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地鐵阿嬤在大聲什麼?專訪日本「女鬪勞俱樂部」抗爭歐巴桑

2022/04/29 許仁碩

追蹤東京地鐵販賣部約聘店員爭取權益的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正於2022年的台灣...
追蹤東京地鐵販賣部約聘店員爭取權益的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正於2022年的台灣五一勞動影展「搏生存」上映中。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追蹤日本東京地鐵販賣部約聘店員爭取權益的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正於2022年的台灣五一勞動影展「搏生存」上映中。為此特別跨海專訪片中主角後呂良子、瀨沼京子和加納一美女士,以及本片導演松原明先生,請歐巴桑們與台灣觀眾分享在影片背後,多年抗爭的心路歷程。

紀錄片雖是從2013年的罷工開始拍起,但其實工會在2009年就已成立。對於一樣擔任店員工作,約聘卻僅有正職待遇不到一半的「同工不同酬」問題,約聘歐巴桑們先是向公司的企業工會反應,但被以非正職員工為由拒絕。後來在全勞協(全國勞動組合聯絡協議會)旗下,開放中小企業及個別勞工加入的東京東部工會(下稱東部工會)的協助下,成立了共有五名成員的「東京東部工會Metro Commerce分部」。

▌前情提要:〈逆襲的販賣部歐巴桑:日本「地鐵藍領勞工」抗爭藍調〉

▌走向罷工之路:「『哇~』地一口氣講了三小時」

在日本,無論工會大小,成立之後就取得對公司的團體交涉(相當於台灣團體協約之協商,以下簡稱團交)資格。而歐巴桑們回憶起第一次團交,至今仍舊印象深刻:

後呂:第一次我們「哇~」地一口氣講了三小時。公司本來很看不起我們約聘,只想虛應故事,結果可能是被嚇到,竟然乖乖地簽了團體協約。

瀨沼:不過簽的都是些小事:設置圓凳、電風扇;喪假、餐券比照正職;把燈具換成不會燙的。但除此之外,跟薪資有關的都不答應。

由於公司不肯對歐巴桑們最在意的「同工不同酬」做出調整,又適逢瀨沼將滿65歲,公司決定不再續聘。因此工會決定在2013年的春鬥(註:日本主要工會統一與雇主交涉勞動條件的期間)發動罷工,要求同工同酬與續聘瀨沼,並動員友好工會前往公司抗議,卻意外一砲而紅,成為矚目的指標案例。

松原:(罷工那天)其實各大報都到了,但當時主流媒體不理解也不在意非典型勞動的問題,只有《每日新聞》的東海林跟《Labor Net》的我報導 ……結果被雅虎新聞選進熱門新聞,還成為當天的頭條。

筆者:如果當時議題這麼冷門,為什麼會被雅虎新聞選上呢?

松原:雅虎比較重視話題性,雖然這樣說怪怪的,這件事(非典勞工罷工)是很稀罕的……另外很多在網媒工作的人都是非典型勞動,我猜應該也有影響。

由左至右:後呂良子、瀨沼京子、加納一美。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由左至右:後呂良子、瀨沼京子、加納一美。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紀錄片中談到歐巴桑們的工作生活點滴,也有像這樣的小朋友畫下地鐵販賣部的圖畫,送給...
紀錄片中談到歐巴桑們的工作生活點滴,也有像這樣的小朋友畫下地鐵販賣部的圖畫,送給歐巴桑當禮物的情景。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東京地鐵的日常景象之一:地鐵販賣部。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東京地鐵的日常景象之一:地鐵販賣部。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工運中的性別:「這是女性撐起來的抗爭」

由於在影片中,瀨沼曾經在法院前強調這場運動是「女性的力量」,因此便問說在以中高齡男性為主的工會當中,是否有意識到性別問題呢?被這樣一問,歐巴桑們就打開了話匣子:

後呂:我們本來對工運什麼都不懂,所以對於性別文化,原本也是覺得是理所當然,但後來果然還是覺得被歧視。但就算說出來,男性成員也只會罵說:「我們怎麼可能歧視女性!不要亂講話!」完全沒有自覺。

如果我在會議上發言,上面的人通常會把我的意見壓下去,例如會指責我說:「你這種想法很危險!」然後就沒了。當然還是有人願意聽我說,但他們後來都淡出了。

瀨沼:工會裡面講話都是非常男性口吻,例如「幹!上啊!」之類的,總之我作為女性,不想那樣講話。雖然說是為了抗爭跟著喊,但心裡一直覺得不舒服。所以當你問我說作為女性勞工的想法時,我立刻想到的就是這份不舒服。我常常在想,也不是說就要用所謂女性化措辭,但是不是可以有另一種溝通方式,像女性之間在對話那樣,多一點傾聽的感覺會比較好吧?

後呂:在做傳單的時候,我們按照自己想法寫了,但工會幹部就說,這措辭太軟弱了,一句話打了回票。這真的是很不甘心,明明就是我們寫得比較好啊!

瀨沼:要考慮到拿傳單的人的心情啊,特別如果是女性,看到工會那種措辭,應該會覺得很不舒服吧!

後呂:我們在會議上的提案全部都被駁回,但沒有放棄,就透過全勞協女性委員會去提案,有通過的案子大多是如此。所以我們在最高法院前面說這場抗爭是靠女性的團結,由一群女性自己撐起來的運動,就是你在片中看到的那段。

松原:其實因為這樣,從那時候開始東部工會跟地鐵分部之間一直不太愉快。

後呂:工會直到最後都反對我們的作法。

松原:所以到最高法院判決出來之後,就跟東部工會分道揚鑣了。

後呂良子(中央持傘者)和地鐵歐巴桑的「抗爭歌舞伎」。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後呂良子(中央持傘者)和地鐵歐巴桑的「抗爭歌舞伎」。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跳槽與退休:「公司連一束花都沒有」

歐巴桑們領的幾乎都是最低時薪,花費多年抗爭,就像後呂說的:「把人生搞到就只有工作、工會跟訴訟三件事情。」最後爭取到的金額,遠遠不及付出的時間與心力。因此也好奇為何他們不選擇換工作,而要堅持在約聘店員的位置上戰鬥下去?

對此,松原解釋日本與台灣不同,就算終身雇用制正在萎縮,對換工作的看法還是比較負面的。因此在日本跳槽之後,待遇多半會變差,甚至換太多次工作的人,會因此找不到正職。瀨沼也表示自己年紀大了,害怕辭職後找不到下一份工。加納則認為,換工作也是算時薪,地鐵販賣部的條件還好一點。

除了擔心換工作的風險之外,更重要的是對這份工作的喜愛,還有作為勞工的尊嚴,也支持著他們的抗爭之路:

瀨沼:一份工作做久了,不只是習慣,也抱持著幹勁跟自豪。但明明是如此自豪的工作,薪水卻是正職的一半,因此格外憤怒。

加納:明明都是做一樣的工作,只有正職一半薪水,所以才起來抗爭。

松原:只要加入過工會,嘗過與雇主平等交涉的滋味,那種暢快的心情是很難忘的。

後呂:如果大家都換工作了事,社會只會每況愈下,倒不如站出來跟雇主對等協商,多少讓社會往好一點的方向走。總之就是希望能解決問題本身。

而除了薪資待遇問題,片中每位成員最後一天上班時,工會夥伴們都會以獻花等儀式祝賀他們,這背後也一樣關乎作為勞工的尊嚴。

加納:在日本,正職員工離職的時候,公司一般會在飯店租借會場舉行儀式,社長會來致詞,對員工獻花,贈送賀禮等等。但我們的話,就只是做到3月31日(註:日本的年度是4月1日開始),什麼都沒有。

松原:稍微跟台灣的朋友解釋一下的話,日本至今是終身雇用制,屆齡退休是一件人生大事,一定要好好慶祝,所以公司會準備盛大的儀式、禮品等等。例如電車司機,在從最後一班電車上下來時,會收到獻花,以慰勞其一生對公司的貢獻。

加納:我們在月台上都有看過(司機在退休時接受獻花),但對我們,公司連一束花都沒有,所以就由夥伴自己來慶祝。

,片中每位成員最後一天上班時,工會夥伴們都會以獻花等儀式祝賀他們,這背後也一樣關...
,片中每位成員最後一天上班時,工會夥伴們都會以獻花等儀式祝賀他們,這背後也一樣關乎作為勞工的尊嚴。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展望未來:「一起大聲說出來!」

在訴訟告一段落,也脫離工會後,歐巴桑們另外組成勞工團體「女鬪勞俱樂部」(Metro Club,「女鬪勞」可讀成Me To Ro,是Metro的諧音)。目前主要是提供非典勞工諮詢,並支援他們透過訴訟等方式爭取同工同酬。

瀨沼:孤軍奮鬥真的很辛苦,有並肩作戰的夥伴非常重要,許多人一路陪伴我們走過來,現在我們報恩的時候了。

最後請他們向台灣觀眾說幾句話時,一開始還有點靦腆,表示雖然能在台灣上映很開心,但不知道台灣觀眾會怎麼看這部片,也希望之後能去台灣看看。而最畫龍點睛的,仍是後呂的結語:

「希望能跟大家團結在一起,把非典勞工的心聲,『哇~』地一起大聲說出來!」

歐巴桑們另外組成勞工團體「女鬪勞俱樂部」(Metro Club,「女鬪勞」可讀成...
歐巴桑們另外組成勞工團體「女鬪勞俱樂部」(Metro Club,「女鬪勞」可讀成Me To Ro,是Metro的諧音)。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逆襲的販賣部歐巴桑:日本「地鐵藍領勞工」抗爭藍調

許仁碩

台北人,日本北海道大學法學博士,現任教於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委員。主要從法律社會學視角出發,關注東亞的警政體系、社會運動與歷史議題,並致力於研究教學、媒體寫作與社運實踐,希望為人權盡一份心力。為《轉角國際》、《鳴人堂》、《蘋果日報》專欄作家及《端傳媒》評論作者,外文評論散見於《Asia Democracy Network》與《朝日新聞論座》。譯有《憲法九條:非戰思想的水脈與脆弱的和平》。

作者文章

後呂良子(中央持傘者)和地鐵歐巴桑的「抗爭歌舞伎」。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地鐵阿嬤在大聲什麼?專訪日本「女鬪勞俱樂部」抗爭歐巴桑

2022/04/29
《地鐵藍領勞工》詳實記錄了六十幾歲的他們,各自面對什麼樣的家庭經濟困境,又如何在...

逆襲的販賣部歐巴桑:日本「地鐵藍領勞工」抗爭藍調

2022/04/19
「問題是就算有憲法九條,日本就不會像烏克蘭一樣被入侵了嗎?可惜並不是如此。能保護...

東京的烏克蘭苦惱:日本該不該放行「抗俄義勇兵」?

2022/03/03
立民黨為曾於2009-2012年間執政的民主黨的後繼政黨之一,近十年來經歷數度分...

敗選成習慣?日本在野黨一蹶不振的魯蛇困境

2021/12/16
面對抹去中村哲壁畫的質疑,塔利班政府官員向日本記者表示,「塔利班非常敬重中村醫師...

中村哲的大叔遺志:阿富汗淪陷後的NGO與「一水希望」

2021/09/14
日本於6月4日向台灣贈送124萬劑的AZ疫苗,由JAL班機空運來台。當時駐日大使...

日媒「台灣恐爆發反日暴動?」疫苗資訊落差給台灣的教訓

2021/06/28

最新文章

1930年代,哈薩克在大饑荒和蘇聯暴力管制下,經歷一段血腥的時期,許多人翻山越嶺...

哭泣的草原:1930年代哈薩克大饑荒與血腥遷徙史

2022/06/29
2009年11月15日,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尊孔獨立中學舉行的孔子像揭幕儀式上,學生...

大馬華人中文好?近代「大馬華教」的辦學救國情懷

2022/06/27
《捍二》做為一部疫情時代尾聲仍舊全球大賣的現象級電影,其中關鍵就在「老派」與「懷...

美國英雄的重返?《捍衛戰士:獨行俠》老派懷舊為何買單

2022/06/24
「他鄉風寒露更濃,勸君早晚要保重,期待他日再相逢共度白首......」編輯佳琦離...

編輯插播/從零開始的國際新聞生活:編輯佳琦告別心得集

2022/06/24
圖為中國安徽合肥的一名收藏者展示他所收藏的毛澤東徽章。 圖/路透社

感覺毛毛的:「毛主義」激化全球極左的暴力紅太陽?

2022/06/24
在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期間,爆出了如此大規模的雜交派對,除了變成日本社會的話題之外,...

日本「120人亂交派對」事件:後疫情的風俗與慾望之罪?

2022/06/2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