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搶救戰地南丁格爾:IS綁架5年,紐西蘭「守密救援」紅十字會護理師

2019/04/15 轉角24小時

「為了救回『南丁格爾』,我們必須守住這個秘密。」在敘利亞前線的紐西蘭護理師阿卡維...
「為了救回『南丁格爾』,我們必須守住這個秘密。」在敘利亞前線的紐西蘭護理師阿卡維(Louisa Akavi),至今生死與下落不明。 圖/路透社

【2019. 4. 15 敘利亞/紐西蘭】

搶救戰地南丁格爾:IS綁架5年,紐西蘭「守密救援」紅十字會護理師

「為了救回『南丁格爾』,我們必須守住這個秘密。」2013年10月,一輛隸屬於「國際紅十字會與新月會」(ICRC)的醫療運補車,在敘利亞西北、交戰中的伊德利卜省(Idlib)遭到不明武裝攔路綁架——車上的紐西蘭護理師阿卡維(Louisa Akavi),以及兩名敘利亞司機通譯拉賈布(Alaa Rajab)、巴克頓尼斯(Nabil Bakdounes)自此生死不明。這3名被綁人質,之後輾轉流入了ISIS之手,為避免打草驚蛇使人質遭遇不測,著手救援的紐西蘭政府與國際媒體,僅以「道德約束」整整封口了5年6個月——直到這個星期ICRC才終於解除消息管制,並向國際社會發出馳援請求:「因為我們相信仍陷戰地的阿卡維,現在還活著。」

現年62歲的露易莎.阿卡維,出生於庫克群島(Cook Islands);在1988年加入國際紅十字與新月會後,即以戰地急救護理師的身份,多次派駐於波士尼亞、索馬利亞、車臣、阿富汗...等衝突前線,並因長年的傑出服務與卓越奉獻,而於1999年獲紅十字會頒發國際護理師的最高榮譽「南丁格爾勳章」(Florence Nightingale Medal)。

在長年服務中,阿卡維曾多次遇險。像是在1996年12月,她紮駐於車臣共和國的服務基地,就遭不明槍手武裝襲擊——儘管阿卡維倖免於難,但當時基地裡的6名同僚卻不幸身亡——這也是國際紅十字會自1863年成立以來,死傷最為嚴重的戰地慘案。

2011年3月,「阿拉伯之春」所颳起的革命旋風燒進了敘利亞;血腥的「敘利亞內戰」從此開打,各軍勢力的殘酷混戰,直到今日都仍未停歇。於是,作為資深援助專員的阿卡維一行人,也隨著前線的人道呼喚,而隨紅十字會的援助腳步進入了敘利亞戰場。豈料惡化的前線局勢,卻帶來了難以想像的複雜遭遇。

2013年10月10日,阿卡維與6名紅十字會同事,為了向敘利亞北方、由反抗軍掌控的伊德利卜省運補人道醫療物資而出發。但3天後,這批救援車隊在朝大馬士革的返程途中,卻在一處檢查哨站遭到「不明軍隊」挾持——儘管一行7人中有4人翌日就被釋放;但包括阿卡維、拉賈布、巴克頓尼斯3人,卻遭擄走消失。

「阿卡維等人失蹤後,我們馬上派出了搜救團隊,試著確認他們的下落與生死。」國際紅十字會總幹事達科爾(Yves Daccord)表示,事發後的起初幾個月,紅十字會都無法確認「究竟是哪支民兵擄走了我們的人」。直到後來ISIS透過中間人發出綁架消息與贖金談判,眾人才知道「事情真的落入最糟的狀況」。

巴克頓尼斯(Nabil Bakdounes)同遭擄走消失。 圖/美聯社
巴克頓尼斯(Nabil Bakdounes)同遭擄走消失。 圖/美聯社

拉賈布(Alaa Rajab)同遭擄走消失。 圖/美聯社
拉賈布(Alaa Rajab)同遭擄走消失。 圖/美聯社

《紐約時報》報導,阿卡維被綁架後,她與眾西方人質的囚禁位置不斷轉換。根據在地民眾與獲釋人質的目擊證詞,阿卡維起初被送往敘利亞西部、遭恐怖組織攻下佔領的「ISIS國都」拉卡(Raqqa),並和美國記者佛利(James Foley)共囚一地——直到2014年8月,佛利在國際社會的眼前,被ISIS公開斬首為止。

在這段時間,ISIS曾多次向紅十字會秘密發出阿卡維的「生還影片」;但與其它人質相反,自始至終ISIS都未對外公開阿卡維的國籍與身份。而這或許也與「庫克群島國籍」的微妙地位相關。

「我們認為保持冷靜、封鎖消息,才是對阿卡維生命安全最好的選擇。」時任紐西蘭外交部長麥卡利(Murray McCully)向《紐西蘭先驅報》表示:儘管阿卡維長期居住在紐西蘭本土,但其出生地「庫克群島」卻是與紐西蘭之間存在「自由聯合關係」的主權聯繫國(內政自治,但國防外交任務則由紐西 蘭負責),因此在長時間的談判交手後,紐國情報單位也懷疑:「ISIS可能始終沒搞清楚阿卡維究竟是哪國人。」

麥卡利認為,由於紐西蘭是「五眼聯盟」(Five Eyes),儘管紐國並未軍事參與反恐行動,但於戰略版圖上仍屬於「國際聯軍」的一份子,因此任何「曝光阿卡維身份」的消息,都可能對當事人帶來生命安全的直接威脅。因此在接獲通報後,麥卡利也主動聯絡紐西蘭各大媒體,請求所有新聞單位「自主實施報導禁令」。

遭斬首的第一個外國人質,美國記者佛利。 圖/美聯社
遭斬首的第一個外國人質,美國記者佛利。 圖/美聯社

「為了確保阿卡維的最大生還機率,我必須懇求各位『壓住手上的報導』。」麥卡利回憶,「我們要說服的不只是『一家媒體』,而更是全國整個新聞界...為此,我也親自向各大媒體平台的總編與守線記者交涉,說明阿卡維的處境有多麼危險。」但幸運的是,紐西蘭的所有媒體都明白守密迫在眉梢的重要性。

除了本國媒體之外,麥卡利也硬著頭皮主動向澳洲媒體,與英國的《泰晤士報》、美國的《紐約時報》進行「禁聲協商」;雖然過程中,來自英美的新聞單位,對於「報導壓制」的適切性多有質疑,但在見證ISIS不斷處決外籍人質後,眾家單位才終於同意「以阿卡維的安全為最高優先」。

「我們一方面擔心的要死,但另一方面卻得裝得若無其事。」麥卡利表示,像是在2014年10月,紐西蘭獲選成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輪值成員後,他一方面得在記者前面高舉香檳慶祝;另一方面卻得在外交派對的後門,嚴肅地展開「守密會議」,向各家媒體說明當下的情報狀況、並秘密提出「阿卡維還活著的證據」。

「但坦白說,很多時候我們真的不知道阿卡維下落何方、是生是死...我們只能要求知情的新聞人們,能遵守著道德良心,作出最適切的新聞判斷。」麥卡維說。但幸運的是,所有的記者都明白這微妙的難處,在長達5年半的新聞禁聲期內,僅有少部分媒體基層「失手發文」,「但文章最多在幾十分鐘內就會自主下架。」

根據已知情報,阿卡維在2014年被囚禁在拉卡後,在2015年又被送入伊拉克、IS...
根據已知情報,阿卡維在2014年被囚禁在拉卡後,在2015年又被送入伊拉克、ISIS的「陪都」摩蘇爾(Mosul,圖)。 圖/美聯社

雖然麥卡利已在2017年因紐西蘭政黨輪替而下台,但官民彼此對於搜救行動的默契,卻沒有受到影響而一路持續至今;與此同時,紐西蘭國防部與情報局也秘密派出了特種部隊——直到今日,這批「非戰鬥任務」的特殊搜救隊,仍在敘利亞-伊拉克邊境執行任務,試圖找出阿卡維的任何一絲行蹤線索。

紅十字會表示,在阿卡維被綁後,他們與紐西蘭官方、庫克群島政府、新聞界與阿卡維的家屬,始終保持著密切更新。根據已知情報,阿卡維在2014年被囚禁在拉卡後,在2015年又被送入伊拉克、ISIS的「陪都」摩蘇爾(Mosul)。直到2017年伊拉克軍隊收復摩蘇爾後,阿卡維又再度被送回拉卡。

2017年10月,在敘利亞庫德族與國際聯軍的猛攻下,拉卡終於從ISIS的恐怖統治中解放;但在光復的斷垣殘壁內,聯軍卻遍尋不到阿卡維等西方人質的下落。自此,搜索事件再度陷入大海撈針,直到前線的逃亡難民傳來了「見證消息」為止。

「在戰爭後期,阿卡維已重拾『局部自由』,我們知道她在ISIS主持的診所內醫病、協助民眾診療。」達科爾表示,在2018年的ISIS潰散期間,紅十字會先後從多名逃難平民的目擊證詞中,確認了阿卡維還活著的跡象,「我們知道她應該在敘利亞-伊拉克邊境的幼發拉底河一帶——直到2018年12月底,阿卡維都還活著!」

ISIS的最後控制據點巴古斯(Baghuz)。 圖/法新社
ISIS的最後控制據點巴古斯(Baghuz)。 圖/法新社

然而2018年12月,就是阿卡維還活著的「最後目擊日期」。自此之後,ISIS的最後控制據點巴古斯(Baghuz),已於2019年3月被庫德族部隊攻陷,但血腥的轟炸戰役卻造成大批難民因疾病、飢餓與戰火而罹難;成千上萬的倖存難民,要不被拘禁於聯軍居留營等待身份盤查、要不就被ISIS殘黨戰士帶入伊拉克邊境沙漠。阿卡維的生還去向,也再度成為茫茫人海中的搜救謎題。

紅十字會表示,在ISIS潰敗之後,前線的搜救條件已與過往不同;為了爭取時間與搜救機會,紅十字會才會與紐西蘭政府達成一致,並決定於2019年4月14日,同步解除配合媒體的報導禁令——阿卡維的失蹤故事,也才在5年6個月後,為世人所知。

「我們最後的消息,只能證明露易莎在2018年年底還活著;但關於同樣遇劫的兩名敘利亞夥伴——阿拉(拉賈布)與納比爾(巴克頓尼斯),國際紅十字會卻始終無法得知他們的生死下落。」在聲明稿中,ICRC如此表示:「我們呼籲所有知情的目擊者,能幫助我們找到失蹤的夥伴——如果他們仍然在俘,我們也請求讓他們能平安回家。」

解放巴古斯的庫德族部隊與難民。 圖/法新社
解放巴古斯的庫德族部隊與難民。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Red Cross appeals for information on three staff missing in Syria...

Isis captive Louisa Akavi has 'true goodness in her heart' - family

Revealed: Keeping the secret of Isis hostage and nurse Louisa Akavi

ISIS Kidnapped Her 5 Years Ago. The Red Cross Thinks She May Still Be Alive.

Plea for abducted Red Cross staff in Syria

New Zealand nurse Louisa Akavi, kidnapped in Syria, may be alive, Red Cross says

最新文章

「若再不對氣候變遷採取行動,我們與標本的距離還有多遠?」 圖/法新社

鏡頭背後/我們與標本的距離:英國「反抗滅絕」的佔領抗爭運動

2019/04/23
聖安東尼堂外的封鎖軍警。 圖/歐新社

第十枚炸彈之後:斯里蘭卡進入「全國緊急狀態」,累計321死

2019/04/23
菲律賓呂宋島中部22日下午發生芮氏規模6.1強震,截至周二清晨共通報有11人死亡...

菲律賓呂宋島極淺層強震:馬尼拉首都圈震度5,已知11死

2019/04/23
「前蘇聯的國家們啊,看看我們!在烏克蘭一切都有可能!」新誕生的笑匠總統,在勝利時...

鏡頭背後/烏克蘭「喜劇之王」:諧星澤倫斯基當選總統

2019/04/22
斯里蘭卡21日爆發的「復活節連環恐攻案」,於全國各地幾乎同步發生的8起炸彈事件,...

斯里蘭卡復活節連環恐攻案:已290死,政爭耽擱10天的「致命情報」?

2019/04/22
21日上午9點,首都可倫坡北區的內貢博、正在舉行「復活節慶祝彌撒」的著名天主教教...

斯里蘭卡「復活節連續爆炸案」:接連8起自殺炸彈,至少207死

2019/04/2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