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參謀總長遇刺身亡:衣索比亞「阿姆哈拉兵變」始末

2019/06/24 轉角24小時

非洲第二大國衣索比亞22日晚間爆發軍事政變,全國網路通訊亦於兵變後完全中斷,直到...
非洲第二大國衣索比亞22日晚間爆發軍事政變,全國網路通訊亦於兵變後完全中斷,直到24日清晨為止,衣索比亞仍處於「全境封鎖」的高度緊張狀態。圖為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發表緊急談話。 圖/法新社

【2019.6.24 衣索比亞】

參謀總長遇刺身亡:衣索比亞「阿姆哈拉兵變」始末

「衣索比亞絕不會被政變打倒!」非洲第二大國衣索比亞22日晚間爆發軍事政變,首都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與西北重鎮阿姆哈拉州(Amhara)同步遭遇武裝突襲,已知衣索比亞參謀總長、阿州州長則分別被叛軍殺害。儘管衣國政府已成功於23日清晨鎮壓兵變,但叛軍領袖——激進的阿姆哈拉極端民族主義者,阿薩敏紐將軍(Asaminew Tsige)——依舊在逃;全國網路通訊亦於兵變後完全中斷,直到24日清晨為止,衣索比亞仍處於「全境封鎖」的高度緊張狀態。

※更新:衣索比亞時間24日下午,官方證實叛軍領袖阿薩姆紐將軍已被政府軍擊斃。

▌延伸閱讀:〈蘇丹慘案斷線中:「喀土木廣場大屠殺」後來呢?

這起震撼非洲的「未遂政變」,發生在衣索比亞時間6月22日傍晚。一批武裝的叛軍,突然襲擊了衣國西北部的阿姆哈拉州首府巴赫達爾(Bahir Dar)的州長辦公室,當場擊斃了阿州州長安巴丘(Ambachew Mekonnen)與州長顧問埃賽茲(Ezez Wassie);與此同時,包括阿姆哈拉州政府、地方兵營、警察總部與廣播中心,亦同步遭受攻擊。

阿姆哈拉州兵變的通報傳出後,人在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衣索比亞參謀總長——塞阿爾上將(Se'are Mekonnen)——也緊急於官邸內發出鎮壓命令;豈料在聯絡阿姆哈拉州的政府部隊時,身旁的護衛士兵卻突然向長官開火,於官邸內殺害了塞阿爾上將,與他身旁的另一名退伍將官傑塞將軍(Gezai Abera)。

安巴丘州長與賽阿爾總長遇刺後,首都也傳出了「市區交戰」。除了市中心零星傳出槍戰外,位於阿迪斯阿貝巴北郊的美國大使館也目擊了交火;市區東南郊的阿迪斯阿貝巴博萊國際機場(ADD)一帶,亦通報有槍戰事件。

一片混亂之中,甫於2018年上台、並推動一系列開放改革的衣索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也於22日晚間10點左右以一襲軍裝,向仍搞不清楚狀況的衣索比亞民眾發表全國緊急演說。發言中,總理阿比證實了「國家正遭遇軍事政變」,但也強調「叛軍部隊已被迅速鎮壓」,呼籲全國軍民團結冷靜、以共渡關鍵的國難時刻。

不過總理發言結束後,衣索比亞網際網路突然「全國斷線」;在官方毫無說明的狀況下,直到24日清晨為止,衣索比亞境內的1億零500萬名國民仍處在「全境封鎖」的網路緊急狀態。

安巴丘州長與賽阿爾總長遇刺後,首都也傳出了「市區交戰」。除了市中心零星傳出槍戰外...
安巴丘州長與賽阿爾總長遇刺後,首都也傳出了「市區交戰」。除了市中心零星傳出槍戰外,位於阿迪斯阿貝巴北郊的美國大使館也目擊了交火;市區東南郊的阿迪斯阿貝巴博萊國際機場(ADD)一帶,亦通報有槍戰事件。圖為衣索比亞首都街頭。 圖/美聯社

總理發言結束後,衣索比亞網際網路突然「全國斷線」;在官方毫無說明的狀況下,直到2...
總理發言結束後,衣索比亞網際網路突然「全國斷線」;在官方毫無說明的狀況下,直到24日清晨為止,衣索比亞境內的1億零500萬名國民仍處在「全境封鎖」的網路緊急狀態。 圖/美聯社

根據衣索比亞總理發言人於23日的說法:622兵變的主謀,即是激進的阿姆哈拉極端民族主義者——阿薩敏紐將軍。在過去,阿薩敏紐就曾因「陰謀政變」的相關罪行,而於2009年遭中央政府逮捕入獄。直到2018年阿比總理接掌政權後,才以「全國和解進程」為名特赦大批政治犯,被囚9年的阿薩敏紐才得以恢復自由、並獲准重返故鄉阿姆哈拉州。

阿薩敏紐回鄉後,也因政治和解進程而被州長安巴丘任命為「阿姆哈拉安全部長」;豈料這樣的權力分配不僅沒能平息阿薩敏紐等人的不滿,反讓他得到招兵買馬的機會,甚至在政府眼皮底下大舉擴張「私人武力」。

作為非洲第二大國的衣索比亞,雖不曾被被歐洲列強直接殖民(僅在1935-1941年間,被義大利法西斯政權短暫佔領),但其境內悠久且複雜的民族政治史,至今卻仍是衣索比亞紛亂不安的重要原因——目前的衣索比亞為「聯邦制國家」,其境內一共區分為9大州,每一州又以不同的民族文化作為粗略分際——像是總理阿比就來自於族群最大的「奧羅米亞州」(Oromia );阿薩敏紐出身的「阿姆哈拉州」則是衣國境內的第二大勢力。

自從1987年,由蘇聯支持的「社會主義衣索比亞臨時軍政府」(德爾格)被推翻後,接管政權30多年的「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就一直由革命領袖梅萊斯.澤納維(Meles Zenawi)施行強人統治——由於梅萊斯本人出身於衣索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州」(Tigray),因此長年的專制也讓提格雷人成為掌控政權核心的「統治菁英」。

梅萊斯的「提格雷中心主義」,極大程度地壓制了奧羅米亞人與阿姆哈拉人的權力空間;因此當梅萊斯於2012年病逝後,由奧州開始、並得到阿州響應的反對力量也趁勢崛起,最終也成功逼使梅萊斯的接班人哈勒瑪利恩.戴沙略(Hailemariam Desalegn,來自「南方州」)於2018年辭職,並將政權交給開明改革派的奧羅米亞領袖——阿比。

以42歲之齡接過總理大位的阿比,不僅是目前非洲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其果斷開放、積極改革和解的明快政策更讓國際社會眼睛一亮,是非洲大陸上最為耀眼的政治明星。他過去曾是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的前線軍官,在執政聯盟內頗有威望;於政壇上,他也是第一位「奧羅米亞人總理」,對於反對派亦是開放和解的象徵性人物。

衣索比亞境內悠久且複雜的民族政治史,至今卻仍是衣索比亞紛亂不安的重要原因。圖為地...
衣索比亞境內悠久且複雜的民族政治史,至今卻仍是衣索比亞紛亂不安的重要原因。圖為地方衝突的歷史照片。 圖/法新社

2018年4月,阿比接過政權總理後,一個月內他就宣布「特赦」、釋放了上萬名被前朝政府打壓囚禁的政治犯——之中就包括了曾意圖武裝政變的阿薩敏紐將軍。之後,在2018年6月,阿比提前結束了全國緊急狀態;7月他又正式結束了與鄰國厄利垂亞的邊界糾紛、為兩國長達20年的武裝衝突畫下句點;10月,阿比重整了內閣,並讓女性部長擔任半數職位;12月,他又突襲逮捕了多名涉嫌貪腐的軍方高階將領,雷厲風行地展開軍中肅貪,並得到社會輿論的高度支持。

然而在一系列的權力和解與政治轉型中,阿比雖然頗受民眾歡迎、國內經濟亦維持著高度成長;但來自舊菁英勢力的反撲,以及衣索比亞9大州各民族間的新仇舊恨,卻也因政治開放,而讓諸多野心家得到了崛起的舞台——像是被特赦放出來的阿薩敏紐將軍,就是其中的爭議人物。

長期以來,阿薩敏紐就主張「阿姆哈拉州應享有更高比例的自治與中央分權」。他認為自己的故鄉長期被提格雷人打壓,包括權力分配、土地糾紛以及跨州移民問題等,「外邦人全都想剪除阿姆哈拉的崛起!」因此在2018年特赦出獄後,返回故鄉並因和解進程而當上州立安全部長的阿薩敏紐,也才會積極地招兵買馬,將大批激進的阿姆哈拉極端民族主義者,納進了州立軍警部隊的正式編制。

6月中旬,阿薩敏紐更不顧中央的警告,公開向阿姆哈拉人喊話,要求「同胞加緊武裝」,以面對即將到來的「種族內戰」。相關言論這才迫使中央政府作出回應,並由參謀總長塞阿爾上將聯絡阿姆哈拉州長安巴丘——誰知獲知風聲的阿薩敏紐竟先下手為強。

衣索比亞官員向《法新社》與《BBC》透露,22日州長安巴丘遇襲時,其實正是在召開機密會議,準備偕同中央部隊拔除窮兵黷武的阿薩敏紐;豈料會議才剛開始,阿薩敏紐本人就親自帶兵殺入辦公室,以行刑的方式擊斃了州長安巴丘。

但或許因為中央駐軍早有提防,匆促起事的阿薩敏紐部隊雖然朝機敏要地發動突襲,但重整聲勢的官方部隊仍迅速地於12小時內擊退政變部隊——目前各地的死傷數目不詳,但官方已確定「叛亂行動已被鎮壓,大批陰謀份子已被逮捕」,唯有主謀嫌疑人阿薩敏紐將軍仍在逃亡、行蹤不明。

截至24日清晨為止,各國使館與外媒雖高度戒備,但衣索比亞首都圈的狀況大致平靜安全;不過阿姆哈拉地區的現況仍被封鎖,政府軍是否真的已掌控全局?外界仍不得而知。

在一系列的權力和解與政治轉型中,阿比雖然頗受民眾歡迎、國內經濟亦維持著高度成長;...
在一系列的權力和解與政治轉型中,阿比雖然頗受民眾歡迎、國內經濟亦維持著高度成長;但來自舊菁英勢力的反撲,以及衣索比亞9大州各民族間的新仇舊恨,卻也因政治開放,而讓諸多野心家得到了崛起的舞台。圖為地方衝突的歷史照片。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Ethiopia's army chief, three others killed in failed regional coup

Army chief shot dead in Ethiopia attacks

Ethiopia: Ancient land beset by long-running divisions

Ethiopia army chief, local officials killed amid regional 'coup' bid

Ethiopia says military chief killed, regional coup failed

Ethiopia's Amhara state chief killed amid regional coup attempt

最新文章

開羅十月大橋附近的武力鎮壓。 圖/Twitter

歸來的「阿拉伯之春」:革命再來?埃及反政府示威重返「解放廣場」

2019/09/21
20日,為了呼籲重視氣候變遷危機,在下周即將登場的「聯合國氣候行動高峰會」前,世...

國際關鍵字:#GlobalClimateStrike,「全球罷課為氣候」的百萬大串連

2019/09/20
2010年的布瓦吉吉(右一)自焚抗議事件,本阿里(左二)與突尼斯中央政府原本漠不...

「阿拉伯之春」打倒的強人:突尼西亞前總統本阿里病逝,死時83歲

2019/09/20
曾被名導演奉俊昊改編為經典電影《殺人回憶》的南韓重大刑事懸案——1986-199...

鏡頭背後/不放手的《殺人回憶》:33年懸案,南韓鎖定華城連續殺人主嫌

2019/09/19
白人扮成阿拉丁跳舞,算種族歧視嗎?加拿大總理特魯道(Justin Trudeau...

「阿拉伯棕臉」事件:加拿大總理特魯道的種族歧視爭議

2019/09/19
在「控訴記者會」中,馬爾基上校雖然直稱「伊朗是毫無疑問的真正主謀」。但軍方發言人...

戰爭行為?沙烏地公開巡弋飛彈、無人機殘骸,控伊朗「襲擊煉油廠」

2019/09/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