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獨裁者的邪惡送子鳥:西班牙竊嬰風暴,首案醫生「有罪不起訴」

2018/10/09 轉角24小時

被遺忘的真相就等於死了?圖為畢卡索的名畫格爾尼卡後記,母親與死去的孩子。 圖/畢...
被遺忘的真相就等於死了?圖為畢卡索的名畫格爾尼卡後記,母親與死去的孩子。 圖/畢卡索(藏於馬德里索菲婭王后國家藝術中心博物館)

【2018. 10. 09 西班牙

獨裁者的邪惡送子鳥:西班牙竊嬰風暴,首案醫生「有罪不起訴」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在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將軍(Francisco Franco)——的統治期間,獨裁政府為了「連根拔起」左翼的叛亂因子,並在內戰後依照天主教、卡斯提亞文化重建一個樸實虔信又忠誠的保守社會。因此在政府、教會與醫界的聯手共謀下,自1939年起,數萬個「劣等家庭」的新生嬰兒,就這樣被強行「竊走」交由政府派送家庭領養。這橫跨數個世代的「竊嬰風暴」,真相一直要等到佛朗哥死後才逐漸大白。然而在10月8日,當馬德里高等地方法院面對首宗竊嬰風暴的訴訟,卻做出了「有罪但不起訴」的爭議判決。

西班牙的「竊嬰世代」始於1936-1939的內戰時期。當時由佛朗哥所領導的「國民軍」,結合了保守軍人與天主教教會的支持,在擊敗左翼與共產黨的「西班牙共和國」後,佛朗哥也於全國發動大整肅,數十萬異議份子、左翼殘黨要不被屠殺、要不就入獄,其留下來的兒女孩子也被政府帶走,重新分配給保守、虔信、忠於政府的諸多「楷模家庭」領養,以達成佛朗哥政權「清洗社會價值」的目的。

在西班牙內戰結束後,佛朗哥帶領國家進入高壓的恐怖統治,而強迫帶走新生兒、重新分配領養的情事,也在「說不得」的氣氛中,於國家公務系統、醫界與教會「制度化」了起來——起初強迫送養的狀況僅限於「政治犯」,但隨著經營規模的逐漸龐大,,包括單親媽媽、非婚生子、貧窮家庭...都被列入了「新生兒強迫收編」的允許清單;同時領養許可的範圍,也從「忠誠家庭」逐漸放寬,甚至演變成由教會與醫院聯手、將小孩賣給美國或中南美洲領養家庭的「跨國販嬰」系統。

雖然1975年佛朗哥病逝後,結束獨裁的西班牙,也開始了「民主化」的開放進程;然而系統性的竊嬰問題,卻一直延續到1987年才告終。而竊嬰問題的後續究責、真相追查與轉型正義,也在不斷的延宕、諉過與推卸責任中,成為「無人有責的國家醜聞」。

隨著西班牙政治氣氛與國民心態的轉變,在2010年之後,透過新聞界與學術圈的不斷追蹤,國家竊嬰案的真相與受害者,這才逐漸重見天日——今年49歲的伊內斯.馬德里高(Ines Madrigal)即是其中之一。

伊內斯。 圖/法新社
伊內斯。 圖/法新社

伊內斯是1969年出生於馬德里「聖拉蒙診所」(la Clínica San Ramón),並由主持診所的婦科主治醫生韋拉(Edurardo Vela)親手接生。根據西班牙政府官方登記的出生紀錄,伊內斯的生父是帕布羅.馬德里高(Pablo Madrigal Revilla),生母是伊內斯.佩雷斯(Inés Pérez Pérez);但事實上,伊內斯的「生母不詳」,佩雷斯也根本不曾懷孕,這個孩子是由韋拉醫生親手「帶走」,送給馬德里高一家的「禮物」。

她們一家和樂融融,雖然知道自己是「領養來的」,但伊內斯卻一直以為「當初親生母親是非婚生子,因此才會送養自己」。直到2010年,西班牙大報《國家報》報導了聖拉蒙診所的竊嬰醜聞,起了疑心的伊內斯才終於從佩雷斯——自己的「母親」口中——確認了自己也是系統性竊嬰的主角之一。

開始調查真相的伊內斯,陸續發現聖拉蒙診所的昭彰惡名,並透過法國第二電視台的記者臥底,以「針孔攝影機」的方式,錄下了退休後的韋拉醫生,承認「伊內斯身世就是假的,她就是個禮物」的自白。全案因此在2012年由伊內斯告上法庭,這也是西班牙民主化之後,第一起竊嬰風暴的訴訟案。

馬德里檢方表示,主持診所的韋拉醫生,確實長期夥同婦科助手——修女瑪麗亞(Sister María Gómez Valbuena)——搶奪新生兒,並協助偽造出生證明;但當西班牙開放後,相關的診所紀錄與關鍵病歷,都已被兩人放火銷毀,因此伊內斯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相關程序是否與時任政府體系掛勾,相關調查也無法得知。

韋拉醫生。 圖/美聯社
韋拉醫生。 圖/美聯社

西班牙《國家報》報導,當伊內斯於2012年決定以偽造文書、非法領養、非法囚禁、變造出生證明...等罪名舉發韋拉醫生的同時——根據法律——她也必須控告身為「幫兇」的養母佩雷斯。

「我告訴她:『媽咪,抱歉但我必須舉發你。』」伊內斯向《國家報》表示,自己的養母雖然在韋拉醫生的指示下,進行了一系列的「假懷孕」行為以規避領養程序(醫生直接將生母登記為佩雷斯),但她始終以為韋拉醫生帶來的女嬰,確實是非婚生的棄嬰、而不是報紙上寫的「被國家搶走的悲劇之子」。然而佩雷斯雖然難過,但卻也贊成提告,「因為她知道這是幫助我挖掘真相的最佳途徑。」

雖然控告養母僅是法律程序,但養女控告養母以求知竊嬰醜聞真相的戲劇化轉折,卻也讓本案備受西國輿論關注;但遺憾的是,佩雷斯沒能等到真相來的那一天,就已在2016年12月以93歲的高齡逝世。

至於被告發的韋拉醫生,現年已經85歲。在官司纏身的6年之間,韋拉不斷地以健康狀況不佳為由迴避出庭,各種關鍵事證與指控,他都不配合地以「忘記了」「誰記得」來規避。不過在司法單位、新聞圈與受難者轉型正義團隊的追蹤調查下,最終韋拉醫生仍因偽造文書、非法監禁、偽造領養等重罪,遭西班牙檢方以11年有期徒刑起訴。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然而在2018年10月8日,馬德里高等法院的判決中,法院雖然認為韋拉醫生罪證確鑿,多項起訴罪名「全部有罪」;但根據西班牙法律的規定,伊內斯作為嬰兒受害者的法律追訴權,僅保留於「當事人成年的10年內」,換句話說除非當年伊內斯能在1997年、28歲當時就提出告訴,否則即無法指控韋拉醫生的任一罪行。

由於伊內斯控告韋拉醫生時已經43歲,因此8日法院現場,被告也在「有罪無刑」的詭異判決中當庭獲釋。消息傳出後,數千名同樣提出告訴的「竊嬰當事人」,也紛紛對西班牙的司法系統表達譴責與憤怒,並質疑在這種系統之下,「西班牙的司法永遠不可能對竊嬰世代提出任何解答。」

不過對於判決結果,伊內斯本人倒是相對平靜。她表示,自己本就無意向韋拉醫生索賠、或非得讓他高齡坐牢不可,「我所在乎的,是定罪承認與事件的全貌真相。」

伊內斯強調,原告律師團隊仍打算上訴、將全案拉到西班牙最高法院,以迫使司法系統與西班牙政府,正式針對竊嬰醜聞中的國家立場與檔案紀錄全數公開,以協助陸續已提出告訴的2,000多名受害者,找回自己在國家謊言外的「真正身世」。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Doctor found guilty but walks free in Spain 'stolen baby' case

Doctor in Spain’s first “stolen baby” case committed offenses, but won’t be convicted

Doctor avoids conviction in Spain ‘stolen babies’ case due to statute of limitations - France 24

Spanish court clears 'baby-stealing' doctor of charges | DW | 08.10.2018

最新文章

圖/《紐約時報》報導截圖

川普稅單怎麼了?美國大選首場辯論前引爆的「總統債」風暴

2020/09/28
亞美尼亞國防部釋出影片截圖,27日在兩國邊界地帶,亞塞拜然軍一架坦克遭到攻擊。 ...

高加索「全面戰爭」總動員:亞美尼亞-亞塞拜然邊境交戰...威脅怎判斷?

2020/09/28
1964年的巴西軍事政變,讓國家自此踏入長達21年的獨裁恐怖時期。這段黑暗年代,...

白色恐怖金龜車:出賣員工「被消失」...福斯汽車的巴西幫兇黑歷史

2020/09/26

失竊的聖人之血: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聖血瓶」竊盜之謎

2020/09/25
圖/法新社

殘酷的慈悲:澳洲470頭「領航鯨大擱淺」的人工鯨落與安樂死賽跑

2020/09/25
一起美國警察執法爭議,造成一名無辜的26歲黑人女性——布倫娜.泰勒(Breonn...

說出她的名字:美國黑人抗爭再起...Breonna Taylor為什麼死了?

2020/09/2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