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漫長的出逃:非洲LGBT難民被疫情圍困的「出肯亞記」

2020/05/31 轉角24小時

圖為今年2月,肯亞卡庫馬難民營內,兩名來自烏干達的LGBT難民。 圖/路透社
圖為今年2月,肯亞卡庫馬難民營內,兩名來自烏干達的LGBT難民。 圖/路透社

【2020. 5. 31 肯亞/非洲

最漫長的出逃:非洲LGBT難民被疫情圍困的「出肯亞記」

「等待疫後的難民庇護,還要多久?」有著世界兩大難民營——卡庫馬難民營與達達阿布難民營——駐紮的東非國家肯亞,是非洲難民尋求第三方國家庇護、暫時避難的重要中繼站。兩座難民營收容了至少約50萬人,其中不乏來自烏干達、遭遇迫害的LGBT難民,亟欲逃離針對同性戀施以嚴刑峻法的故土。但自3月中旬,因為武漢肺炎的全球大流行,防疫封鎖政策使全球的難民申請與移送手續,無限期停擺。長年等待的希望一再延後落空,在同樣同志不友善的肯亞,LGBT難民遭遇反同歧視與暴力、甚至生命威脅,情況窘迫。這些難民要如何熬過疫情?何時才能遠離迫害?

分別駐紮在肯亞西北與東部的卡庫馬難民營(Kakuma Refugee Camp),以及達達阿布難民營(Dadaab Refugee Complex),是全球最大的難民營區之一,兩個營收容的難民,根據《華盛頓郵報》的統計,至少約50萬人。其中包含了來自非洲各地、以鄰國烏干達為大宗的LGBT難民。

烏干達是針對LGBT迫害極為嚴重且惡名昭彰的非洲國家之一。2019年秋天,烏干達政府甚至一度欲將懲處同性戀與同性性行為的嚴刑峻法,升高為「可處以死刑」。儘管其後在各方壓力下不了了之,但當前烏干達法律仍規範:同性戀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

許多烏干達的LGBT弱勢族群,因而選擇就近向東逃往鄰國肯亞,向有聯合國難民署(UNHCR)援助的兩大難民營,尋求庇護管道,希望逃往對同志更加友善的第三方國家。也有部分難民因不堪難民營的惡劣環境,選擇擠入首都近郊,尋找更多生存機會。然而國際難民庇護程序本就繁複費時,早已不得不習慣漫長等待的難民們,卻不料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又讓出逃希望無限期延後,更直接威脅了他們在肯亞等待期間,遭遇的反同攻擊風險。

圖為達達阿布難民營的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圖為達達阿布難民營的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圖為烏干達的反同志迫害示威,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圖為烏干達的反同志迫害示威,資料照片。 圖/美聯社

自3月中旬以來,肯亞與非洲多國政府因應防疫政策,陸續進入封鎖封城狀態。由UNHCR與國際移民組織(IMO)操辦的難民安置程序,也硬生生地中斷。儘管相對於烏干達,肯亞的同性戀罪責相對較輕,但最高卻也可處以長達14年的有期徒刑。在大宗基督教保守派的反對,以及沿襲自英國殖民時期的嚴刑峻法之下,肯亞社會對於LGBT族群普遍仍不友善。許多滯留肯亞的LGBT難民擔憂,等待時間拖得越是長,就愈可能遭受更多的迫害威脅及生存難關。

「我都不知道自己要活不活得過每個明天。」今年26歲的瓦沙(Chris Wasswa)向《華盛頓郵報》表示。瓦沙自烏干達逃到肯亞已有4年,逃亡後住在肯亞首都奈洛比的郊區。由於防疫的社交距離政策,他住的房子裡原本有約30名難民,但在警方要求強制分開的命令下,只好平均散開、居住於2間不同的住宅。在難民與同性戀者的雙重弱勢標籤下,瓦沙很難找到一份養活自己的工作,原本均攤的房租又因此加倍支出,經濟壓力也更為沉重。

另一方面,以警察為首的公權力,對於LGBT難民的刁難迫害也時有所聞。

「烏干達又沒在打仗,你怎麼會是難民啦?」一名跨性別難民盧貝加(Caitlyn Lubega)如此回憶,自己與室友某次被警方突襲搜查的痛苦經驗。警方在屋內搜出一瓶潤滑油後,便不分青紅皂白地以此為由,將盧貝加與其室友逮捕帶回警局,並荒謬地向表示:他們可以選擇「花錢消災」,或被以「(同)性犯罪」之名,指控起訴。而那次獲釋的自由代價是——盧貝加向警方支付了約250美元(約新台幣7,492元)。

圖為卡庫馬難民營內,非當事人。 圖/美聯社
圖為卡庫馬難民營內,非當事人。 圖/美聯社

面對《華郵》記者事後的質疑,該派出所所長僅顧左右而言他地推託表示,自己並不知道盧貝加的突襲與逮捕行動,「雜事那麼多,我怎麼可能全都知道啦!」同時拒絕釋出有關的逮捕紀錄。

在收容有大量難民的卡庫馬與達達阿布,LGBT難民也遭遇不少言語與暴力歧視。長期的身心高壓,在不知道庇護申請何時才能獲准的狀態下,伴隨著疫情觸發社會的不安氛圍,根據長期專注於LGBT議題的美國《灣區報導者》(Bay Area Reporter)報導,今年4月中肯亞難民營內就有一名同性戀難民,疑似因不堪負荷而選擇在UNHCR奈洛比辦事處外,自殺身亡。

自4月27日開始,肯亞的LGBT難民們也在卡庫馬難民營區,陸續發動了和平的靜坐抗議。示威者的主要訴求為:要求UNHCR加快解封難民申請與審程序,盡快將他們安置於同志友善的第三方國家,並加強難民營內的安全保護,以免一再遭遇恐同攻擊。

但抗爭開始沒多久,當地警方便介入,隨後動用催淚瓦斯與警棍,並以「違反防疫封城政策」為由,進行強制驅離。有反抗者質疑指控「UNHCR要求警方介入驅離」;但對此,UNHCR的肯亞辦事處發言人則澄清反駁:UNHCR並未向警方求援。此外,警方發動武力驅離之前,也有給予1個小時的警告緩衝時間。

今年四月,UNHCR在奈洛比的辦公室外。一名LGBT難民在指控遭到保全與警方毆打...
今年四月,UNHCR在奈洛比的辦公室外。一名LGBT難民在指控遭到保全與警方毆打後,於辦公室外上吊自殺。其屍體遭發現後,幾名其他難民在奈洛比辦公室外抗議,未能得到聯合國的支持幫助。 圖/歐新社

儘管抗爭與驅離引發爭議,但在與LGBT群眾協商過後,UNHCR亦同意了加強難民營安全保護的訴求,其承諾包含:將警方的反應時間(即接獲報案至抵達現場的時間)限縮於1小時內,並且涉至24小時全天候的求助熱線。

同時,UNHCR也在5月底呼籲接受難民的各國,能盡快重啟難民收容程序,並建議以視訊方式進行面試審核,同時針對有立即或重大安危的難民,給予緊急救助。但在肯亞本地——尤其是難民營——本就網路連線品質極不穩定,有關操作實際上能否順利進行?並且免於病毒威脅?都仍存在疑慮。

而在防疫封鎖下,肯亞難民營的醫療資源補給也因此更為稀缺困難。一名人權促進者便向媒體坦言,LGBT族群當中,「深受愛滋病煎熬的庇護尋求者與難民,恐怕才是最痛苦的一群人。」身心與來自外在不斷的壓迫,讓懷抱希望在世界另一端的LGBT難民,直到現在仍在煎熬中等待。

希望在世界另一端?圖為暫時落腳肯亞的烏干達LGBT難民們。 圖/路透社
希望在世界另一端?圖為暫時落腳肯亞的烏干達LGBT難民們。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We were so ready’: LGBT refugees in Kenya live in fear as global resettlement is put on hold

Kenya LGBT refugee protest ends with tear gas and batons

國際移民組織與聯合國難民署 宣佈暫緩難民重新安置行程

作者文章

當年在亡國感的催化之下,如何策畫了國民總武裝的作戰?今年8月15日是二戰終戰75...

一億國民總特攻:終戰75年...日本「本土決戰」的神國瘋狂見聞錄

2020/08/14
一名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向媒體展示他大片受傷瘀青的身體。 圖/法新社

歐洲最後獨裁者的道歉?全國大三罷...白俄羅斯釋放「所有」示威被捕者

2020/08/14
圖為今年7月,以以色列軍隊與巴勒斯坦示威者爆發衝突。 圖/路透社

獻祭巴勒斯坦的「賣國遊戲」?川普調停...以色列與UAE歷史性和解

2020/08/14
圖/路透社

漏油災難的「日本之恥」?模里西斯生態浩劫後的賠償困惑

2020/08/13
非洲的莫三比克,12日遭恐怖組織「IS中非省軍團」(ISCAP)攻下的重要港口城...

恐怖魔頭的非洲轉生?IS突襲莫三比克,攻陷天然氣關鍵出口港

2020/08/13
2009年習近平巡視黑龍江。 圖/新華社

中國式浪費暴食歪風:習近平與《央視》譴責的「大胃王吃播」

2020/08/12

最新文章

當年在亡國感的催化之下,如何策畫了國民總武裝的作戰?今年8月15日是二戰終戰75...

一億國民總特攻:終戰75年...日本「本土決戰」的神國瘋狂見聞錄

2020/08/14
一名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向媒體展示他大片受傷瘀青的身體。 圖/法新社

歐洲最後獨裁者的道歉?全國大三罷...白俄羅斯釋放「所有」示威被捕者

2020/08/14
圖為今年7月,以以色列軍隊與巴勒斯坦示威者爆發衝突。 圖/路透社

獻祭巴勒斯坦的「賣國遊戲」?川普調停...以色列與UAE歷史性和解

2020/08/14
圖/路透社

漏油災難的「日本之恥」?模里西斯生態浩劫後的賠償困惑

2020/08/13
非洲的莫三比克,12日遭恐怖組織「IS中非省軍團」(ISCAP)攻下的重要港口城...

恐怖魔頭的非洲轉生?IS突襲莫三比克,攻陷天然氣關鍵出口港

2020/08/13
2009年習近平巡視黑龍江。 圖/新華社

中國式浪費暴食歪風:習近平與《央視》譴責的「大胃王吃播」

2020/08/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