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澳洲乾旱的魚群末日?捕魚大遷徙的「諾亞方舟」搶救計畫

2019/09/14 轉角24小時

去年夏天熱浪來襲時,澳洲最大流域的墨瑞–達令河盆地(Murray-Darling...
去年夏天熱浪來襲時,澳洲最大流域的墨瑞–達令河盆地(Murray-Darling Basin),才發生百萬隻魚死亡的生態災難。為了阻止慘劇再次上演,新南威爾斯政府9月啟動了一項魚群大遷移的「諾亞方舟」計畫。圖為今年年初,達令河的夏季死魚潮。 圖/美聯社

【2019. 9. 14 澳洲】

澳洲乾旱的魚群末日?捕魚大遷徙的「諾亞方舟」搶救計畫

「我們很肯定,今年夏天將有更多魚死亡。」澳洲第一長河——達令河(Darling River)——正遭遇嚴重的生態危機。受到連年乾旱與農業灌溉超抽的影響,達令河流域在去年夏天才剛遭遇了百萬隻魚死亡的生態災難。為了防止今夏死魚潮再現,並保護幾近瀕絕的墨瑞鱈等珍貴物種,新南威爾斯州政府9月初啟動了一項「諾亞方舟」計畫,希望在年底夏季旱災惡化的「魚群末日」來臨前,將高危險魚群遷移安置。然而,這項史無前例的政策卻也備受質疑:是否真能緩解生態危機?還是只是杯水車薪的作秀姿態?

位於澳洲東南部的達令河,是澳洲第一長河。其與墨瑞河(Murray River)共同組成的墨瑞–達令河盆地(Murray-Darling Basin),流經新南威爾斯州等地,流域面積超過100萬平方公里,佔全國領土的7分之一,是澳洲最重要的水域生態系統與糧倉命脈。但近年在極端氣候的衝擊之下,澳洲最大流域正面臨著生態崩潰的威脅。

根據澳洲氣象局的最新數據,墨瑞–達令河盆地正遭遇過去近3年來(2017年1月~2019年8月),同時期最嚴重的一次乾旱。盆地北部的降雨量,比長期平均大幅減少了40%;南部流域也同樣短少了34%;《澳洲人報》亦報導,墨瑞–達令河盆地流域的水壩貯水量,目前多落在3%到23%的極低水位。降雨量不足、部分河段乾涸的狀況,恐將一路惡化至年底的夏季。

「未來幾個月,低雨量及高溫可能再打破紀錄。」新南威爾斯的農業部長馬歇爾(Adam Marshall)形容,墨瑞–達令河盆地流域「正面臨著末日毀滅的風險」,尤其在去年達令河的百萬魚隻死亡慘劇之後,「可以預見,今夏又將有恐怖的死魚潮來襲」。

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新南威爾斯州西部、達令河中游的麥寧第(Menindee)地區,共有超過100萬的魚隻死亡。當中甚至包含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極危」(CR),與「野外滅絕」(EW)僅差一步之遙的墨瑞鱈(Murray cod)等珍貴魚種。

《衛報》指出,導致這場生態悲劇的主因是,熱浪與乾旱衝擊之下,河水乾涸、氧氣不足、藻類大量生長,以及上游地區農業灌溉超抽河水等。儘管當時政府試圖透過曝氣機(aerator),來增加河水中的氧氣,搶救魚群,但卻因為達令河的流域面積過於廣闊綿長,使得效果十分有限。

墨瑞–達令河盆地流域面積超過100萬平方公里,佔全國領土的7分之一,是澳洲最重要...
墨瑞–達令河盆地流域面積超過100萬平方公里,佔全國領土的7分之一,是澳洲最重要的水域生態系統與糧倉命脈,也是墨瑞鱈等原生珍貴魚類的棲地。但近年在極端氣候的衝擊之下,澳洲最大流域卻面臨生態崩潰的威脅。 圖/路透社

墨瑞–達令河盆地正遭遇過去近3年來,同時期最嚴重的一次乾旱。盆地北部的降雨量,比...
墨瑞–達令河盆地正遭遇過去近3年來,同時期最嚴重的一次乾旱。盆地北部的降雨量,比長期平均大幅減少了40%;南部流域也同樣短少了34%,「未來幾個月,低雨量及高溫可能再打破紀錄。」 圖/路透社

「我們很肯定,今年夏天將有更多魚群死亡。」新南威爾斯州初級產業署(NSW Department of Primary Industries)的麥克萊倫(Matthew McLellan)如此表示。為了在魚群末日前,「為當地珍貴物種留下一線生機」,政府這才啟動了這項前所未有的魚群遷移計畫。這項被稱為「諾亞方舟」(Noah’s Ark)的計畫,預計斥資1,000萬澳元(約新台幣2.12億),首波行動已於9日展開,將為期兩週。

官方表示,在科學家團隊的研究協助下,計畫首先鎖定了麥寧第地區約20個乾旱嚴重、情況危急的池潭,透過電力捕撈的方式,將墨瑞鱈、圓尾麥氏鱸(Golden perch)等魚群安置在特殊運輸箱內,在確保水溫及氧氣條件適宜的情況下,送至水質、水量較安全的下游地帶或人工孵化場,以避開旱災威脅。

「等水流恢復正常,魚群還是可以重新洄游到它們上游的『家』,並不需要透過其餘的人為介入。」馬歇爾表示。但儘管官方一再聲明,這項計畫是讓魚群生存下來的「最佳方案」,成效卻仍遭受多方質疑。

「比起實際作為,這就是在作秀嘛!」一名麥寧第的當地居民則向《衛報》如此表示。格里菲斯大學的澳洲河流研究機構(ARI)教授謝爾頓(Fran Sheldon)則指出,「這項魚群搶救計畫,確實能將部分基因多樣性保存下來,但政府也應該要監測(流域)周遭的生態系統,因為若是其他的河蚌、無脊椎動物消失了,(洄游的)魚群也無法存活下來。」

新南威爾斯州「自然保護協會」(Nature Conservation Council)的協調專員高夫(Jack Gough)也批評表示:政府的諾亞方舟計畫,不過是打造了一個「魚群動物園」,根本沒有試圖改善河流持續惡化中的生態危機,「只不過是在不斷擴大、自作虐不可活的傷口上,貼上OK蹦完事罷了!」直指政府水資源管理失能、人為破壞流域自然環境,才是問題的根本。

比如今年7月,澳洲「自然資源委員會」(Natural Resources Commission )的報告才指出,過度抽取河水作農業灌溉,導致墨瑞–達令河盆地提早了整整3年,進入如今的乾旱惡況,並敦促政府應盡快修改相關法令,禁止在低水位時期繼續抽取河水灌溉。不過,這項報告卻遭受新南威爾斯州的水資源部長帕維(Melinda Pavey)質疑、批評。

而截至13日為止,到底有多少魚隻、確切有哪些物種,會在第一波行動中,搭上這艘「諾亞方舟」躲避魚群末日?官方目前仍沒有對外透露細節。《衛報》取得的內部消息指出,大約不會超過1,000隻。然而這個數量,不過是達令河生態系統裡的滄海一粟,恐怕仍很難有效阻止其餘的大量魚群死亡。

「諾亞方舟」計畫的成效遭受多方質疑。到底有多少魚隻、確切有哪些物種,會在第一波行...
「諾亞方舟」計畫的成效遭受多方質疑。到底有多少魚隻、確切有哪些物種,會在第一波行動中,搭上這艘「諾亞方舟」躲避魚群末日?官方目前也沒有對外透露細節。圖為去年夏天的達令河死魚潮。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River 'Armageddon' prompts Australian fish rescue

A 'Noah's Ark' rescue to prevent fish 'Armageddon' gets underway in Menindee

Murray-Darling Basin crisis: no water to flush rivers

NSW plan to stave off 'fish Armageddon' a Band-Aid solution, experts warn

Australia launches emergency relocation of fish as largest river system faces collapse

最新文章

習近平「對港發言」結束後不久,積極聲援香港、且不斷譴責中國政府的共和黨參議員——...

香港進度:「路人清潔工」中磚身亡,習近平發言刺激《香港人權法》加速

2019/11/15
日本德仁天皇於14日舉行「大嘗祭」,這是天皇即位的一系列儀式中,最為關鍵的時刻。...

鏡頭背後/德仁天皇「大嘗祭」:日本千年秘儀的神格化爭議

2019/11/14
駐烏克蘭代理大使泰勒爆出新例證:川普在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通話後,隔天...

烏克蘭門又一「神秘通話」?川普彈劾風暴的首場公開聽證

2019/11/14
香港13日深夜,天水圍一名15歲學生頭部中彈,被指遭催淚彈擊中,顱骨骨折傷勢嚴重...

又一少年命危:香港天水圍夜戰,15歲學生頭部中彈

2019/11/14
南韓臨津江的血河慘況,其實源於上游沿岸「非洲豬瘟臨時掩埋場」的處理不當,才讓4萬...

鏡頭背後/瘟疫血池:南韓的非洲豬瘟防疫,為何「血流成河」?

2019/11/13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港中大是12日下午過後,香港警民衝突中大學校園的「頭號戰...

「已到『全面崩潰』的邊緣?」香港中文大學的一夜攻防戰

2019/11/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