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俄國內閣突襲式總辭:普丁「最高領袖化」的2024修憲案?

2020/01/16 轉角24小時

已連續統治俄羅斯長達20年的總統普丁(Valdimir Putin),15日晚間...
已連續統治俄羅斯長達20年的總統普丁(Valdimir Putin),15日晚間於年度國情咨文演說中,無預警地宣告了重大的修憲與權力改革計畫。 圖/美聯社

【2020. 1. 16 俄羅斯

俄國內閣突襲式總辭:普丁「最高領袖化」的2024修憲案?

「2024改變成真?」已連續統治俄羅斯長達20年的總統普丁(Valdimir Putin),15日晚間於年度國情咨文演說中,無預警地宣告了重大的修憲與權力改革計畫。演說中的普丁,不斷強調「俄國政府必須持續改變」,並計畫在2024任期屆滿前,大舉限縮總統職權,並擴張總理、國家杜馬、與俄國國務院的統治權力;隨後,現任俄國總理——同時也曾被認為是普丁接班人的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也馬上表示服從修憲方針,帶領內閣總辭獲准。雖然普丁的重大修憲計畫事前毫無風聲,「直到普丁上台前60分鐘,克林姆林宮才通知媒體『有大事發生』。」但俄國政壇大多認為:普丁此舉雖是準備「海選接班人」,但真正的目的仍是為了自己總統任期屆滿後、繼續以「國家之父」之姿掌握俄國實權的鋪路打算。

梅德韋傑夫請辭獲准後,普丁也即刻提名了57歲的俄羅斯聯邦稅務局長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接任總理;至於離任的梅德韋傑夫將擔任「國安會副主席」,但該單位的主席正是普丁本人,因此任命也被視為無實質權力的虛位擔當。相關人事變動,預計將在1月16日下午被俄羅斯國家杜馬認可,至於內閣各部門的去留任命,則將再耗費一段時間。

「我主張修改俄羅斯的聯邦憲法!」在2020年的年度國情咨文中,事前毫無徵兆的普丁突然發出了重大的修憲宣言:「俄羅斯的社會要求進步、要求改變...所以我們的政府職能也必須不斷地進化,以修正、配合人民對於執政者的期待與要求!」

「我主張修改俄羅斯的聯邦憲法!」普丁於15日的記者會如此宣示。 圖/路透社
「我主張修改俄羅斯的聯邦憲法!」普丁於15日的記者會如此宣示。 圖/路透社

離任的梅德韋傑夫(右)將擔任「國安會副主席」,但該單位的主席正是普丁本人,因此任...
離任的梅德韋傑夫(右)將擔任「國安會副主席」,但該單位的主席正是普丁本人,因此任命也被視為無實質權力的虛位擔當。 圖/路透社

普丁表示,在過去幾年間俄國的政治、經濟、與社會結構,都遭遇了不少的衝擊與挑戰。但在政府推動改革的過程中,卻發現各種上情下達、政策推動的不順,因此他才決定在2024年——也就是普丁第四任總統任期解滿之前—–完成修憲,重新梳理、改革俄羅斯聯邦政府的執政權責。

在當前的「修憲」方案中,普丁概略性地提到了幾個重要方針:(1)限縮總統權力:在2024年普丁總統卸任後,續任的俄國總統將不得超過兩任任期,只有連續在國內住滿25年、且不曾持有外國籍或護照者才能參選;(2)擴張總理與國家杜馬對於內閣任命的決策實權;(3)將「國務院」升級成官方的實權機關。

《法新社》表示,就字面意義來看,普丁公布的修憲方針雖然限制了總統的權力,但大幅擴張的總理、國務院權限,卻形成了模糊的權力空間——考慮到現年67歲的普丁,必將於2024總統任期屆滿前卸任,因此敏感時刻的權力重新分配,也被視為「普丁已正式啟動了『接班進程』」。

考慮到現年67歲的普丁,必將於2024總統任期屆滿前卸任,因此敏感時刻的權力重新...
考慮到現年67歲的普丁,必將於2024總統任期屆滿前卸任,因此敏感時刻的權力重新分配,也被視為「普丁已正式啟動了『接班進程』」。 圖/路透社

「普丁之前只在2019年12月稍微講到了一點想法,沒人知道他心裡還真的打算修憲?甚至到了國情咨文前的1個小時,克林姆林宮線的記者才收到重大通知。」英國《金融時報》表示:「雖然本回修憲仍留有相當大的模糊空間,但主要的想法很明顯是要『阻止普丁的接班人成為新的普丁』。」

《BBC》指出,俄國的修憲內容目前還沒具體到能細緻分析,但普丁初步宣言所提到的「總理」、「國務院」權力地位擴張,都已留下了足夠的想像空間。因此海內外政界大多認為,普丁或許將透過修憲,為自己重新打造一個「最高領袖」或「國家之父」的實權地位——「就像哈薩克強人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貌似退休讓位接班,但卻仍操縱著國家統治的生殺大權!」

現年67歲的普丁,在2000年接任成為俄羅斯聯邦總統之後,曾一度以「交換職位二進宮」的方式,於2008-2012年間改任聯邦總理,進以迴避「總統不得連任兩次的任期限制」。目前普丁正處於第四任總統的任期初期,預計2024年才將屆滿、於71歲之齡重新遭遇不得二次連任的限制。

然而自從2018年成功打贏連任選戰後,俄羅斯的經濟卻不斷衰退。儘管與西方國家的對抗姿態越趨強硬之外,普丁政權於國內卻苦於年金改革失靈、政府財政赤字、失業率與通膨率持續上升、以及勞動人口衰退老化的複合性困境;再加上反對派領袖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所策動的「民間反普丁獨裁運動」不斷擴張升溫,普丁的國內聲望才不斷苦於下滑危機。

普丁的國內聲望苦於下滑危機。 圖/美聯社
普丁的國內聲望苦於下滑危機。 圖/美聯社

英國《金融時報》表示:「雖然本回修憲仍留有相當大的模糊空間,但主要的想法很明顯是...
英國《金融時報》表示:「雖然本回修憲仍留有相當大的模糊空間,但主要的想法很明顯是要『阻止普丁的接班人成為新的普丁』。」 圖/美聯社

《金融時報》表示,由於年齡漸長與任期限制的關係,「2024普丁卸任總統」本來就難有變局,但之後誰來接班普丁?普丁又會擔任怎樣的角色?卻也讓俄國政界暗潮洶湧。因此為了避免這波政壇的明爭暗鬥會陷入失控、或與民間反對派勾結合流引爆危機,普丁才會選在卸任4年前「提前啟動接班的遴選機制」,以趁在仍掌握主動權的當口,操控接下來的政治風向。

「普丁說要換修憲、縮減總統制、甚至要內閣總辭換總理的消息,梅德韋傑夫全被蒙在鼓裡、一直到15日國情咨文演說之前,他才終於『被知道』並同意配合辭職。」以揭弊聞名的俄國異議新聞雜誌《梅杜莎》(Meduza)表示:「梅德韋傑夫對普丁依然忠誠,但普丁身邊的人早已無法容忍梅德韋傑夫的存在。」

在普丁仍擔任聖彼得堡市長的時代,梅德韋傑夫就已是長期配合普丁的政壇親信,因此當普丁第一政期遭遇連任限制後,普丁才會把總統大位交付給梅德韋傑夫「代理」。然而梅德韋傑夫在2008-2012總統任期內的諸多戰略決策,包括市場改革、與歐美西方和解政策,卻都遭到回鍋的普丁一一推翻。之後,各種年金改革、反貪清算與對內鎮壓異議份子的苦差事,也都是梅德韋傑夫出來擋箭「吸引民間仇恨值」。

「梅德韋傑夫對普丁依然忠誠,但普丁身邊的人早已無法容忍梅德韋傑夫的存在。」 圖/...
「梅德韋傑夫對普丁依然忠誠,但普丁身邊的人早已無法容忍梅德韋傑夫的存在。」 圖/路透社

「梅德韋傑夫是普丁的忠誠戰士,但問題是...他在權貴與民間都不得人心。」《梅杜莎》表示,普丁除了對梅德韋傑夫的聲望與政策信任度有所質疑之外;過去半年來,梅德韋傑夫與普丁副幕僚長——基里連科(Sergey Kirienko)——白熱化的路線衝突,也引發政權內部的疑慮。

梅德韋傑夫認為,面對後普丁時代的異議挑戰,現任政權應該盡可能擴充執政黨「統一俄羅斯」的優勢地位,讓「一黨獨大」的保護傘繼續守護普丁;但基里連科卻認為,當前的民怨需要管道適當洩壓,比起讓梅德韋傑夫擔任黨魁的統一俄羅斯獨大,結盟中小型政黨、尊普丁為「普丁大聯盟」的盟主,或許是更適切的路線方式。豈料兩人因此鬧得不可開交,因此普丁本回「突襲下放」梅德韋傑夫的決定,才被認為是對基里連科路線的選擇表態。

《金融時報》表示,普丁選擇的新任總理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現職為俄國稅務局長,在俄國稅制轉型與數位化改革的政績上頗受好評,「內閣裡少數務實、精明的幹練人選。」但技術官僚出身的米舒斯金,過去並沒有選舉政治經驗,於國家杜馬裡也缺少自己的人脈,因此這項「欽點」僅被認為是權宜之策,「因為米舒斯金不屬於任何一派,因此由他主掌『修憲擔當』擔任免洗的過渡期角色,才能給予普丁足夠的政治緩衝,好於中立位置上,慢慢玩弄、操縱、並觀察各派系接班的權力遊戲。」

普丁本回「突襲下放」梅德韋傑夫的決定,被認為是對基里連科路線的選擇表態。 圖/路...
普丁本回「突襲下放」梅德韋傑夫的決定,被認為是對基里連科路線的選擇表態。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Is Putin attempting to carve out a 'father of the nation' role?

Putin shake-up could keep him in power past 2024 as cabinet steps aside

Vladimir Putin outlines leadership revamp and picks new PM

Mishustin: hockey-loving taxman picked by Putin as Russian PM

The Russian government’s dramatic shake-up, briefly explained

What Putin’s revamp means for Russia

最新文章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日式豬排咖哩,不是自民黨人吃的。確保風向的指標,其實是各陣營在投票之前必吃的「豬...

勝利者的餐桌:日本「自民黨豬排咖哩」的投票政治學

2020/09/17
圖為15日,為了揭開墨西哥獨立紀念日慶祝,激動敲鐘的現任總統羅培茲.奧布拉多(A...

真.人民的法槌?墨西哥總統發起「審判『前總統們』」全民公投

2020/09/17
圖/歐新社

森林城市養蚊子?中國成都入住率1%的「垂直森林」未來社區

2020/09/16
三方簽字雖然以保證「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為政治號召,但談判與簽字過程中卻都排除...

不正常的「中東正常化之約」?以色列、UAE與川普的和平獎之舞

2020/09/16
推出「空軍一號大樂透」,讓頭獎得主把夢幻客機帶回家,同時也藉此募款捐助醫療。不料...

一張彩券希望無窮?墨西哥「空軍一號大樂透」的浪費爭議

2020/09/1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