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軍人獨裁讚?司法界反對,巴西總統下令軍隊慶祝「政變紀念日」

2019/03/29 轉角24小時

2019年的3月31日是巴西1964軍事政變的55周年。巴西「狂人鐵男」總統博索...
2019年的3月31日是巴西1964軍事政變的55周年。巴西「狂人鐵男」總統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本周一下令「恢復政變救國紀念活動」——極具爭議的命令引發軒然大波。 圖/巴西真調會

【2019. 3. 29 巴西

軍人獨裁讚?司法界反對,巴西總統下令軍隊慶祝「政變紀念日」

「什麼政變恐怖?巴西軍隊那是『救國救民』!」2019年的3月31日是巴西1964軍事政變的55周年,從那一天開始,巴西進入了長達21年的軍事獨裁時期,國家建設雖然積極發展,但也有大批異議人士與底層人民,慘遭高壓政治迫害、甚至「人間消失」。近年來,由於巴西政府開始著重於社會轉型正義,往年331軍方舉辦的「政變紀念活動」,也自2011年起全面取消。然而年初才就職、以「狂人鐵男」形象聞名國際的巴西總統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本周一卻透過總統府向軍方下令「恢復政變救國紀念活動」——極具爭議的命令不僅引發政壇反彈,就連巴西聯邦檢察總署都公開反對,甚至與總統府對打起一場司法大戰。

▌延伸閱讀:〈博索納羅的「救國」詛咒:巴西離軍政府還有多遠?

「我們的總統已向國防部下達指示:在這個禮拜天,軍方將會針對『1964年3月31日事件』,發起『合適的紀念活動』。」巴西總統府發言人巴羅斯(Otavio Rego Barros),25日在記者會上宣布:

「博索納羅總統不認為『1964年3月31日事件』是軍事政變。他相信軍方在那天的掌權決定,是因為當時的巴西社會,正遭遇嚴重而迫切的共產威脅...那個時候,全國軍民同胞團結一致,拯救了巴西自由與民主的精神——假如當年軍隊沒有挺身而出,今天的我們,可就享受不到這自由世界的空氣!」

「博索納羅總統不認為『1964年3月31日事件』是軍事政變。他相信軍方在那天的掌...
「博索納羅總統不認為『1964年3月31日事件』是軍事政變。他相信軍方在那天的掌權決定,是因為當時的巴西社會,正遭遇嚴重而迫切的共產威脅...那個時候,全國軍民同胞團結一致,拯救了巴西自由與民主的精神——假如當年軍隊沒有挺身而出,今天的我們,可就享受不到這自由世界的空氣!」 圖/路透社

博索納羅政權所指的「1964年3月31日事件」,其實就是「1964年巴西政變」的委婉說法。當時的世界正處於美蘇冷戰的緊張高峰,美洲各國也仍從1962年古巴飛彈危機中驚魂未定。然而,時任巴西總統古拉特(João Goulart)卻積極朝國際左翼靠攏,於外交上他積極向蘇聯、中國互動,於內政上也大力推動「土地改革」,但此些舉動卻讓使國家經濟出現波動,並觸發軍方、財團、城市菁英——以及美國總統甘迺迪——的不滿與疑慮。

在華府的長期策動與鼓勵下,懷疑古拉特總統「準備全面倒向共產主義」的巴西軍方,終於決定以「救國」為名發起行動——1964年3月31日,巴西政變軍突然起事。幾個小時內,大批裝甲部隊就佔領了兩大城市里約熱內盧與聖保羅。

儘管被打得措手不及的古拉特總統,緊急逃回了巴西利亞,但手下能動員的後備兵力卻遠不是政變軍的對手。無奈之下,古拉特也只能倉皇帶著一家人搭上飛機逃亡出境。巴西自此落入軍人執政,並展開了為期21年的「軍政府獨裁時期」。

在軍隊掌權的初始15年,巴西不僅全面導向美國陣營,在推翻古拉特的土改計畫後,軍方更加入了一系列的「經濟自由主義實驗」。在這段時間,巴西雖然透過西方融資大興土木;但社會資源與經濟分配,卻也更加集中於財團之手,貧富不均自此高速擴大、社會階級的差距也近乎於世襲。

除了經濟分配的極端兩極化之外,軍政府掌權之後,也針對社會左翼、工人組織、學生運動與知識份子,展開了大規模而殘酷的高壓肅清。上萬名被扣上「共產份子」帽子的異議人士,成群結隊地被軍隊非法關押進軍事監獄,並不見天日地在未經公開審判的狀況下遭到酷刑逼供,甚至被非法處決、莫名「人間消失」。

儘管在軍政府執政晚期,巴西的高壓統治略有鬆綁,並曾在1979年頒布《特赦法》、「赦免」大批冤獄政治犯,並允許部份流亡異議者無罪返國;但這部《特赦法》卻也同時無條件赦免了軍政府內部,那些涉及酷刑、冤獄與殺人的「執法者」。因此其法雖以和解之名,但直到今天卻都仍阻撓著巴西轉型正義的腳步。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隨著國際氣氛的轉變,巴西軍政府最終在1985年結束獨裁,並把政權交還給了民選政府。自此,歷任巴西總統也都把這段長達21年的軍人統治,形容為「巴西現代史上最黑暗的年代」——但諷刺的是,除了口頭悼念之外,85年後的巴西民選總統們,幾乎沒人認真對待「真相調查」與「轉型正義」。

專攻巴西現代史的歷史學者塞賓(Kenneth P. Serbin)表示:在1985年民主化之後,巴西社會的基本態度,就是「遺忘式和解」。雖然後來上任的幾代總統,並不乏當時的「民主鬥士」——像是以「巴西之子」稱號而廣受愛戴的前總統魯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就曾是遭受軍政府陷害的知名政治犯——但為了社會的「和諧發展」與安撫軍隊,受難者的遭遇也就變成「可被犧牲」的國家代價。

自從90年代之後,巴西政府也開始承認「軍政府獨裁時期的結構性暴政」,並逐步展開對已知受難者家屬的賠償作業與報告;但其過程往往雷大雨小,以魯拉政權為例,執政8年都沒有找到任何一名「被失蹤者」的下落,更別提對「加害人」的調查與究責,整體進度根本為零。

「在冷戰結束後,幾個同樣遭遇的拉美國家,像是智利與阿根廷,都先後展開積極而持續的『真相調查』。」塞賓表示,但最早遭遇壓迫的巴西,卻始終保持沉默,直到2011年魯拉的接班人——羅賽芙(Dilma Rousseff)——當選總統後,巴西才終於在2012年、軍政府垮台的27年後,發起了官方的第一個「國家真相調查委員會」(Comissão Nacional da Verdade)。

在軍事獨裁時代,羅賽芙曾是反政府游擊隊的一員,也遭遇過軍隊的酷刑虐待與黑獄囚禁;然而與魯拉遭遇的狀況相同,羅賽芙版的轉型正義,也因為顧忌軍隊與保守派的反彈而自我限縮。例如巴西的真調會就受到《1979年特赦法》的限制,而無法要求軍方交出歷史檔案。在究責與尋找被失蹤者下落的路上,也因此一樣窒礙難行。直到今天,當年的加害者,都極少接受審判或被定罪。

儘管在2014年的真調會報告中,羅賽芙政府確認了434名政治犯遭到政府非法處決、8,300名原住民被軍隊清鄉屠殺;但由於歷史檔案的蒐集仍不夠完整,因此民間NGO大多質疑:整體受難者數字,可能多達數萬之譜。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不過羅賽芙的真相調查畢竟來得「太晚」,由於巴西經濟的放緩疲弱,加上前輩魯拉被踢爆涉入「洗車案」(巴西國家石油公司貪腐案),其政權迅速失去民心,羅賽芙本人也在在2016年8月遭國會彈劾下台;巴西轉型正義的進程,也自此再陷黑暗停滯。

巴西轉型正義的進程,在長期的政治消磨與社會對抗後,其行動能量慘被嚴重消耗,並在2018年遭遇的「逆流反制」——像是2018年當選總統的「巴西狂人」博索納羅,就是「軍政府獨裁」的最大支持者。

巴西軍事獨裁期間,博索納羅曾是職業軍官,直到民主化解禁後,他才以陸軍砲兵上尉的階級退伍、轉戰政壇。對他而言,巴西當年的軍事政變「是解救國家免於赤化的愛國行動」,「如果說軍政府當年曾作錯過什麼...那肯定是『沒有殺盡左翼暴民』!要我就會全部幹掉這些赤色份子!」

博索納羅掌權後,先是擴大授權軍隊介入國內的「治安行動」,其第一代內閣的任命,也極為仰賴退役將領與軍系政客(超過1/3)。再加上他本人對於軍事獨裁毫不掩飾的崇拜與支持,也讓反對派的民眾極為擔心「軍人獨裁的恐怖重返」。

儘管博索納羅上台之後,其執政的主要心力,都集中在經濟解禁與鐵腕的治安對策;但由總統府發出的「恢復紀念331」命令,卻也觸發了巴西政壇自相矛盾的歷史遺緒——因為軍政府雖然是在1985年宣告垮台;但每年3月31日,軍方仍會針對「64年救國政變」自行舉辦紀念活動。這種與社會氣氛脫節的獨裁崇拜,一直到2011年才遭羅賽芙總統下令禁止。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什麼政變?巴西軍人是『救國救民』!」巴西總統府表示,博索納羅總統的命令,沒有要「慶祝政變」,聯邦政府也沒打算舉辦相應的周年活動;其之所以下達解禁命令只是「紀念歷史」,並打破錢潮不必要的「政治正確」,放寬軍方對於「愛國責任」的教育與訓練。

不過對巴西聯邦檢察總署卻有不同的見解。在博索納羅下令之後,檢察總署也即刻發出了聲明,強調「對於331政變的紀念行動,明顯帶有『反民主』的違憲疑慮」。法界認為,就算轉型正義的調查結果並不完整,但在民主化之後,巴西政府確實「公開承認了軍政府迫害人權、壓迫民主的罪責」,因此就算有《特赦法》的屏障,軍隊對331的「紀念」仍具有明顯違反巴西民主憲法精神的疑慮。

對此,博索納羅與軍方則不予回應,而選擇任由各個軍區、部隊、軍校、軍營「自行安排紀念與否」;因此3月28日,檢察總署則再度主動出招,向國防部轄下的各級軍事單位發出公文,明文警告軍方:「若對331政變舉辦紀念,將會觸犯公職人員政治中立的規則,嚴重狀況者甚至會被開除解聘。」

目前尚不知道巴西國防部,會否對331的活動有所調整;但在政變55周年當天,巴西反對派與民運團體,已準備於全國發動遊行,並打出「拒絕獨裁重演」口號,已向過去的白色恐怖歷史作出鄭重表態。

 圖/巴西真調會
圖/巴西真調會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The grim history that Brazil’s president wants to celebrate

Comemoração do golpe de 64 é ilegal, afirma MPF

Bolsonaro Orders Commemoration of Brazil's 1964 Military Coup

Bolsonaro orders celebration of Brazil military coup: spokesman

Ministério Público repudia comemoração do golpe militar de 1964

Brazil prosecutor opposes president on commemoration of coup

最新文章

開羅十月大橋附近的武力鎮壓。 圖/Twitter

歸來的「阿拉伯之春」:革命再來?埃及反政府示威重返「解放廣場」

2019/09/21
20日,為了呼籲重視氣候變遷危機,在下周即將登場的「聯合國氣候行動高峰會」前,世...

國際關鍵字:#GlobalClimateStrike,「全球罷課為氣候」的百萬大串連

2019/09/20
2010年的布瓦吉吉(右一)自焚抗議事件,本阿里(左二)與突尼斯中央政府原本漠不...

「阿拉伯之春」打倒的強人:突尼西亞前總統本阿里病逝,死時83歲

2019/09/20
曾被名導演奉俊昊改編為經典電影《殺人回憶》的南韓重大刑事懸案——1986-199...

鏡頭背後/不放手的《殺人回憶》:33年懸案,南韓鎖定華城連續殺人主嫌

2019/09/19
白人扮成阿拉丁跳舞,算種族歧視嗎?加拿大總理特魯道(Justin Trudeau...

「阿拉伯棕臉」事件:加拿大總理特魯道的種族歧視爭議

2019/09/19
在「控訴記者會」中,馬爾基上校雖然直稱「伊朗是毫無疑問的真正主謀」。但軍方發言人...

戰爭行為?沙烏地公開巡弋飛彈、無人機殘骸,控伊朗「襲擊煉油廠」

2019/09/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