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巴基斯坦「蝗禍」:沙漠蝗蟲襲來,葉門戰火的報應擴散

2019/07/13 轉角24小時

從今年春季開始,巴基斯坦正面臨2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沙漠蝗災」,嚴重衝擊民生經濟...
從今年春季開始,巴基斯坦正面臨2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沙漠蝗災」,嚴重衝擊民生經濟。圖為葉門的蝗蟲。 圖/法新社

【2019.7.13 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蝗禍」:沙漠蝗蟲襲來,葉門戰火的報應擴散

「蝗蟲!蝗蟲來襲了!」從今年春季開始,巴基斯坦正面臨20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沙漠蝗災」,嚴重衝擊民生經濟。這場不斷擴散的蝗害,是從去年葉門內戰導致的蝗災失控,一路延伸到周邊國家。以葉門為中心,蝗蟲橫越多國、穿越5,000公里,在今年3月進逼到巴基斯坦;雖然驚險度過6月的產卵高峰,但隨著7月雨季的來臨,這場歷史罕見的蝗災可能又將再度失控。葉門戰火延燒的「蝴蝶效應」,竟引爆成跨國天災的蝗蟲問題;在巴基斯坦經濟搖搖欲墜的情形下,已成為威脅當地政府與農民的恐懼夢魘。

肆虐巴基斯坦的沙漠蝗災,是從去年夏天的葉門開始延燒。沙漠蝗蟲從葉門一路飛過沙烏地阿拉伯、波斯灣,途經伊朗後,今年3月中抵達巴基斯坦西南部。隨著春季產卵期的到來,大量孵化的蝗蟲蔓延至位於東南方印巴邊界的信德省(Sindh province),進逼到主要的棉花農地,平均每平方公里有4,000~8,000萬隻沙漠蝗蟲,快速地侵蝕農地,這是自1997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沙漠蝗災。

巴基斯坦政府為了抑制災情加劇,春季以來已持續在超過8,000公頃的農田噴灑農藥。根據初步估算,4,000萬隻沙漠蝗蟲在一天之內,就能吃下大約3萬5,000人份的農作物,對巴基斯坦農民來說,是極為慘重的損失。

不斷擴散的蝗害,在抵達巴基斯坦前已經肆虐多國,讓許多糧食安全不穩定的地區面臨飢荒問題。以葉門為起點,有的蝗蟲向西飛越紅海,入侵非洲北部的埃及、蘇丹、衣索比亞、索馬利亞、阿爾及利亞;有的則從沙烏地阿拉伯開始推進,佔據整個阿拉伯半島,再途經伊朗後,抵達巴基斯坦。

從葉門內戰開始延燒的「沙漠蝗災」,成群結隊地橫掃所有途經的農地。 圖/新華社
從葉門內戰開始延燒的「沙漠蝗災」,成群結隊地橫掃所有途經的農地。 圖/新華社

這次沙漠蝗災的擴散路線圖。從葉門開始,蔓延到非洲、阿拉伯半島,途經伊朗之後,抵達...
這次沙漠蝗災的擴散路線圖。從葉門開始,蔓延到非洲、阿拉伯半島,途經伊朗之後,抵達巴基斯坦。 圖/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

在巴基斯坦當局的防治下,6月時驚險度過沙漠蝗蟲的春季產卵期。不過官方表示,即使目前蝗災看似在掌控之中,仍不可掉以輕心。因為7月正進入雨季,如果降下充足的雨量,鬆軟的農地將會變成蝗蟲大量產卵的溫床,屆時蝗害會更難以控制,在棉花田被攻克的情況下,經濟也將一蹶不振。

由於巴基斯坦國內正經歷重大的經濟危機——幾乎停滯不前的經濟成長率、無法抑制的通膨飆漲——再加上22年最大規模的沙漠蝗災,過去一個月以來,巴基斯坦為這次的蝗害衝擊所苦。

在經濟搖搖欲墜的情況下,不只政府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借貸60億美元(1,800億台幣),要來迎戰這場「蟲蟲危機」。身處第一線的農民深知蝗蟲的能耐,因此他們也借了錢要來整治蝗蟲問題:

「這片農地是我們僅有可養家餬口的地方,如果蝗蟲橫掃,我們將會無家可歸,只能上街乞討。但即使我們乞討,到時候也沒人會給我們一毛錢,因為大家都將一無所有。」除了農民試圖用煙驅散蝗蟲,前往信德省的昆蟲學家也正想盡辦法,要根除這次的蝗害,他們將這場蝗害視為一場戰爭:「我們正堅守著農作物的『邊境』,為了巴基斯坦,我們必須打贏這場硬仗。」

「一隻兩克重的蝗蟲,在24小時內可以吃下跟自己體重一樣的食物重量。」昆蟲學家一邊撿起被農藥撲殺的蝗蟲說道。雖然看起來吃得不多,當數以萬計的蝗蟲席捲而來,災情將會十分驚人。

「一隻兩克重的蝗蟲,在24小時內可以吃下跟自己體重一樣的食物重量。」昆蟲學家一邊...
「一隻兩克重的蝗蟲,在24小時內可以吃下跟自己體重一樣的食物重量。」昆蟲學家一邊撿起被農藥撲殺的蝗蟲說道。雖然看起來吃得不多,當數以萬計的蝗蟲席捲而來,災情將會十分驚人。 圖/新華社

沙漠蝗蟲在葉門如今不只是造成飢荒,也成為人民用以果腹的食物。 圖/歐新社
沙漠蝗蟲在葉門如今不只是造成飢荒,也成為人民用以果腹的食物。 圖/歐新社

蝗災通常伴隨著旱災與水災爆發,繁殖以及聚集速度極快。在蝗災期間,沙漠蝗蟲的擴散範圍極大,可以到達2,900萬平方公里,60幾個國家,佔據地球五分之一的陸地面積。

作為全球第四大棉製品出口國,巴基斯坦去年棉製品出口約117億美元(3,510億台幣),幾乎佔全國出口總值的一半,為全國製造數以萬計的就業機會。因此這次巴基斯坦的經濟命脈 ——棉花農田遭到入侵,是全國人民最恐懼的夢魘。

事實上,這些來自葉門的蝗蟲大軍,起源於在蝗蟲大量繁殖時,葉門未能即時處理而導致蝗害擴散。葉門國內混戰四年多,各方戰火不斷,早已無暇處理國內衍伸的民生問題。人民流離失所,面對無情戰火所引發的霍亂以及飢荒等人道災難,只能期待國際救援,更別提政府能撥出經費控制蝗蟲問題。

截至上周,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表示,巴基斯坦已經在超過8,000公頃的農地上方,噴灑防治蝗蟲的農藥。伊朗作為面對這次蝗蟲危機的前例,將與巴基斯坦以及印度政府一同處理蝗蟲的農藥噴灑情況。

在2015年葉門內戰爆發初期,作為交戰國之一的沙烏地阿拉伯,就曾邀請「一級盟友」巴基斯坦「共同出兵」,以協助沙烏地肅清鄰國的胡塞反抗軍(以及其背後的伊朗)的威脅。儘管當時巴基斯坦國會否決了沙烏地的請求,並堅持「巴國只願保持中立」;但事實上,長期接受沙烏地王室鉅額金援、且與沙國軍事合作密切的巴基斯坦(近年來,國際圈內盛傳的「沙烏地核彈計畫」,關鍵技術與窗口就來自擁有核武巴基斯坦),根本沒有不助陣的權力。

儘管口說「中立不參戰」,但過去幾年間巴基斯坦仍不斷派出了海軍戰艦前往葉門亞丁灣,以「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禁止軍售胡塞反抗軍武器的決議」為名,配和沙烏地聯軍的「禁運葉門」的海上封鎖。之後到了2018年初,巴基斯坦陸軍參謀長也同意沙烏地的請求,並宣布將「派出1,000名地面部隊進入沙烏地」——儘管官方說法中,巴軍進駐是為了「協訓沙國部隊」、「不負責對葉門動武」,但國際社會、甚至巴國輿論卻都懷疑:巴基斯坦的發兵,就是為了支援葉門前線的聯軍作戰。

這樣含糊的聲明不只引起巴基斯坦國內的質疑聲浪,也讓巴基斯坦與鄰國伊朗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張。但巴基斯坦萬萬沒想到的是,葉門戰火的「蝴蝶效應」,竟然將這場內戰人禍引爆成了跨國天災,不僅沙烏地、伊朗...等幾個煽動葉門戰火的區域大國同步遭殃,天譴式的蝗禍更不可思議地延燒超過5,000公里、直接威脅回巴基斯坦本土,甚至可能成為壓垮巴基斯坦經濟的最後一場災難。

天譴式的蝗禍更不可思議地延燒超過5,000公里、直接威脅回巴基斯坦本土,甚至可能...
天譴式的蝗禍更不可思議地延燒超過5,000公里、直接威脅回巴基斯坦本土,甚至可能成為壓垮巴基斯坦經濟的最後一場災難。 圖/新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Fact Check: How India controls dessert locusts Rajasthan and Gujarat

'Locusts! Locusts!': Pakistan's crucial cotton crop under threat

Desert Locust situation update

最新文章

圖/美聯社

鏡頭背後/抗爭手足最後一程:香港周梓樂出殯,公祭大排人龍悼念

2019/12/13
被認為是決定英國國家體制的關鍵決戰——2019年英國國會選舉——已於台灣時間13...

脫歐派狂勝!英國大選保守黨過半,工黨「恥辱性崩盤」戰後最慘

2019/12/13
今年11月陣亡將士紀念日,梅伊以「前首相」的身分出席倫敦和平紀念碑的致意觀禮,並...

鏡頭背後/英國大選的頑強「背後靈」:前首相梅伊非常態的連任參戰

2019/12/12
「若開邦情況非常複雜,不是三言兩語就能釐清...」11日由翁山蘇姬率領代表團,在...

翁山蘇姬的被告辯詞:「羅興亞悲劇是個案,不等於種族滅絕」

2019/12/12

2019日本年度漢字「令」:令和元年跨越災難的時代想望

2019/12/12
12日是2019英國國會大選的全國投票日,從當地時間上午7點開始至晚間10點為止...

王國興亡在此一票?4年3連戰,極端多變的「2019英國大選」

2019/12/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