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休達大偷渡:報復西班牙?摩洛哥3小時偷放5,000難民渡海

2021/05/18 轉角24小時

西班牙在非洲的海外自治城市休達(Cueta),17日傍晚突然無預警登陸數千非洲偷...
西班牙在非洲的海外自治城市休達(Cueta),17日傍晚突然無預警登陸數千非洲偷渡客。事前完全沒有收到情報、也毫無預警的邊防警力,完全無力於阻擋這批偷渡人龍的「登陸突襲」。截至17日晚間11點為止,休達市府預估已至少有5,000名非洲偷渡客非法入境。 圖/路透社

【2021. 5. 18 西班牙/摩洛哥】

休達大偷渡:報復西班牙?摩洛哥3小時偷放5,000難民渡海

「西撒哈拉的主權戰爭,竟在西班牙引起新一波難民偷渡潮?」西班牙在非洲的海外自治城市休達(Cueta),17日傍晚突然無預警登陸數千非洲偷渡客,光是傍晚3小時內,就有超過5,000人游泳渡海,此一偷渡數字不僅刷新了西班牙單日最高紀錄的250%;摩洛哥邊境軍警的不通報、不預警、不阻止,更讓西國政府大為惱火,懷疑摩洛哥方面的消極態度是對馬德里的「故意報復」——但摩西兩國為何突然交惡?關鍵的原因,則是西班牙秘密收診的一名來自於西撒哈拉沙漠的「神秘COVID染疫VIP病患」。

休達自治市是西班牙位於非洲大陸西北角的海外飛地。其座落於直布羅陀海峽東南端,除了海路之外,陸路各方都被摩洛哥領土所包圍。該地自中世紀以來,就一直由西班牙統治,到了1956年摩洛哥獨立後,西班牙雖然放棄了大部分的北非領地,但卻堅持保留休達與麥里亞(Melilla)至今。

儘管針對休達與麥里亞的歷史主權與「解殖返還」問題,摩洛哥與西班牙長年以來都有政治上的爭執;但就經濟互動而言,休達開放給摩洛哥的經貿人流仍十分密切。以麥里亞為例,常態就有3萬5,000名摩洛哥移工「每日往返」到西班牙飛地工作,各種「跑單幫」的歐非帶貨貿易,亦是摩洛哥本地極其仰賴的重要經濟命脈之一。

然而西班牙飛地的北非經濟生活圈,從2020年3月起就已因「歐洲疫情嚴重」而遭到摩洛哥政府封鎖中斷。將近15個月的往來中斷,不僅癱瘓了飛地貿易,也加劇了摩洛哥的經濟衰退與大規模失業問題。

西班牙在非洲的海外自治城市休達(Cueta),17日傍晚突然無預警登陸數千非洲偷...
西班牙在非洲的海外自治城市休達(Cueta),17日傍晚突然無預警登陸數千非洲偷渡客,光是傍晚3小時內,就有超過5,000人游泳渡海,刷新了西班牙單日最高紀錄的250%。 圖/路透社

不過摩洛哥沿海的失業壓力,雖然自今年2月以來接連引爆了勞工抗爭,呼籲拉巴特當局「盡快解封西班牙」以緩解摩洛哥本地的勞工生存困境;但就邊境狀況而言,摩洛哥仍遵守著對歐盟與西班牙的「難民管控承諾」,無論是休達還是麥里亞,都沒有因此出現「偷渡驟升」的問題——直到一星期前,邊境的非法入境通報,突然急劇攀升。

過去一星期來,原本大致平靜的休達與麥里亞,突然連續通報有「偷渡人潮」入境。這些非洲的偷渡客,除了趁隙翻過邊境鐵絲網外,大多都趁著退潮時間,直接從摩洛哥的邊境海灘「游泳」或「徒步涉水走淺灘」進入西班牙飛地。但這段時間的偷渡攀升,一般只有30多人、最多只不到130人,不料週一傍晚越境人潮卻「瞬間爆炸」。

西班牙《國家報》報導,從摩洛哥邊境「游泳登陸」的偷渡客,從17日清晨就開始陸續出發。但數千人的「偷渡團主力」,卻是在下午4點半到7點之間,趁著潮汐機會大舉越境。一時間,休達沿岸猶如「海上高速公路」一般塞滿了偷渡客,事前完全沒有收到情報、也毫無預警的邊防警力,完全無力於阻擋這批偷渡人龍的「登陸突襲」。

截至17日晚間11點為止,休達市府預估已至少有5,000名非洲偷渡客非法入境——此一數字,不僅創下了西班牙現代邊境管控制史上的「單日最大量偷渡潮」:比起去年11月在加納利群島的單日2,000人取締數字,更整整高出了2.5倍。

西班牙《國家報》報導,從摩洛哥邊境「游泳登陸」的偷渡客,從17日清晨就開始陸續出...
西班牙《國家報》報導,從摩洛哥邊境「游泳登陸」的偷渡客,從17日清晨就開始陸續出發。但數千人的「偷渡團主力」,卻是在下午4點半到7點之間,趁著潮汐機會大舉越境。一時間,休達沿岸猶如「海上高速公路」一般塞滿了偷渡客。 圖/歐新社

在游泳偷渡的跨海人潮中,約有3分之1是未成年男女;已知至少1人因體力不支,在海中溺斃,其餘成功登陸者少部分被緊急增援的西班牙警隊「就地遣返」,數百人則被安置到臨時檢疫中心「防疫隔離」,但更多的逃散偷渡客卻直接在灘頭鳥獸散、遁入了休達工業區後就「下落不明」。

儘管當前的西班牙正在防疫解封、並配合疫苗施打而逐步進入「後疫情時期」,但短時間闖關入境的5,000名非洲偷渡客,卻仍讓休達自治政府極度緊張,除了全力抽調警察搜捕之外,更直接請求馬德里中央政府派出軍隊與警察「緊急增援」。

但在西班牙上下為了逮人而焦頭爛額的同時,馬德里方面卻憤怒地向媒體透露了對摩洛哥「故意釋放難民闖關」的高度不滿,並懷疑這場「大偷渡」鬧劇,擺明就是拉巴特當局對於西班牙政府的「外交報復」。

「摩洛哥是故意的,他們就是想報復西班牙對西薩哈拉分離主義領袖的『秘密診治』!」

在游泳偷渡的跨海人潮中,約有3分之1是未成年男女;已知至少1人因體力不支,在海中...
在游泳偷渡的跨海人潮中,約有3分之1是未成年男女;已知至少1人因體力不支,在海中溺斃,其餘成功登陸者少部分被緊急增援的西班牙警隊「就地遣返」,數百人則被安置到臨時檢疫中心「防疫隔離」,但更多的逃散偷渡客卻直接在灘頭鳥獸散、遁入了休達工業區後就「下落不明」。 圖/路透社

短時間闖關入境的5,000名非洲偷渡客,讓休達自治政府極度緊張,除了全力抽調警察...
短時間闖關入境的5,000名非洲偷渡客,讓休達自治政府極度緊張,除了全力抽調警察搜捕之外,更直接請求馬德里中央政府派出軍隊與警察「緊急增援」。 圖/路透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西班牙與摩洛哥的外交翻臉,始於今年4月下旬。當時,摩洛哥媒體突然發出獨家報導,指控西班牙政府「惡意介入摩洛哥內政」,涉嫌秘密收治染上COVID-19的「西撒哈拉叛軍領袖」布拉希.加利(Brahim Ghali)。

現年71歲的加利,是西撒哈拉獨立武裝「波利薩里奧陣線」的秘書長,也是「撒哈拉威阿拉伯民主共和國」的總統——自認西撒哈拉是主權獨立的波利薩里奧陣線,自1970年代末期就一直尋求「獨立建國」;但鄰近的摩洛哥與茅利塔尼亞卻同時主張擁有西撒哈拉的統治主權。

三方因此爆發了超過15年的「沙漠混戰」,一直到1991年才接受聯合國的調解停火,但西撒的獨立自決公投卻一直停滯不前,摩洛哥王國也始終沒有完全放棄對西撒哈拉的主權立場。

波利薩里奧陣線與摩洛哥的「休戰對峙」,一直持續到2020年12月——摩洛哥王國突然以「波陣恐攻襲擊摩洛哥建築工人」為由,重新發動了沙漠戰爭;同一時間,時任美國總統川普也在女婿庫許納的安排下,出人意表地承認「摩洛哥擁有統治西撒的合法主權」——一時間的國際大亂雖讓摩洛哥得以趁勢進擊,但全球疫情中無人知曉的沙漠戰爭卻自此蔓延開來。

在西撒哈拉衝突持續進行的同時,長期扶植波陣、意圖以之制衡摩洛哥的「背後靠山」阿爾及利亞,也持續支持著撒哈拉威獨立運動,甚至權力庇護著波陣71歲的領導人加利。不料,今年春天,加利卻染上了COVID-19,病況據說達到重症,因此阿爾及利亞情報機關這才秘密安排他「出國急救」。

現年71歲的加利,是西撒哈拉獨立武裝「波利薩里奧陣線」的秘書長,也是「撒哈拉威阿...
現年71歲的加利,是西撒哈拉獨立武裝「波利薩里奧陣線」的秘書長,也是「撒哈拉威阿拉伯民主共和國」的總統。 圖/路透社

重症的加利,據傳是在4月21日經阿爾及利亞安排,持「阿國假護照」入境西班牙北部的拉里奧哈省就醫——由於該員身份敏感、染疫重症,疫情當頭西班牙又有嚴格的出入境管制,一般的阿爾及利亞公民根本不可能在此種狀況下入境就醫,因此全案的特殊收治,也明顯得到了西班牙國安單位與外交部的「最高層級認可」。

然而加利以假身份潛入西班牙就醫的消息,卻被摩洛哥間諜網路所知悉——3天之內,「西班牙偷收西撒叛軍首腦」的新聞,就在各大媒體傳開;摩洛哥中央政府更於4月25日急召西班牙大使,除了表達最強烈的抗議外,更威脅馬德里當局:

「若繼續干預摩洛哥平亂...我國必將祭出最強硬的『報復』。」

正也因此,5月17日的「休達大偷渡事件」,才會被西班牙輿論認定為「摩洛哥擺明是故意搞鬼」。

去年西撒戰爭。 圖/法新社
去年西撒戰爭。 圖/法新社

西班牙內政部與外交部私下對本國媒體抱怨:在休達大偷渡之前,摩洛哥的邊境城市費尼迪克就已塞滿了「越境難民團」,但摩洛哥內政部與邊境警察事前不僅完全沒有通報西班牙;扣押線報的同時,摩洛哥警察更是「極度消極」,完全沒有阻止偷渡客渡海出境的打算,反而袖手旁觀、默默地鼓勵數千難民「游泳入休達」。

摩洛哥政府的故意態度,讓西班牙輿論很是惱火,因為收治波陣領袖是一回事,人還不一定真的能治得好,且西班牙也有其人道理由與外交壓力;然而在疫情當頭的狀況之下,摩洛哥明明就收了西班牙與歐盟撥給的「反偷渡安置補助預算」,怎麼膽敢說擺爛就擺爛,意圖將「難民武器化」作為對一級盟邦的外交報復?

但對此,摩洛哥政府則矢口否認,除了嚴肅否認「反偷渡不力」的責任之外,還若無其事地表示自己也不清楚這數千偷渡客是從何而來?僅強調後續的遣返作業與邊境管控,摩洛哥仍會保持著外交合作的善意,但後續還會不會有更多難民被「故意放行」?摩洛哥對染疫重症中的加利,又有何訴求?在邊境大亂的偷渡風波中,也讓這場外交陰謀顯得格外現實而無情。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Record 5,000 migrants reach Spanish enclave by swimming and walking across at low tide

Migrants from Morocco reach Spain enclave

作者文章

中國福建省突發的Delta疫情惡化,截至16日的通報數據已在6天累計確診261例...

福建Delta「兒童破防」?中國莆田惡化的低齡感染危機

2021/09/17
圖/美聯社

體操女王的眼淚:FBI瀆職無視的美國「金牌狼醫」性侵案?

2021/09/16
美國總統拜登宣佈重要政策:美國將輸出「核子潛艇動力技術」,供澳洲升級「潛艇國造」...

核子潛艦技術給澳洲:美英澳「三國同盟」的中國包圍網

2021/09/16
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Mark Mille...

為了阻止「川普開戰中國」?美軍參謀總長的解放軍密電風暴

2021/09/15
以色列北部戒備森嚴的吉爾波監獄(Gilboa)在9月6日發生當地最大規模的6人逃...

以色列越獄風雲:一根湯匙絕地逃生的巴勒斯坦之囚

2021/09/14
圖/歐新社

福建Delta怎麼了?中國「鞋都」莆田市疫情的突爆來襲

2021/09/14

最新文章

圖/歐新社

休達大偷渡:報復西班牙?摩洛哥3小時偷放5,000難民渡海

2021/05/18
圖/法新社

救人即謀反?緬甸軍警鎖定「醫護人員」獵殺的民心鎮壓

2021/04/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