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卡巴拉危機:伊拉克反政府示威者,包圍攻入伊朗領事館

2019/11/04 轉角24小時

伊拉克示威群眾,3日深夜更再一次突破了軍警封鎖,第二度攻入了什葉派聖城卡巴拉的伊...
伊拉克示威群眾,3日深夜更再一次突破了軍警封鎖,第二度攻入了什葉派聖城卡巴拉的伊朗領事館。 圖/《Arab News》影片截圖

【2019. 11. 04 伊拉克】

卡巴拉危機:伊拉克反政府示威者,包圍攻入伊朗領事館

「在伊朗人質危機的40周年前夜,伊朗卻在伊拉克遭遇了『報應』。」伊拉克連續一個多月的反貪腐示威,至今共造成250~300名示威者死亡。儘管伊拉克總統已於上周四表態「支持解散政府、改革選舉制度,以及重啟大選」;但掌權的總理阿不都–馬赫迪(Adil Abdul-Mahdi),卻因伊朗施壓拒絕讓步,甚至警告國民示威「將害伊拉克經濟崩潰」。然而當權者的強硬姿態,卻進一步激怒了示威群眾,成千上萬的示威者不僅湧上街頭、封鎖公路交通,3日深夜更再一次突破了軍警封鎖,第二度攻入了什葉派聖城卡巴拉的伊朗領事館。

▌前情提要:〈巴格達再度濺血:伊拉克軍隊武裝鎮壓人民抗爭,4天再增75死〉

3日晚間的卡巴拉伊朗領事館事件,是近兩個星期來,該處第二次遭到示威者攻陷。根據前線目擊者所上傳的影片,當時伊朗領事館正遭遇千餘名示威者的團團包圍,領事建築體不斷遭到汽油彈與土製投石器的圍攻,接著館內開始冒出濃煙並竄出火舌。

雖然領事館的失火,沒有進一步延燒,但深夜中的圍攻與火警混亂,卻給了群眾可乘之機,大批抗爭者於是趁亂突破封鎖路障、攻入了領事館大樓,「他們拔掉並燒毀了領事館的伊朗旗,並升起了伊拉克的國旗,一同高喊著要『伊朗人滾出去』!」

不過民眾雖一度突入館內,仍因駐警部隊的實彈開火而鳥獸散。直到4日上午為止,並未傳出外交人員被挾持、或機密文件被搶取的事件——但由於上個星期日清晨,卡巴拉的示威隊伍,才在街上遭遇了「不名蒙面槍手」的掃射屠殺,除了至少19人當街被殺,還有數十人被抓走至今生死不明。因此領事館的再次被圍,也讓各區前線充滿著緊張與肅殺之氣。

伊拉克當前的全國性反政府示威,始於今年10月份,大批的青年民眾突然走上街頭憤怒爆發,除了對於各種經濟蕭條、政策失能大感不滿外,對於當前伊拉克政府與政治人物「只會操弄族群政治,卻不在意人民生死」的結構性貪腐,更是無比憤怒。

伊拉克大批青年走上街頭憤怒爆發,除了對於各種經濟蕭條、政策失能大感不滿外,對於當...
伊拉克大批青年走上街頭憤怒爆發,除了對於各種經濟蕭條、政策失能大感不滿外,對於當前伊拉克政府與政治人物「只會操弄族群政治,卻不在意人民生死」的結構性貪腐,更是無比憤怒。圖為11月3日,巴格達。 圖/美聯社

一開始,這批自發性的示威行動,只以「反貪救國,發洩不滿」為號召。但隨著時間的推進以及伊拉克中央政府的暴力鎮壓,示威群眾的數量與抗爭強度也迅速擴張;訴求也從模糊的憤怒口號,演變成具體而具衝擊力的「解散國會重啟大選」、「驅逐伊朗恢復主權」,以及「修改憲法還政於民」。

伊拉克示威者的訴求邏輯認為:自從2003年美軍入侵伊拉克、推翻了海珊獨裁後,伊拉克的政治重建,就陷入了一種長期性的「恐怖平衡」。

起初,以美國人為首的佔領政府認為,伊拉克自脫離英國託管、獨立建國以來,就是個多元組成的「人工國家」,由中央大一統的管制狀態,往往會迫害其他族群——像是前獨裁者海珊(Saddam Hussien)在位時,伊拉克「貌似」穩定,但卻有成千上萬的伊拉克庫德人、什葉派穆斯林遭種族清洗(什葉派強制迫遷,庫德族集中營)

,甚至是種族滅絕(安法爾行動,18萬庫德人遇害)——因此,新的伊拉克才會走入族群共制的分權系統。

然而在長年威權的統治之下,伊拉克的新系統設定卻出現了嚴重的水土不服,反惡化了伊拉克的派系割據。像是伊拉克國會選舉所採用的「政黨比例代表制」,就往往成為派系分贓、族群分裂的結果,人們只能透過族群色彩綁樁投票、極難起到「選賢與能」的結果。再加上選制刻意地分散權力,因此各種聯合政府的組成也往往都是看派系光譜、權力分贓的結果,極難出現有效率且具多元包容性的跨族群聯合。

「伊朗人把手伸到伊拉克太久了,我們不是伊朗人的附庸國!」憤怒的示威者們向《法新社》表示,在族裔政治當道的狀態下,伊朗也透過金援與武裝、試圖操縱伊拉克大宗的什葉派穆斯林政黨,來把持伊拉克的國家政策。這招套路,過去在美軍佔領時期極其合用;但隨著戰後伊拉克青年的成長與覺醒,年輕一輩對於「伊朗老大哥」的不斷干政,卻也開始感到極為嫌惡與不耐。

隨著戰後伊拉克青年的成長與覺醒,年輕一輩對於「伊朗老大哥」的不斷干政,卻也開始感...
隨著戰後伊拉克青年的成長與覺醒,年輕一輩對於「伊朗老大哥」的不斷干政,卻也開始感到極為嫌惡與不耐。圖為伊拉克示威者,拿著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Quds Force)將領蘇萊曼尼(Qassim Soleimani)肖像抗議。 圖/美聯社

像是在本次的示威抗爭中,作為獨立政治家、但卻受伊朗支持而成為總理的阿不都–馬赫迪,就是因為伊朗當局的強力施壓,才因此「沒辦法請辭下台」。當前的聯合政府中,以本土派什葉教長穆克塔達.薩達爾(Muqtada al-Sadr)為首的派系,就不斷呼籲政府解散、改革選制;但與伊朗關係密切、並曾受革命衛隊軍援訓練的軍閥龍頭哈迪.阿米里(Hadi Al-Amiri)則堅持著德黑蘭的「鎮壓命令」,並被控多次指使民兵「向示威群眾無差別開火」。

《半島電視台》報導,自11月開始,逐漸失去耐心的伊拉克示威者已逐步升高對抗姿態,並於全國各地「封鎖公路交通」,針對首都巴格達的聯外公路以及各地的煉油廠、油田,發起「封堵行動」,試圖以積極阻礙的不合作手段,「進一步癱瘓全國,迫使總理就範下台。」

然而相關的行動,卻也誘使了政府派的軍警民兵擴大鎮壓強度,各種實彈射擊、暴力執法、甚至是綁架示威領袖的誇張手段,也因此高速攀升。至今,全國示威的死亡總數已難以計算,僅知約在250~300人之間。

面對即將崩潰的伊拉克社會,伊拉克總統、庫德人出身的薩利赫(Barham Salih),10月31日也公開表態「支持解散國會、重新大選」。薩利赫表示,中央政府明白民眾對於政治系統的失望與憤怒,目前也已要求國會推動選舉改革,並研議將解禁當前的政黨比例代表制,開放部分候選人直選的比例。

然而薩利赫的發言中,也爭議性地「替」總理本人發言,聲稱「阿不都–馬赫迪已有辭職打算」,「但政府希望先完成選制改革,之後提前選舉才有意義!」然而阿不都–馬赫迪本人卻拒絕回應下台的「傳言」,反而不斷警告「示威者們若不冷靜回家,伊拉克恐將經濟崩潰、重返內戰!」因此相互矛盾的政府表態,也才遭遇示威群眾的冷漠對待,並質疑「政府根本沒有誠意解決民怨,又示在玩互推皮球的陰謀把戲!」

伊拉克全國示威至今死亡總數已難以計算,僅知約在250~300人之間。圖為11月3...
伊拉克全國示威至今死亡總數已難以計算,僅知約在250~300人之間。圖為11月3日,巴格達的示威群眾。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Iraq's PM urges protesters to stop, says unrest is hurting the economy

Iraqi president sees need for fresh elections

Masked gunmen attack protesters in Iraq holy city; 18 killed

Student strikes, street closures in Iraq protests

Protesters block roads to Iraqi port, demand end to foreign meddling

The Observer view on Iraq protests and western indifference| Observer editorial

最新文章

kutabe又掀起風潮,除了最近疫情的緣故外,做為故事流傳之鄉的立山博物館,也早...

見者有福藥到病除?日本「瘟疫退散」的妖怪靈獸祈福風潮

2020/05/25
香港民眾24日再度走上街頭,糾集數千人發動首波「反惡法抗爭」——抗爭者與港警在銅...

城市存亡6月關鍵:香港動員「反惡法」,港府威脅升級恐攻警報鎮壓

2020/05/25
圖為美國的米其林三星三廳「The Inn at Little Washingto...

靠北美食家?米其林「趁疫評鑑」硬打分的星星之亂

2020/05/25
「本來是要返鄉過節的他們,卻在旅途的最後1,000公尺墜機...。」 圖/美聯社

生死1公里:巴基斯坦國航A320客機開齋節前空難,97死2生還

2020/05/23
22日,北上赴京參加兩會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 圖/法新社

香港剩多久時間?中國強推〈港版國安法〉...「一國一制」最後倒數

2020/05/22
南法拉格朗德默特(La Grande Motte)「日落海灘」(Le Couch...

日光浴的防疫結界:法國海灘解禁的夏日危機

2020/05/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