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阿拉伯之春」打倒的強人:突尼西亞前總統本阿里病逝,死時83歲

2019/09/20 轉角24小時

2011年因觸發「阿拉伯之春」遭國民推翻、並自此流亡海外的突尼西亞前總統本阿里(...
2011年因觸發「阿拉伯之春」遭國民推翻、並自此流亡海外的突尼西亞前總統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19日下午病逝沙烏地阿拉伯,死時83歲。 圖/美聯社

【2019. 9. 20 突尼西亞】

阿拉伯之春」打倒的強人:突尼西亞前總統本阿里病逝,死時83歲

「背叛人民的獨裁者,該不該讓他死後返鄉?」2011年因觸發「阿拉伯之春」遭國民推翻、並自此流亡海外的突尼西亞前總統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19日下午病逝沙烏地阿拉伯,死時83歲。軍警出身的本阿里,1987年發動不流血政變、罷黜了突尼西亞「國父」布爾吉巴(Habib Bourghiba)。但在總統大位上的34年間,本阿里雖積極打造「經濟開放」的繁榮形象,但國家卻淪為裙帶資本主義與「警察統治」的貪腐之地,最終因此觸發了突尼西亞2010-11年的茉莉花革命、並跨國引燃了阿拉伯之春的火焰。由於突尼西亞目前正逢「革命後的第二場民主總統選舉」,這名昔日獨裁者的黯然離世,也微妙地為突尼西亞翻過了這情緒糾結的歷史一頁。

「30分鐘前,我們確認了前總統本阿里的死訊。」2019年9月19日,突尼西亞外交部突然發出聲明,證實了帶罪流亡的本阿里,已於同日稍早病逝於沙烏地阿拉伯,死時83歲。消息傳出,正逢大選高潮的突尼西亞社會,瞬時也掀起了一波複雜情緒。

1936年出生於突尼西亞沿海的本阿里,年少時雖曾加入反法國殖民的地下革命組織,但由於年紀過輕,並沒有深入參與當年的獨立運動。直到1958年突尼西亞透過政治談判,成功地在「國父」布爾吉巴的帶領下結束被殖民的統治,本阿里才加入了新建立的突尼西亞陸軍。

雖然從軍的本阿里,一度被視為年輕菁英而頗受栽培,但由於布爾吉巴對軍人力量的謹慎壓制,本阿里困於軍中的早年經歷卻是庸庸碌碌。儘管自己隨後轉入警察的保安體系,但仕途表現只算中規中矩,亦非政府部門中的實力明星。

一直到1980年代中期,歐洲的經濟成長狀況陷入停滯,一連串經濟改革失敗的突尼西亞也連帶陷入嚴重的財政危機。為了交換IMF與世界銀行的紓困借貸,布爾吉巴政府採取了強硬而爭議的撙節政策,不過各種物價上漲、補貼取消與薪資停滯的困境,卻逼得民怨暴增,全國總工會以及伊斯蘭政治組織更是不斷地串連抗爭——在這段時間,突尼西亞曾爆發全國示威的「麵包暴動」,強硬的布爾吉巴嚴令警察下手鎮壓,軍警出身的本阿里也因此熬出頭來,並因「平亂有功」而頗受布爾吉巴的信賴與重用。

1984年鎮壓麵包暴動之後,本阿里的官運快速起飛。然而隨著國內經濟的逐漸惡化,突尼西亞的社會鬥爭也越演越烈。作為開國國父但卻也是「萬年總統」的布爾吉巴,也逐漸失去對政府的掌控威信。在這種強烈的不安定感之下,有軍警背景的本阿里才因此被布爾吉巴「特別提拔」——先是讓他當上內政部長、之後又任命他為總理——以求能穩住一張強硬底牌,為自己的強力統治續命。誰知受到布爾吉巴重用的本阿里,卻在一片政治亂局嗅到了爭權機會。

1984年鎮壓麵包暴動之後,本阿里的官運快速起飛,並在1987年「醫療政變」,將...
1984年鎮壓麵包暴動之後,本阿里的官運快速起飛,並在1987年「醫療政變」,將布爾吉巴給拉了下台,接過總統職權。 圖/美聯社

1987年11月7日,在突尼西亞政府陷入政爭高峰的當時,身為總理的本阿里突然召集了軍警親信,突襲派遣了一批醫療專家團進入總統府,並向全國公布「總統布爾吉巴的老邁疾病已無法履行總統職權」,因此總理本阿里也將即日啟動憲法緊急條款,「解除布爾吉巴的職位,並總理我本人取而代之。」

84歲的布爾吉巴,就這樣被手下愛將的「醫療政變」給拉了下台。直到2000年病逝為止,布爾吉巴都一直被本阿里安排在「醫療禮遇」的軟禁狀態。

然而在接過總統職權後,本阿里一開始雖力主「政治和解」,並向布爾吉巴打壓迫害的工會份子、伊斯蘭異議領袖遞出橄欖枝。但之後隨著國際局勢的再度轉變——特別是阿爾及利亞內戰於1992年的全面爆發——掌控政府的本阿里也重新開始高壓統治,並藉由自己的警政裙帶,將突尼西亞重新改造成一個高壓監控的「警察國家」。

在主政期間,本阿里對外高唱「經濟自由主義」,除了吸引外資進駐,也積極擴張國內的觀光與輕工業。再加上突尼西亞相對溫和世俗的政治傳統,一時間的穩定發展也被視作為「北非的進步模範」。但另一方面,擁抱資本主義的本阿里雖然鼓勵投資,但同時也為了分贓統治權力而發展出了一套以親族為中心的「結構性貪腐網路」——本阿里身邊的女兒、女婿紛紛搖身充當起了「外資買辦」,各種國營事業民營化的開放政策,也成了裙帶資本主義貪腐滲透的絕佳良機。

與此同時,與布爾吉巴的「合縱連橫、黨派遊走」相比,本阿里的政治風格更傾為高壓殘酷。原本70、80年代所發展的公民社會,迅速地被本阿里剪除消滅;幾個溫和派的伊斯蘭政治組織也被殘酷迫害——像是在阿拉伯之春後當上突尼西亞總理的拉哈耶德(Ali Laarayedh),當年就曾因投身於伊斯蘭政治組織「復興運動」而被本阿里的鷹犬迫害。拉哈耶德身陷冤獄15年,除了自己在獄中曾長期遭到檢警性侵,就連監外的太太也被內政部官員強暴錄影,以作為逼迫拉哈耶德身心崩潰的刑求手段。

在本阿里的統治之下,以突尼斯為首的北部沿海地區,成為了進步繁榮的開放都會;但在內陸的沙漠地帶,各種交通、教育、就業與社會援助資源卻更顯貧乏。同時貧富差距的問題,也隨著青年失業率的居高不下,而演變成不可收拾的世代衝突——最終,在2010年的冬天,年輕的鄉下菜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在絕望之中選擇自焚抗議。遲來的革命火炬,自此一發不可收拾。

布瓦吉吉自焚後,本阿里與突尼斯中央政府原本漠不關心,甚至還曾在內部會議中埋怨:「一把火直接燒死(布瓦吉吉)不是比較痛快,救回到醫院要死不活的,根本是給大家添麻煩!」但隨著民間憤怒與同情日漸升溫,意識到鎮壓已經難收拾社會情緒的本阿里,這才出面探視彌留中的布瓦吉吉。但最終,布瓦吉吉還是死了,突尼西亞人對於政府的怨懟恨怒,也終於來到了攤牌的時刻。

與布爾吉巴的「合縱連橫、黨派遊走」相比,本阿里的政治風格更傾為高壓殘酷。原本70...
與布爾吉巴的「合縱連橫、黨派遊走」相比,本阿里的政治風格更傾為高壓殘酷。原本70、80年代所發展的公民社會,迅速地被本阿里剪除消滅;幾個溫和派的伊斯蘭政治組織也被殘酷迫害。 圖/美聯社

2010年的布瓦吉吉(右一)自焚抗議事件,本阿里(左二)與突尼斯中央政府原本漠不...
2010年的布瓦吉吉(右一)自焚抗議事件,本阿里(左二)與突尼斯中央政府原本漠不關心,直到民間憤怒與同情日漸升溫,意識到鎮壓已經難收拾社會情緒的本阿里,這才出面探視彌留中的布瓦吉吉。 圖/美聯社

面對百萬民眾的全國示威,本阿里一開始還試圖仰賴警察鎮壓,並秘密向法國總統薩柯齊、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求助。但隨著國際關注的聚焦,突尼西亞的示威規模也反在多次鎮壓後越聚越大。無路可退的本阿里,竟然決定「武力鎮壓」,並下令國防部準備行動、動員軍隊首都清場。

然而與其他阿拉伯國家狀況不同,突尼西亞的軍隊規模一直不很龐大,昔日獨立也不是走武裝革命的路線;再加上布爾吉巴與本阿里長年依賴警察統治、對軍人提防削權。種種因素,意外地讓突尼西亞進入了「軍隊國家化」——因此在收到本阿里「向示威者開火」命令後,突尼西亞軍隊反而毫無反應。絕望的本阿里,只好緊急帶著家人親族連夜登機、秘密逃亡到沙烏地阿拉伯,結束了自己24年的獨裁統治。而他也是「阿拉伯之春」風潮下,第一個被人民成功推翻、放逐的強人領袖。

本阿里流亡沙烏地之後,就一直在吉達過著低調的隱居生活。受到沙國王室庇蔭的他,雖然不再有公開露面,但家族仍透過海外遙控,與突尼西亞新政府就「貪腐財產」爭議大打官司。不過隨著時間的逝去,83歲的他最終仍因疾病纏身,而於2019年9月19日逝世。一代強人的結局,就在落寞中悄悄收場。

本阿里死去的消息傳回突尼西亞後,在國內也引發了不同的討論。部份意見認為,本阿里的統治確實穩定了突尼西亞的政經發展;但也有聲音強調,本阿里的裙帶貪腐與高壓殘酷,其黨國餘孽至今仍尾大不掉、根本是阻礙國家正常發展的「詛咒怨靈」。

突尼西亞政府表示,儘管本阿里死前有多項重罪在身,但無論如何他都還是突尼西亞人、是本國歷史的一部分,因此當局並不反對「讓他返鄉故里,回突尼西亞下葬」;但反對派意見卻已發出質疑,認為當前的突尼西亞民主進程還未盡完遂,對於那些被長期迫害、至今仍在追求轉型正義的被害者家族來說,此時讓「大獨裁者風光下葬」,又該情何以堪?

目前突尼西亞正在舉行阿拉伯之春後,第二次的總統直選。儘管國內至今仍無法擺脫青年高失業率與貧富不均、經濟成長緩慢的複合性問題,但與內戰中的利比亞、敘利亞,或者是已從革命浪頭上重返獨裁者懷抱的埃及相比,突尼西亞的政治和解與民主成果,仍是阿拉伯之春中,唯一革命成功的國家。

與內戰中的利比亞、敘利亞,或者是已從革命浪頭上重返獨裁者懷抱的埃及相比,突尼西亞...
與內戰中的利比亞、敘利亞,或者是已從革命浪頭上重返獨裁者懷抱的埃及相比,突尼西亞的政治和解與民主成果,仍是阿拉伯之春中,唯一革命成功的國家。 圖/美聯社

突尼西亞政府表示,儘管本阿里死前有多項重罪在身,但無論如何都還是突尼西亞人、是本...
突尼西亞政府表示,儘管本阿里死前有多項重罪在身,但無論如何都還是突尼西亞人、是本國歷史的一部分,因此當局並不反對「讓他返鄉故里,回突尼西亞下葬」;但反對派卻質疑,當前的突尼西亞民主進程還未盡完遂,對於那些被長期迫害、至今仍在追求轉型正義的被害者家族來說,此時讓「大獨裁者風光下葬」,又該情何以堪?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Tunisia's ousted president Ben Ali dies in Saudi exile

Tunisia's former president Zine El-Abidine Ben Ali has died: lawyer

Tunisian autocrat Ben Ali dies in Saudi exile

Tunisia's ousted ex-president dies in exile

最新文章

「願你安息,力量更堅定!」R.I.P.是社群網路上最常見的逝世悼念,本意是「Re...

國際關鍵字 #RestInPower:從嘻哈悲歌到種族不義,R.I.P.的時代新解釋

2019/10/19
距離10月31日的英國脫離歐盟生效日,英歐雙方17日終於確認了新一版本的《強生首...

脫歐倒數14天:歐盟同意「強生版脫歐」,超級星期六的國會陰謀

2019/10/18
庫利亞坎事件令人咋舌的毒梟強大火力以及全城混戰,引發國際媒體以及社群網路震撼。《...

國際關鍵字 #Culiacán:墨西哥毒梟重武裝攻城,劫獄搶回「矮子」古茲曼之子

2019/10/18
圖/法新社

一個「停火」各自表述:彭斯調停,土耳其暫停攻擊敘利亞庫德人120小時

2019/10/18
「大家不要記恨於同受壓逼的人...」香港民陣召集人岑子杰(Jimmy Sham)...

鏡頭背後/香港「民陣」岑子杰遇襲事件:「別記恨同受壓迫的人」

2019/10/17
「喔對了!庫德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們才不是小天使,只是過去我們彼此同盟而已,他...

美國眾院譴責川普背叛庫德人,川普:有意見可去敘利亞玩沙

2019/10/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