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湄公河新娘:中國光棍危機觸發的跨國「奴婚」經濟

2018/12/14 轉角24小時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特別是別人家的頭。 圖/法新社
殺頭的生意有人做...特別是別人家的頭。 圖/法新社

中國緬甸/寮國/柬埔寨越南

湄公河新娘:中國光棍危機觸發的跨國「奴婚」經濟

「我的婚禮,是我人生中最糟的一天。」儘管中國惡名昭彰的一胎化政策,已在2015年正式走入歷史,但長年扭曲的生育結構,卻讓中國的男女比例嚴重失衡。據估計,當今中國適婚男性的數量,已比同齡女性多出3,300萬人,再加上城鄉發展以及經濟條件的階級因素,「光棍山光棍海」、「討不到老婆」等傳統社會壓力,都讓民間的「買賣婚姻」大幅暴增。然而就算「人肉市場」的行情越來越高,中國男多於女的結構現實也不會改變,因此近年在中國西南邊界,也逐漸興起以偷渡、詐騙、人口擄掠與販運為主,每年不法產值高達數十億的「黑市新娘」經濟。

「像我這樣的中年老光棍啊,很難找到適合的中國老婆。」41歲的江蘇「老周」向《法新社》坦率地表示,自己離過一次婚,工作和住的城市不算體面,這樣的條件要在中國找到第二春並不容易,特別是步入不惑之年後還沒有兒子,來自家庭長輩的壓力,讓他在鄉裡很不好受。於是,他籌了2萬美金,從網路上找了個婚仲掮客,從柬埔寨「討」了個媳婦兒——太太娶了,兒子生了,沒事兒了,「但我發現這是門好生意,所以現在我自己也來搞跨國網路婚仲的服務!」

老周說,雖然中國政府已經在2015年正式解除了《一胎化政策》,但從1979年累積到現在的男女數量失衡,一時半刻卻沒法解決;幾年下來,中國的婚姻市場反而越來越競爭,期待成家立業、期待兒孫滿堂的「傳統社會壓力」,也更逼得中國3,300萬位「光棍」喘不過氣。

在中國,儘管法律並不允許「婚姻買賣」,但聘金嫁妝的傳統習俗,以及現實社會的迫切「需求」,早已讓婚配行為成為有一定行情的「人肉市場」。根據中國官媒的粗估統計,在2017年的中國婚姻市場,有需求男性平均得付出15-20萬元人民幣(新台幣68-90萬元);但對偏鄉或者是鄉村農工而言,這筆開支不僅相當沉重,就算有錢對方也不一定願意「下嫁」過來,因此不少「底層光棍」才選擇往外發展,來自中南半島的「湄公河新娘」需求鍊也因此逐漸成形。

像是老周經營的婚仲網站,標榜公道、合法、透明,平均每次「媒合」只需要人民幣12萬元(新台幣54萬)。但有合法即有非法,為了搶攻人肉市場並規避法規糾紛,在中國西南邊境一帶,也出現了大量「地下婚配渠道」,正沿著湄公河流域快速興起——這些非法婚配,仲介收費只有合法外配的5至8成;但「新娘來源」,卻往往牽扯詐騙、誘拐,甚至擄人綁架以及組織人口販運。

《法新社》估計,隨著中國婚配的需求逐年暴增,來自緬甸、越南、柬埔寨、寮國的「非法新娘」,每年約有「數萬人」流入中國——根據地下的黑市行情,娶一名湄公河新娘的「市價」,大約是人民幣7-11萬元(新台幣31-47萬元)不等,因此往來邊境的地下商機,每年金流的規模也達到數十億人民幣之譜,是當前世上最為蓬勃且惡名昭彰的「人口販運網」之一。

化名「娜里」的柬埔寨女子,曾是跨國騙婚的受害者之一。 圖/法新社
化名「娜里」的柬埔寨女子,曾是跨國騙婚的受害者之一。 圖/法新社

「因為我的家庭很窮,所以我才以為嫁去中國,能幫助改善家中的經濟困境。這就是我答應仲介的原因。」化名「娜里」的柬埔寨女子,向《法新社》的調查記者表示,自己17歲那年,一名婚配仲介找上了他的哥哥,聲稱手邊有一個「中國醫生」想要討老婆,於是兩人聯手說服了娜里、讓她先去「中國看看再決定」。

娜里事後才知道,當時的仲介收了一名中國老農1萬美金的仲介費用——其中7,000元被仲介分走;另外3,000塊「聘禮」,則被自己的親生哥哥獨吞,無論是娜里或者是故鄉的家人,一毛錢都沒再拿到。

當時,娜里先是隨著仲介以「觀光簽證」飛赴上海,之後被輾轉帶到了鄉下「婆家」後,她才發現自己受騙上當;但當時,負責帶人的仲介已經「銀貨兩訖」,交出娜里後就消失無蹤,人生地不熟的她,也遭到婆家控制,強制成媳。

娜里後來為「中國丈夫」生下一名男孩後,就被婆婆逐出家門。但因為身無分文——她已因非法居留而成為逃犯;又缺少官方文件或登記,能證實自己和中國人結婚、生下了中國小孩——走投無路的她,只能到處打工,直到被舉報、逮捕,娜里才發現在非法移民遣返營,全都是等待回國、被拋棄的湄公河新娘。

然而娜里被騙婚的故事,其背後的社會現象,卻在中國本地有著一體兩面的反向敘述。由於「媚公河新娘」的增加,許多網路故事新聞報導,也紛紛出現仲介與新娘本人「反覆騙婚」,藉以多次詐取光棍家產與仲介費用的犯罪故事。但「可憐光棍人財兩失」的血淚控訴,一方面顯示了外籍婚姻買賣的畸形漏洞,一方面也加劇了本地男性對於東南亞女性的歧視與商品化情節。

「我只想著讓她們平安回家。」女兒被拐走的越南媽媽武氏丁。 圖/法新社
「我只想著讓她們平安回家。」女兒被拐走的越南媽媽武氏丁。 圖/法新社

但詐騙以外,為了補充湄公河新娘的「穩定供給」,在中國西南邊境的緬甸、寮國、越南等地,近年也陸續傳出「綁架搶婚」事件。許多年輕適婚的女性、甚至未成年少女,時常會突然失蹤,然後被在地人蛇搶擄拐騙至中國境內的「新娘倉庫」等待「訂單」。

「我明明早就警告過她,『要小心身後的摩托車』、『別理會市集裡陌生男子的搭訕』。」在越南東北邊境的河江省苗旺縣山區,悲傷的媽媽武氏丁(音譯:Vu Thi Dinh)捧著失蹤女兒的照片,痛苦地向《法新社》記者回憶:今年2月,她16歲的女兒和同學,兩個女孩在進鎮裡逛市集的路上就此消失,10個月來音訊全無,就連當地的官員警察都束手無策,「因為失蹤的年輕女孩,大多都被抓進中國去了。」

近年來,在越南的邊境偏鄉,「被綁架到中國結婚」的新聞事件越來越常見,許多不法的婚配仲介為了壓底成本,或以「抓來的比較年輕比較乖,比較單純不作怪」來誆騙中國的光棍買家,因此才衍生出了擄人犯罪——越南警方表示,許多不法份子會在鄉下市集裡隨機擄人,或者向年輕女孩宣稱「要介紹中國的打工機會」,藉以把她們帶到中國拘禁、販賣成別人的新娘。

《法新社》表示,這些被拐走的少女,通常會被拘禁在本國邊境的山區。接著在地的人蛇集團會幫她們一一電子建檔,之後再透過中國方面的非法掮客「推銷仲介」,等到「訂單」下來之後,她們才會跨過邊界,並在中國雲南省等候「物流轉運」,直到被交到賣方婆家的手上。

但由於「湄公河新娘」是「買來的」,許多非法案例往往在生完長子之後,就會遭婆家遺棄——運氣稍好者,可能會因非法居留的身份而被逮捕遣返;但運氣不好者,則會被當成「二手貨」轉賣,可能被丈夫強迫改嫁給更窮的丈夫、甚至被賣入娼寮,進而走入另一種身體剝削的悲劇循環。

儘管中南半島各國與中國政府都嚴令禁止人口販運與婚姻買賣,由於中國西南邊界的地形崎嶇而破碎,加上湄公河新娘的商機極為驚人,因此儘管多所查緝,鋌而走險的婚姻人蛇仍猖獗不惜。因此,像是在柬埔寨,當地政府就規定「所有的跨國婚姻,都必須在境內依照本國法律,並出示雙方文件與『結婚同意書』」;但就算如此,那些因詐騙、綁架、違反自由意願而被迫遠嫁的「湄公河新娘」,其人身權利仍依舊不在法律的保障規範之內。

報導強調,許多身心飽受折磨的女性,在幾經風霜後雖能返鄉,但卻被永遠與「生在中國的中國子女」永久分離。因此,就算充滿人道爭議的一胎化政策,如今已經結束;其所留下的30餘年惡果,仍持續在鄰近區域內,播下種種人倫悲劇。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Life on the shelf: China's bachelors saving face, cash with Mekong brides

'Sold by my brother': the Mekong women pressed into marriage in China

Mothers of the missing: Anguished search for Vietnam’s kidnapped brides | Malay Mail

最新文章

2019年3月25日傍晚,在加薩走廊的加薩市區,一棟巴勒斯坦建築物被以色列空襲炸...

鏡頭背後/加薩走廊的空襲警報:以色列、哈瑪斯的「誤射互轟」

2019/03/26
「11天內,委內瑞拉二度重返石器時代...。」圖為卡拉卡斯國際機場大停電。 圖/...

委內瑞拉沒有光:俄軍進駐、中國幫修也擋不住「二次全國大停電」

2019/03/26
爆炸後滿目瘡痍的天嘉宜化工廠園區。 圖/路透社

鏡頭背後/江蘇大爆炸之後:已知78死,官方「輿情引導」爭議

2019/03/25
「這是挪威近40年來,最大規模的海上救難行動!」 圖/路透社

豪華郵輪怒海劫:「維京天空號」的北海全員大撤退

2019/03/25
在歷經22個月的漫長調查後,負責調查川普「通俄門」醜聞的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

川普「通俄門」不起訴:美國司法部簡報《穆勒報告》

2019/03/25
受到全球暖化衝擊,終年冰封的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近年來冰雪正快速消融中。 圖...

極限登峰身後事?暖化融雪,聖母峰登山遺體群的腐敗危機

2019/03/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