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怪手下的58條命:「馬京達瑙大屠殺」判刑,菲律賓史上最血腥的選舉暴力事件

2019/12/19 轉角24小時

2019年12月19日,菲律賓2009年震驚世界的「馬京達瑙大屠殺」終於作出判決...
2019年12月19日,菲律賓2009年震驚世界的「馬京達瑙大屠殺」終於作出判決。圖為遭判刑犯案的安帕圖安家族,最左為家族老大、主謀之一的小安打爾(Andal Ampatuan Jr.)。 圖/法新社

【2019. 12. 19 菲律賓

怪手下的58條命:「馬京達瑙大屠殺」判刑,菲律賓史上最血腥的選舉暴力事件

「不敢相信這麼恐怖的慘劇已過了10年。」菲律賓奎松市地方法庭,19日針對2009年震驚世界的「馬京達瑙大屠殺」作出判決。在這場因選舉地方派系糾紛而起的血腥慘案中,一共有58人慘遭虐殺——其中32人是應邀採訪選舉的地方記者——全案不僅是菲律賓史上最為血腥的選舉暴力事件,至今亦仍是全球傳媒圈中,記者死亡數最多的單一事件。儘管在漫長與爭議的10年訴訟後,策畫屠殺的幾名地方大老都被求處最高刑度「40年有期徒刑」;但殺人與被殺的兩大政治豪族,卻仍繼續在菲律賓政壇活躍,誇張的「血海深仇」亦難就此了斷。

馬京達瑙大屠殺事件,發生在2009年11月23日上午,菲律賓南部民答那峨島的馬京達瑙省。當時的菲國上下,正準備迎接2010年的全國大選,馬省地方幾個政治豪族,也因選舉利益與地方派系的權力糾紛,而彼此鬥得不開交。

當時,馬京達瑙的頭號政治豪族,是幾近「軍閥」般存在的「安帕圖安家族」(Ampatuan)。

馬京達瑙大屠殺事件,發生在2009年11月23日。 圖/美聯社
馬京達瑙大屠殺事件,發生在2009年11月23日。 圖/美聯社

長期以來,文化與族群多元複雜的民答那峨島,一直以來都是菲律賓中央權力的難管之地,地方的政治也多以傳統豪族為發展軸心。因此當1986年菲律賓爆發「人民力量革命」、推翻了獨裁總統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後,趁著革命風潮崛起的安帕圖安家族也才「帶槍投靠」了新總統柯拉蓉(Corazon Aquino)的陣營,並在中央政府的默許下,大舉壟斷了馬省地方的政治權力。

在這段時間,不斷坐大的安帕圖安家族,不僅掌控了地方資源、商機發展,甚至還取得中央政府「協助掃蕩穆斯林叛軍」的大義名份,自主發展出了強大武裝的私有民兵;與此同時,在家族族長——老安達爾.安帕圖安(Andal Ampatuan Sr.)——領導之下,安帕圖安家族也不斷改旗易幟、替每一個當權總統作樁腳,並阻止其他望族與其競爭作為「欽點諸侯」的正統性。

但在長年壟斷之下,安帕圖安家族的龐大生意與野心,也逐漸引發馬省其他豪族的不滿與挑戰。特別在老安達爾長期連任馬省省長的狀態下,各路家族也都覬覦接班他退休之後的政治地位——其中之一,就是曾與安帕圖安家族同盟攜手的「滿古達達圖家族」( Mangudadatu)。

大屠殺發生的2009年,時逢2010菲律賓全國大選的前夕,馬省各路的政治家族也因無法繼續忍受安帕圖安家族的日漸專橫,而出現了挑戰聲音。之中最有威脅性的,就是滿古達達圖家的年輕新星——伊實馬爾.「托托」.滿古達達圖(Esmael "Toto” Mangudadatu)——當時年僅41歲的他,竟公開向69歲的老安達爾提出挑戰,要與安帕圖安家族競爭2010年大選的馬京達瑙省長一職。

判決後,庭外的伊實馬爾.「托托」.滿古達達圖(Esmael
判決後,庭外的伊實馬爾.「托托」.滿古達達圖(Esmael "Toto” Mangudadatu)。 圖/美聯社

儘管「托托」來自的家族,在地實力並比不上安帕圖安,但透過長袖善舞的政治斡旋,竟也嚴重威脅了老安達爾之於中央政府的「代理地位」。老安達爾一方面擔心培育兒子小安達爾接班(Andal Ampatuan Jr.)的家族大計被打亂;二方面又擔心托托的政治手段,會搶走中央執政黨「基督教穆斯林民主力量黨」(Lakas–CMD)的提名,因此極端惱怒的他,才會不斷對滿古達達圖發出黑函,甚至直言「敢登記參選...我們就殺你全家」。

根據托托事後的回憶,在參選之前,地方的風聲與恐嚇信,就已不斷警告「老安達爾已派出刺客要分屍你」,但自己總以為只是虛張聲勢的政治恐嚇。因此就算幕僚團有些擔心,仍執意參選,並決定要在2009年11月23日正式登記。

由於在登記前夕,地方就已收到大量針對托托本人的暗殺線報。為了預防不測,競選團隊決定邀請32名地方的媒體記者隨行採訪,並由托托的太太與妹妹代表托托入城登記。於是,一行58人就這樣浩浩湯湯地開車出發。但才行經半路,就遭遇了「埋伏暗算」。

托托夫人、以及托托懷孕的兩個妹妹,卻都遭到小安達爾與其手下的毒手。圖為托托與其夫...
托托夫人、以及托托懷孕的兩個妹妹,卻都遭到小安達爾與其手下的毒手。圖為托托與其夫人的棺木。 圖/歐新社

根據菲律賓檢方的調查證詞,滿古達達圖家的車隊在半路上,突然遇到警方臨檢哨而停徵。但當車隊被攔下來後,十多輛武裝卡車卻突然衝出來將所有人團團包圍,並直接從警方手中把滿古達達圖家的58人給直接擄走。

警方表示,現場的指揮官之所以沒有反抗,是因為帶隊強襲而來的武裝份子領袖,就是現任省長的兒子小安達爾,武裝卡車上也都標有官方記號或是安帕圖安家的標誌。

這58人被綁架後,隨即被安帕圖安家的民兵抓到了預定作案的森林裡;過程中,認出「仇家」的托托夫人,也趁亂向丈夫發出了最後的求救簡訊——「抓走我們的,是安帕圖安家的人。」——但之後,包括托托夫人、以及托托懷孕的兩個妹妹,卻都遭到小安達爾與其手下的性侵,並殘酷地遭到肢體凌虐,接著就地處決。

菲律賓檢方表示,安帕圖安家的「屠殺行動」顯然早有預謀,因為他們甚至提前找來了怪手挖洞、在荒無人煙的森林裡挖出了三個埋屍用的「棄屍坑」。於是,包括32名新聞工作者在內的58名人質,就這樣遭到殺害、棄屍荒地。

包括32名新聞工作者在內的58名人質,就這樣遭到殺害、棄屍荒地。 圖/美聯社
包括32名新聞工作者在內的58名人質,就這樣遭到殺害、棄屍荒地。 圖/美聯社

雖然小安達爾等人的計畫,原本是要讓這58人「人間蒸發」,但因為托托妻子遇害前的最後簡訊,讓焦急無比的政壇、媒體圈全面動員,甚至連原本不願出兵保護車隊的菲律賓陸軍(「地方兵力不足,且軍隊出動應該要透過中選會或警方申請」),也緊急派出一整支步兵旅前往搜山。最終,才在極端駭人的狀態下,於同日稍晚發現了58具被埋在山裡的殘肢屍體。

「58人慘遭屠殺!」「32名記者被瘋狂殺害!」的新聞標題,迅速透過本地媒體的聲援串連而傳到中央、甚至傳遍國際,巨大的政治與社會壓力,也馬上迫使時任總統艾若育發出「緝凶命令」,除了馬上拔除安帕圖安家的省長職位,菲律賓軍方也大舉出兵抓人、並對馬省頒布「戒嚴令」。

雖然在東窗事發的第一時間,安帕圖安家族還想頑強抵抗,但隨著中央政府的強勢介入與搜捕,家族的武裝力量也馬上崩潰。最終,安帕圖安家族的幾名長老幹部,就在地方安排下自主投案。安達爾父子被捕入獄,髮妻遇難、家破人亡的托托則堅持參選,並馬上取代安帕圖安家族成為Lakas–CMD黨的提名人,如願於2010年選舉中成為新的馬省省長。

然而「馬京達瑙大屠殺」雖然貌似破案,但過程中的調查、訴訟,卻是進入牛步的長期延宕。其中一部分,是因為涉案的兇手人數逼近百人,共犯體系又與地方政治盤根交錯;但另外一部份,也是因為58名受難者遺體殘破、鑑識過程困難,其中一名遇害的攝影記者莫買(Reynaldo Momay)更是只找到幾顆碎齒、10年來都找不到遺體而無法確認生死。最終全案就硬生生地在各方壓力下拖延了整整10年才完成一審判決,「所謂的正義也真的成為了『遲來的正義』。」

2015年,罹難者家屬的哀悼與抗爭。 圖/美聯社
2015年,罹難者家屬的哀悼與抗爭。 圖/美聯社

由於策畫屠殺的主謀首腦老安達爾,在2015年就因病死去。因此在19日的判決中,以小安達爾為首的幾個兄弟,也就因57項謀殺罪(找不到屍體的莫買,因無法確認生死而沒法算入謀殺),而被求處最高刑度的「40年不可假釋的有期徒刑」,折抵刑期後最快只能在2049年才能出獄。

近百人的被告中,有28人被判處40年有期徒刑;15人被判6~10年的有期徒刑;但另外55人——包括小安達爾的弟弟、後來接過家族政治事業當上市長的達圖.賽吉得-伊斯蘭.安帕圖安(Datu Sajid Islam Ampatuan)——則無罪開釋。

不過在得知判決結果後,庭外的托托並沒有感到太多寬慰;相反地,他仍堅持上訴,要把涉入事件、但因證據不足而無罪的安帕圖安一族「一網打盡」。

在遭遇巨大悲劇之後的托托,雖然在艾若育的幫忙下當上了市長,但之後卻仍如變色龍一般地、走上老安達爾的腳步。他在中央當權者間穿梭,先是倒向了艾奎諾三世、後來又投靠了杜特蒂。不過如今的托托雖從地方走向中央,並成為了菲律賓眾議院的國會議員,但在過去幾年間,各種汽車炸彈、槍手掃射、刺客謀殺的陰謀,卻仍不斷地朝他本人襲來,「所有的陰謀者都只有一個,就是安帕圖安家族。」

「這只是開始,但還沒有結束!」還是藏不住憤怒的托托,在判決後如此地說。

「這只是開始,但還沒有結束!」圖為判決後,庭外的受難者家屬相擁而泣。 圖/美聯社
「這只是開始,但還沒有結束!」圖為判決後,庭外的受難者家屬相擁而泣。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Ampatuan verdict 'important' for journalists in Philippines, UP professor says

Philippine court finds family members guilty in 2009 killings

Philippines massacre: masterminds of country's worst political attack jailed

最新文章

1964年的巴西軍事政變,讓國家自此踏入長達21年的獨裁恐怖時期。這段黑暗年代,...

白色恐怖金龜車:出賣員工「被消失」...福斯汽車的巴西幫兇黑歷史

2020/09/26

失竊的聖人之血: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聖血瓶」竊盜之謎

2020/09/25
圖/法新社

殘酷的慈悲:澳洲470頭「領航鯨大擱淺」的人工鯨落與安樂死賽跑

2020/09/25
一起美國警察執法爭議,造成一名無辜的26歲黑人女性——布倫娜.泰勒(Breonn...

說出她的名字:美國黑人抗爭再起...Breonna Taylor為什麼死了?

2020/09/24
「我這輩子在英國,從不曾被允許投票...因此面對即將到來的美國11月大選,我相信...

王子夫婦戰川普?哈利梅根的「催票宣傳」與英國王室震怒的「干政紅線」

2020/09/24
圖/路透社

470隻領航鯨的眼淚:澳洲塔斯馬尼亞的破紀錄擱淺之謎

2020/09/2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