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苦澀的和平:烏克蘭內戰大換俘,屠殺48名示威者的「廣場暴警」獲釋

2019/12/30 轉角24小時

烏克蘭中央政府與烏東頓巴斯的親俄分離主義勢力,29日下午舉行了由德國、法國斡旋的...
烏克蘭中央政府與烏東頓巴斯的親俄分離主義勢力,29日下午舉行了由德國、法國斡旋的「和平大換俘」。 圖/路透社

【2019. 12. 30 烏克蘭/俄羅斯】

苦澀的和平:烏克蘭內戰大換俘,屠殺48名示威者的「廣場暴警」獲釋

「獻祭『正義』來交換『和平』,你願意嗎?」烏克蘭中央政府與烏東頓巴斯的親俄分離主義勢力,29日下午舉行了由德國、法國斡旋的「和平大換俘」,雙方於邊界交換了彼此的軍人俘虜、被捕記者與異議人士...一共200名的「戰爭囚犯」。烏俄政府皆表示,交換俘虜的行動,不僅是遵守《新明斯克協議》的和平進程,其終極目的是要結束鏖戰5年、萬餘人死亡的「頓巴斯戰爭」;但在換俘清單中,卻至少包括了5名在2014年「烏克蘭廣場革命」中,開槍殺害48名示威者的烏克蘭鎮暴警察,因此烏克蘭輿論對此也極不諒解:為何這批殺人警察會被納入和平交換的名單?昔日廣場青年遇害的真相與刑責,冀求和平的烏克蘭政府又該如何對正義交代?

烏克蘭的換俘行動,是由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俄羅斯總統普丁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12月上旬於巴黎當面協調的結果;其基本框架,仍延續於2015年簽署的《新明斯克協議》,目的是為了緩和烏克蘭東部、基輔中央政府對親俄的分離主義「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與「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的長年衝突,並以此結束烏東頓巴斯戰爭長達5年的內戰狀態。

根據雙方協議,換俘行動選定在12月29日下午,於頓內茨克-烏克蘭對峙的前線邊境——哥羅夫卡——舉行,交戰的兩軍都帶上了重武裝兵團全程戒備。不過儘管氣氛僵硬嚴肅,但交換過程基本順暢,數百名囚犯亦順利踏回各自陣營,並與失散多年的家人們團圓歡慶。

圖為烏東頓巴斯的親俄分離主義勢力看守等待戰俘交換的烏克蘭公民。 圖/路透社
圖為烏東頓巴斯的親俄分離主義勢力看守等待戰俘交換的烏克蘭公民。 圖/路透社

儘管氣氛僵硬嚴肅,但交換過程基本順暢,數百名囚犯亦順利踏回各自陣營,並與失散多年...
儘管氣氛僵硬嚴肅,但交換過程基本順暢,數百名囚犯亦順利踏回各自陣營,並與失散多年的家人們團圓歡慶。 圖/路透社

儘管烏俄雙方都沒有公開確認人數,但據報換俘總數約200人——其中76人交返基輔;...
儘管烏俄雙方都沒有公開確認人數,但據報換俘總數約200人——其中76人交返基輔;另外124人則回到了頓巴斯的親俄勢力區。 圖/路透社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說法,本次的換俘行動,基本的協議範圍是「全額交換」;儘管烏俄雙方都沒有公開確認人數,但據報換俘總數約200人——其中76人交返基輔;另外124人則回到了頓巴斯的親俄勢力區。

「能讓大家趕在新年前於家人團圓,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我很開心,我覺得大家都很開心。」在基輔機場,前來迎接並見證獲釋戰俘團圓的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表示。與此同時,斡旋和解的德國總理梅克爾與法國總理馬克宏,也旋即發出聯合聲明向烏克蘭道賀,並期待頓巴斯戰爭的雙方能進一步解除武裝狀態、擔保國際紅十字會等中立援助團體進駐,並擴大釋放、搜索剩餘被捕或失蹤的衝突受害者。

澤倫斯基表示,本回獲釋的烏克蘭公民,包括多名在內戰初期就被俄軍俘虜的前線士兵、以及大批記者、異議人士與效忠於基輔的原烏東公務員;而釋放回頓內茨克與盧干斯克的124人裡,則有親俄的民兵、間諜與地下組織幹部——但其中5名獲釋俘虜的身分,卻引發了烏克蘭社會的高度憤慨與爭議。

這引發議論的5名獲釋者,是隸屬於烏克蘭前政府用於鎮暴、攻堅與人質狀態的精銳特種警察——「金雕部隊」(Berkut)。在過去,金雕部隊的成員是烏克蘭警隊裡,戰力最強的頂尖菁英;但在2014年烏克蘭親歐盟反俄國示威的「獨立廣場革命」(Euromaidan Revolution)中,金雕部隊卻受內政部密令,朝街頭的示威平民無差別開火,試圖藉此刺激武裝鎮壓的口實、嚇阻抗爭者的氣勢集結。

2014年烏克蘭親歐盟反俄國示威的「獨立廣場革命」(Euromaidan Rev...
2014年烏克蘭親歐盟反俄國示威的「獨立廣場革命」(Euromaidan Revolution)中,金雕部隊受內政部密令,朝街頭的示威平民無差別開火,試圖藉此刺激武裝鎮壓的口實、嚇阻抗爭者的氣勢集結。圖為2013年12月,基輔街頭的金雕部隊。 圖/法新社

在這段恐怖的流血抗爭期間,金雕部隊的狙擊手會四處出沒在基輔市中心,並朝示威者、甚至是前線警察開槍。直到烏克蘭親俄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抗爭逼迫下台為止,已知「至少」100~200名示威者死於金雕狙擊手的槍下。

在「廣場革命」推翻亞努科維奇後,接管執政的烏克蘭臨時政府馬上解編了金雕部隊,大批不服新政權或拒絕被清算的原特警部隊,遂加入了烏東的分離主義軍;但另一部份部隊,則在清算鋒頭後接受改組,重新服務於內政部,唯有這回被釋放換俘的5名特警,被司法單位以「屠殺廣場示威者」具名起訴。

根據俄國官媒《塔斯社》的說法,這5名被捕的前金雕特警身上,一共背負著「48條廣場人命」。但烏克蘭檢方在2016年年初立案調查後,3年之間都沒有辦法定罪起訴。於是在2019年12月底——也就是烏東換俘協議的前兩天——烏克蘭上訴法院才突然發出「不續押決定」,並馬上將這5名嫌犯送上換囚專車,送還給烏東政權重獲自由。

然而「殺人警察」透過換俘獲釋的消息,卻引發烏克蘭社會的巨大震撼。雖然一部分意見認為,換俘協定本來就是「協商和平」的必要犧牲;但另一部分意見卻質疑,澤倫斯基對於俄國的「過度討好」,是犧牲正義、「背叛國家烈士」的荒謬妥協。

根據俄國官媒《塔斯社》的說法,這5名被捕的前金雕特警身上,一共背負著「48條廣場...
根據俄國官媒《塔斯社》的說法,這5名被捕的前金雕特警身上,一共背負著「48條廣場人命」。圖非當事人,為2014年烏克蘭示威中,金雕部隊與示威者衝突。 圖/路透社

反對意見強調,涉嫌殺死的48名示威者的金雕特警,只是當年「警察暴力」最為罪證確鑿的幾名代表,如果連這些人的罪行都沒辦法究責,那又誰能向上百名的廣場犧牲者交代?此外,無論是《新明斯克協議》或者是本次的換俘共識,主要適用對象都是「頓巴斯戰爭」,但這些殺人暴警的的罪行指控則源自更先前的廣場革命。因此孰先孰後的時序亂置、胡亂搭配,也不免讓人質疑:「澤倫斯基總統的和平停戰,到底要犧牲多少的『正義』代價來交換?」

「這種國家沒有未來!」憤怒的廣場受難者家屬沃洛迪米爾.戈洛尼尤克(Volodymyr Golodnyuk),就悲憤地與其他200多名反對派與廣場受難者家屬,試圖擋住烏東換囚道路。

「很多人罵我們,說我們阻礙和平、阻礙那些被俄國抓走的同胞們平安回家。」戈洛尼尤克表示,「不是這樣的,我們不反對換俘、也禱告眾人平安。但爭取和平的代價,難道非得強暴我們的司法正義嗎?司法獨立、公平正義,這難道不是廣場當年的革命訴求?這應該是新烏克蘭的建國基礎,也是我的兒子烏斯廷,之所以在廣場上獻出生命所要守護的價值觀...難道不是嗎?」

「澤倫斯基總統的和平停戰,到底要犧牲多少的『正義』代價來交換?」 圖/歐新社
「澤倫斯基總統的和平停戰,到底要犧牲多少的『正義』代價來交換?」 圖/歐新社

戈洛尼尤克的兒子——烏斯廷.戈洛尼尤克——是2014年死在獨立廣場革命中的數百名「國家烈士」之一。在當年的凜冬抗爭中,不滿20歲的烏斯廷曾多次被警察打得重傷、但仍堅持在抗爭前線的「廣場自衛隊」之一。

根據官方資料,烏斯廷是在2014年2月20日死於獨立廣場南側的赫雷夏蒂克大街,當時他正在協助負傷的同伴撤離前線,但卻遭到「不明狙擊手」開火射擊。烏斯廷頭部中彈當場斃命,隕歿時僅19歲。

同樣反對澤倫斯基換俘行動的烏克蘭導演森佐夫(Oleg Sentsov)也認為:1229的換俘行動,只是澤倫斯基一廂情願、矮化烏克蘭的片面討好,「如果真的要和解,那為什麼還有大批異議份子在烏東被捕?如果金雕部隊也能被納入換囚,為何克里米亞被捕的韃靼異議份子沒有獲釋,反而還被定罪成『恐怖份子』?」

「我們仍期待澤倫斯基能出來與我們這些『烈士遺族』說清楚講明白,不是什麼政治決定都堆給依法行政、尊重司法,你根本沒有!」悲傷的格洛尼尤克表示:「你必須要記住,你現在已經是烏克蘭憲法的守護者,不是那個不需承擔責任的喜劇演員!」

「如果真的要和解,那為什麼還有大批異議份子在烏東被捕?如果金雕部隊也能被納入換囚...
「如果真的要和解,那為什麼還有大批異議份子在烏東被捕?如果金雕部隊也能被納入換囚,為何克里米亞被捕的韃靼異議份子沒有獲釋,反而還被定罪成『恐怖份子』?」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Ukraine and pro-Russian separatists swap prisoners

Ukraine-Russia prisoner swap marks step towards peace deal

Ukraine and Russia-backed separatists exchange 200 prisoners

Kiev court rules to release former Berkut riot police officers on own recognizance

Ukraine, pro-Russia separatists complete prisoner swap

Pro-Russia separatists swap prisoners with Ukraine at checkpoint

最新文章

「平常每天的車資收入,大概1,000泰銖(新台幣900元左右)。這陣子收入有多到...

我只是個摩托計程車司機:泰國學運的學生-運將聯盟

2020/10/28
27日日本公布新版《自殺對策白皮書》,統計2019年度的全日本自殺人數和年齡數據...

青年第一死因是自殺:解讀日本的年度《自殺對策白皮書》

2020/10/28
圖/美聯社

智能社會的進退兩難:FB美國大選防禦網...社群媒體該如何應變打假?

2020/10/27
最高法院日漸惡化的「保守進步派之爭」,其根本原因仍與「大法官終身制」的不可逆狀態...

壓倒性的保守意見:川普提名的大法官巴雷特通過任命...然後呢?

2020/10/27
25日晚間,曾以長年獨裁統治為代價換「經濟奇蹟」的智利終於以78.3%的壓倒性結...

給我一部「砍掉重練」的反威權新憲法?智利通過的歷史性公投

2020/10/26
不過,仙女座號出港後,在大西洋航行了20多天,船員似乎都沒發現『船上出現偷渡客』...

英軍SBS特種部隊出動!偷渡客劫船疑案...懷特島「油輪危機」10小時

2020/10/2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