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埃及史上最慘恐攻:305死,40槍手屠殺西奈清真寺

2017/11/25 轉角24小時

清真寺外成為血海,寺內則停滿死傷村民。 圖/歐新社
清真寺外成為血海,寺內則停滿死傷村民。 圖/歐新社

【2017.11.25 埃及

埃及史上最慘恐攻:235死,40槍手屠殺西奈清真寺

█ 25日20時官方更新:罹難人數已超過305人,其中27人是兒童。官方目前指行兇者疑為ISIS西奈分支,但仍無切確證據。

埃及北方的西奈半島,24日下午發生極為慘烈的恐怖攻擊。超過40名身份不明的武裝份子,趁著周五穆斯林禮拜的時間,突襲北西奈的比爾阿貝德(Bir al-Abed)鄉間的拉達清真寺(al-Rawdah mosque)。目擊者表示,這批槍手先在清真寺外引爆土製炸彈,再佈好陣勢、開火掃射從寺內逃竄的400多位本地穆斯林,目前已知至少305死——是埃及現代史上最為慘重的恐攻事件,但目前未有組織坦承犯行。

事發的拉達清真寺,位於北西奈省首府阿里什(Arish)西方40公里、比爾阿貝德附近的拉達小村。獨立媒體《埃及空間》(Mada Masr)報導,該村人口不到2,500人,過去鮮少捲入西奈半島的部落糾紛,亦非交通或政經的要衝地。此次遇劫,也讓地方村民應變不及。

埃及官方表示,這起攻擊事件發生在當地時間24日午後,拉達清真寺內400多名本地穆斯林,才剛結束周五的「主麻日」禮拜。正當村民即將散會的時候,超過40名身份不明的武裝槍手,卻乘著多輛吉普車包圍清真寺,並向寺院出入口投擲多枚土製炸彈。

炸彈被引爆後,寺內的村民紛紛驚慌逃竄——但一出寺院,早已佈好交叉火網的恐怖份子,卻開始無差別掃射,拉達清真寺霎時血流成河。

根據地方消息,這批槍手還曾試著襲擊救護車與鄰近的醫院,但除了大開殺戒,並未留下任何記號或聲明就各自逃逸。

攻擊事件發生後,北西奈各地都動員搶救,埃及東北各省亦同步開啟大量傷患機制,以救治拉達村的生還傷者。然而,截至25日清晨為止,埃及官方已確定拉達清真寺襲擊事件,已造成305人死亡——換句話說,該村8分之1的人口,都在這個血腥的午後死傷殆盡。

截至目前,仍未有組織坦承犯行,但震怒的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仍於同日召開緊急國安會議,並向全國演說譴責恐攻,揚言必將復仇「伸張正義」。之後,他還下令軍方派出無人攻擊機隊,轟炸了比爾阿貝德郊區,一隊可疑的吉普車隊、擊殺了15名「恐怖份子」。

在塞西總統的命令下,駐守西奈的埃及軍隊,也封鎖了北西奈的公路要道,原本即將於本周六重新開放的巴勒斯坦-埃及邊境關口(加薩走廊-西奈半島的拉法通道),也因安全問題無限期推遲。

《路透社》與眾多埃及主流媒體都表示,受到攻擊的拉達清真寺,屬於北西奈著名的加里利亞蘇菲道團(Gaririya Sufi order)地方分支。過去,這批蘇菲主義者,曾多次被西奈的ISIS從眾點名為「異端者」,因此這次的屠殺,很可能是ISIS所挑起的清洗行動。

然而任教於開羅美國大學的社會學者阿姆羅・阿里(Amro Ali)卻認為,這樣的派系標籤並不準確。因為西奈半島的蘇菲運動,並無明顯的「教派區隔」,除了道團從眾外,其他支派的穆斯林村民,也同樣參與拉達清真寺的主麻日。因此比起支派對抗、宗教鬥爭,拉達大屠殺更是恐怖份子為了散播恐懼,而對鄉下村里集會的「藉故濫殺」。

拉達清真寺外。 圖/歐新社
拉達清真寺外。 圖/歐新社

▌背景說明:埃及火藥庫,反抗開羅壓迫的西奈半島

在歷史認同上,西奈半島其實並不屬於「埃及」,一直到英國入駐埃及後,為確保蘇伊士運河東岸的安全,西奈半島才於1906年被併入埃及行政管轄內、自此成為大埃及的一部份。之後,又因連年衝突,經濟難有發展,並成為以色列-阿拉伯紛爭的南方前線,甚至在1967-1982年間受到以色列的軍事佔領,而全面「要塞化」。

而1982年回歸埃及後,埃及政府對於西奈南部大興土木、積極建設觀光產業。然而這些建設並沒有反饋給西奈的本地居民。

西奈半島上約有6成的人口屬於遊牧的貝督因部落,這些貝都因人隨季節遷徙,不受土地限制;但中央政府在西奈半島南端的開發,不僅剝奪了游牧部的傳統牧場與移動路線,開羅當局甚至鼓勵「本土」居民前進西奈屯墾、投資,各種觀光、土地建設、公職職缺也都以新來移民為主,地方的基礎建設也以「觀光目的」為首要優先,在地的部落不僅分不到觀光資源,地方經濟的急遽轉型也直接威脅傳統部落的生計。

在地方發展受限的狀況下,西奈半島的貝督因人也發展出出獨特生存模式。利用西奈半島「亞非入口」的地理位置,各種人員、商品、甚至武器的走私,也在半島上往來流動;特別在阿拉伯之春後,來自利比亞、埃及等地的各種軍火流動更見頻繁,配合政局的動盪,也讓西奈本地的反政府武裝更發強悍。

資源分配的不均,與本地傳統經濟活動的壓抑,種種條件也讓地方部落加入極端組織、走向對抗中央的躁動之路。因此,西奈烽火才成為埃及軍政府,當前最頭痛的國安問題。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At least 235 people killed in Egypt mosque attack

235 dead, 109 injured in deadliest militant attack in Egyptian history

Militants kill more than 230 at Sinai mosque in Egypt's deadliest attack

最新文章

哥倫比亞反毒部隊燒毀山區古柯鹼工廠的資料照片。 圖/路透社

毒梟王國再起?哥倫比亞古柯鹼產量暴增「史上最高」

2018/09/20
「違背良心的出版,就算被殺也不幹。」新潮社出版部文芸的官方推特上引用新潮社創辦人...

違背良心的出版?日本「新潮社」恐同亂鬥事件

2018/09/19
圖/法新社

假酒害命潮:馬來西亞48小時51人中毒,至少19死

2018/09/19
圖/俄羅斯國防部

都怪以色列?俄國軍機遭敘利亞政府誤擊擊落,15死

2018/09/18
黑潮號。 圖/歐新社

不沉默的艦隊:日本海上自衛隊首宣布「南海潛艦軍演」

2018/09/18
緩刑中的李在鎔。資料圖片。 圖/路透社

文在寅18日平壤訪問金正恩:三星少主李在鎔「帶罪隨行」

2018/09/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