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波士尼亞戰爭大審判:UN法庭上,克族戰犯的自殺直播

2017/11/30 轉角24小時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2017.11.30 荷蘭/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

波士尼亞戰爭大審判:國際法庭上,克族戰犯的自殺直播

「我剛才飲下了毒藥...我不是戰爭犯,我反對你們的判決!」聯合國所成立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29日於荷蘭海牙開庭,宣判最後一批受審戰犯的罪刑結果。但宣判過程中,其中一名遭判戰爭罪、獲刑20年的前克羅埃西亞族將領——普蘭雅克(Slobodan Praljak)——卻在全球直播中,當庭服毒自盡。儘管緊急施救,但普蘭雅克最終仍宣告不治,死時72歲。消息傳出後,克羅埃西亞總理第一時間也向普蘭雅克的家屬致意,並公開譴責ICTY的「不義判決」;但受其所害、甚至被投入集中營的波士尼亞倖存者,反指責普蘭雅克的自殺,是極為懦弱的畏罪表現。

根據ICTY的直播畫面,當時與5名克族戰犯一同坐在被告席上的普蘭雅克,在聽到自己的上訴被駁回、戰爭罪有罪之後,他先是暴怒地起立,朝著ICTY的總法官阿久斯(Carmel Agius,馬爾他籍)大吼:

普蘭雅克不是罪犯!我不服你的判決!

隨後,普蘭雅克突然掏出一只玻璃小杯,將杯中的不明物體一飲而盡,並打斷阿久斯的判決誦讀,「我剛才飲下了毒藥...我不是戰爭犯,我反對你們的判決!」

普蘭雅克的服毒,讓庭上的法官、翻譯、律師與法警頓時傻眼。混亂的急救過程中,阿古斯當場宣布休庭,並緊急切斷直播訊號。但普蘭雅克送醫後,仍於當天下午宣告不治,成為「犯罪現場」的法庭也被荷蘭警方全面封鎖。

《路透社》報導,在法庭上飲鴆自盡的普蘭雅克,是ICTY成立24年來,第3名自裁的戰爭罪嫌犯。不過先前的兩人都是在看守所內自盡;而在開庭之前,出庭的被告與律師團、記者都需多次搜身,在看守所中的普蘭雅克,也沒有機會與律師、親屬或探訪者面對面接觸,因此他手上的毒藥究竟從何而來?背後的共謀者為誰?荷蘭警方都在調查當中。

普蘭雅克身亡的消息,是由克羅埃西亞國家電視台於29日傍晚獨家宣佈。之後,克國總理普蘭科維奇隨即發表聲明,除了對普蘭雅克的自殺「表示遺憾」外,總理本人亦向其家屬「表達誠摯的弔念之意」。

普蘭科維奇表示,這場自殺直播,是那些受到ICTY「不公指控」的克族嫌疑者們「最深沉的抗議」,而克羅埃西亞政府也就此機會,再度表達對戰爭法庭的不滿與遺憾。

普蘭雅克死訊傳開後,摩斯塔的波士尼亞克族人,紛紛走上市區為他點燈致哀。 圖/路透...
普蘭雅克死訊傳開後,摩斯塔的波士尼亞克族人,紛紛走上市區為他點燈致哀。 圖/路透社

72歲的普蘭雅克,是出生於前南斯拉夫南部小鎮——查普利納——的克羅埃西亞族人。早年投身於藝文劇作的他,在1991年南斯拉夫解體、克羅埃西亞宣布獨立之後,也從老家北上,志願從軍為克羅埃西亞的獨立作戰。

但在克羅埃西亞之後,南方的波士尼亞穆斯林也趁勢宣布脫離南斯拉夫,但卻因境內族群的複雜,而釀成了波士尼亞穆斯林、波士尼亞塞爾維亞族與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族...長達3年半的內戰大亂鬥。

在這段時間,普蘭雅克也在克羅埃西亞共和國「國父」圖季曼(Franjo Tuđman)的命令下,帶著克族戰士、武器與軍費,回到了波士尼亞南部、摩斯塔(Mostar)一帶的克族大本營,組織了克族武裝部隊,據地建立「赫塞哥-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共和國」。

在圖季曼的邏輯中,剛獨立的克羅埃西亞之所以介入波士尼亞內戰,不僅是為了保護波士尼亞克族人口,另一方面他也希望能以此建立擴張克族的民族國家、建立「大克羅埃西亞共和」,以對抗繼承前南斯拉夫的塞爾維亞人。

不過回到老家的普蘭雅克部隊,卻與波士尼亞穆斯林爆發的武裝衝突。雙方在摩斯塔古城中死鬥,過程中,普蘭雅克涉嫌縱容(或指使)克族戰士格殺穆斯林戰俘與非戰鬥人員,並強捕非克族平民進入集中營。此外,聯合國方面亦指控普蘭雅克,刻意下令軍隊炸毀摩斯塔城中的穆斯林社區,摧毀城內的清真寺與600多年歷史的鄂圖曼古橋,藉以清洗在地的「穆斯林社會痕跡」,達到迫遷人口與族群重整的目的。

後來在歐美的介入與調停下,波士尼亞克族與穆斯林的衝突最終以政治妥協收場,雙方共同合作,聯手組成了「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至於普蘭雅克則選擇退役,回到克羅埃西亞從商致富。

然而普蘭雅克在摩斯塔的經歷,卻讓他在2004年3月,遭到ICTY以戰爭罪起訴。不過自認無罪的普蘭雅克,卻很乾脆地選擇「投案」,並於同年4月現身荷蘭海牙,接受戰爭法庭的逮捕。

由聯合國籌組的ICTY,是國際社會為了處理前南斯拉夫內戰戰爭罪遺緒,所成立的國際刑事法庭。在24年的調查與審判中,ICTY一共起訴了161名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蒙特內哥羅與科索沃的戰爭罪嫌犯。

在ICTY所負責的戰犯中,包括了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šević,審判中病逝)、前塞族共和國領導人卡拉季奇(Radovan Karadžić,被判40年),與上周三遭到定罪的「波士尼亞屠夫」姆拉迪奇(Ratko Mladić,無期徒刑)...等人,而29日的開庭中,普蘭雅克等6名克族嫌疑者,則是ICTY在任務結束、年底依法解散前的最後一批戰爭犯。

在長達13年的審理與調查中,普蘭雅克堅稱自己只是守護克族同胞,像是被炸毀的摩斯塔鄂圖曼大橋,在戰時根本是前線的軍事據點,自己亦無縱容種族清洗、或法庭所指控的各項戰爭罪。但最終,在各項客觀證據的佐證下,ICTY仍認為普蘭雅克有罪,並維持20年有期徒刑的判決。

在普蘭雅客死後,ICTY目前也擱置剩餘判決的公布。但除了克羅埃西亞政府的「遺憾」外,不少波士尼亞戰爭倖存者,卻強調普蘭雅克的「畏罪」只是障眼法,後續的判決完遂與究責報告,不應因一人的激烈舉動而動搖,「他確實有罪,但有罪的並不只有他一人。」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波士尼亞的裂痕,與鈔票上的平行世界

Bosnian Croat war criminal dies after taking poison in UN courtroom

Bosnian Croat war crimes convict dies after taking 'poison' in U.N. court

Bosnian Croat war crimes convict dies after taking 'poison' in U.N. court

最新文章

「兇手就在我們之中!」二戰已結束了73年,德國所謂的「納粹獵人」,仍以司法追溯著...

德國「納粹獵人」的最後一哩路:與時間賽跑的轉型正義

2018/05/25
塞納河畔的舊書攤已有500年歷史。 圖/Flickr@pierre bourru

消失中的人文寶藏:巴黎動員拯救「綠色舊書攤」

2018/05/25
圖/美聯社

好萊塢再爆性騷擾:CNN女性指控摩根費里曼

2018/05/25
解放軍海軍士兵與美軍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 圖/美聯社

中國不用來了!美軍撤回環太平洋軍演的解放軍邀請

2018/05/24
日本大學美式足球在月初爆發惡意擒抱、導致選手受傷事件,在犯規選手宮川泰介公開謝罪...

教練的魔鬼指令:日本美式足球惡意犯規,引爆輿論憤怒

2018/05/23
美國當代重量級猶太裔作家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病逝,享壽85歲。...

《美國牧歌》絕響:美國文學宗師菲利普.羅斯逝世,享壽85

2018/05/2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