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魯會燦之死:南韓驟然殞落的「進步派之星」

2018/07/23 楊虔豪

南韓在野的正義黨院內代表(黨團幹事長)——魯會燦——23日跳樓身亡,享壽61歲。...
南韓在野的正義黨院內代表(黨團幹事長)——魯會燦——23日跳樓身亡,享壽61歲。 圖/維基共享

23日一早,壟罩在酷暑的南韓,不少人被一則消息所驚醒:被視為「進步派之星」的正義黨院內代表(黨團幹事長)——魯會燦——跳樓身亡,終年61歲。

被視為南韓進步派指標人物的魯會燦,早年參加反獨裁示威,在考取焊接證照後,以「偽裝工人」的方式,潛入起亞汽車(KIA)工廠鼓吹勞權與號召組織工會而嶄露頭角,並在退伍後活躍於工運界,於90年代中期後積極籌組左翼政黨。

魯會燦先後擔任3屆國會議員至今,雖然隸屬小黨,必須要與同為進步派的大黨——共同民主黨——競爭合作,但魯會燦的存在感卻更甚於共同民主黨的任何一位議員。

多年來,魯會燦被評價為全國最認真的代議士,長期熱衷為勞工與弱勢發聲,並以犀利批判政權和幽默風趣的談話著稱,特別受南韓年輕族群歡迎。而讓魯會燦「一戰成名」的,是2005年引起南韓社會譁然的「三星X檔案」事件。

讓魯會燦「一戰成名」的,是2005年引起南韓社會譁然的「三星X檔案」事件。 圖/...
讓魯會燦「一戰成名」的,是2005年引起南韓社會譁然的「三星X檔案」事件。 圖/路透社

當年MBC記者李相皓(現獨立媒體《告發新聞》創辦人)得手並公開最高情治單位安全企劃部(今國情院前身)竊聽三星集團經營層的錄音帶與分析文件,當中暴露三星撥款賄賂保守派總統候選人李會昌,並贈送時節現金與禮物來「遊說」與「攏絡」多名檢察官,讓三星能順利從不法爭議中脫身。

當時隸屬國會法制司法委員會議員的魯會燦,破天荒將收受金費與贈禮的7位檢察官姓名發送給媒體,但最後,7名檢察官全以「無嫌疑處分」作結,魯會燦則因違反《通信秘密保護法》及《名譽毀損》而被判刑,一度喪失議員資格,直到2016年才重新當選。

儘管因公開檢察官姓名獲罪,影響政治生涯,但果斷行徑,反讓魯會燦聲名大噪。

魯會燦過往犀利卻有條理的發言,也在在讓選民驚艷。在2004年國會選舉時,面對保守派50年來持掌優勢席次,魯會燦呼籲讓進步派取得主導權,翻轉社會,他當時說道:

50年來,我們都用同一面石板來烤五花肉吃,現在石板被烤得焦黑了,得把烤五花肉的板子換掉。

當時隸屬國會法制司法委員會議員的魯會燦,破天荒將收受金費與贈禮的7位檢察官姓名發...
當時隸屬國會法制司法委員會議員的魯會燦,破天荒將收受金費與贈禮的7位檢察官姓名發送給媒體。但最後,7名檢察官全以「無嫌疑處分」作結。圖為2005年,率領同事在三星總部前抗爭的魯會燦(中)。 圖/路透社

而在2012年的國會選舉電視討論會上,面對保守派議員質疑他與民主黨等在野陣營共同合作,他反嗆道:

我們國家和日本,關係再怎麼不好,面對外星人入侵,不也要同心協力面對嗎?

近來,面對南韓國會議員濫用特別費當作月薪的現象,魯會燦更主張全數廢除,兩週前更把3000萬韓元(新台幣85.7萬元)的特別費,主動繳回國會。

這也讓正義黨人氣持續上升。在國會只有6席的正義黨支持率,超越擁有112席的保守派自由韓國黨,成為僅次於執政的共同民主黨後,第二受歡迎的政黨。如今「進步派之星」為何突然殞落?讓不少人深感錯愕。

「進步派之星」為何突然殞落?讓不少人深感錯愕。 圖/作者楊虔豪提供
「進步派之星」為何突然殞落?讓不少人深感錯愕。 圖/作者楊虔豪提供

事情回溯到今年4月爆發的輿論炒作事件。一位知名的進步派部落客「杜魯金」,成立網路社群「經濟共進聯會」,吸引大批進步派支持者加入與集資,並邀請政治人物演講,卻被揭發,在2016國會選舉前後到2017年政權輪替期間,以電腦巨集程式,在網上大幅散播支持文在寅的留言。

但在之後向文在寅陣營關說人事不成後,杜魯金轉為毀謗文在寅,之後他被依違反《選舉法》遭收押,國會也通過組成特偵組調查此事。

當時,文在寅總統的心腹——國會議員金慶洙(於6月地方選舉時,當選慶尚南道知事)——與其輔佐官(議員辦公室主任)亦捲入其中,接受檢方調查。

原本事件隨選舉後逐漸沖淡,但負責為杜魯金辯護的都姓律師,在上週被緊急逮捕後,檢方確認多項證詞指出,杜魯金與都姓律師共謀,向魯會燦遞交了5,000萬韓元的資金(約新台幣125萬元)。

而魯會燦不僅與都律師是高中同學,先前還遭質疑,曾受杜魯金之邀演講,代價是一場2,000萬韓元(新台幣57.1萬元)。特偵組正計畫傳喚魯會燦調查。

原本事件隨選舉後逐漸沖淡,但負責為杜魯金辯護的都姓律師,在上週被緊急逮捕後,檢方...
原本事件隨選舉後逐漸沖淡,但負責為杜魯金辯護的都姓律師,在上週被緊急逮捕後,檢方確認多項證詞指出,杜魯金與都姓律師共謀,向魯會燦遞交了5,000萬韓元的資金(約新台幣125萬元)。 圖/路透社

同一時間,魯會燦與南韓朝野各黨院內代表(國會黨團幹事長),正在出訪美國。被問及收錢疑惑,魯會燦回應「當然要接受傳喚」,並表示:「我未收過任何不法政治資金...而特偵組既然說要調查,我會堂堂正正誠實面對,把真相公開出來。」

他更透露,自己雖認識都律師,但已很少聯絡,也沒在國會選舉前後見過面,否認收錢。

與魯會燦隨行的他黨政治人物表示,訪美期間,雖然中途杜魯金事件延燒到自己身上,而窮於回應,行程最後兩天,魯晚上仍與其他院內代表喝酒並回憶往事,到昨晚回國前,都未有任何異狀。就連餐會結束後,面對記者詢問杜魯金案爭,魯會燦仍從容不迫地說道:「我的立場沒有改變。」

但在今天(23日)早上,他被發現陳屍在公寓玄關,而公寓17樓間則有魯的外套和證件,並留下親筆遺書,當中寫道:

2016年3月,分了兩次,我收受了4千萬韓元(新台幣114.3萬元),但過程中沒接受任何請託,也沒有任何對價關係...我對家人感到抱歉。

「我未收過任何不法政治資金...而特偵組既然說要調查,我會堂堂正正誠實面對,把真...
「我未收過任何不法政治資金...而特偵組既然說要調查,我會堂堂正正誠實面對,把真相公開出來。」圖為22日才從美國返韓的魯會燦。 圖/美聯社

他在遺書中透露:

我之後才知道,那些錢是『經濟共進聯會』自發的募款,所以應該要走正常的後援獻金程序,但我卻沒這樣做,我做了愚昧的選擇和有愧於心的判斷。

「我的過失很大,要負的責任也很重,不管是法律的刑事處罰、黨的懲處都不夠…各位國民,對不起,所有過失都是我造成,所有懲罰都歸我身上,但拜託大家繼續愛護正義黨。」魯會燦寫道。

消息一出,政界不分朝野,皆感錯愕,正義黨高層接到記者詢問魯會燦的訃聞時,幾近失語,甚至反問記者:「這什麼話啊?」一度以為這是假新聞。就連魯會燦的輔佐官,也表示都是看到報導後才得知,並透露,先前老闆面對涉入杜魯金事件,還告訴他:「全非事實,別擔心!」

由於被指控收受金額極小,而且特偵組實際上還未對魯會燦發出傳喚通知,不少人傾向認為,魯會燦可能是事後才發現問題所在,而對自己前後言行不一致感到自責,才選擇走上極端。

魯會燦輕生消息一出,政界不分朝野,皆感錯愕,正義黨高層接到記者詢問魯會燦的訃聞時...
魯會燦輕生消息一出,政界不分朝野,皆感錯愕,正義黨高層接到記者詢問魯會燦的訃聞時,幾近失語,甚至反問記者:「這什麼話啊?」一度以為這是假新聞。 圖/美聯社

人在青瓦台主持例行會議的文在寅總統,得知消息,備感驚訝,並帶領所有官員默哀。

文總統評價道:

魯議員將我們韓國拉向了進步政治,貢獻了很大心力,讓我們的政治格局變寬。另一方面,在我們(進步派)尚屬荒涼的政治盤勢上,他為提高言談的品格,也扮演了很多角色。

相較一般政治人物的互相謾罵,魯會燦總是以極為傳神比喻來讓人信服自己的立場,讓曾在國會一起短暫共事過的文總統,也感到印象深刻。由於魯會燦驟逝,文總統緊急取消原本預計舉行的臉書現場直播對話。

人在青瓦台主持例行會議的文在寅總統,得知消息,備感驚訝,並帶領所有官員默哀。 圖...
人在青瓦台主持例行會議的文在寅總統,得知消息,備感驚訝,並帶領所有官員默哀。 圖/青瓦台

「他一直在勞工運動現場,為處於困境卻被忽略的勞工的悲歡苦衷代言,這麼有誠意,怎麼會以如此沉痛的死亡作結...我真是無法再說下去了...」得知魯會燦死訊後,保守派的自由韓國黨院內代表金聖泰面對記者採訪時,語氣顫抖地說道。

「今天聽到了意想不到的噩耗,我感到沉痛,也止不住自己內心的煎熬…(魯會燦議員)作為政治人物,我個人平常很尊敬他,雖無直接見過面,但每次都在選方看著他的舉止…曾經是掛著笑容、很幽默又能能言善道的他,卻傳來這樣的噩耗,我感到不捨又惋惜。」特偵組檢察官許益範舉行緊急記者會說道。

南韓特偵組表示,杜魯金案將持續搜查。繼現代集團會長鄭夢憲、前總統盧武鉉後,又一名政經界人士,在接受調查過程中選擇輕生。魯會燦的死,帶給南韓各界又一次極大衝擊。

繼現代集團會長鄭夢憲、前總統盧武鉉後,又一名政經界人士,在接受調查過程中選擇輕生...
繼現代集團會長鄭夢憲、前總統盧武鉉後,又一名政經界人士,在接受調查過程中選擇輕生。魯會燦的死,帶給南韓各界又一次極大衝擊。 圖/魯會燦官方網站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南韓政壇期中考(3):保守鐵票倉的翻盤危機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20日,文在寅帶著隨行代表團,與金正恩共遊白頭山,成為共同攀登「朝鮮民族聖山」的...

平壤歷史對白(3):當金正恩第一次說出「非核化」

2018/09/21
「朝韓關係、美朝關係變得越來越好了…說美朝歷史性的元首會晤是托文總統的福才辦到也...

平壤歷史對白(2):感恩讚嘆文總統...金正恩的自貶玄機

2018/09/21
文總統夫婦搭乘座車,前往北韓當局專門接待外賓的百花園。過去金、盧兩任南韓前總統來...

平壤歷史對白(1):南韓第一人...金正恩破格禮遇「總統閣下」

2018/09/21
在白老先生遭水柱擊中,緊急送往首爾大學醫院後,青瓦台和警方都曾直接介入並指揮白老...

白南基報告書(下):青瓦台吩咐「強制開刀」?

2018/08/23
還記得2015年底,震驚南韓的「白南基事件」嗎? 圖/歐新社

白南基報告書(上):首爾警察的「預防性鎮壓」

2018/08/23
南韓長期存在男尊女卑與上下階級的現象,受制於在上位者的權力,或是在大環境仍對女性...

南韓#MeToo逆潮(下):受害者沒有用心守護貞操?

2018/08/16

最新文章

對華府來說,隱藏在第19章背後的真正問題是,加拿大常有效利用此審查機制,扭轉美國...

「軟木護法」不能亡?北美貿易的後門條款大鬥法

2018/10/19
根據USMCA,美國可獲加拿大乳製品市場約3.6%的市場進入。但除了乳製品外,U...

奶與車的戰爭:NAFTA 2.0實現的「美國優先」?

2018/10/19
死去的哈紹吉反成為了「抗暴烈士」,這會否給先前遭清洗壓制的王室復古派「反撲」的機...

沙烏地領事館分屍的記者?哈紹吉「被消失」事件

2018/10/17
馬克宏以及Orban各自所代表的「歐洲價值」兩面之間的衝突,將無可避免地成爲歐盟...

制裁強人奧班:從匈牙利開始的「歐盟新戰國時代」

2018/10/04
翁長雄志認為,基地若要蓋在沖繩,則應重新進行環評、公民審議與同意等民主程序,並接...

反基地等於反美反日?沖繩被強貼的「親中」標籤

2018/10/03
在9月30日舉辦的沖繩知事選舉中,「全沖繩」的玉城Denny獲得了史上最高的39...

沖繩選戰波瀾:「沖繩之子」Denny,反基地派大勝利

2018/10/0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