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死神的錯殺道歉:美軍離走前的「喀布爾誤殺空襲」...怎麼解?

2021/09/24 轉角24小時

在阿富汗美軍撤軍期間,ISIS-K以自殺炸彈攻擊喀布爾機場,造成13名美軍、近百...
在阿富汗美軍撤軍期間,ISIS-K以自殺炸彈攻擊喀布爾機場,造成13名美軍、近百名阿富汗平民死亡。該次攻擊發生後,美國總統拜登表示將進行報復,而後也在8月29日喀布爾的一戶民宅外,美軍MQ-9死神無人機「『順利擊殺』ISIS-K的一名協助者」。襲擊後在房屋前焚燒的汽車殘骸,也經由各家媒體拍攝曝光。這場美軍復仇行動,共計10人死亡,其中7人是兒童。 圖/美聯社

【2021. 9. 25 美國阿富汗

死神的錯殺道歉:美軍離走前的「喀布爾誤殺空襲」...怎麼解?

「空襲殺錯人以後...該怎麼辦?」在阿富汗美軍撤軍期間,ISIS-K以自殺炸彈攻擊喀布爾機場,造成13名美軍、近百名阿富汗平民死亡。該次攻擊發生後,美國總統拜登表示將進行報復,而後也在8月29日喀布爾的一戶民宅外,美軍MQ-9死神無人機「『順利擊殺』ISIS-K的一名協助者」。襲擊後在房屋前焚燒的汽車殘骸,也經由各家媒體拍攝曝光。這場美軍復仇行動,共計10人死亡,其中7人是兒童。

然而,隨著美國《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的後續追蹤報導卻發現,在該次無人機任務中,美軍所謂「針對一名ISIS-K協力者進行空襲」,實際上卻是場誤殺,殺死的是任職於美國NGO的工作人員與其家人。9月17日,五角大廈發言人出面證實這項「誤殺」事件。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海軍陸戰隊上將麥肯錫(Kenneth McKenzie)告訴記者:

「這是一場悲慘的錯誤...作為戰鬥指揮官,我對這次襲擊及其悲慘後果負有全部責任。」

他向罹難者的家人與朋友表示哀悼、亦表明正考慮向罹難者家屬支付賠償。23日,民主黨眾議員、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表示多個委員會已準備提起後續調查。不過,這場無人機任務為何成為令美國政府難堪的失格誤殺?在媒體的追蹤調查中,發現了哪些證據證實軍方的失誤?從過去到現在,這些因為情勢誤判而枉死的外國平民,又能就哪些管道向美國政府尋求賠償?

9月17日,五角大廈發言人出面證實這項「誤殺」事件。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海軍陸戰...
9月17日,五角大廈發言人出面證實這項「誤殺」事件。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海軍陸戰隊上將麥肯錫(Kenneth McKenzie)告訴記者:「這是一場悲慘的錯誤...作為戰鬥指揮官,我對這次襲擊及其悲慘後果負有全部責任。」 圖/美聯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的調查報導分析了空襲影片和照片證據:本次「復仇任務」無人機鎖定的襲擊目標,是一名 43 歲的男性阿瑪迪(Ezmarai Ahmadi) ,他是阿富汗的人道救援工作者,正在為一個總部位於加州的NGO「營養與教育國際」(NEI)進行工作,並且也正準備申請要跟家人赴美國生活。

報導完整還原了事發的一整天,利用各地的監視錄影機畫面串起了阿瑪迪的生活,包括出門、工作、用餐、開車等生活細節。而根據《CNN》引述一位匿名官員的說法,在29日,從早上8點30分阿瑪迪出門之際,他就已經被無人機操作員鎖定跟蹤,到了下午5點遭到地獄火飛彈擊殺。

這名官員表示之所以鎖定阿瑪迪,是因為有消息來源指出阿瑪迪的家是ISIS-K的一處安全屋:「由於這棟民宅距離一個舊的 ISIS 安全屋只有幾百公尺,所以當這個位置被指認出來的時候,並沒有讓我們感到驚訝。」

然而根據報導,阿瑪迪一家人已經在這棟民宅居住了40年,鄰居也都彼此相識相熟,「根本不可能是ISIS-K的秘密據點。」

圖為2016年在坎大哈執行任務的MQ-9 Reaper無人機。 圖/路透社
圖為2016年在坎大哈執行任務的MQ-9 Reaper無人機。 圖/路透社

阿瑪迪一家人已經在這棟民宅居住了40年,鄰居也都彼此相識相熟,「根本不可能是IS...
阿瑪迪一家人已經在這棟民宅居住了40年,鄰居也都彼此相識相熟,「根本不可能是ISIS-K的秘密據點。」 圖/法新社

根據報導還原,在當日早上8點30分,阿瑪迪開車出門接同事一起上班。8點44分,他接到了NEI主管的電話,要求他再到另一同事家裡拿筆記型電腦。9點,阿瑪迪順利拿到筆電——而在此時,無人機已開始跟蹤阿瑪迪的車。

9點半左右,阿瑪迪跟同事去路邊攤去買烤餅當早餐,這位美國官員告訴 《CNN》:當時美國無人機操作員正從上方監視這輛車,軍方聽到的是疑似 ISIS 武裝分子正在策劃更多自殺式襲擊的閒聊。然而阿瑪迪同事的說法卻完全相反,他所描述的是他們非常典型的一天。他的前同事Khan(匿名)表示:「車裡的氣氛很愉快。我們和平常一樣互相開玩笑、交談、大笑。」

早餐後,阿瑪迪載著同事們前往附近的塔利班安全站,他們到那裡是要請求塔利班批准他們的救急糧食分發計劃。然後在下午2點左右車子返回辦公室之前,他們也去了一趟銀行。

直到下午4點,美國軍方更觀察到另一件令他們感到震驚的事情:他們發現阿瑪迪一行人下了車,並且將大量的瓶罐桶子裝入後車廂中。這位美國官員說,操作員看到這些人「小心翼翼地」處理看起來「有些重」的物體,並將它們裝進車裡。這位官員補充說:

「由於他們的處理方式實在太過奇怪,因此這些物體被操作員評估為『可能是某種爆炸性物質』。」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這些美軍口中「疑似炸藥」的物品,根據阿瑪迪的同事說法,事實上只不過是裝滿水的水桶罷了——「在過去的幾周裡,阿瑪迪家裡都沒有自來水,所以他只能利用出門上班的時間用塑膠桶裝滿水,然後帶回給家人。」

到了下午5點,阿瑪迪回家,孩子們跑出來迎接他,他把車停在他與三個兄弟合住的民宅院子裡。他的家人說,他們家的孩子們經常會爬到車上去玩、幫忙停車、迎接家裡的大人回來。但是在那天,當孩子們跑進阿瑪迪的車中時,一枚地獄火導彈就直接擊中了他的車,10人當場死亡,包括他的女兒、侄子侄女等7名兒童。

《紐約時報》報導:從發射到爆炸,無人機的空襲不到一分鐘,阿瑪迪與孩子們就在短短幾秒內被火焰吞滅。

在多家媒體的調查報導出來後,阿瑪迪的真實身分、當日活動、均和美國軍方的說法大相徑庭,但直到17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才在一份聲明中表達歉意。

「我們現在知道,阿瑪迪先生和 ISIS-K之間沒有任何聯繫,他當天的活動是完全無害的。與我們認知到的威脅完全沒有關係,阿瑪迪先生是無辜的一個受害者,卻慘遭殺害。」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奧斯汀也表示,已經開始對中央司令部進行後續調查、以及當時導致錯誤判斷的訊息來源進行徹底審查。「無論面對任何情況、情報來源、或我們的工作壓力,我們都必須努力地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根據《美聯社》報導,目前阿瑪迪的的家人已公開要求嚴懲「行動負責人士」,並表示來自美國當局的道歉「遠遠不足」。阿瑪迪的另一名兄弟埃馬爾(Emal Ahmadi) 說,他們正在尋求經濟補償,並希望能夠移往到美國或其他安全的國家。埃馬爾 3 歲的女兒馬利卡 (Malika) 也在當日的空襲中喪生,他說:

「美國應該找到做出這件事的人。」

埃馬爾說,他對有人提出道歉感到寬慰,但即使如此也不能讓死去的家人們起死回生。儘管受害者遺族一再對美國要求,他的家人到現在也沒有接到半通來自美國官員的接觸電話,這讓他感到沮喪,擔心他們提出的賠償與庇護要求,是否會被美方全面拒絕。

事實上,根據《The Intercept》報導:這一次的喀布爾誤殺事件,已經是美軍「極少數」願意承認誤殺平民,並有可能發放賠償或慰問金的案例之一。以美國領導的一系列反ISIS攻勢為例:在2016至2017年間,美軍曾協助伊拉克政府進行從ISIS手中奪回北部城市摩蘇爾的「摩蘇爾戰役」,期間美國從未發放任何一筆慰問金給期間誤殺的平民或家庭。與此同時,美國的西方同盟軍隊更時常躲在「聯合行動」的說法後面,不願承擔殺傷平民的責任。

本次事件其中兩名罹難兒童的照片,圖左為兩歲的Sumaia,右為2歲的Malika...
本次事件其中兩名罹難兒童的照片,圖左為兩歲的Sumaia,右為2歲的Malika。 圖/擷取自NBC

圖為事發現場遺留的孩童拖鞋。 圖/法新社
圖為事發現場遺留的孩童拖鞋。 圖/法新社

而當戰爭形勢從地面戰轉移成無人機空襲之後,真正發出指令、殺傷平民的操作者變得更加面目模糊,這更使得一般百姓幾乎不可能指認發出行動的軍隊是誰,難以討回公道、更遑論獲得賠償。

今年7月,也出現一起美國聯邦法院判決,源於一名退役的情報分析員丹尼爾.海爾(Daniel Hale),因為不滿美軍的無人機行動造成大量平民死傷,而多次對媒體洩漏無人機機密,其中還包含一份足以證明無人機「濫殺比例高達9成」的阿富汗機密報告。然而最終海爾被判「間諜罪有罪」,判刑45個月。

報導亦引述一名在摩蘇爾戰役中,因為空襲失去4歲兒子的母親Rua Moataz Khadr的說法。就像大多數在空襲中失去家人的平民一樣,她說:「我們根本對於誰是炸死他的兇手毫無頭緒。是美國飛機?英國飛機?還是荷蘭?就算我真的查出來了,又能怎麼辦?」

《The Intercept》指出,這些外國家屬要尋求法律賠償的唯一途徑是根據〈外國索賠法〉(Foreign Claims Act)提出申請。這條法律是在二戰期間制定的,旨在補償受到美軍傷害的平民。但是,〈外國索賠法〉明定禁止對戰鬥中造成的傷害或死亡進行賠償。因此一般家屬還必須先確認罹難者當時是否「身處非戰爭狀態」。

例如,在2006年的一起意外中,一名美國士兵在伊拉克不小心發射了子彈,殺死三名分別是5歲、16歲和18歲的伊拉克兒童。由於這是非戰鬥場合,因此美國最後向他們的家人提供了共計3萬5,000美元的賠償。而在五角大廈的網站上確實有一個網頁,人們可以透過電子郵件提交任何所知有關平民傷亡的消息,但在網站同樣沒有提及可能的賠償金額範圍。

而當戰爭形勢從地面戰轉移成無人機空襲之後,真正發出指令、殺傷平民的操作者變得更加...
而當戰爭形勢從地面戰轉移成無人機空襲之後,真正發出指令、殺傷平民的操作者變得更加面目模糊,這更使得一般百姓幾乎不可能指認發出行動的軍隊是誰,難以討回公道、更遑論獲得賠償。圖為8月30日從喀布爾機場撤離的美軍。 圖/美聯社

雖然〈外國索賠法〉並不一定適用於本次的喀布爾誤殺事件,但美國軍方有時也會發出所謂的「慰問」(condolence)或「特惠」(ex gratia)款項。這些並不是所謂合法的「賠償責任」(compensation),一般人也無法主動提出要求,只能由軍方根據指揮官的判斷發出這些慰問金。

回到這次的事件,埃馬爾表示,他至今最想知道的問題是,他們家的房子到底透過哪些情資來源與政治判斷,才會被誤判是ISIS-K的藏身之處。

「只要美軍願意,他們應該可以從任何角度看到我們的汽車周圍和車內都有無辜的孩子。」

阿瑪迪的家人也表示,在經過這件事情之後,他們也陷入了更深的危險,因為現在全國都已經知道他們一家曾經協助過美國,如果未來無法順利搬到其他安全國家,他們極有可能成為塔利班的下一個目標。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U.S. fallout over Kabul drone strike grows with plans for multiple probes

The U.S. Military Often Kills Civilians — and Rarely Offers Compensation

作者文章

現年36歲的黃雪琴是一名獨立記者,曾任職於中國官媒《中新社》,後續又到《新快報》...

身為記者,不是犯罪:中國#MeToo推手、獨立記者黃雪琴被判刑5年

2024/06/17
白線斑蚊(又名亞洲虎蚊)已在歐洲北部落腳,氣候變遷造成的均溫升高可能是病媒蚊肆虐...

歐洲的登革熱危機:氣候暖化造成疫情升溫,法國面臨奧運防蚊難關

2024/06/12
巴黎共和廣場,在歐洲議會選舉結束、馬克宏宣告解散國會後,有大批民眾在共和廣場抗議...

2024歐洲議會大選:極右派勢力擴張,法國馬克宏敗選「解散國會」的政治豪賭

2024/06/11
輝達公司市值5日突破3兆美元大關。圖為執行長黃仁勳6月2日於台北展示NVIDIA...

AI前景無可限量?輝達市值突破3兆美元,成為全球第二大公司

2024/06/06
巴拉圭納納瓦,2名男子穿過連接阿根廷和巴拉圭兩國的橋樑,將商品從阿根廷運往巴拉圭...

「邊境鬼城」納納瓦:被阿根廷289%通膨率壓死的蕭條角落

2024/06/05
印度總理莫迪抵達新德里印度人民黨總部。 圖/法新社

印度選後觀察:莫迪勝選但號召力衰退?政治神話面臨國會挑戰

2024/06/05

最新文章

北約(NATO)秘書長史托騰柏格接受《BBC》專訪,指出中國想要左右逢源,一方面...

【Daily Podcast】北約警告中國的對俄立場、解讀習近平「美國要刺激中國攻打台灣」說/泰國可望成為亞洲第三個同婚合法國家

2024/06/18
現年36歲的黃雪琴是一名獨立記者,曾任職於中國官媒《中新社》,後續又到《新快報》...

身為記者,不是犯罪:中國#MeToo推手、獨立記者黃雪琴被判刑5年

2024/06/17
研究調查初步認為,閱聽眾多半認為是受到新聞帶來的負面情緒影響,諸如疫情、烏俄戰爭...

【Daily Podcast】全球閱聽眾對新聞感到疲乏、信任度下降/中國#MeToo推手黃雪琴、勞權運動者王建兵被判刑

2024/06/17
G7領袖正齊聚義大利普利亞出席G7峰會,此次峰會時機點正逢俄烏及以哈衝突持續之際...

【Daily Podcast】G7峰會聚焦增援烏克蘭/港府對6名反送中流亡運動者下拘捕令、援助行為也將觸法

2024/06/14
歐盟執委會宣布自7月4日將對中國進口電動車加徵關稅,比亞迪(BYD)汽車將被徵收...

【Daily Podcast】歐盟宣布對中國電動車進口加徵最高38%關稅,反制「國家不公平國家補貼」

2024/06/13
美國總統拜登兒子杭特.拜登(Hunter Biden)遭控於2018年購買槍枝時...

【Daily Podcast】杭特拜登非法持槍三項罪名被判成立/歐洲登革熱危機,法國面臨奧運防蚊難關

2024/06/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