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無人知曉的血腥屠殺?伊朗鎮壓反政府示威,40天1,500死

2019/12/24 轉角24小時

據伊朗內政部多名官員私下透露給《路透社》的死傷數據,伊朗全境已知「至少1,500...
據伊朗內政部多名官員私下透露給《路透社》的死傷數據,伊朗全境已知「至少1,500人因鎮壓死亡」圖為11月16日,德黑蘭示威者抗議油價上漲。 圖/路透社

【2019. 12. 24 伊朗】

無人知曉的血腥屠殺?伊朗鎮壓反政府示威,40天1,500死

「最高領袖已經下令:不計代價,斬草除根!」震驚中東,但消息卻遭官方全面封鎖的「2019伊朗全國反政府示威」,從11月15日街頭怒火爆發開始,至今延燒超過40天。據伊朗內政部多名官員私下透露給《路透社》的死傷數據,伊朗全境已知「至少1,500人因鎮壓死亡」;死者以年輕男性為主,但也有400多名女性、及至少17名未成年者罹難。各方消息都指,鎮壓命令來自於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直接指示,「為了保護伊斯蘭革命與共和國的存續,我們必須動用一切的『必要手段』。」

《路透社》的「1,500死」數字,是伊朗反政府示威爆發以來,由國際公信單位所發布的「最慘數據」。在此之前,《國際特赦組織》於12月16日的訪查數據,是「至少304死」;而美國國務院統合12月情報的數據推估,則是「恐超過1,000死」。

雖然早在12月初,伊朗政府就已透過官媒證實「革命衛隊已朝『暴動』開火...並擊斃多名『暴徒』」,但由於伊朗正處於全境封鎖的「資訊鎖國」狀態,在地的鎮壓與搜捕衝突又遍及全國各大市鎮。因此如何統計數據?查證死傷?並持續更新抗爭前線的實際狀況,也讓媒體各界難以為繼。

《路透社》表示,「1,500死」的鎮壓數據,是來自於伊朗內政部的內部數據,內容交叉比對了各地回報的醫院、殯儀館與警察局的死傷數據,其可信度已透過「至少4名政府高階官員私下核實」,統計起始點則是2019年11月18日——也就是最高領袖哈梅尼「授權武力鎮壓」後的隔一天。

《路透社》表示,「1,500死」的鎮壓數據,統計起始點則是2019年11月18日...
《路透社》表示,「1,500死」的鎮壓數據,統計起始點則是2019年11月18日——也就是最高領袖哈梅尼「授權武力鎮壓」後的隔一天。 圖/美聯社

從11月15日開始的「伊朗全國反政府示威」,最初的引爆點是因為國內汽油價格的「突發性暴漲」,部分價格的攀漲幅度甚至高達200%——由於目前伊朗正逢隆冬,原本民生的燃料需求就已高度緊張,雪上加霜的油價上漲命令,才因此引爆極為強勁的民怨暴怒。

伊朗政府表示:本回的油價命令,實際上並不是「調漲價格」而是「刪除補貼」,因為當前伊朗正遭遇美國川普政府的「高強度經濟制裁」,政權仰賴出口石油所賺取的「油元」也慘遭國際封鎖。因此為了順應即將到來的財政寒冬,伊朗中央才決定放手漲價,並將「多出來的盈餘/預算」轉用於社會福利的補貼。

不過中央政府的說法,卻完全不被以年輕人為主的「街頭民意」所接受。抗爭者認為,「因為美帝怎樣怎樣...所以只好怎樣怎樣」的官腔說詞,只是伊朗政府一貫的「無能藉口」。假若政府真的在意弱勢,那為何革命衛隊還拿走大批預算,投入毫無民生作用的「敘利亞內戰」?如果政府真要補貼社福,那為何大筆現金都被拿去補貼伊拉克民兵,甚至介入伊拉克、敘利亞的重建信貸綁標工程?假若政府真的在意民生穩定,那為何會選在最要命的嚴酷冬季,放任油價暴漲200%、讓本就嚴重的物價通膨隨之繼續爆炸?

圖為11月16日,德黑蘭示威者阻擾交通,以抗議油價上漲。 圖/路透社
圖為11月16日,德黑蘭示威者阻擾交通,以抗議油價上漲。 圖/路透社

圖為12月5日,伊朗示威者縱火抗議。 圖/法新社
圖為12月5日,伊朗示威者縱火抗議。 圖/法新社

「這個政權的不義無能,可悲到了一個令人發笑的地步。」年輕的大學畢業生阿哈邁德,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我們的國家根本是『漂在石油上』——講真的,我家後院還真的能挖出石油——但為什麼坐擁如此物產,我們的生活卻還是如此困苦?年輕人還是找不到工作?整個世代沒有未來,是誰造的孽為何得由我們來承擔?」

於是,在11月15日的街頭抗爭後,街頭「反漲價」的訴求很快地就凝聚成了「反伊斯蘭共和國」的口號。各種針對失業率、低薪、物價通膨、豆腐渣工程與社會政策的種種不滿,也就因此集結成極為罕見的「全國性抗爭」。

《路透社》表示,在全國示威的前兩天,伊朗中央政府都還無法定調「該怎麼安撫民怨」;誰知在蹉跎之際,大批示威者就已開入了首都德黑蘭,透過「封市」、「堵路」的交通癱瘓手段,極為高調與強硬地表達「反抗」的態度——但在過程中,部分情緒激動的年輕示威者,卻開始鼓譟「反政府」的口號,在街頭焚燒最高領袖哈梅尼的照片畫像、呼喊「巴勒維王朝復辟」的畫面,也透過街頭宣傳與國內網路的傳播,直擊打中了伊朗政權的敏感神經。

「我們的國家根本是『漂在石油上』——講真的,我家後院還真的能挖出石油——但為什麼...
「我們的國家根本是『漂在石油上』——講真的,我家後院還真的能挖出石油——但為什麼坐擁如此物產,我們的生活卻還是如此困苦?年輕人還是找不到工作?整個世代沒有未來,是誰造的孽為何得由我們來承擔?」圖為12月初,伊朗示威者縱火抗議。 圖/法新社

伊朗政權認為,自今年秋季開始,以美國、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為首的「境外敵意勢力」,就不斷於中東地區煽動「反伊朗行動」。像是自10月開始至今的「伊拉克反政府示威」,一開始只是抗議停電,後來卻演變成抗議伊朗操控內政的「反伊朗風潮」,「這之中的風向轉變也來得太快,抗爭背後怎可能沒有國際陰謀的介入煽動?」因此,本回伊朗國內的反政府抗爭,也很快地被哈梅尼政權定調為「反革命的遙控陰謀」。

於是在11月17日傍晚——也就是抗爭初始的48小時內——最高領袖何梅尼緊急喚來了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等一幫政府要員召開緊急會議,要求各部門馬上提出「平亂因應」。「一開始,最高領袖只是嚴肅地聆聽各部會的事件通報,直到最後,他才丟出了一錘定音的政策結論。」在場的與會官員向《路透社》私下透露,

「最高領袖說:『伊斯蘭共和國正遭遇存亡危機。我要諸君不計手段地結束這場暴亂。這是來自我本人的直接授權。』」

知情官員表示,由於在伊朗伊斯蘭共和政權下,最高領袖的政治指示就是國策,因此在哈梅尼親口定調之後,一向偶有嫌隙的魯哈尼總統與革命衛隊也馬上攜手遵照「平亂指示」——於是自11月18日開始,伊朗的鎮暴部隊就在首都德黑蘭打出了第一波實彈鎮壓。

「最高領袖說:『伊斯蘭共和國正遭遇存亡危機。我要諸君不計手段地結束這場暴亂。這是...
「最高領袖說:『伊斯蘭共和國正遭遇存亡危機。我要諸君不計手段地結束這場暴亂。這是來自我本人的直接授權。』」圖為12月5日,伊朗示威者縱火抗議。 圖/法新社

《國際特赦組織》在伊朗的消息前哨表示,伊朗全境的資訊封鎖與武裝平亂,在全國各地都造成了流血事件。雖然在幾個都會區裡,街頭的示威多轉為打跑追的零星巷戰;但在山區與鄉村地帶,武裝的戰車與士兵,卻不斷傳出了「流血清鄉」的殘酷搜捕。大批示威者人間蒸發,各方的進度與事件進展也因斷訊封鎖而一片混亂。

過程中,伊朗中央政府曾在12月3日透過官方媒體證實「鎮暴部隊已實彈開火,成功擊斃了多名『危險的暴亂份子』」。之後類似消息也不斷重新複述,但究竟死了多少人?又多少人被捕?「暴亂」的擴散範圍又有多大?伊朗官方都沒有繼續交代。

「我們都收到了德黑蘭下達的明確命令:擊潰街頭示威,戒嚴、實彈開火都無所謂,反正街上不能有人。」在德黑蘭郊區的工人城鎮卡拉吉(Karaj),一名匿名的地方官員向《路透社》表示:「到處都是血和屍體,街上都是血汙的臭味與黏膩感!革命衛隊現在接管了整個城市,他們不讓人出門,並會從制高點朝街上的路人無差別開槍。」

然而無法於伊朗境內自由採訪的《路透社》與《BBC》也都坦承,派駐伊朗的各方記者,目前確實難以觸及首都以外的「鎮壓前線」。像是坊間盛傳的「馬赫夏赫爾大屠殺」(Mahshahr),國際傳媒就無法親赴前線獨立查核。

無法於伊朗境內自由採訪的《路透社》與《BBC》也都坦承,派駐伊朗的各方記者,目前...
無法於伊朗境內自由採訪的《路透社》與《BBC》也都坦承,派駐伊朗的各方記者,目前確實難以觸及首都以外的「鎮壓前線」。圖為在荷蘭的伊朗抗爭聲援者。 圖/法新社

馬赫夏赫爾大屠殺的發生時間,據信是在12月初,當時由伊朗革命衛隊派出的「鎮壓兵團」,強勢挺進了伊朗西南部、波斯灣沿岸的馬赫夏赫爾港——根據中央政府的官方說法,革命衛隊在此遭遇了「反政府暴徒」的攻擊,並成功擊斃了「數名犯罪份子」;但由美國國務院公布的線人情資,卻是另外一個光景。

「根據我方掌握的線報,革命衛隊在開入馬赫夏赫爾,隨即以機關槍與裝甲車隊,在無示警的狀態下,直接對街頭示威者發動無差別掃射——許多人因此被逃入出海口的沼澤濕地,但趕來的鎮暴部隊卻仍瘋狂開火。」美方表示,「我們相信馬赫夏赫爾大屠殺的死亡總數,應該在100人以上。」

然而馬赫夏赫爾大屠殺的指控,不僅被伊朗官方給否認;《路透社》所找到的在地線人,也表示自己看到的死屍數字,大概是十幾到幾十具,「不過在軍隊開火之後的隔天,我們確實在城裡的街上找到了大批屍堆...死的大都是年輕人,但革命衛隊不讓我們幫死者收屍,他們就是要讓示威者曝屍街頭、殺雞儆猴。」

「這個政權自稱是人民的父母,卻毫不留情地殺死了自己的年輕兒女。」曾被伊朗巴勒維王朝逮捕入獄、又被接棒的伊朗伊斯蘭共和國迫害放逐的伊朗旅美教授阿巴斯.米蘭尼(Abbas Milani)表示,儘管哈梅尼政權的鎮壓行動已全然失控,但在抗爭40天後,伊朗全境的反政府怨氣僅是進入游擊、並沒有就此消散的跡象:

「人民對於暴政的『恐懼感』正因憤怒而高速瓦解,只要失去了恐懼,這個政權的統治基礎就將不復存在,因此近期大增的血腥鎮壓與逮捕行動,大概只是伊朗政府企圖重燃恐懼的『困獸之鬥』吧!」

「只要失去了恐懼,這個政權的統治基礎就將不復存在!」圖為11月中旬,德黑蘭示威者...
「只要失去了恐懼,這個政權的統治基礎就將不復存在!」圖為11月中旬,德黑蘭示威者抗議油價上漲。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Special Report: Iran’s leader ordered crackdown on unrest - 'Do whatever it takes to end it'

Iran's authorities carrying out vicious post-protest crackdown

Voices from Iran: Protesters describe unrest and crackdown

最新文章

中興通訊獨董鮑毓明,今年春天被爆出長年性侵自己的「未成年養女」,此案9月17日公...

鮑毓明「幼女門」結案:結局竟是美國人?中國式逆轉裁判的謎中謎

2020/09/18
日式豬排咖哩,不是自民黨人吃的。確保風向的指標,其實是各陣營在投票之前必吃的「豬...

勝利者的餐桌:日本「自民黨豬排咖哩」的投票政治學

2020/09/17
圖為15日,為了揭開墨西哥獨立紀念日慶祝,激動敲鐘的現任總統羅培茲.奧布拉多(A...

真.人民的法槌?墨西哥總統發起「審判『前總統們』」全民公投

2020/09/17
圖/歐新社

森林城市養蚊子?中國成都入住率1%的「垂直森林」未來社區

2020/09/16
三方簽字雖然以保證「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為政治號召,但談判與簽字過程中卻都排除...

不正常的「中東正常化之約」?以色列、UAE與川普的和平獎之舞

2020/09/16
推出「空軍一號大樂透」,讓頭獎得主把夢幻客機帶回家,同時也藉此募款捐助醫療。不料...

一張彩券希望無窮?墨西哥「空軍一號大樂透」的浪費爭議

2020/09/1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