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巴格達迪自爆死!川普證實:ISIS首腦在敘利亞遭美軍擊殺

2019/10/28 轉角24小時

透過投降戰俘的口供,以及現場蒐集到的自爆殘骸,美軍仍證實了「巴格達迪真的死了」。...
透過投降戰俘的口供,以及現場蒐集到的自爆殘骸,美軍仍證實了「巴格達迪真的死了」。圖為巴里沙的自爆現場。 圖/美聯社

【2019. 10. 27 美國敘利亞

巴格達迪自爆身死!川普證實:ISIS首腦在敘利亞遭美軍擊殺

「他死前屁滾尿流的懦夫模樣,真該讓ISIS的追隨者們親眼目睹!」美國總統川普27日上午9點30分在白宮召開重大記者會,證實美軍特種部26日深夜已於敘利亞西北的易德利卜省邊境,擊斃了ISIS的領導人——巴格達迪(Abu-Bakr al-Baghdadi)。川普表示,巴格達迪在一陣槍戰中,哭嚎尖叫著逃入地道,並在美軍逼近時,絕望地抓著自己的3個小孩一同自爆。然而透過投降戰俘的口供,以及現場蒐集到的自爆殘骸,美軍仍證實了「巴格達迪真的死了」,「那個殘酷、病態且瘋狂的殺人魔頭,已經不在世上啦!」

根據敘利亞前線傳回的戰後畫面與目擊者證詞,獵殺巴格達迪的行動,發生在26日深夜11點,敘利亞西北、易德利卜省的邊境小鎮巴里沙(Barisha)。8架美軍直昇機載著70~80名特種部隊從天而降,突襲並包圍了巴格達迪與其從眾衛隊,雙方激烈交火,最後更發生了「大爆炸」。

一開始,美軍的行動並不為人知。直到川普總統透過Twitter發出推文:「剛剛發生了一件大條的大事件!」白宮與五角大廈才陸續放出消息,聲稱美軍的突襲是為了追捕ISIS的首腦巴格達迪,「而這次我們真的幹掉他了。」

「正義得到了伸張,ISIS的首腦已經伏法了!」在完成屍身的DNA比對後,美東時間27日上午9點,川普總統也在白宮召開記者會,正式代表美國政府證實了巴格達迪的死訊,「精銳的美軍部隊冒險越境,在敘利亞西北部抓到了他。」

「他死前屁滾尿流的懦夫模樣,真該讓ISIS的追隨者們親眼目睹!」 圖/美聯社
「他死前屁滾尿流的懦夫模樣,真該讓ISIS的追隨者們親眼目睹!」 圖/美聯社

▌低空出擊的8架直升機

川普表示,美國掌握巴格達迪行蹤已有「數個星期」,但在這段時間土耳其對敘利亞庫德族用兵、敘利亞政府軍與俄羅斯部隊又北上邊境,敘利亞北部情勢因此大亂;再加上逃亡中的巴格達迪本性多疑,「各種行程常常一改再改、臨時抽換,因此包括我在內的美國部隊才一直按著不動手,以避免打草驚蛇。」

然而在過去48小時裡, 中情局卻透過土耳其、敘利亞庫德人與伊拉克政府三方情資,比對確認了巴格達迪的位置。之後到了26日下午5點,特別編成的「特種部隊突擊隊」才終於出發,並以70~80人的兵力、乘著8架直升機低空出擊,乘著夜色殺進了易德利卜省的邊境小鎮巴里沙。

雖然在記者會上,川普強調「直升機低空穿越了土耳其與敘利亞的領空,還進入了俄軍的雷達範圍,非常危險」,但卻拒絕談論「任務細節」。不過私底下白宮卻向關係密切的《Fox News》透露獨家:「直升機的突擊編隊,是從伊拉克庫德自治區出發——並由『三角洲部隊』協同『遊騎兵部隊』混成出擊。」

逃亡中的巴格達迪本性多疑,各種行程常常一改再改、臨時抽換,因此美國部隊才一直按著...
逃亡中的巴格達迪本性多疑,各種行程常常一改再改、臨時抽換,因此美國部隊才一直按著不動手,避免打草驚蛇。 圖/美聯社

▌特別感謝俄羅斯,但誰都不准搶油田

「在這次行動中,我要特別感謝俄羅斯、土耳其、伊拉克與敘利亞庫德人的幫忙。」川普說,「但在攻擊之前,沒有人知道我們要去抓巴格達迪,美軍是獨自行動、但大家反恐反ISIS的立場都是團結一致的。」

不過儘管如此,在擊殺巴格達迪後,川普的中東政策卻仍沒有轉變。他堅持「撤軍敘利亞,但派兵佔領敘利亞油田」的行動合情合理,並強調自己對於敘利亞、伊拉克內政毫無興趣,

「土耳其和敘利亞要互殺就去殺吧,他們相愛相殺幾百年了,我才不想淌混水。」

「但佔領油田是為了避免ISIS等恐怖份子的趁亂得利。如果有那一國政府想要這些石油資源?可以啊,和美國坐下來談判條件。想要用軍事硬搶?也行啊,看美軍怎樣瞬間殲滅你們!」川普在記者問答中,態度強硬且激動地說。

「在這次行動中,我要特別感謝俄羅斯、土耳其、伊拉克與敘利亞庫德人的幫忙。」川普說...
「在這次行動中,我要特別感謝俄羅斯、土耳其、伊拉克與敘利亞庫德人的幫忙。」川普說,「但在攻擊之前,沒有人知道我們要去抓巴格達迪,美軍是獨自行動、但大家反恐反ISIS的立場都是團結一致的。」 圖/美聯社

▌誰是巴格達迪?

死時48歲的巴格達迪,真名為易卜拉欣.巴達里( Ibrahim Awad Ibrahim Ali al-Badri),出生於伊拉克南部的薩馬拉。巴格達迪早年的資料極少,各種經歷亦不突出,外界只知道他學業成績不佳、同儕人緣不好,並因為嚴重近視免於兵役、因此倖免於兩伊戰爭的徵召。

巴格達迪成年後,成為了一名保守的伊斯蘭教士,但無論是人脈或者是宗教主張都不特別——直到2003年英美聯軍入侵伊拉克後,因故被美軍逮捕的他(據說是在拜訪成為恐怖份子的朋友時,因為「路過」而被美軍一同捕抓),才在惡名昭彰的「布卡戰俘營」(Camp Bucca)裡,與蓋達組織的恐怖份子結識,並於出獄之後加入了由札卡威(Abu Musab al-Zarqawi) 所領導的「蓋達組織伊拉克支部」(AQI)。

在札卡威的麾下,巴格達迪與AQI學會了一連串血腥、殘酷的宣傳手段,但各種濫殺無辜、甚至動輒凌遲斬首的嗜血成性,就連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與札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等蓋達本部領導人,都曾「看不下去」而發出譴責信。因此當札卡威在2006年被美軍炸死後,AQI也陷入嚴重內亂而大傷實力。

在AQI陷入混亂的期間裡,組織領導人不斷戰死汰換,這給了巴格達迪上位的機會,並於2010年起接過了首腦之職。但到了2011年,巴格達迪的崛起才得到了「天命」般的機會。

圖為札卡威,蓋達伊拉克的領軍人物,巴格達迪的「恐怖導師」。 圖/路透社
圖為札卡威,蓋達伊拉克的領軍人物,巴格達迪的「恐怖導師」。 圖/路透社

▌時代製造的恐怖份子

2011年3月,伊拉克的鄰國敘利亞開始內戰,各方混戰讓大批軍火與金援流入中東前線;2011年5月,窩藏在巴基斯坦的賓拉登被美軍突襲擊斃,蓋達組織一時群龍無首,一方自立的巴格達迪也得到了更出頭的空間;2011年12月,美國總統歐巴馬正式完成了「伊拉克戰爭」的撤軍行動、拉走了十數萬名美軍精銳主力,但留下的戰禍爛攤,卻讓各種貪腐、殘破、政經矛盾根深蒂固,伊拉克情勢自此壞上加壞,急轉直下地走向內戰之路。

在這段時間,巴格達迪低調而積極地招兵買馬,除了吸納了蓋達組織留下來的金流管道,還拉攏了那些曾效忠於海珊(Saddam Hussein)、但卻被伊拉克新政府肅清排除的巴斯黨殘黨;同一時間,巴格達迪還派出特遣部隊,以「努斯拉陣線」之名涉入敘利亞內戰(但後來雙方反目成死敵)。

最終,到了2013年底,巴格達迪突然發出聲明,將「蓋達組織伊拉克分部」改組更名為「伊斯蘭國」(ISIS),並以新的旗幟與名銜出兵伊拉克的遜尼派重鎮安巴爾省——但令外界倍感意外地是,因貪腐與欠薪而士氣低迷的伊拉克政府軍卻陣前崩潰。

大舉起事的巴格達迪,在4天內就攻陷了伊拉克重鎮法魯賈(Fallujah);10天後,挺進敘利亞東境的ISIS則拿下了拉卡(Raqqa) ,並以此為統治中心開始設立政府機關;之後到了2014年6月,ISIS的部隊又以千人兵力打跨了數萬正規軍,再次在4天內就打下了伊拉克第三大城摩蘇爾(Mosul)——一時間秋風掃落葉的進擊,讓伊拉克政府的統治接近崩潰,得意洋洋的巴格達迪也在2014年6月29日,於摩蘇爾的大清真寺自立為「哈里發」,並首度以真實面目亮相於世界眼前。

2014年6月,ISIS的部隊又以千人兵力打跨了數萬正規軍,再次在4天內就打下了...
2014年6月,ISIS的部隊又以千人兵力打跨了數萬正規軍,再次在4天內就打下了伊拉克第三大城摩蘇爾 圖/美聯社

得意洋洋的巴格達迪也在2014年6月29日,於摩蘇爾的大清真寺自立為「哈里發」,...
得意洋洋的巴格達迪也在2014年6月29日,於摩蘇爾的大清真寺自立為「哈里發」,並首度以真實面目亮相於世界眼前。 圖/美聯社

▌屠殺與失勢

在打下摩蘇爾、自立為哈里發後,巴格達迪也成為全球頭號恐怖份子。他一方面於「伊斯蘭國」內施行恐怖統治,一方面又屢屢公開透過網路「直播斬首人質」,並對伊拉克的雅茲迪人、基督徒、什葉派穆斯林等,發動種族滅絕的集團屠殺。

與此同時,ISIS也號召「全球恐怖攻擊」,並派出外籍戰士返回歐洲,組織同情者與激進主義者對「異教徒們發動恐怖攻擊」。一時間,各種瘋狂與恐懼,也讓世界隨著ISIS的狂飆陷入混亂。

然而攻佔領土、設立政府、且實行常態統治的ISIS,隨後就遭遇了國際聯軍的強力反擊。除了伊拉克與敘利亞庫德人分別在各自前線扛下了ISIS的猛進攻勢,美國、俄國、北約也派出空軍兵團強力介入;與此同時,重整旗鼓的伊拉克政府軍也在伊朗與美國的「分別支持」下,重新集結了戰鬥力。戰場的風向,也從2014年底開始背向巴格達迪。

在猛烈圍攻下,巴格達迪的控制領地越來越小,除了自己多次遭遇美軍與俄軍的「刺殺轟炸」外,ISIS的「國都」拉卡與「陪都」摩蘇爾也先後被敘利亞庫德族與伊拉克政府軍給收復。逃竄亡命的巴格達迪,據說也於戰爭中身受重傷、半身不遂,「巴格達迪身死」的消息也不斷在情報圈流傳。

在逃亡過程中,巴格達迪的姿態變得更為低調,一方面是因為擔心被聯軍鎖定;二方面也是因為ISIS崩解過程中,確實屢屢出現了「戰士叛亂」。像是2018年秋季,正當敘利亞庫德人猛烈追殺著巴格達迪時,一批以北非IS戰士為主的「外籍兵團」卻突然叛變,要生擒巴格達迪向聯軍投降,雖然最後巴格達迪的從眾迅速集結、殘酷地處死了「叛亂者」,但巴格達迪的威信崩解自此無法阻止。

戰場的風向,從2014年底開始背向巴格達迪。在猛烈圍攻下,巴格達迪的控制領地越來...
戰場的風向,從2014年底開始背向巴格達迪。在猛烈圍攻下,巴格達迪的控制領地越來越小,除了自己多次遭遇美軍與俄軍的「刺殺轟炸」外,ISIS的「國都」拉卡與「陪都」摩蘇爾也先後被敘利亞庫德族與伊拉克政府軍給收復。圖為2014年由美軍主導的聯合部隊轟炸土耳其-敘利亞邊界城市。 圖/美聯社

▌易德利卜

2019年4月,消失近5年的巴格達迪突然現身於網路,並以真面目錄影畫面,向國際挑釁「自己還沒死」。一時之間,ISIS重返的恐懼,也再度響徹國際。

不過巴格達迪的影片現身,似乎只是對內信心喊話的一種手段。因為在影片公布的半年過後,巴格達迪再次消聲匿跡、ISIS也不見重整之勢。直到2019年10月26日,美軍突然發動突襲,在敘利亞西北方的易德利卜邊境「逼死了哈里發」為止。

但為什麼巴格達迪會出現在易德利卜省?卻讓國際觀察圈頗感困惑。因為ISIS在過去,主力勢力是在敘利亞東部-伊拉克西部的代爾祖爾沙漠地帶,但要從東部沙漠穿越道西北的易德利卜,過程中卻得通過敘利亞庫德人、敘利亞政府軍、俄羅斯部隊與土耳其佔領軍的重重關卡。就算巴格達迪成功突圍,到了易德利卜也只是被團團包圍,根本沒有戰略需求性。

其次,易德利卜省雖然是敘利亞內戰中,目前反抗軍的「最後控制區」;但無論是世俗派的反抗軍,還是原教旨主義的反抗部隊,與ISIS之間卻都勢同水火、不共戴天——像是掌控巴里沙一帶的聖戰武裝「大敘利亞解放組織」(Hayat Tahrir al-Sham),其前身就是與ISIS反目成仇的努斯拉陣線——因此巴格達迪的落腳之處,也令各方都「意想不到」。

根據《法新社》的前進報導,在敘利亞的ISIS戰俘營中,對於巴格達迪的死訊分成兩種不同反應:一部份對哈里發國早已幻滅的「前任聖戰士」,紛紛唱跳狂歡、詛咒巴格達迪「終於要下地獄」;但另一部分死忠從眾,則沈默地不發一語,堅持不願相信「異教徒的假新聞」。

由於ISIS的宣傳手段極度集中於「個人神話式的神權統治」,因此在巴格達迪死後,ISIS的組織應該不太有機會以同樣的名號捲土重來,但卻可能各自分解、比照札卡威之於巴格達迪的「恐怖傳承」,以其他瘋狂的名義號召取代。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Who was Abu Bakr al-Baghdadi and why is his death important?

Islamic State leader Baghdadi died 'in panic and dread', says Trump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