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新國家的誕生?巴紐「布干維爾獨立公投」98%選擇建國

2019/12/11 轉角24小時

「這只是開始,願我們能很快見到『真正建國』的那天!」 圖/美聯社
「這只是開始,願我們能很快見到『真正建國』的那天!」 圖/美聯社

過去24小時 12.11 巴布亞紐幾內亞】

新國家的誕生?巴紐「布干維爾獨立公投」98%選擇建國

「這只是開始,願我們能很快見到『真正建國』的那天!」南太平洋國家巴布亞紐幾內亞的東部島嶼——布干維爾自治區——11日終於公布了「獨立公投」的正式結果。在為期兩周的全島投票後,布干維爾的25萬居民,以98%的壓倒性票數選擇了「獨立建國」,歡天喜地的眼淚與歌聲自此響遍全境。

儘管這場獨立公投是巴紐中央政府與「布獨」力量,為了平息內戰遺緒所共同承諾的政治解方,但投票僅屬「諮詢性公投」,布干維爾的真正獨立「最快」還需3~10年的長期談判。過程更將牽扯澳洲、美國在南太平洋,對於「中國擴張」的戰略圍堵。種種複雜算計與身不由己,亦使布干維爾人的選票,成為引發蝴蝶效應的微妙鑰匙。

布干維爾自治區位於巴紐東部的南太平洋,在種族文化與地理歷史上,都與索羅門群島較為緊密,因此過去也被稱為「北索羅門群島省」。19世紀末期,布干維爾地區被德國佔領殖民,全區也被納入「德屬新幾內亞」的統治轄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與宗主國英國同屬協約國陣營的澳洲才出兵佔領。

一戰結束後,包括布干維爾在內的「前德屬新幾內亞」,也成為「國際聯盟」委託澳洲代管的海外領地。但不久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在珍珠港事變後侵攻南洋。布干維爾被日軍攻陷,之後美軍降臨、南洋混戰。此一區域直到戰後,才再度成為聯合國委任澳洲代管的海外領地。

圖為二戰期間,從日軍手中反攻拿下布干維爾島的美軍與紐西蘭航空隊。 圖/美聯社
圖為二戰期間,從日軍手中反攻拿下布干維爾島的美軍與紐西蘭航空隊。 圖/美聯社

二戰中,在巴紐惡戰日軍的美軍。戰後,此地又聯合國交付澳洲託管。 圖/美聯社
二戰中,在巴紐惡戰日軍的美軍。戰後,此地又聯合國交付澳洲託管。 圖/美聯社

雖然在長期的協商與談判後,巴布亞紐幾內亞終於在1975年脫離澳洲、獨立建國;但當年陰錯陽差被併入巴紐的布干維爾,也就隨之成為此一「新國家」的一部份——但各種種族、文化與資源分配的遠近糾紛,卻早在澳洲代管時期種下了恨因,最終才於巴紐獨立後,惡化成了不可收拾的「布干維爾內戰」。

除了種族與歷史文化與「巴紐本土」多有差異之外,布干維爾人之所以長年冀求獨立的原因,其實來自於「天然資源的掠奪」與「經濟開發的不均」——事實上,布干維爾地下礦產極為豐富,在1930年代就開始大量開採銅礦與金礦。然而在澳洲「代管」的年代,取得開礦權的澳洲「白人」財團,卻從大量引進來自巴紐本土的「紅人」礦工(布干維爾原住民認為巴紐本島人皮膚較紅),殖民經濟下的掠奪與種族問題,也因此引發了布干維爾「黑人」的不滿。

對於原居民來說,白人財團與紅人移工的大舉湧入,從外地帶來了疾病、犯罪、汙染與層出不窮的土地糾紛;但對於本地居民來說,透過開礦所賺取的經濟利潤卻少得可憐。因此針對「自然資源」的使用與分配權利,也就延燒成長年難結的種族情結、甚至滋養了巴紐本土口中的「分離主義」,最後終於在1988年全面引爆成「布干維爾內戰」。

布干維爾內戰一開始只是「反開礦抗爭」,但隨著中央部隊的擴大鎮壓而不可收拾,最終成為連綿10年的全區血腥衝突。

過程中,除了巴紐部隊與布獨軍的廝殺外,還有來自英國、南非、以及南太平洋各國的「外國傭兵」介入,甚至連澳洲的礦業財閥「力拓集團」(Rio Tinto)都曾遭布獨派指控「仲介傭兵助陣巴紐開戰」。10年血戰,約有超過2萬名布干維爾人——約全區10%人口——因戰亂死亡。

干維爾內戰一開始只是「反開礦抗爭」,但隨著中央部隊的擴大鎮壓而不可收拾,最終成為...
干維爾內戰一開始只是「反開礦抗爭」,但隨著中央部隊的擴大鎮壓而不可收拾,最終成為連綿10年的全區血腥衝突。圖為布干維爾反抗軍。 圖/路透社

在布干維爾戰爭中,被巴紐政府軍砲擊炸死的布干維爾孩童。 圖/路透社
在布干維爾戰爭中,被巴紐政府軍砲擊炸死的布干維爾孩童。 圖/路透社

在連續10年的反覆鏖戰中,布干維爾10%的人口死亡。 圖/路透社
在連續10年的反覆鏖戰中,布干維爾10%的人口死亡。 圖/路透社

最終,在紐西蘭與國際社會的居中斡旋下,巴紐政府才在1998年與布獨陣營達成停戰協議。布干維爾得到了全國唯一的「自治區地位」,雙方在2001年正式簽屬了和平協議,承諾、並於2016年達成共識:會讓布干維爾人在2019年11月舉辦諮詢性的「自決公投」。

為了取得公正公開的國際公信力,布干維爾的獨立公投也邀請前愛爾蘭總理埃亨(Bertie Ahern)擔任選務主席。公投提問,則是一道直白的選擇題:

「你同意布干維爾應該:(1)擴大權力的巴紐自治區,或是(2)獨立建國?」

最終,在為期兩周、且相對平和的全島投票後,98%的布干維爾選民選擇了「獨立建國」,壓倒性的人民意志,也在11日上午的開票結果布告中,成為了響徹各地的歡呼歌聲。

「『狂喜』已不足以形容我的激動!」投下獨立票的護專畢業生艾莉西亞(Alexia Baria)對《法新社》快樂地喊道:「你看見我眼眶裡的眼淚了嗎?為了這一刻,我們等了好久好久啦!」

圖為1998年停火生效後,歡欣鼓舞的布干維亞反抗軍。 圖/路透社
圖為1998年停火生效後,歡欣鼓舞的布干維亞反抗軍。 圖/路透社

乘船來投票的布干維爾人。 圖/美聯社
乘船來投票的布干維爾人。 圖/美聯社

然而直到11日傍晚為止,巴布亞紐幾內亞的總理馬拉佩(James Marape),都還沒有對這一「公投獨立」的結果發表意見。

巴紐中央政府強調,雖然獨立公投是由2001年和平協議的一部分,但2019的投票僅屬「諮詢性公投」;布干維爾接下來能否「真正建國」,還得經由巴布亞紐幾內亞國會同意,加上後續的脫離談判與訓政緩衝,布干維爾的建國最快還得3年、甚至10年以上。

觀察布干維爾公投的澳洲保守派大報《澳洲人報》認為:布干維亞人的獨立傾向雖然明顯,但於政治來看,巴紐中央政府仍有可能「翻臉不認帳」。其中原因主要分為兩大關鍵——(1)中央政府擔心布干維爾的獨立,會鼓勵國內其他832個民族與部落的模仿響應,進而引發全國分裂;(2)雖然長年荒廢,但布干維爾地底下的銅礦與金礦,據判斷仍有500億美金以上的開採價值,是南太平洋最重要的待採礦區之一。

布干維爾豐富的礦產資源,一直都是布獨人士引為「建國國庫」的重要依靠。包括本地人士、巴紐中央、與擔心焦慮的澳洲政壇都認為:真正覬覦開礦願景,就是積極將觸手伸進布干維爾的中國政府,「布干維爾要獨立,那就一定得仰賴中國的開礦與投資!」

「布干維爾要獨立,那就一定得仰賴中國的開礦與投資!」但中國會淌渾水嗎?圖為201...
「布干維爾要獨立,那就一定得仰賴中國的開礦與投資!」但中國會淌渾水嗎?圖為2018年APEC高峰會,歡迎習近平來訪的巴布亞紐內亞民眾。 圖/美聯社

事實上,在獨立公投的過程中,澳洲保守派輿論就不斷警告「布干維爾的獨立...將讓中國取得『一帶一路下南洋』的另一要塞」,除了降低澳洲與西方陣營對於南太平洋的「戰略控制力」外,中國透過一帶一路設下的債務陷阱,更可能讓布干維亞重返痛苦的殖民經濟。

但此一說法卻激發了布獨派意見的敵意情緒,因為當前對布干維爾建國不置可否的澳洲,就正是當年引發巴-布民族糾紛,並大力掠奪礦產、甚至暗中介入鼓動鎮壓的殖民元凶之一。因此,類似的「中國戰略影響說」,反倒成為本地意見「獨立後就能大舉引入中資開礦、擺脫白人財團的百年殖民」的重要願景。

然而「建國靠中國」的獨立論述,卻有幾個微妙的矛盾點。

第一是巴紐與中國的關係本就密切,北京政府仍可透過巴紐中央政府來取得重要礦產,「布干維爾獨立並不是中國投資的必要條件」;第二是布干維爾的礦產價值雖然上看500億美金,但要有效開礦,港口、道路、設備建設與技術訓練的前期成本就至少要投入65億美金,中國有沒有必要馬上投資?這也得考慮到投資風險與報酬率;第三是礦區土地所有權,並非布干維爾主權政府的片面意志就能授權,過去澳洲的力拓集團之所以無法有效開採,就因在地利益團體與土地權利者龐雜、剽悍而多有糾紛。

巴紐與中國的關係本就密切,北京政府仍可透過巴紐中央政府來取得重要礦產,「布干維爾...
巴紐與中國的關係本就密切,北京政府仍可透過巴紐中央政府來取得重要礦產,「布干維爾獨立並不是中國投資的必要條件」。圖為中國在巴紐投資修路的落成典禮。 圖/路透社

《南華早報》認為,布干維爾的豐富資源「必將成為南太平洋的必爭之地」;但當前的主權公投與分離主義,卻都是中國政府不太願意碰觸的「敏感議題」,因此短期之內的投資挺進,或許仍會繼續從巴紐中央政府下手。至於北京方面會否回應布干維爾的支援呼喚?當下並沒有足夠的政治誘因。

另一方面,在獨立公投過後,收到投票結果的巴紐中央政府,又有什麼條件與手段,能繼續拖延、或避免刺激布干維爾的「逕行建國」呢?

《澳洲人報》分析,巴紐中央當局大概會「模糊處理」,除了表示尊重人民選擇外,短期之內應還不會對脫離談判提出具體時間表。國際媒體大多認為,巴紐中央與布干維亞自治政府之間,應該還是會維持現有關係,並履行原訂於2020年3月的「自治政府選舉」,讓一步步開放自治權的承諾,成為安撫布干維爾獨立的拖延手段。

但由於巴紐國內的政治局勢並不穩定,如果現任總理馬拉佩提前在2022年大選前垮台,那麼布干維亞建國的攤牌議題則很可能提前重返不穩定的衝突狀態。

國際媒體大多認為,巴紐中央與布干維亞自治政府之間,應該還是會維持現有關係,並履行...
國際媒體大多認為,巴紐中央與布干維亞自治政府之間,應該還是會維持現有關係,並履行原訂於2020年3月的「自治政府選舉」,讓一步步開放自治權的承諾,成為安撫布干維爾獨立的拖延手段。圖為1998年內戰結束前,與鳥同樂的布干維爾反抗軍。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Bougainville Votes for Independence From Papua New Guinea

Bougainville overwhelmingly votes for independence from Papua New Guinea

Bougainville backs independence from Papua New Guinea

Bougainville referendum: region votes overwhelmingly for independence from Papua New Guinea

最新文章

因與王室分手而鬧得全國風雨的英國薩塞克斯公爵——哈利王子——19日晚間終於打破媒...

英國王室的分手切割刀:哈利與查爾斯王子的「金援一年之約」

2020/01/20
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日凌晨確認了武漢市內的第3起死亡病例;與此同時,北...

「武漢肺炎」第3死!神秘瘟疫蔓延中國,北京、深圳證實感染

2020/01/20
德國爭議的器官捐贈新制,經過一年的公眾討論,終於在16日付諸聯邦議會辯論表決。
...

誰捐走了你的器官?德國國會「否決」器官捐贈的默認新制

2020/01/18
《魔戒》與中土世界的創造者J. R. R. 托爾金的兒子——克里斯多福.托爾金(...

為爸爸說完故事的兒子:《魔戒》傳人克里斯多福.托爾金95歲逝世

2020/01/17
「想在故宮圍爐?沒門兒!」中國北京故宮的角樓餐廳,原先熱烈開放預訂「故宮年夜飯」...

鏡頭背後/爭議的紫禁城圍爐:中國「故宮年夜飯」為何臨時取消?

2020/01/17
2019年中國人口總數首度突破「14億人」的門檻,但低出生率、人口紅利直線衰退的...

中國2019大數據:人口突破14億,生育數「大躍進飢荒」後最低

2020/01/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