲、孔雀等非法野味,普遍被外界認為是釀成這場瘟疫的災難關鍵。國際也因此紛紛檢討中國長年備受爭議的「野味市場」、要求全面禁絕野生動物交易。當中就屬美澳兩國外交攻勢最為積極。

G20會議後,一向對於中國立場強硬的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22日砲火猛烈地幫腔澳洲,再次槓上中國表示:

「既然濕貨市場裡賣的非法野生動物,與人畜共通疾病有著強烈連結,美國自然要向中國呼籲:永久關閉所有的『野生動物濕貨市場』(wildlife wet market),以及所有非法販售的野生動物市場。」

美國國務卿龐佩奧(左)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右),隔空交火。 圖/法新社
美國國務卿龐佩奧(左)與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右),隔空交火。 圖/法新社

不料隔日,面對龐佩奧的呼籲施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卻以一席極富爭議的說法回應:

「中國根本不存在『野生動物濕貨市場』,更常見的是農貿市場和活禽海鮮市場,在這裡銷售野生動物是違法的,一旦發現將被取締並受到法律懲處。」

耿爽強調,在中國並沒有「濕貨市場」這樣的概念,市場上大部分賣的是新鮮的魚、魚、蔬菜、海鮮等,「有少數市場銷售活禽」;然而國際法律對於這類市場,並沒有限制。這些市場也是中國當地,乃至亞洲許多國家庶民生計的重要根據地——不明白龐佩奧所指「濕貨市場」為何。

耿爽強調,在中國並沒有「濕貨市場」這樣的概念,市場上大部分賣的是新鮮的魚、魚、蔬...
耿爽強調,在中國並沒有「濕貨市場」這樣的概念,市場上大部分賣的是新鮮的魚、魚、蔬菜、海鮮等,「有少數市場銷售活禽」;這些市場也是中國當地,乃至亞洲許多國家庶民生計的重要根據地。 圖/美聯社

「#中國根本不存在野生動物濕貨市場」在23日當日隨即登上中國網路社群微博的熱門關鍵字,引發正反爭議討論。有中國網友留言表示「外交部撒謊不臉紅?華南海鮮市場怎麼洗?」但也有網友認為「華南海鮮市場不違法,是賣野生動物違法...外交部說的哪裡有問題?」

事實上,耿爽強調中國沒有「濕貨市場」的概念,就算是在中國網路上,也都被認為是在走語言轉譯以及文化認知的文字遊戲。

「濕貨市場」是相對於「乾貨市場」而生的詞彙。根據英國《BBC》與澳洲《ABC》的解說:廣義而言,「濕貨市場」指的是包含販賣魚肉類、蔬果、香料等的「傳統市集」——之所以稱為「濕貨」,是因為相較於現代生鮮超市的冷凍保鮮,這些傳統市集常會透過冰塊維持肉品新鮮度;在不同國家地區,有時也會有現場的活禽屠宰。融化的「冰水」還有動物流的「血水」,橫流市場之間的液體於是成了「濕貨」市場的名稱由來之一。

融化的「冰水」還有動物流的「血水」,橫流市場之間的液體於是成了「濕貨」市場的名稱...
融化的「冰水」還有動物流的「血水」,橫流市場之間的液體於是成了「濕貨」市場的名稱由來之一。 圖/法新社

在西方的普遍認知與語言稱呼上,由於在中國、亞洲、乃至於部分非洲市場,野生動物交易與活體宰殺屢見不鮮,因此「濕貨市場」(wet market)一詞,也極常與「野味」、「野生動物交易」有著強烈連結與印象指涉。

但在耿爽的解釋操作中,卻是強化「濕貨市場」的廣泛定義,言談之間極為微妙地暗示——西方譴責的濕貨市場,正是大眾認知的「菜市場」,把對於中國、乃至亞洲多國地方甚為重要的庶民菜市場文化,一併拖下水,成為西方攻勢下的「炮灰墊背」,咬住語言與文化轉譯的認知落差,模糊了國際輿論針對「濕貨市場」真正譴責的「非法野生動物交易」。

這些模糊的灰色地帶,一方面是中文世界的現實使用習慣中,並不常使用「濕貨市場」一詞,一方面是定義本身就相對模糊,存有辯駁空間。比如:狗肉市場算不算濕貨市場?市場宣稱「人工繁殖」的動物——比如說穿山甲——是不是來自「非法獵捕的野生動物」?這才有了耿爽「字字計較」的閃躲空間。

耿爽的解釋操作中,卻是強化「濕貨市場」的廣泛定義,言談之間極為微妙地暗示——西方...
耿爽的解釋操作中,卻是強化「濕貨市場」的廣泛定義,言談之間極為微妙地暗示——西方譴責的濕貨市場,正是大眾認知的「菜市場」,模糊了國際輿論針對「濕貨市場」真正譴責的「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圖為英國倫敦史密斯菲爾德市場的平安夜肉品拍賣;按照耿爽「裝蒜」的邏輯,廣泛定義來說,在西方國家的市場其實也有販賣動物肉品(非活禽現宰)。 圖/路透社

對此,《衛報》就透過香港當地記者報導進一步解釋,雖然「濕貨市場」在西方的認知標準中衛生恐存在疑慮,但許多卻沒有野生動物或者活禽交易——比如:在1990年代的禽流感後,包含香港與部分中國省份,就已陸續於法禁止了市場的活禽交易——就不該與「野生動物市場」、「活體市場」兩相混淆並談。而這也顯示在英文語境中,以「濕貨市場」連帶指涉野生動物市場的普遍習慣與印象認知。

但事實上,在耿爽爭議發言的同日,澳洲農業部長李特普魯德(David Littleproud)其實早已對澳洲《ABC》闡述解釋過,澳洲並非「針對所有菜市場(food market)」,而是野生動物交易:

「像是在雪梨的『魚市場』,這種濕貨市場就非常安全。但當市場連活的野生動物與外來動物也賣,就可能成為人類健康與生物安保的破口——這個我們已經見證了。」

澳洲雪梨的魚市場。 圖/法新社
澳洲雪梨的魚市場。 圖/法新社

李特普魯德強調,並非要求馬上禁止野生動物交易的非法市場,但須積極展開「階段性淘汰」(phase out)。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甚至表示,調查應該擴及「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所有成員國」。

尤其儘管耿爽表示,中國已在今年2月全面禁止野生動物交易,但在現實層面這卻仍只是相關法律尚未通過並貫徹的「暫時凍結狀態」,況且在許多國際外媒的實際接觸探訪中也發現,許多傳統市場依然故態復萌地在近期賣起了「野味」。

不過對於根除「野生動物的野味市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代理執行秘書馬瑞瑪( Elizabeth Maruma Mrema)也提醒,若未有完善的配套對策,恐會帶來不少負面副作用。這類市集通常是在地社群的重要連結根據地,也是許多鄉村地區低收入戶的重要收入來源,「除非這些社群有替代出路,否則極可能導致許多已經瀕絕的野生動物,轉為地下化交易。」

狗肉市場算不算濕貨市場?市場宣稱「人工繁殖」的動物——比如說穿山甲——是不是來自...
狗肉市場算不算濕貨市場?市場宣稱「人工繁殖」的動物——比如說穿山甲——是不是來自「非法獵捕的野生動物」?透過語言轉譯與文化認知落差的模糊空間,耿爽顧左右而言他。事實上,在許多國際調查中,中國在2月過後仍有市場販賣「野味」。圖為資料照片,在中國廣東玉林,路人在狗肉攤前遛狗。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Ban wildlife markets to avert pandemics, says UN biodiversity chief

Australia urges G20 action on wildlife wet markets

Australia calls for independent study of wet market risks in response to COVID-19 pandemic

Pompeo: U.S. calls on China to permanently close wildlife wet markets

What is a wet market?

作者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