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毒梟收買了墨西哥總統?美國開庭審判「矮子」古茲曼

2018/11/14 轉角24小時

164公分的矮子古茲曼 圖/美聯社
164公分的矮子古茲曼 圖/美聯社

【2018. 11. 14 美國墨西哥

毒梟收買了墨西哥總統?美國開庭審判「矮子」古茲曼

曾被稱為「世界十大惡人之首」的墨西哥毒梟之王——「矮子」古茲曼(Joaquin “El Chapo” Guzman)——13日因販毒、洗錢、謀殺、行賄與組織犯罪,於美國紐約市的聯邦法院正式開庭受審。以栽種大麻起家的古茲曼,自80年代末期帶領「錫納羅亞販毒集團」(Cártel de Sinaloa)稱霸中美洲,甚至一度成為全球勢力最強的「毒梟之王」,直到2017年古茲曼再度落網、並於2017年遭美國引渡為止。但面對種種犯罪指控,在審判首日,古茲曼的辯護團隊卻強烈辯駁,聲稱「古茲曼只是被錫納羅亞毒梟們陷害的替罪羊」,「真正的『毒梟之王』,早已打點好了包括墨西哥總統在內的政府上下,正逍遙法外!」

美國13日開庭的「古茲曼大審」,預計將持續進行4個月。若加上後續的上訴,審判定讞很可能還要很多年的時間。外界預期,美國檢方將以17條聯邦重罪起訴古茲曼——按照往例,古茲曼或將面臨多個無期徒刑。

現年61歲的「矮子」古茲曼,出生在墨西哥西部的錫納羅亞洲。底層出身的他,早年以種植並運送大麻而起家,並趁著80年代加入了古柯鹼生意,是昔日哥倫比亞上游毒梟與美國毒品市場之間的關鍵搭橋者。

在80年代的墨西哥,毒梟勢力主要以中部的「瓜達拉哈拉販毒集團」(Cártel de Guadalajara)為首,而古茲曼也曾依附瓜達拉哈拉集團,直到美國緝毒署與墨西哥政府聯手掃蕩,瓜達拉哈拉集團才在80年代末期崩解,其留下的毒品則被新興的「提華納集團」(Cártel deTijuana,墨西哥西北部)與古茲曼分家的「錫納羅亞集團」給瓜分。

透過結盟與跨國犯罪的合作,古茲曼與錫納羅亞集團很快地就鞏固了哥倫比亞上游的毒品供應,並利用貪腐漏洞,在美墨邊境組織起了龐大而縝密的輸送網路。因此除了因身高(164公分)而得到「矮子」的綽號外,古茲曼也因具備在短時間大量輸送毒品越境的「非法物流實力」,而有「快腿」(El Rapido)的稱號。

古茲曼過去曾被墨西哥警方兩度逮捕,但卻又以極為戲劇化的方式兩度越獄。在2001年,古茲曼就曾透過收買獄警,而躲在洗衣籃裡成功越獄;之後在2015年,被關押墨西哥城監獄的古茲曼,又在戒備極為森嚴的狀況下,遣人挖了一條1,500公尺長、15公尺深的地道,直通自己的監獄廁所來逃亡。誇張的逃亡事蹟,不僅成為墨西哥民間的「犯罪傳奇」,更讓美國篤信「墨西哥政府已貪腐到沒藥可醫」。

雖然古茲曼在2015年成功逃亡,但高調的地道越獄,卻讓臉上無光的墨西哥政府與美國緝毒署加倍追緝。而漸漸被逼入絕境的古茲曼,或許為了證明自己還沒式微、或也為了製造與政府投降協商的條件,竟極為爭議地接受了美國男星西恩潘(Senn Penn)替《滾石雜誌》進行的人物專訪——誰知此舉雖然震驚世界,但也讓墨西哥軍警確認了古茲曼的行蹤,並在2016年1月再次逮捕古茲曼。

2015年古茲曼的越獄隧道。 圖/美聯社
2015年古茲曼的越獄隧道。 圖/美聯社

古茲曼第三次被逮後,美國與墨西哥政府隨即展開「引渡程序」,但最終古茲曼卻仍等到了2017年1月19日才正式入美——不過許多意見當時都認為,這是時任墨西哥總統潘尼亞-聶托(Enrique Peña Nieto),為了討好即將上任的美國總統川普(1月21日宣誓就職),而特意安排的「見面禮物」。

引渡到美國之後,古茲曼即一直被囚禁在紐約市曼哈頓的「單人監禁房」,相關審判程序也一直到2018年11月13日才終於正式開庭——但由於古茲曼作為毒梟的「兇殘」極為知名,許多被選中陪審團的陪審員,都紛紛以「安全」「怕遭報復」為由提出迴避,因此光是陪審團的組成,就讓法院頭痛不已;不過古茲曼本人對此卻相當得意,甚至還刻意透過媒體公開喊話:「放心,我保證不殺掉陪審員!」

在法院開庭的首次交鋒上,美國檢方提出了一系列的證據,指控古茲曼與錫納羅亞集團「是地球上最危險的毒梟網路之一」,其不僅向美國灌入了海量的古柯鹼、海洛因與安非他命等一級毒品;長年下來,光是行賄美墨官員的總金額,更超過了140億美金(新台幣4,322億元)。

檢方強調,古茲曼為了爭搶地盤與毒品生意,手段相當兇殘,像是美墨邊境、以毒品暴力而惡名昭彰的華雷茲城(Juarez),就曾是古茲曼與錫納羅亞的血腥戰場。法庭文件中,檢方也列舉了古茲曼的多次「虐殺事蹟」,像是擊斃對手毒梟、親手肢解焚屍;或者是在華雷茲城特別蓋起了「處決公寓」(牆壁用塑膠布包著以防人血污漬,室內還有專用的放血道,好方便滅跡清洗。)。

美國檢察官表示,殺人極為冷酷的古茲曼,曾在2005年下令處決盟友「貝爾川-萊瓦兄弟」(BLO)的親族成員胡利歐.貝爾川(Julio Beltran),他指派的槍手不僅把胡利歐打成蜂窩,反覆的掃射甚至讓「受害者身首異處,死無全屍」。

在錫納羅亞集團的全盛時期,貝爾川-萊瓦兄弟曾是古茲曼重要的運毒夥伴,但之後該集團的首腦被美墨聯手逮捕,BLO質疑是古茲曼刻意設局陷害,雙方於是爆發內戰。而為了報復並挑釁古茲曼,貝爾川兄弟更在2008年以同樣的手法,將古茲曼22歲的兒子埃德加(Édgar Guzmán López)當眾掃射至死。

錫納羅亞毒品暴力的受害者。 圖/路透社
錫納羅亞毒品暴力的受害者。 圖/路透社

面對美國檢方的重罪指控,古茲曼的辯護律師李區曼(Jeffrey Lichtman)則予以駁斥,並聲稱自己的當事人「並非十惡不赦」,「許多的指控與所謂的『證據』,都是毒梟對手與貪腐的美墨官員所捏造、栽贓。」

「我的當事人被指控是毒梟集團的首腦,但真正的首腦直到現在——此時此刻的現在,都還在墨西哥逍遙法外。」李區曼對法官與陪審團說,「事實上,我的當事人根本什麼都管不了,真正的毒梟之王,是他——『五月』贊巴達(Ismael "El Mayo" Zambada)。」

現年70歲的贊巴達,曾是墨西哥的「普通農民」,但卻憑藉著農業專才搭上了毒品商機,長期以來都是僅次於古茲曼的錫納羅亞集團「二號」。不過與莽撞嗜殺的古茲曼相比,行事低調的贊巴達更偏向毒梟合作與官員行賄,鮮少使用暴力來解決派系糾紛。因此出道至今,古茲曼已被逮捕三次,但贊巴達卻能持續地逍遙法外。

李區曼強調,贊巴達才是真正操縱墨西哥販毒網路的毒王,這也說明了古茲曼的落網,為何竟對美墨毒品問題「毫無改善」。此外,為什麼明明都是毒梟,贊巴達卻始終沒有被抓過呢?「這是因為贊巴達用賄賂收買了整個墨西哥政府——之中也包括墨西哥當前的最高政治領袖,現任墨西哥總統,恩里克.潘尼亞-聶托!」

「墨西哥總統貪腐、包庇毒梟」的指控,瞬時引爆了墨西哥的輿論,儘管潘尼亞-聶托連忙出面怒斥「一派胡言」;但總統任期僅最後兩個星期的他,其政府早已因貪腐、暴力與勾結毒梟黑幫等種種爭議而盡失民心,因此就算李區曼並未出示「總統貪腐」的證據,相關攻擊仍讓潘尼亞-聶托的聲望再度重傷。

古茲曼團隊向陪審團表示,「『矮子』之所以被捕,就是因為『五月』想要獨吞地盤、墨西哥政府要對外交代、而美國緝毒署亟欲搶功向社會證實『反毒有做事』...我的當事人,只是各方權謀所推出的共同祭品而已。」

在法庭上,李區曼也試圖以「古茲曼人性化」的一面,來博取陪審團的好感。畢竟在墨西哥的錫納羅亞地方,許多民眾都認為古茲曼是「樂善好施的『義賊』」。古茲曼從美國賺來「毒錢」後,也時常為地方造橋鋪路、甚至出錢出力為偏鄉山區「搭設電力網路」(不知是否合法)。因此在許多傳媒的敘述中,古茲曼也因「販毒羅賓漢」的形象而受人崇拜。

古茲曼的審判進度,預計會一直持續到明年春天。而在開庭階段,除了被告、法官、檢方與證人之外,所有的陪審團成員也都匿名,並須接受武裝警察的嚴密守護。

紐約出庭的古茲曼家屬。 圖/路透社
紐約出庭的古茲曼家屬。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Factbox: The career of Mexico's brutal Robin Hood, 'El Chapo' Guzman

More potential 'El Chapo' jurors excused for safety fears

El Chapo is a scapegoat for drug lord who bribed Mexico's...

最新文章

圖/美聯社

伊拉克戰爭15年後:巴格達禁地「綠區」終於開放

2018/12/11
圖/美聯社

英國脫歐政府瀕臨崩解:梅伊臨時取消《脫歐草案》表決

2018/12/11
圖/美聯社

減壓「黃背心」之怒:馬克宏出手,如何拆除民怨炸彈?

2018/12/10
馬德里三大電動滑板車營運商,4日遭要求全城下線。 圖/路透社

共享交通之亂?馬德里「共享電動滑板車」全城下線

2018/12/09
圖/歐新社

逮捕華為孟晚舟:白宮、習近平都提前知情,但沒人敢說?

2018/12/07
在耗時兩年的布局之後,歐洲檢察官組織12月5日終於針對義大利三大黑手黨組之一——...

行動代號波里諾:宣戰黑手黨,歐洲同日清剿「光榮會」

2018/12/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