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2019歐洲議會大選:中間選票裂解,脫歐黨、綠黨與勒龐的強勢崛起

2019/05/27 轉角24小時

2019歐洲議會大選,英國「脫歐黨」恐成最大贏家? 圖/路透社
2019歐洲議會大選,英國「脫歐黨」恐成最大贏家? 圖/路透社

【2019. 5. 27 歐盟/英德法】

2019歐洲議會大選:中間選票裂解,脫歐黨、綠黨與勒龐的強勢崛起

「法拉吉的英國『脫歐黨』,恐成歐洲議會的最大黨?」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5月26日晚間已進入開票階段。根據歐盟各國的出口民調與回報,本回投票率大約落在49%,是歐洲議會40年來的第一次「投票率回升」,但選情結果卻比原先的想像更為極端——儘管新一屆的歐洲議會仍將以「歐盟統合派」為大宗,但中間派的傳統黨團在各地皆遭重挫;反而是英國爭議的「脫歐黨」、德國崛起的「綠黨」、以及法國民粹戰將勒龐(Marine Le Pen)的「國民陣線」...等新興特色政黨的強勢崛起,瓦解了傳統中間派長年「過半」的優勢傳統,讓歐洲議會進入更加「左右分歧」的複雜局面。

2019年的歐洲議會大選,剛好卡到「英國脫歐」的矛盾亂局,在整體席次的分配上,也因此出現臨時變動——歐洲議會的席次總量,原本應是751席;但在「原定計畫中」,已透過人民公投選擇脫歐的英國,本該在2019年3月29日就正式離開歐盟,因此在規劃2019議會席次時,歐盟本來打算把原屬於英國的席次(73席),裁減46席、重分配27席,並把代表總數縮減為705席。

誰知後來英國陷入「脫歐內亂」,在遲遲無法達成最終協議的狀態下,歐盟也只能數次同意英國「推遲脫歐」,把原本的3月29日脫歐生效期限,一路退遲到10月31日——無法如期脫歐的脫歐的英國,只能硬著頭皮、拖在5月初才同意「依法參與歐洲選舉」。於是,2019年的歐洲議會也出現了微妙的折衝方案——英國人依舊參加了選舉,但其他國家也將同步選出新制議員的「候位名單」,以待英國一脫歐,就能遞補英國議員留下來的27席議會空缺。

儘管歐洲各國的投票時間有所差異,但各地的開票時程都已於5月26日晚間開始。於是,在統合出口民調與當前的開票進度,直到5月27日上午為止,新一屆歐洲議會的政治輪廓也都大舉底定——儘管「歐盟統合派」依舊站穩了過半主流,但英國、德國與法國的選情結果,卻出現了更為劇烈的「左右對立」。

在英國,儘管與過往相比,參與歐洲議會選舉的整體投票率略有上升——但選舉結果,卻是新興政黨「脫歐黨」(Brexit Party)的壓倒性勝利。

2019年才創立的「脫歐黨」,是著名但極具爭議的英國「脫歐戰將」法拉吉(Nigel Farage),在退出「英國獨立黨」(UKIP)所打造的全新政黨。雖然在2016脫歐公投中,法拉吉與UKIP一度成為「英國脫歐的代表臉譜」,但後來的UKIP在陷入嚴重的內亂醜聞後,近兩年卻嚴重地朝極右派種族主義靠攏。自稱無法與種族歧視為伍的法拉吉,於是才帶領老班底另起山頭,並以「脫歐黨」的諷刺性名號再戰歐洲議會。

目前已是現役歐洲議員的法拉吉,在今年的脫歐混戰中,曾多次於歐洲議會上發言,呼籲歐盟方面做出適度讓步,好讓英國能「盡早脫歐」,「畢竟在座的各位,內心裡都不想繼續與我這種人當同事吧?」沒想到後來英國「仍被迫參選」,而由法拉吉所率領的脫歐黨更是打爆了傳統大黨、拿下了壓倒性的勝利。

2019年才創立的「脫歐黨」,是著名但極具爭議的英國「脫歐戰將」法拉吉(Nige...
2019年才創立的「脫歐黨」,是著名但極具爭議的英國「脫歐戰將」法拉吉(Nigel Farage),在退出「英國獨立黨」(UKIP)所打造的全新政黨。 圖/法新社

根據英國當前的開票進度,法拉吉的脫歐黨在全國拿下了33%的選票,預計有望能拿下29席的最終席次——此一表現,不僅是法拉吉從政生涯的最強數據,脫歐黨更有機會超越德國總理梅克爾的「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諷刺性地成為歐洲議會的「第一大黨」(儘管歐洲議會更看重「結盟黨團」的聯合勢力,因此單一大黨的實質意義不算很大)。

法拉吉這回在英國全區——特別是英格蘭東北的工黨票倉——大獲全勝,左踢工黨、右踹保守黨的表現,極為風光。緊接其後的,則是留歐派主張、但近年在各級選舉慘遭邊緣化的自由民主黨,拿下21%的選票;在野的傳統大黨工黨,只拿到15%;之後是12%的綠黨;當前執政但陷入嚴重內亂的保守黨,則崩潰性地排名第五,全國只拿到9%的選票。

脫歐黨大勝,工黨、保守黨崩潰的慘況,基本上符合英國預期。因為在脫歐亂局之中,本次的議會選舉應該只具備階段性任務,因此不按照傳統政治光譜投下的「賭爛票」,也加劇了脫歐黨的大勝幅度——況且英國在2014年的歐洲議會選舉中,就已把法拉吉的UKIP拱成得票第一大黨,因此本回的選情結果,除了諷刺的戲劇化效果之外,英國人的選擇仍屬「正常能量發揮」。

不過脫歐黨的大勝,是否代表英國選民依舊「執著於脫歐」呢?事實上,若把本回選舉視作「脫歐信心投票」,在統合各黨的得票率後,脫歐/留歐黨派的得票,仍約是40%:40%的平手狀況——與2016年公投的大分裂拉鋸結果,沒有明顯差別。

除了英國脫歐黨的大勝外,在歐洲議會的頭號選舉戰場——德國(要選96席,是各國最多)——選情結果也出現了嚴重的「左右分裂」。雖然執政的「基民盟/基社盟」仍是拿下了第一大席次,但領先比例明顯縮小,除了基社盟持續在巴伐利亞邦拿下壓倒式領先,其餘各地都遭遇了拉鋸狀態。

在德國方面,主打環保、社福與左翼政策的德國「綠黨」,以5%的大幅差距成為得票第二...
在德國方面,主打環保、社福與左翼政策的德國「綠黨」,以5%的大幅差距成為得票第二,強勢崛起。 圖/歐新社

在基民盟的領先明顯衰減的同時,德國左翼的政局光譜也出現劇烈轉折——主打環保、社福與左翼政策的德國「綠黨」,以5%的大幅差距成為得票第二,並壓制了傳統的左翼盟主「社會民主黨」,進一步打擊了社民黨日漸邊緣化的政治存在感——德國《明鏡周刊》認為,綠黨的強勢崛起,將進一步弱化德國左翼的「中間色彩」,並有可能加劇社民黨的崩解與泡沫化危機。

《明鏡周刊》強調,儘管德國社會對於當前的社民黨「不期不待」,但在落後於綠黨之後,左翼陣營也開始懷疑「在下一次的德國大選中,綠黨是否更具實力挑戰『總理』大位?」但同時,在東德地區,極右派的「德國另類選擇」(AfD)依舊明顯領先——因此左派更左,右派更右的選民分裂,也持續顯示著德國日漸白熱化的政治對立。

在法國方面,透過拉攏反馬克宏民怨,極右派領導人勒龐(Marine Le Pen),本次選舉也帶領改組後的「國民陣線」(原來的「民族陣線」),一舉成為法國第一得票大黨。勒龐表示,這回的選舉結果是法國極右派重啟的重大勝利,並證明了自己的修正路線——像是放棄勒龐家族傳統的脫歐主張——是有機會贏得選舉的。

儘管在2017年5月的法國總統大選中,勒龐強勢挺進了第二階段,而得以與馬克宏捉對廝殺;但其聲勢卻在短短一個月內潰散,在同年6月的國會大選中,勒龐的民族陣線只拿下6個席次(馬克宏的「共和前進!」拿下350席)。因此本回的歐洲議會選舉勝利,對於勒龐重整法國極右派、重回巔峰的政治野望,才具有極大的政治意義。

不過在選舉之後,法國馬克宏政府卻也自稱「勝利」。法國《世界報》認為,本回的歐洲議會選舉,對馬克宏來說雖然差強人意,但於戰略目標上仍穩住了優勢——因為畢竟「共和前進!」與「國民陣線」的差距還不足1%,同時歐盟統合派的票數,在法國依舊為大宗——考量到馬克宏才剛剛鎮壓住「黃背心運動」,能在強力民怨過後穩住陣腳,仍是可以接受的停損結果。

在法國方面,透過拉攏反馬克宏民怨,極右派領導人勒龐(Marine Le Pen)...
在法國方面,透過拉攏反馬克宏民怨,極右派領導人勒龐(Marine Le Pen),本次選舉也帶領改組後的「國民陣線」(原來的「民族陣線」),一舉成為法國第一得票大黨。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Pro-EU parties hold ground across the continent

Europawahl 2019: Die Ergebnisse aus Deutschland - SPIEGEL ONLINE - Politik

European elections 2019: Brexit party leads UK results with Lib Dems in second – live

最新文章

圖/路透社

鏡頭背後/《送中條例》正式撤回,林鄭月娥可能被中國撤換?

2019/10/23
距離10月31日的英國脫歐生效日,只剩最後的倒數8天,英國國會22日晚間終於以「...

脫歐倒數8天:英國會通過《強生版脫歐》,但拒絕在「脫歐生效日」前生效

2019/10/23
日本在22日舉行了天皇的即位禮正殿之儀,是德仁天皇從今年5月皇位繼承後,最為關鍵...

鏡頭背後/天叢雲劍顯靈?天皇即位的「#三神器10連抽」熱潮

2019/10/22
日本時間中午1點的正殿儀式,德仁天皇將會身穿「黃櫨染御袍 」,登上「高御座」寶座...

德仁天皇即位禮:穿上黃櫨染、恩赦55萬前科犯

2019/10/22
華府混亂的敘利亞政策,21日再度出現戲劇化轉折。圖前為庫德族,背景為美軍。 圖/...

放不下庫德人的油田?美軍強力說服川普「重新駐軍敘利亞」

2019/10/22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親自前往九龍清真寺,登門解釋昨日的「意外」並致歉。不過會談30分...

鏡頭背後/港警水砲「誤射」清真寺?林鄭月娥的快閃道歉

2019/10/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