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被遺忘的報導:反安保的日本學運,然後呢?

2015/12/29 蔡曉林

SEALDs「潮流」派的抗議風格,成功地吸引了日本國內對反安保的關注。但曾經華麗...
SEALDs「潮流」派的抗議風格,成功地吸引了日本國內對反安保的關注。但曾經華麗的抗爭,為何消失匿跡?學生們的下一步是什麼?圖/SEALDs 臉書

▎回顧

▎專題企劃:2015年,被遺忘的報導按圖進入

事件:反安保學生運動

日期:2015年09月19日

地點:日本

2015年的夏天,長期氣氛低靡的日本學生似乎找回了戰後日本學生運動的那股悸動,在一群大學生的領導下,帶領了民眾前往國會前進行反安保法案的示威行動。

這個簡稱為SEALDs(Students’ Emergency Action for Liberal Democracy s)的組織,主要成員由國際基督教大學、上智大學、明治學院大學等大學的學生發起,成員透過社群媒體聯繫,一共參與其中的成員超過上百人。SEALDs主要的行動是帶領國會前的示威行動,其中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他們「潮流」(おしゃれ)與友善的路線,如善用社群媒體以及炫麗的廣告與攝影進行宣傳,或者在國會前以饒舌、搖滾樂的方式帶領喊口號,引起了日本以及國際強烈的關注。

SEALDs的行動雖不盡然得到大眾的支持,甚至還遭受不少來自社會上的批評,不過日本社會運動長期氣勢低迷,其中年輕人一向被認為對公共事務消極,但藉由SEALDs的揭竿而起,確實也讓人看到日本年輕人不一樣的一面。

只是在今年9月19日,安倍首相以強硬的手段通過安保法案後,即使SEALDs仍然繼續在國會前進行示威,氣勢卻也隨著運動微弱的力量漸漸消去。究竟在安保法案強行被通過之後,SEALDs的成員又如何因應時局而調整了組織的行動?

SEALDs創辦人福田和香子以饒舌方式喊著:「告訴我民主是什麼樣子?」,周圍民眾...
SEALDs創辦人福田和香子以饒舌方式喊著:「告訴我民主是什麼樣子?」,周圍民眾鏗鏘有力地回應:「這就是民主的樣子」。但這個世代學生們嘉年華式的搖滾抗議背後,有一股無法擺脫六七零年代日本左翼學生「過於激進」污名的沉悶感。圖/路透社

▎安保法通過後,SEALDs做了什麼?

安倍首相強行通過法案之後,儘管引起民眾強烈的反彈,日本社會對此議題的熱度頓時降低,主因認為大勢已定,無法進行任何改變。不過SEALDs並沒有打算因此就向政府低頭,他們計畫每個月在國會前進行一次示威,持續喚醒大眾對於這個議題的關注,不要因此失去希望。同時也鎖定明年的參議院選舉,希望能聯合勢力最大的兩個在野黨──民主黨與共產黨,在國會中過半,並且撤回安保法案。

為了達成撤回安保法的目標,SEALDs成員四處參與演講,並積極地與在野黨的政治人物溝通協調。而就像許多學生運動最後的走向,SEALDs也有意從「無政府組織轉型」成為「政治法人」,與其他四個法人──「學者之會」(学者の会)、「媽媽之會」(ママの会)、「立憲民主會」(立憲デモクラシーの会)以及反戰團體「綜合實行委員會」(総がかり行動実行委員會)──等組織,一同進行市民聯合,試圖凝聚行動能量向2016夏天的參議院選舉發起衝擊,並期待改變相對封建的內閣政治。

儘管走入政治不是一個學生們樂見的結果,但就如同其中成員表示的:

沒有政治資源,什麼事情也做不了。

此外,SEALDs也正積極與其他反對團體展開整合合作,並建立名為「ReDemos」的公民智庫 ,該組織已經規劃許久,目前仍然在籌備階段,但未來仍將會把研究重心放在日本憲法與民主主義的互動上,並期待這樣的韜光養晦能穩定地整合社會的各種意見,未來能更持續地發起足具號召力的政治聲明,以作為公民與政府之間的對話橋樑。

從體制外走進體制內?縱使「走進政治」不是學生們最樂見的手段,但沒有資源,改革的成...
從體制外走進體制內?縱使「走進政治」不是學生們最樂見的手段,但沒有資源,改革的成效就會大打折扣。圖/SEALDs臉書

日本相對保守的社會條件,無法讓學生以「佔領」等「非和平」的行動進行抗議,多方衡量...
日本相對保守的社會條件,無法讓學生以「佔領」等「非和平」的行動進行抗議,多方衡量後,SEALDs只能懷抱著透過非暴力手段,讓「示威」變成一種正常行動的理念。圖/SEALDs臉書

▎退場機制?

大規模的社會行動一但開始,如何「退場」總是一個難題。不過以SEALDs的情況而言,他們最初在暑假時規劃行動時,就沒有打算進行如台灣與香港這樣長期的「佔領」行動。

成員表示,他們所背負的是六七零年代日本左翼學生運動「過於激進」的污名,加上日本相對保守的社會條件,又更難說服輿論實行「佔領」等「非和平」的行動。因此SEALDs只能採與非暴力的抗爭手段,懷抱著能將「示威」變成一種正常行動的理念,讓民眾對於抗爭的想像不會只停留在戰後初期左翼學生運動的框架之內。即便部分學生也認知到如此溫馴的行動能帶來的改變有限,參與行動的學生一再強調,日本六七零年代的暴力行動(如全共鬥、淺間山莊事件、學生內部鬥爭)使得學生運動在當代日本成為了禁忌,就連SEALDs的合作對象之一:日本共產黨,至今仍然在民眾的心中形象不甚好。

也由於行動始於暑假,多為大學生的SEALDs成員在籌備時間上仍有相當充裕,但隨著學期開始,內部成員也作出共識:不能因示威而荒廢學業,不然該行動的力量也勢必會因此消散。

畢竟我們本業還是學生。(本業は学生だ)

SEALDs這個核心共識一面回應了不少社會人士批評「學生該做學生該做的事情」,另一方面SEALDs領導人奧田愛基曾說:「大家知不知道,我們學生是有暑假的嗎?」成為了夏日期間學生運動最有力的擋箭牌,暑假結束了,學生也該回到校園了。

不過現階段,除了每一個月固定一次國會前的行動,SEALDs本身的活動責任確實也逐漸趨緩。在「階段性任務」即將結束的現在,SEALDs也已對外宣布,將在明年夏天參議院選舉之後「組織解散」,在沒有包袱的狀況下,讓成員各自選擇屬於自己的「任務下一步」。

暑假期間凝聚的學生力量隨著假期的結束,學生返回校園而漸漸地煙消雲散。雖然SEAL...
暑假期間凝聚的學生力量隨著假期的結束,學生返回校園而漸漸地煙消雲散。雖然SEALDs每個月還是會固定擇期在國會前聚集抗議,但在9月安保法被強行通過,似乎也為SEALDs的「階段性任務」畫下句點。圖/SEALDs臉書

安倍政權的引領下,近年日本右翼的愛國情緒高漲。抗議學生的眼中種下戰爭種子的「安保...
安倍政權的引領下,近年日本右翼的愛國情緒高漲。抗議學生的眼中種下戰爭種子的「安保法」,不過就是「保全國家存利立」一項必要的和平安全法。今年7月也有愛國主義人士聚集於安倍晉三的官邸前,聲援安保法。示意圖/路透社

學生運動的聲勢微弱地滲透進日本社會,「即便現在沒有SEALDs的成員帶領,也有人...
學生運動的聲勢微弱地滲透進日本社會,「即便現在沒有SEALDs的成員帶領,也有人自動會去國會前進行示威行動了」。圖/歐新社

▎日本學生運動曇花一現的希望?

在保守氣氛高漲的日本,SEALDs的「出頭」也引發不少社會的負面回應。

有些「大人」批評學生應從「體制內來改革」,而不是在街頭上製造無謂的麻煩;而學生採取的「非暴力抗爭」,也不被六七零年代的學運「老將」所接受。各方唱衰之餘,甚至有女性成員為此收到性暴力的威脅。隨著運動的推演,團體內也陸續出現不同聲音,譬如:悲觀地認為日本的政治結構,完全不存在適合的在野黨能夠合作。

在《安保法》強行被通過後,運動氛圍急轉直下,墜入「大勢已去」的悲觀氣氛中。民眾對反安保普遍失去持續支持的動力,而安倍內閣的民調隨後竟然不降反升,在在透露出日本改革勢力動能的疲態。

但熱潮縱然衰退,SEALDs所造成的衝擊一瞬,仍緩緩地引發理念漣漪:

即便現在沒有SEALDs的成員帶領,也有人自動會去國會前進行示威行動了。

也有SEALDs成員感激地表示,他們能有今日的成果、喚起一定程度的關注,其實歸功於311之後核災的抗爭所累積的能量。

面對種種令人氣餒的景象跟批判,SEALDs仍選擇正面回應,並堅定地走下去。SEALDs最主要的共識就是達到撤回安保法案的目的,進而維護日本憲法與民主主義,並且在不失焦、尊重成員個人自由的前提之下,持續針砭安倍內閣的其他政策。當初許多參與成員只是抱持著一種「如果我不站出來,誰還會?」的態度,就這樣迎來了一個非比尋常的暑假。而仍在位置上奮鬥的這些年輕學生,至今仍奮力地將所堅持的理念傳達給更多對現況不滿的日本民眾——希望與改變仍然是有可能的。

*本文感謝東京大學宇野さつき同學提供田野資料,以及SEALDs的成員高野千春同學接受的訪問。

2011年東日本大震災餘悸猶存,核電放射性物質泄漏如海嘯般衝擊日本大眾對環境保護...
2011年東日本大震災餘悸猶存,核電放射性物質泄漏如海嘯般衝擊日本大眾對環境保護、能源、和平等議題的反思。爾後每逢311週年,總有不間斷大規模的示威遊行,一定程度上奠定了今年反安倍政權跟反安保條例能量的基礎。圖/路透社

 在一遍「大勢已去」的悲觀氣氛中,SEALDs決定與其他反對團體加以整合,以「R...
在一遍「大勢已去」的悲觀氣氛中,SEALDs決定與其他反對團體加以整合,以「ReDemos」公民智庫之姿,繼續傳達「希望與改變仍然是有可能的」的理念。圖/SEALDs

▎專題:2015結束前的倒數,這些事後來怎麼了?

2015年,被遺忘的報導 | 轉角國際 udn Global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蔡曉林

台中人,在臺灣大學主修西洋文學與社會學之後,東京大學學際情報學府碩士班畢,現為美國布朗大學歷史系博士生。關心的主題是吃喝玩樂以及跨時代檢視東亞地區中各種媒介如何影響著我們的生活,著有《微物誌──現代日本的15則物語》一書。

作者文章

日本移民與日裔美國人被迫離開自己的家園、放棄財產,而且這當中有將近三分之二的人是...

掙扎的「兩個祖國」:日裔美國人拘留營的黑歷史

2019/02/12
外交官杉原千畝有「日本辛德勒」之稱,曾發出「生命的簽證」拯救逾6,000名猶太難...

日本辛德勒:外交官杉原千畝,日本二戰形象的救星?

2018/07/02
特別是在2020奧運過後,東京的天價投入是否真能成正比回收?意圖更上一層樓的日本...

日本「新.觀光立國」,襲來的遊客商機或泡沫化危機?

2017/08/11
大阪的「鶴橋」。乍看之下,這裡與一般日本街景大同小異,不過繼續走下去,眼前突然出...

在日韓國人:燒肉、名字與「異鄉」的微物誌

2017/02/08
帥氣的西裝、晚歸的父親、被上司斥責的下屬、不被看中的女性...等等角色形象,型塑...

日本上班族的「職人精神」:新舊衝撞,職場人生

2016/09/23
就職活動有一套規定的「制服」:男性穿西裝打領帶,女性則是穿白襯衫搭配黑色西裝外套...

日本的「新卒就活」:追尋職場緣份的新鮮人們

2016/09/14

最新文章

當年在亡國感的催化之下,如何策畫了國民總武裝的作戰?今年8月15日是二戰終戰75...

一億國民總特攻:終戰75年...日本「本土決戰」的神國瘋狂見聞錄

2020/08/14
一名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向媒體展示他大片受傷瘀青的身體。 圖/法新社

歐洲最後獨裁者的道歉?全國大三罷...白俄羅斯釋放「所有」示威被捕者

2020/08/14
圖為今年7月,以以色列軍隊與巴勒斯坦示威者爆發衝突。 圖/路透社

獻祭巴勒斯坦的「賣國遊戲」?川普調停...以色列與UAE歷史性和解

2020/08/14
圖/路透社

漏油災難的「日本之恥」?模里西斯生態浩劫後的賠償困惑

2020/08/13
非洲的莫三比克,12日遭恐怖組織「IS中非省軍團」(ISCAP)攻下的重要港口城...

恐怖魔頭的非洲轉生?IS突襲莫三比克,攻陷天然氣關鍵出口港

2020/08/13
2009年習近平巡視黑龍江。 圖/新華社

中國式浪費暴食歪風:習近平與《央視》譴責的「大胃王吃播」

2020/08/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