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素人總統打造權力家族?佐科威十年鋪路,長子參選的爭議與政治語境

2024/02/07 馮嘉誠

印尼總統佐科威(中)全力協助長子吉布朗(右)在這次總統大選中爭得一席之地,佐科威...
印尼總統佐科威(中)全力協助長子吉布朗(右)在這次總統大選中爭得一席之地,佐科威政治家族儼然成形。圖為印尼雅加達街頭的競選廣告。 圖/法新社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席捲東南亞發展中國家,印尼強人總統蘇哈托(Suharto)一手創立、具有政治酬庸用途的裙帶資本主義網絡徹底失靈,導致印尼經濟爆出信心危機,印尼盾匯率一落千丈,終於觸發一場完美海嘯。民間多處響起要求蘇哈托下台的「烈火莫熄」(Reformasi)運動,管治集團同時因為「儲君」人選問題釀成分裂,終於逼得蘇哈托,在1998年5月宣佈辭職,親手為逾三十載的「蘇哈托時代」劃上句號。

出身寒微、與蘇哈托毫無交集的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亦稱佐科威)在2014年勝出總統選舉,是「烈火莫熄」之後首名「局外人」投身印尼權力核心。從2004年至2014年十年間,這顆政壇新星從中爪哇梭羅市市長啟航,一下子躍身到雅加達擔任首長,再在兩年時間內步入總統府,彷彿象徵著「蘇哈托時代」已是一去不復運。

蘇哈托政權崩塌已經26年,「烈火莫熄」的改革熱潮、政治菁英之間的明爭暗鬥,變成印尼民主化的促進劑,至今已舉行了4次由全民直接投票產生的總統選舉。今年2月14日,將會是後蘇哈托時代以來第5次的總統暨國會選舉直選。這次選舉的3個候選人,分別有雅加達前省長阿尼斯(Anies Baswedan,1號)、大熱門的現任防長普拉泊沃(Prabowo Subianto,2號),以及中爪哇省前省長甘查爾(Ganjar Pranowo,3號)。

▌政二代參選爭議

不過,這次選舉爭議聲最大的並不是這些候選人,而是普拉伯沃的副手、梭羅市市長吉布朗(Gibran Rakabuming Raka)。吉布朗的另一身份,便是佐科威的長子。

政二代參選,本來不是稀有事。事實上,印尼政圈內有不少知名人物都出生自名門望族:普拉伯沃的祖父是印尼國家銀行創始人佐約哈迪庫蘇莫(Margono Djojohadikusumo)、而佐科威所屬的「民主奮鬥黨」(PDI-P)黨主席梅嘉瓦蒂(Megawati Sukarnoputri)便是印尼開國總統蘇卡諾(Sukarno)的女兒。在地方選舉上,從政者獲得政治家族支持更是勝出選舉結果的重要條件。政治家族、地方層級的公共行政體系(特別是地方官員、警察、法官)以及政黨支部之間的千絲萬縷,早已是心照不宣的現實。有些時候,村/社區層面的選舉更是政治家族之間的鬥爭場合,無名無姓的普通人難以參與其中。

吉布朗的爭議,實際是源於他參選的途徑。印尼2017年通過的《選舉法》(或第7號法例)規定正副總統參選人必須年過40歲,而吉布朗今年只有36歲,本來未符合法定年齡。不過,去年有政黨向印尼憲法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要求降低參選人合法年齡至35歲。申訴者包括主打年輕人路線的「印尼團結黨」(PSI) ,該黨在上訴期間更換了黨主席,由年僅30歲的吉桑(Kaesang Pangareb)接棒。這位年輕的新主席「碰巧」是吉布朗的弟弟、佐科威的幼子。

而審理法案的憲法法院首席大法官安華(Anwar Usman),亦在2022年迎娶了佐科威的妹妹。換言之,在外界眼中,一場表面上充滿法律程序的審訊過程,內裡卻只是一場家庭成員之間的「家家酒」遊戲,參與「演出」的重要角色,清一色都是佐科威的親人。

上述情形之下,憲法法院的裁決自然有利於吉布朗:憲法法院以5票支持、4票反對的形勢,判定任何人只要擁有擔任地區領袖(省長、縣長及市長)經驗,即使未滿40歲,仍然合符參選正副總統資格。裁決結果就像度身訂造一樣為吉布朗而設。雖然裁決最終引來公民社會團體批評,安華亦因為利益衝突原因違反中立及公正原則,被憲法法院的「道德委員會」撤銷職務(最惹人懷疑的地方是,安華本來在幾場相關的裁決中避席,卻在最關鍵的決議案中突然參與決定),但有關吉布朗參選資格的決定不受影響。

吉布朗參選與憲法法院裁決一事,自然讓佐科威成為輿論焦點。至今為止,佐科威口裡一直表示自己保持中立,沒有公開偏袒任何一方。惟總統競選期開始至今,佐科威已數次被報導與普拉伯沃二人共進晚餐,而且吉布朗以副手姿態參選,吉桑領導的「印尼團結黨」又加入普拉伯沃陣營,明顯已經公開押注。

印尼總統大選,2號正副總統候選人分別為現任防長普拉泊沃(左)與現任總統佐科威的長...
印尼總統大選,2號正副總統候選人分別為現任防長普拉泊沃(左)與現任總統佐科威的長子吉布朗。普拉柏沃在上屆選舉原是佐科威政敵,後被佐科威拉攏,以對抗民主奮鬥黨黨魁梅嘉瓦蒂的勢力。 圖/法新社

佐科威之子吉布朗參選爭議最後由憲法法庭拍板定案,但首席大法官安華其實是佐科威的妹...
佐科威之子吉布朗參選爭議最後由憲法法庭拍板定案,但首席大法官安華其實是佐科威的妹婿,遭人批評整起裁決只是場「家家酒」遊戲。圖為抗議者手持海報,上面人頭頭像由左至右分別為佐科威、安華、吉布朗。 圖/歐新社

▌總統之子與政敵聯手參選?

有趣的是,普拉伯沃連續3次競逐總統一職(2014年、2019年及2024年),當中2次都是佐科威的對手,而前者過去多番動員民粹及保守伊斯蘭主義力量,與佐科威代表的溫和(但同樣民粹)、世俗及發展主義的意識形態涇渭分明。普拉伯沃在兩次選舉結果公佈後,更質疑出現選舉舞弊,其團體成員甚至呼籲支持者上街參加「人民力量」 抗爭,暗示推動街頭對峙。最終,佐科威與普拉伯沃在雅加達地鐵上演一場大和解的戲碼,並在數個月後邀請後者加入執政團隊擔任防長一職,才化解印尼撕裂的險境。

上述背景之下,佐科威和普拉伯沃結盟的戲劇式發展似乎難以令人明白箇中原因。況且,普拉伯沃今次其中一個對手、由民主奮鬥黨提名的甘查爾,和佐科威份屬同門,那佐科威父子二人(同屬民主奮鬥黨)為甚麼不惜違背政黨倫理,都要跟普拉伯沃合作?

佐科威暗撐普拉伯沃,另立門戶與自家黨派分庭抗禮,某程度上只是他與黨主席梅嘉瓦蒂累績多年的角力所致。兩人關係貌合神離是早已公開的秘密:佐科威在2004年入黨,藉以參選梭羅市市長一職,但他向來以親民實幹形象拉票,表明政黨利益不會凌駕人民,甚少公開展現自己的「黨性」。幾乎直到2013年,佐科威要準備邁向總統寶座,他才在公開場合經常穿著代表該黨的紅色格仔襯衣。

然而,縱使佐科威的民望超越其他黨內大老(包括梅嘉瓦蒂的女兒普安(Puan Maharani)),也是個別黨中央要員和地方支部的力薦對象,但梅嘉瓦蒂同時面對黨內「蘇卡諾家族派」的壓力,以致遲遲不表態,直到2014年3月——亦即選舉前3個月——才正式支持他(對手普拉伯沃則在2013年9月公開競選意願)。2013年一次媒體訪談中,佐科威透露他與梅嘉瓦蒂初次見面時,後者質疑他瘦骨嶙峋的體型會妨礙他擔任市長的能力。

佐科威首次任命內閣成員時,亦處處受制於梅嘉瓦蒂的黨令,被迫把內閣個別關鍵職位交予民主奮鬥黨決定。在2015民主奮鬥黨的黨大會中,梅嘉瓦蒂高調「提醒」佐科威必須牢牢執行黨的路線,意指梅嘉瓦蒂永遠都在佐科威之上,擔任真正的幕後指揮。

不過,隨著佐科威愈益深化政圈運作,他對權術的觸角愈顯敏銳,自然不甘擔任傀儡領袖。2015年,佐科威利用國家肅貪會對梅嘉瓦蒂親信布迪(Budi Gunawan)的指控,成功阻截後者擔任警察總長一職。自此之後,佐科威屢次透過吸納國會其他黨派進入其「工作內閣」,並且重組內閣部長人選,慢慢安插親信(特別是退役軍隊將領),平衡內閣民主奮鬥黨集團的影響,確保自己才是政治領袖核心。佐科威在2016年第二次改組內閣時,強調部長只有輔助角色,而非主導施政理念的單位,並公開要求部長及官員必須遵從正、副總統的施政理念,慢慢滲透出銳意擺脫梅嘉瓦蒂束縛的決心。

佐科威與民主奮鬥黨黨主席梅嘉瓦蒂(後方海報女士)貌合神離許多年,佐科威也積極任用...
佐科威與民主奮鬥黨黨主席梅嘉瓦蒂(後方海報女士)貌合神離許多年,佐科威也積極任用親信和親戚以便對抗梅嘉瓦蒂的勢力。圖為2014年佐科威參選總統,時常穿著代表民主奮鬥黨的紅格襯衫。 圖/路透社

▌追求歷史功績、力保遷都大計

佐科威在第二任期展開時,首要任務便是推動其遷都大計。佐科威一直希望在總統任期結束前見證著遷都計劃圓功,視此為建功立業、揚名萬世的良機。畢竟,遷都大計幾乎是每任總統的「指定動作」,卻只有佐科威成功執行,自然是歷史時刻。然而,一個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把一切盤算都押後。2022年,佐科威內閣有官員更不時提議把2024年總統選舉的日期延後,更有傳出推動修憲的說法,確保其他政敵不能中斷佐科威的宏大工程。最後,在民意和民主奮鬥黨的夾攻下,有關修憲的說法漸漸退場。

同一時間,外界大致認定2024年總統選舉的參選者,肯定將會包括屢敗屢戰的普拉伯沃,還有以反對派領袖自居的阿尼斯。至於國會第一大黨民主奮鬥黨,卻再度陷入「總統候選人拖延症」。根據外界解讀,佐科威似乎屬意甘查爾擔任「繼任人」,卻始終無法得到梅嘉瓦蒂一個肯定的答覆。

此外,梅嘉瓦蒂在黨內的主導角色,對甘查爾形成一定的束縛,情境和佐科威當年一樣。2023年,民主奮鬥黨與包括甘查爾在內的省長,因為反對以色列參加U-20青年足球世界杯,導致印尼喪失主辦權,態度明顯有別於佐科威。大概從此刻開始,佐科威慢慢把焦點轉向普拉伯沃身上,至少後者近年刻意打造自己是佐科威「繼任者」的形象,不會突然中止遷都大計。

至於佐科威的真正繼任者——吉布朗——加入普拉伯沃團隊,亦象徵著佐科威把自己高企民望押注到這名前政敵中,務求他有足夠資源在首輪選舉中擁有過半票數,直接攻陷第一回合選舉,以免普拉伯沃在第二回合一對一選戰中意外敗陣(尤其當對手很大機會是反對遷都的阿尼斯)。隨此之外,佐科威協助吉布朗、吉桑參與政事,意味著他可以透過家庭成員把其遷都大計延續下去,藉此保障功續光環不會比旁人搶去,或是中途腰斬。

印尼已討論自雅加達遷都多年,佐科威任內大力推動遷都計畫,更極力確保繼任者會確實執...
印尼已討論自雅加達遷都多年,佐科威任內大力推動遷都計畫,更極力確保繼任者會確實執行這項浩大工程。圖為佐科威進行遷都報告,背後是新首都努山塔拉的示意圖。 圖/路透社

▌佐科威政治家族成形

在印尼政治制度的語境中,建立「政治家族」幾乎是一個政客保障利益的做法,本質上亦無傷大雅。事實上,印尼雖然政黨臨立,但大部份都只是以「一人黨」形式運作,政黨的影響力極大部份都是圍繞著黨主席及其親信,與「政治家族」中家族長老負責掌舵的做法無太大分別。印尼步入後蘇哈托的民主化、去中央化、地方首長制時代,其實正好鼓勵這種多講個人魅力、少講政綱及「黨性」的民粹色彩。畢竟,印尼除了個別以宗教為基礎的政黨以外,大部份政黨的意識形態都頗為相近,讓參選人的個人風格顯得更重要。

不過,「政治家族」和政黨最大的分別除了規模之外,便是後者在憲法及《選舉法》的地位。畢竟,民主化能否順利運作,必須依賴一定程度的去個人化、制度化及組織發展。根據印尼《選舉法》規定,任何正副總統參選人都必須先獲得政黨支持,而該政黨(或政黨聯盟)須在上屆國會選舉中獲得至少25%選票,或是國會20%席次。這種「特權」非政治家族所能匹敵。吉桑去年掌握印尼團結黨,為佐科威及親信提供載具釋放政治能量,藉著掌控政黨的提名權力左右未來總統人選,同時可以宣告擺脫梅嘉瓦蒂家族的干預。從這角度理解的話,「政治家族」只是延續傳統家長制風格的產物,是印尼政治制度裡明文規定以外的政治工具。

其實,從吉布朗在2019年宣佈有意競逐梭羅市市長一刻開始,就已經意味著「佐科威家族」成形。吉布朗和吉桑之外,佐科威的女婿、棉蘭市市長波比(Bobby Naustion)都是家族重要人物。所以,這次選舉最大的爭議點,並非單純佐科威如何建立自己的「家族王朝」,而是為了滿足其政治目標,背後會否犧牲「烈火莫熄」改革者所推動的法規制度。

電影《黑暗騎士》中,檢察官哈維丹特說下明言:「你可以像個英雄般死去,或是活得夠久看到自己變成壞人。」外界

見證著佐科威本來以「局外人」身份一步步涉入政壇深處,大概想不到十年後他會變得比「新秩序」時代的政治梟雄更懂得玩弄權術。

佐科威(左)從政不到20年,擔任印尼總統10年,從外界陌生的政壇素人出發,到此次...
佐科威(左)從政不到20年,擔任印尼總統10年,從外界陌生的政壇素人出發,到此次大選全力協助長子吉布朗(右)競選副總統,一個新的政治家族儼然已經成形。 圖/法新社

責任編輯/王穎芝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放棄沉沒的雅加達?最快明年,印尼「遷都」考慮中

被中斷的北漂:印尼信任危機?移工輸出大國的防疫淪陷記

我的購物車很「清真」?東南亞「抵制以色列」運動的明潮暗湧

佐科威的印尼模式:經濟爬天梯,可以閃避「中等收入陷阱」嗎?

馮嘉誠

東南亞觀察者,觀察範疇包括東南亞國家的政治生態和東協的外交角色。

作者文章

印尼總統佐科威(中)全力協助長子吉布朗(右)在這次總統大選中爭得一席之地,佐科威...

素人總統打造權力家族?佐科威十年鋪路,長子參選的爭議與政治語境

2024/02/07

最新文章

示意圖,非泰國預購之潛艦。圖為中國2018年南海軍演,人民解放軍海軍的09-IV...

一波三折的泰國購艦案:買下中製潛艦背後,泰美關係漸行漸遠?

2024/06/20
英國保守黨執政14年,兩大錯誤方向令滿意度跌至創黨史上最低。 圖/法新社

英國保守黨的激情苦果:失控的好鬥派與撙節政策,大選未選先輸?

2024/06/18
美軍驅逐艦威廉·P·羅倫斯號(DDG-110)穿越太平洋。 圖/路透社 

美軍會否協防台灣?(上):解讀美國對台戰略的重新定位

2024/06/18
美國總統拜登20224年5月下旬在美國《時代》雜誌的訪問中,第5次發表他對台灣議...

美軍會否協防台灣?(下):台媒對拜登談話的誤讀與「疑美論」

2024/06/18
德國一名男子在另類選擇黨宣傳車前面拍影片,標語寫著「和平的政黨」。 圖/法新社

德國歐洲議會選舉觀察:極右派選舉三寶——脫歐、移民與TikTok

2024/06/14
被外界稱為「七夕決戰」的東京都知事選舉,將在6月20日公告起跑,7月7日進行投票...

2024東京都知事選:小池百合子 vs 蓮舫的「七夕決戰」

2024/06/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