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怒火邊界:墨西哥毒梟屠殺「摩門教殖民地家族」,美國籍婦孺9死

2019/11/06 轉角24小時

一群擁有美國國籍的婦女幼童,4日駕車行經墨國北部的索諾拉州邊境時,突遭「不明槍手...
一群擁有美國國籍的婦女幼童,4日駕車行經墨國北部的索諾拉州邊境時,突遭「不明槍手伏擊」,包括學齡前兒童與嬰兒在內,總共9人被亂槍擊斃、或遭活活燒死。 圖/路透社

【2019. 11. 06 美國

怒火邊界:墨西哥毒梟屠殺「摩門教殖民地家族」,美國籍婦孺9死

「是怎麼樣的魔鬼,才會對婦孺、嬰孩痛下殺手?」墨西哥5日傳出極為重大的幫派殺人事件,一群擁有美國國籍的婦女幼童,4日駕車行經墨國北部的索諾拉州邊境時,突遭「不明槍手伏擊」,包括學齡前兒童與嬰兒在內,總共9人被亂槍擊斃、或遭活活燒死。墨西哥當局表示,遇襲的婦孺車隊是因行使「多妻傳統」而離開美國、並長年於墨北建立「宗教殖民地」的摩門教基本教義派「勒巴隆家族」(LeBaron)——但這些特殊的「殖民者」為何被殺?對婦孺幼童無情殺戮的槍手,又為何開火?在9名美國公民慘死後,川普總統與墨西哥政府,又要如何交代並復仇這場離譜混亂的血腥慘劇?

截至11月5日的最終統計,索諾亞州的公路慘案造成3名成人、6名兒童,一共9人死亡;死者全數都為「勒巴隆家族」的在地成員,並全都具有美國公民的身分。

墨西哥中央政府表示,「勒巴隆家族事件」發生在當地時間11月4日下午1點。當時,17名「家族成員」正從索諾拉州出發,他們正準備參加鄰州契瓦瓦州的摩門教友婚禮,一行人才因此開車東行,朝索諾拉-契瓦瓦邊境出發。

根據親友的證詞,這17人的車隊分成3台休旅車,並分別由開車的「3個媽媽」——蘿尼塔(Rhonita Maria Miller)、道娜(Dawna Langford)與克里斯提娜(Christina Langford Johnson)——帶著14名小孩同行。誰知半路上蘿尼塔的車子突然爆胎,其他兩輛車只好先行折返,替拋錨的同伴找零件。

三輛車短暫分散後,道娜與克里斯提娜不久折返原地,但卻發現「大事不妙...怎麼路上在冒煙」,接著就通話中斷、與電話另一端的家人失去聯絡。18分鐘後,同一殖民地的長老領袖朱利安(Julián LeBarón)才緊急報案,向負責打擊毒梟的墨西哥國家衛隊求助,「我們的家人遭遇襲擊!」

由於事發地區在偏僻的跨州深山,報案時的現場資訊、事發位置也極不明確,再加上官僚體系的作業程序,因此就算「出事的全是美國公民」,墨西哥軍警仍等到了下午5點才完成出動整備;與此同時,墨西哥北部的各個勒巴隆殖民地也都派出了壯丁前來幫忙搜索——但在傍晚6點左右,噩耗卻傳到了家人耳中。

事發地區在偏僻的跨州深山,報案時的現場資訊、事發位置也極不明確,再加上官僚體系的...
事發地區在偏僻的跨州深山,報案時的現場資訊、事發位置也極不明確,再加上官僚體系的作業程序,因此就算「出事的全是美國公民」,墨西哥軍警仍等到了下午5點才完成出動整備。 圖/路透社

「他們全被殺死了!」傍晚6點左右,噩耗傳到了家人耳中。 圖/路透社
「他們全被殺死了!」傍晚6點左右,噩耗傳到了家人耳中。 圖/路透社

「這是為了證據紀錄......但是我的媳婦,孫子全部死了,他們全被殺死了!」在一陣搜索之後,墨西哥軍隊終於在邊境山區找到了三輛被燒毀的汽車,以及9具被燒得焦黑、全身滿是彈孔的母子遺體。

墨西哥檢方在現場一共找到了「200發以上的大口徑子彈彈殼」,初步判斷行動的槍手應是多人行動、持有自動步槍等強大火力,「全案應為事先預謀,嫌疑人目前朝『毒梟集團』方向偵辦。」

一開始,墨西哥軍警與勒巴隆家族的搜索行動,受到夜色與偏僻地形的阻礙,再加上部份死者遺體遭遇了嚴重破壞,因此就連死者人數的掌控,官方的數字都一直反反覆覆、上下跳動。

但同一時間,4日晚間在索諾拉州的邊境村莊,村人們卻發現了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年前來求救——原來他是道娜的13歲兒子戴文(Devin)——家人表示,車輛被槍擊後,道娜馬上要長子戴文「快逃」,但自己與兩個11歲與3歲的兒子卻被槍手包圍。於是,戴文與其他6名一同受傷逃亡的家族小孩,躲到了山間的樹叢裡,卻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媽媽與兄弟被「亂槍處決」。

雖然一幫生還的孩子們,有的身受槍傷、甚至下顎被子彈打碎,但在戴文的帶領與安撫下,眾人仍藏在山裡,驚險地躲過了槍手的掃射與追殺。之後,戴文才囑咐了眾人原地等待,並獨自一人沿著公路,徒步下山尋求支援。

為了避免被回頭追殺的槍手發現,戴文一路掩蔽,走了6個多小時才終於找到了附近的村人前往救援。而生還的兄弟姊妹,也於5日清晨前被全數尋獲,並經安排回到美國本土,接受緊急手術與創傷治療。

墨西哥檢方在現場一共找到了「200發以上的大口徑子彈彈殼」,初步判斷行動的槍手應...
墨西哥檢方在現場一共找到了「200發以上的大口徑子彈彈殼」,初步判斷行動的槍手應是多人行動、持有自動步槍等強大火力,「全案應為事先預謀,嫌疑人目前朝『毒梟集團』方向偵辦。」 圖/路透社

截至11月5日的最終統計,索諾亞州的公路慘案造成3名成人、6名兒童,一共9人死亡...
截至11月5日的最終統計,索諾亞州的公路慘案造成3名成人、6名兒童,一共9人死亡;死者全數都為「勒巴隆家族」的在地成員,並全都具有美國公民的身分。 圖/路透社

勒巴隆家族遇襲事件在5日上午傳開後,瞬間震撼了美墨兩國的高層,這一方面是因為「被殺的全都是美國人」,另一方面也是為死者全是無武裝、且未涉入幫派衝突的婦孺幼子。因此美國駐墨西哥大使、國務院馬上緊急介入,總統川普更是親自致電墨西哥總統羅培茲.歐布拉多(AMLO),主動「伸出援手」要協助墨西哥追緝真兇。

「在美國兩肋插刀的幫忙下,墨西哥是時候重啟『戰爭』打擊毒梟,該把這些販毒敗類從地表上一舉消滅!」在與AMLO通完電話後,川普也發出Twitter推文,承諾要為無辜死去的9名美國公民討個公道。

「川普總統的好意,我們非常感謝,但這份善意『心領』就好了。」但在墨西哥方面,AMLO總統則明確地婉拒了白宮的聯合緝兇邀請,並稱全案才剛開始調查、目前還沒有需要美國人插手的地方,「全案涉及墨西哥的司法主權...我相信我國有能力能處理好自己份內的事!」

對於墨西哥政府而言,「勒巴隆家族」一直是令當局有些頭痛的微妙存在,儘管外界大多認為其屬於「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旁系分支,但在實際的信仰制度與歷史上,勒巴隆家族與美墨兩國間卻又有著極為特殊、甚至獵奇的敏感歷史。

1820年代興起於美國本土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曾長期奉行著「多妻制度」,但此一教義傳統卻被認為與主流教派相悖、甚至視為異端。到了1885年,美國國會以「進一步廢除奴隸制度」為名,立法禁止並入罪化「重婚」、「一夫多妻」等行為後,成千上萬的摩門教徒這才紛紛「出逃」,跨過南方邊境來到墨西哥。

雖然對美國主流輿論來說,這批逃進墨西哥的摩門教徒是「為了守護多妻制度而逃亡」;但在摩門教會的共同認知裡,這次的離散是虔信者為了守護教義傳統的「試煉」。一時間大批信眾也才在墨西哥北境建立起了「宗教殖民地」(是真的使用Colonia一詞)。

對於墨西哥政府而言,「勒巴隆家族」(Lebron)一直是令當局有些頭痛的微妙存在...
對於墨西哥政府而言,「勒巴隆家族」(Lebron)一直是令當局有些頭痛的微妙存在。 圖/美聯社

摩門教徒的出逃試煉,一直持續到了20世紀,直到留在美國本土正統教派,在1904年正式廢除了多妻制度,信眾們的移居潮才開始逆向發展,再加上1910年「墨西哥革命戰爭」開打,作為外來者的摩門教殖民地也屢遭革命軍的武裝攻擊,因此大批殖民者才開始返回美國本土。唯有部份支派仍留在墨西哥生根,並成為了「摩門教基本教義派」的重要聚集地。

在1904年之後,許多不被主流承認、但卻仍堅持「多妻傳統」的摩門教徒,持續移往墨西哥北部的契瓦瓦州、索諾拉州等地。他們大舉收購土地,並以農牧業維生;但眾人多仍是雙重國籍者,並制度性地傳承著美國國籍,在「殖民地」裡只能說美式英文,社區裡的男性也往往會季節性地回到美國本土打工、求學。

但在強力維持「美式認同」的同時,社區眾人彼此又因特殊信仰與多妻制度,形成一個緊密而強力的家族組織。然而這在當地人的眼中,也確實如同字面意義一般「真的就是『宗教殖民地』」。

在這批出逃的摩門教基本教義派中,比較有名的代表家族,就是曾與歐巴馬競逐白宮大位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現任猶他州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的羅姆尼家族(羅姆尼的爸爸出生在墨西哥,但移居回美國;直到他的曾祖父為止,家族都是多妻制,因此,在2012年總統大選時、以及後來他與川普翻臉之後,羅姆尼都一直被美國鄉民惡意嘲笑是「多P家族」)。而本回遭遇慘案的勒巴隆家族,也是在1920年代才遷入的另一支基本教義派。

墨西哥大報《寰宇報》(El Universal)報導,勒巴隆家族除了多妻制度之外,在墨西哥北部頗有影響力。這一方面是因為與美國之間的密切互動,另一方面也是摩門教家族的勤儉持家、積極生產有關。但近年來,隨著墨西哥「毒梟戰爭」的血腥惡化,勒巴隆家族在墨北的處境也屢遭威脅。

勒巴隆家族表示,在過去10年間,家族曾多次遭遇毒梟集團的綁架威脅。但家族的共同信念就是「不能為惡」,因此除了公開拒付贖金外,還積極發動和平示威,希望能用信仰喊話毒梟,讓黑幫「改邪歸正」。不過相關手段並沒有解除家族所遭遇的安全威脅,近年來仍不時有族中長老遭遇毒梟派出的槍手處決殺害。

近年來,隨著墨西哥「毒梟戰爭」的血腥惡化,勒巴隆家族在墨北的處境也屢遭威脅。 圖...
近年來,隨著墨西哥「毒梟戰爭」的血腥惡化,勒巴隆家族在墨北的處境也屢遭威脅。 圖/路透社

除了毒梟戰爭之外,墨西哥本地的媒體也提及了勒巴隆家族與「墨西哥農民」長期的資源糾紛。由於墨北地區本就乾燥缺水,許多農民組織都極為不滿勒巴隆與「摩門教殖民地」透過金錢與政治影響力「獨霸水資源」與良田產權的問題;但對此家族卻都反擊聲稱「是地方的墨西哥農民眼紅我們努力耕耘,這才會惡性舉報、想分一杯羹。」

但《寰宇報》也報導:勒巴隆家族近年來,確實多次向中央政府申請,欲籌組設立「合法民兵」以守護殖民地免受於毒梟戰爭的威脅。但這之中,除了武裝殖民地的敏感問題外,也反映出墨西哥北部的「毒梟亂戰」。

墨西哥當地媒體認為,本回勒巴隆婦孺遭遇屠殺的慘案,雖不排除其他可能,但有很大機率是「毒梟槍手認錯車」,將一行人判斷成敵意幫派。因為同日稍晚,在同一地區就發生了毒梟械鬥的事件——由契瓦瓦州本地「華雷斯毒梟集團」旗下的「La Linea」派,與侵門踏戶、從東南方北上爭搶地盤的「錫納羅亞毒梟集團」,發生了激烈的死亡槍戰。

在2014年世界毒王——錫納羅亞集團的首腦,「矮子」古茲曼(Joaquín "El Chapo" Guzmán)——被捕入獄後,墨西哥的毒梟勢力就陷入了重新洗牌的血戰狀態。在這段過程中,錫納羅亞集團分裂成了好幾個派系,並重新加劇了華雷斯集團的血腥鬥爭。

長期以來,墨西哥毒梟的販毒商機,主要以美國邊境分成三大區域:「錫納羅亞集團」掌握了美國西岸與加州關卡;「華雷斯毒梟」則掌握亞利桑那州與德州的沙漠邊境;以及控制中美洲與加勒比海路線,直衝美國東岸與佛羅里達的「海灣毒梟集團」。

而契瓦瓦-索諾拉邊境,則剛好是墨西哥應對亞利桑納州的重要走私路線——特別是在川普任內,美國重兵管制邊界的當下,此一路線更是成為了日漸稀少、且極具發財效率的「黃金地道」——因此勒巴隆家族的婚禮車隊,很可能是不走運地走入了毒梟爭搶地盤的怒火邊界,並成為無情時代裡的無謂犧牲者之一。

勒巴隆家族的婚禮車隊,很可能是不走運地走入了毒梟爭搶地盤的怒火邊界,並成為無情時...
勒巴隆家族的婚禮車隊,很可能是不走運地走入了毒梟爭搶地盤的怒火邊界,並成為無情時代裡的無謂犧牲者之一。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Nine US citizens killed in Mexico attack

At least 9 members of American family killed in Mexico, most of them kids

Mormon Family Killed In Northern Mexico

9 Members of Mormon Family in Mexico Are Killed in Ambush

最新文章

根據法國內政部的數據,當日全國共有80萬人走上街頭;抗爭的工會方面更宣稱「響應抗...

鏡頭背後/法國反年改大罷工:癱瘓馬克宏政府的改革危機?

2019/12/06
圖為獸醫強暴案中最後被害人遭到毀屍滅跡的現場。 圖/路透社

報應決殺令?印度獸醫強暴案,被捕4嫌「作案現場」被警擊斃

2019/12/06
示意圖。 圖/美聯社

瘟疫戒嚴?麻疹疫情失控,薩摩亞全國防疫的「全境封鎖」

2019/12/06
「阿富汗人會永遠記得你。」長年駐阿富汗行醫的日本人道醫師中村哲,4日與同事乘車外...

阿富汗醫療之光:日本人道醫師中村哲,遇害身亡的槍擊疑雲

2019/12/05
車臣流亡反抗軍領袖——坎格許維利(Zelimkhan Khangoshvili)...

當街處決車臣叛軍領袖?德國因「莫斯科刺客」驅逐俄國外交官

2019/12/05
圖/法新社

20萬動物大宰殺:印度教加迪邁節的「跨國血祭」爭議

2019/12/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