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紐西蘭國旗公投:千金難買早知道?

2016/03/24 轉角說

這麼多個月來的激辯以及資源耗費,這兩場公投究竟為紐西蘭社會帶來了什麼? 圖/路透...
這麼多個月來的激辯以及資源耗費,這兩場公投究竟為紐西蘭社會帶來了什麼? 圖/路透社

歷經一萬兩千多面新國旗徵選、雙輪公投,加上十個月的爭論、總花費兩千六百萬紐幣,紐西蘭終於在今天完成了「一票定生死」的第二輪國旗公投。正式投票結果將於下周三(3月27日)宣布,但在今天當地時間五點,初步票數統計已顯示...

56.6%的投票民眾支持維持舊有國旗,43.2%支持新國旗

面對新旗幟的落選,總理凱伊(John Key)在受訪時難掩失望,但還是很有氣度地在推特上說道:

今天我們國家選擇了保留現有的國旗。我鼓勵所有人民盡情地使用它、擁抱這面旗子;更重要的是,要為這面旗子感到驕傲。

▎前情提要

更換國旗的議題在紐西蘭已不是新聞,早在2014年的國會大選時,「紐西蘭國家黨」(NZ National Party)便已預告選民,如果勝選,將推動國旗公投,讓人民「自己國家的旗子自己選」。但這場「國旗革命」一直拖到去年中,才如火如荼地展開。

凱伊正式宣布國旗公投後不久,紐西蘭國會成立了跨黨派的臨時「國旗委員會」(Flag Committee),協助審查公投相關法條,並提名12位能凸顯紐西蘭多元文化(性別、種族、年齡、產業與社區)的公民代表,組成「國旗審議小組」(Flag Consideration Panel)。國旗審議小組被賦予從一萬兩千多面民眾設計的旗幟當中,篩選出最後四面旗幟於第一輪公投相互競爭的重責大任。

第一輪的公投廝殺在去年11月20日至12月11日展開,最後由建築師洛克伍德(Kyle Lockwood)所設計的,以銀蕨(Silver Fern)為主軸,黑藍底並搭配紅色南十字星的旗幟勝出。

左邊為第一輪公投勝出的新旗幟:銀蕨+黑藍底+紅色南十字星;右邊為紐西蘭現在的國旗...
左邊為第一輪公投勝出的新旗幟:銀蕨+黑藍底+紅色南十字星;右邊為紐西蘭現在的國旗。 圖/歐新社

▎為什麼要改國旗?

支持更換國旗的論點主要環繞在,現有紐西蘭國旗與澳洲的長得太像,無法讓他人有效辨識,以及比起米字旗象徵大英帝國時期的海外殖民歷史,自一次大戰開始便用於紐西蘭軍服上,同時也是被當地毛利人視為聖物的「銀蕨」,才是最能深刻連結紐西蘭人與腳踏著的土地的選擇。對倡議更換國旗的民眾來說,這意味著當地人民對自己過往歷史的正視與「再認識」,以及未來國家路線與國家認同的「再形塑」。

支持更改國旗的論述似乎合情合理,但這幾個月以來,多方民調卻顯示一般大眾對改國旗一事顯得興趣缺缺,更換國旗並非社會共識——有65%的民眾傾向「維持現狀」;而第一輪的公投也只有48.78%的投票率。

在第二輪公投開票當天,一份紐西蘭民調機構 UMR Research 調查報告甚至顯示,相較於年長者,18-29歲年輕人意外地多為傾向保留現有國旗,比例高達70%;而30-40歲民眾支持度為58%;45-59歲間為53%;60歲以上亦有53%。

不論是哪個世代,想要更改國旗的民意始終不超過半數。

你分辨得出哪一個是紐西蘭國旗,哪一個是澳洲國旗嗎? 圖/歐新社
你分辨得出哪一個是紐西蘭國旗,哪一個是澳洲國旗嗎? 圖/歐新社

▎問錯問題的公投?

在如此缺乏基礎民意的窘境下,舉辦公投的用意為何?回歸爭論的最早的開端,這場公投是否在一開始就問錯了問題,還是早已被執政黨綁架,預設了立場?

去年議院預算審核時,紐西蘭工黨(Labour Party)就曾以「公投問題順序設定不對」為由,反對撥款。而在國會裡,除了堅持改國旗的執政黨,以及全面反對改國旗的「紐西蘭優先黨」(New Zealand First)之外,「國旗委員會」的成員,如毛利黨與綠黨的代表,皆持樂觀立場,但同時也認為第一輪公投至少得要先確認改國旗的基礎民意,再進一步討論國旗的選項,而不是大張旗鼓地召開旗幟設計評選,到最後發現沒有人想更改國旗。

對於外界質疑「問錯問題」,「紐西蘭行動黨」(Act New Zealand)則為執政黨緩頰,解釋在提供國旗選項後,或許會提高改旗意願,才因此省略前面的步驟。

然而,對執政黨來說,公投命題的起點從來就不是「要不要改」,而是「要改。那要改什麼?」。如同官方的回應,「在未能提供民眾選擇前就讓大眾盲目投票,才是有損公投的合理性與用意」。

國家黨的「預設立場」,也成為這次改國旗辯論中的焦點之一。紐西蘭地方報《Wairarapa Times-Age》甚至直接批判,政治人物時常濫用「選民託付」(mandate)的概念,在選後合理化推行政策的動機,甚至是為自己不受歡迎的政策開脫,就像這次的國旗公投——我早在選前就說過要改國旗了,所以現在的問題當然只剩,要改成什麼樣?

但,既然全國改旗意願不高,為何總理凱伊仍舊一意孤行?

既然全國改旗意願不高,為何總理凱伊仍舊一意孤行? 圖/歐新社
既然全國改旗意願不高,為何總理凱伊仍舊一意孤行? 圖/歐新社

▎改國旗,追求「歷史定位」?

外界質疑凱伊只是在追求「歷史定位」。紐西蘭電視圈知名製作人,同時也是威靈頓左派媒體《自治領郵報》(The Dominion Post)的專欄作者阿姆斯壯(Dave Armstrong)毫不客氣的列出十一項反對改旗的理由,其中直指,總理凱伊其保守派立場,長期反對紐西蘭建立共和國,凡只要有英國皇室的場合就盡情地搏版面,一夕之間轉而提倡拋棄「米字旗」,居心何在?

對這樣的指控,凱伊強烈反彈,「未來世代沒有人會記得是哪個總理決定改國旗的,就像我不記得加拿大是在哪一任總理任職期改國旗的,我相信大部分加拿大人也不記得......我手上有太多事情可以被我視為是任內要達到的政績,但改國旗絕對不是其中一個。」

隨著議題被炒熱,工黨開始猛烈攻擊執政黨,指稱現在不是改國旗的時機點,或許等到紐西蘭決定是否要脫離「母國」大英國協,進一步建立共和國,屆時再來談國旗。工黨黨魁 Andrew Little 甚至戲稱改國旗只不過是總理凱伊一個「華而不實」的倡議(vanity project)。

反對黨這樣政治抨擊,卻也讓不少左派支持者感到失望。如紐西蘭大報《紐西蘭先驅報》的政論編輯奧黛莉楊(Audery Young)所評論,基於社會正義的價值觀,工黨本應反對現在這面承載殖民歷史記憶的旗幟,而且在上一次國會改選時,工黨亦承諾選民將舉辦國旗公投,如今卻為反對而反對,將改旗的議題濫用為打擊對手的政治工具,完全漠視部分真心追求國家轉型的民眾。

奧黛莉楊同時也表示,大家一面倒地拿「浪費錢」洗臉總理,但現今的紐西蘭經濟狀況穩定,未有需要刪減福利、勒緊國庫褲帶的考量,改國旗是為國家轉型的一大步,現在不做,更待何時?

但是,不管是現在推行,還是未來在再做,更改國旗仍舊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決的問題。

1981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訪紐西蘭,遭遇反王室抗議。 圖/路透社
1981年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訪紐西蘭,遭遇反王室抗議。 圖/路透社

▎假設,真的要換國旗了,哪些東西要改?花費多少?

凱伊政府:不太清楚。

但據《紐西蘭先驅報》報導,政府堅稱「不會花到千萬元。」

這次國旗公投爭議如此之大,乃是因為凱伊政府於兩年前便高分貝地宣傳這個大計畫,但截至目前為止,政府依舊欠缺周詳計畫以及執行力。

若投票決定採用,新國旗首次亮相的場合可能會在八月里約的奧運。但奧運上那只旗幟,只是千百萬個飄揚空中的國旗中的其中一個。

根據紐西蘭司法部統計,光是中央層級公家機關各大小尺寸的旗幟加總起來,就有兩千多面,總計花費六十多萬紐幣($663,612)。而地方層級的公家單位旗幟用量較少,暫時預估最低花費為三萬多紐幣。而這些估算仍不包含中小學等教育機構,更不包括「隱藏」性的旗幟,如軍警消人員配戴的徽章、駕照上的國旗圖樣等。 

而目前紐西蘭國內符合政府製旗廠商有三間,但其他小型製旗商,以及其他在販售商品、包裝上有印有國旗的廠商(如:觀光伴手禮)則不計其數,旗幟汰舊換新的過程所產生的經濟衝擊因而難以估計。

在一場部會質詢中,「紐西蘭優先黨」黨魁彼德斯(Winston Peters)質問內政部長改護照的費用,所得到的答案卻是「0到458萬紐幣」。

紐西蘭護照上雖只印有國徽(coat of arms),但在站立於盾牌一側的女性,卻手持紐西蘭現有「米字旗+南十字星」的國旗。對於內政部長答覆,除非人民剛好要改新護照,不然不會統一召回舊護照,彼德斯難以置信地表示:那我們不就一個國家兩面國旗了!

面對彼德斯猛烈砲火攻擊總理亂花錢,總理凱伊則不甘示弱地反擊,1997年由「紐西蘭優先黨」發起的老年津貼公投所耗費資源,跟這次差不多,而且投票結果徹底潰敗!(近92%民眾反對)

許多「隱藏」性的旗幟,如軍警消人員配戴的徽章、駕照上的國旗圖樣等,所花費用難以估...
許多「隱藏」性的旗幟,如軍警消人員配戴的徽章、駕照上的國旗圖樣等,所花費用難以估計。 圖/紐西蘭軍方臉書

▎結果出爐後:公投到底帶來了什麼?

雖然今晚的開票,只是初步統計,最後的結果還必須等到其他郵寄票全數統計完畢,於下禮拜三公布,但截至目前超過10%的得票差距,似乎大勢已定。

那麼,這麼多個月來的激辯以及資源耗費,這兩場公投究竟為紐西蘭社會帶來了什麼?

在公投前,總理凱伊一再聲明,除了更換旗幟這個明確的目的以外,國旗公投所帶來的正面效益還包括社會大眾對於「國家」的思考。公投後,儘管難掩失望,凱伊依舊不認為這是場失敗且浪費錢的運動。他強調,國旗公投的辯論為整個國家注入了新的力量,協助人民去思考紐西蘭作為一個國家,其存在蘊含什麼樣的意義。

最後,凱伊坦白,在他任期內不會再重提更改國旗,而這個議題在將來或許會緊綁脫離大英國協建立共和國,然而後者從來不是他的政治選項。

落選的銀蕨旗,或許就如同總理凱伊所說的,提供人民進一步思考國家為何的選擇。 圖/...
落選的銀蕨旗,或許就如同總理凱伊所說的,提供人民進一步思考國家為何的選擇。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安倍的新大戰略的故事告訴我們,其實它並不全新,因為亞洲地理特性以及國際政治結構的...

安倍不在以後?《安倍晉三大戰略》的海洋民主國

2022/09/26
圖/路透社

安倍國葬的理由?日本「國葬反對」與「弔問外交」

2022/09/23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8日辭世,長子查爾斯三世繼位成為國王,英國再掀起廢皇討論,甚...

不要王冠好不好?#NotMyKing 的英國王室存廢論

2022/09/16
現年73歲的英國國王查爾斯三世(Charles III)在9月8日登基,成為英國...

「查爾斯三世」或「查理三世」?英王與皇室名號翻譯學

2022/09/15
富蘭克林曾在1762年表示他的心屬於英格蘭。 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美國「國父的真相」:擁護英王的富蘭克林為何變成獨立領袖?

2022/09/15
1975年到訪香港的英女皇。 圖/The Royal Family

「再見了,事頭婆」:一位香港人的英國女王記憶

2022/09/12

最新文章

圖為在土耳其抗議阿米尼之死的民眾。 圖/法新社

誰殺了阿米尼?一名伊朗女性之死掀起「道德警察」之戰

2022/09/21
英國女王御用風笛手保羅.伯恩斯(Pipe Major Paul Burns)於女...

Sleep, Dearie…英國女王國葬,最後送別的風笛手

2022/09/20
發生車禍的貴陽大巴出發前的照片,出現了車輛正前方拍到司機穿著防護衣駕駛的景象。 ...

凌晨坐上開往隔離的大巴:中國貴州「抗疫轉運」27死翻車事件

2022/09/19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2022/09/16
剛孵出的古巴鱷。 圖/路透社 

絕種邊緣「古巴鱷」:對抗暖化與饕客威脅的復育之戰

2022/09/15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著名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已證實...

用安樂死斷了氣:法國高達逝世...新浪潮名導的生命最終選擇

2022/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