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首爾破紀錄空汙:文在寅指控「中國霧霾外送南韓」

2019/03/07 轉角24小時

圖為3月5日的南韓首爾。本週創下近年來PM2.5汙染最高紀錄,濃度飆破每立方公尺...
圖為3月5日的南韓首爾。本週創下近年來PM2.5汙染最高紀錄,濃度飆破每立方公尺150微克的危害等級。連續將近一週的嚴重霧霾,讓首爾籠罩在「極度危害」的灰色世界當中。 圖/美聯社

【 2019.3.07 南韓/中國】

首爾破紀錄空汙:文在寅指控「中國霧霾外送南韓」

南韓破紀錄霧霾,都是中國惹的禍?南韓首爾本週創下近年來PM2.5汙染最高紀錄,濃度飆破每立方公尺150微克的危害等級。連續將近一週的嚴重霧霾,讓首爾籠罩在「極度危害」的灰色世界當中,南韓總統文在寅6日表示:「空汙元凶來自於中國」,呼籲中韓雙方共同解決環境災難。但文在寅卻反被中國潑冷水,北京當局否認霧霾的責任,還反指南韓的說法「毫無根據」。在對外協議難以進展、對內又面對排山倒海的民怨之下,空汙已成為南韓政府的棘手難題。

根據南韓環境部資料,截至6日為止,首爾已經連續6天處於嚴重空汙狀態。PM2.5濃度一般只要超過70微克以上,就是對人體造成危害的警戒等級,但首爾在5日的PM2.5濃度,一度超過每立方公尺150微克,不僅創下2015年監測以來的最高紀錄,還是同一時間全球空汙最嚴重城市。

首爾在6日的PM2.5濃度也依舊高達136微克,首都圈以及南韓各地幾乎都籠罩在空汙的一片灰濛之中。連日惡劣的空氣品質,迫使政府採取緊急應變措施,包含首爾等首都圈的城市在內,已緊急實施限制車輛上路、以及建築工地停工。

南韓的空汙問題在近年越趨棘手,對於文在寅政府而言更是左右支持率的施政挑戰。3月1日以來的首都霧霾,已讓民眾怨聲載道。《朝鮮日報》批評政府「對空汙放任不管」,而在青瓦台的國民請願網站上,就出現大量要求「希望學校教室都能安裝空氣清淨機」、「向中國抗議!」的相關陳情。

排山倒海而來的民怨,迫使文在寅政府接連發布緊急對策,先是在5日宣告,加強在兒童相關設施中安裝空氣清淨機、6日又表示,將針對空汙問題與中國展開協議。

南韓環境部表示,這波嚴重空汙的主因,除了空氣不流通、導致細懸浮微粒等汙染物質聚集之外,另一個元凶就是中國隨風飄來的霧霾。然而雖然環境部和民眾陳情都指出了中國帶來的影響,但卻有輿論認為文在寅政府並未就空汙問題,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

在野的自由韓國黨就指責,文在寅政府沒有擔起責任,向中國表達強烈抗議。黨鞭羅卿瑗在5日表示,要求南韓政府就空汙問題,盡快展開中韓正式會談。

據此,文在寅於6日強調:南韓的空汙問題確實嚴重受到中國的影響,政府也將積極中國協議,或以人造雨的方式減輕空汙侵害。雖然這是文在寅少見直接點名中國,但中國方面對此卻反過來潑了一桶冷水。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直言否認,中國不是南韓空汙問題的元凶。陸慷雖然表示「中韓就空汙問題合作解決是好事」,但同時也質疑:「韓國方面是否有充分證據,指稱霧霾是來自中國?所有國家都知道,霧霾成因是非常複雜的。」

陸慷又進一步表示,南韓在近兩天發生嚴重空汙,但同一時間北京「卻沒有霧霾問題」,以此暗示雙方的空氣品質沒有直接關聯。但《韓聯社》也指出,在3月2日到4日間,北京的空氣品質並不是完全沒問題,當時也發出了對人體健康危害的橘色警報、5日上午的PM2.5濃度甚至還超過200微克。

目前文在寅政府希望能夠與中國合作,在黃海先實施人工造雨,以減少飄入韓半島的汙染物質。另外又提出了中韓聯合設置空汙預警系統,在國內方面,則可能會加速將高污染排放的老舊火力發電站,加速除役關閉運轉。

這已不是南韓第一次向中國提出合作治霾的呼籲,今年2月時南韓總理李洛淵就表示,中韓應該共同應對空汙災難,希望能促成雙方合作,但至今尚未有另外界滿意的進展。6日李洛淵也在內閣會議中再次強調,空汙讓南韓國民深以為苦,政府有必要深切反省應對政策。

圖為3月6日,首爾的景福宮。 圖/美聯社
圖為3月6日,首爾的景福宮。 圖/美聯社

圖為3月6日的首爾街頭。在對外協議難以進展、對內又面對排山倒海的民怨之下,空汙已...
圖為3月6日的首爾街頭。在對外協議難以進展、對內又面對排山倒海的民怨之下,空汙已成為南韓政府的棘手難題。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South Korea proposes artificial rain project to combat Seoul air pollution

ソウルの大気汚染、深刻化で交通量制限 初の6日連続: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文大統領 深刻な大気汚染に強力な対応を指示

文大統領 深刻な大気汚染に強力な対応を指示

韓国大気汚染過去最悪 大統領、中国と協議入り指示(写真=共同)

最新文章

圖/美聯社

武漢封城:「武漢肺炎」攀升17死,隔離1,100萬人的危機動員?

2020/01/23
2016年,貝佐斯(左)訪沙烏地與沙國王儲穆罕默德(右)見面。 圖/法新社

從分屍記者到報復裸照?沙烏地王儲對全球首富貝佐斯的「私人網戰」

2020/01/23
圖為武漢當地醫院。針對「武漢市14名醫護被感染」的消息,被輿論質疑為消極防疫、隱...

攔截「超級傳播者」:更多湖北醫護人員院內感染「武漢肺炎」

2020/01/22
1月20日下午2點。遇襲的眼科主任陶勇,當時正在醫院7樓進行例行門診,不料一名男...

血流不止的「醫鬧」中國:北京朝陽醫院砍殺「天才仁醫」事件

2020/01/21
1月21日下午,中國政府針對有爆發大規模疫情風險的「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發出了重...

鏡頭背後/武漢的武漢肺炎防疫對策:中國緊急頒布「出入武漢人員管制」

2020/01/21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過去72小時內引爆了中國輿論的明顯恐慌。20日晚間已確...

武漢肺炎攻入上海:中國「抗SARS老將」坦承人傳人、醫護院內染疫

2020/01/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