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集中營保存大計畫:奧斯威辛遺跡劣化中的修復難題

2019/01/25 轉角24小時

今年1月27日,是蘇聯紅軍「解放」奧斯威辛的74周年,許多集中營的文物和建築,維...
今年1月27日,是蘇聯紅軍「解放」奧斯威辛的74周年,許多集中營的文物和建築,維護狀態卻逐年持續惡化。 圖/美聯社

【 2019.1 波蘭】

集中營保存大計畫:奧斯威辛遺跡劣化中的修復難題

人類慘痛歷史的遺跡,應該保存嗎?位於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是見證「納粹大屠殺」暗黑歷史的重要文化遺產。今年1月27日,是蘇聯紅軍「解放」奧斯威辛的74周年,許多集中營的文物和建築,維護狀態卻逐年持續惡化。但作為教育警惕的集中營,到底該如何保存?要修復到什麼程度?也引發了各方不同意見的拉扯。承載歷史記憶的奧斯威辛,在當代面臨了時間流逝的考驗與文資保存的難題。

奧斯威辛集中營( KZ Auschwitz)位於波蘭南方大城——克拉科夫——的鄰近郊區,是納粹德國建立規模最大、最為慘烈的集中營與滅絕營。在二戰時期,被送往奧斯威辛集中營的犯人,受到種族、宗教、政治、性向上的迫害,被迫從事苛刻的勞動、或是淪為納粹人體實驗下的白老鼠。根據統計,奧斯威辛集中營有超過110萬的犯人遭受迫害與折磨死亡,其中約90%都是猶太人。

直到二戰尾聲,德軍大勢已去,奧斯威辛集中營才在1945年1月27日,被一路向西挺進的蘇聯軍隊「解放」,並在戰後的1947年,由波蘭國會立法通過,將奧斯威辛集中營的一號營「奧斯威辛」以及二號營「比克瑙」(Birkenau),轉型為紀念博物館。然而,奧斯威辛集中營的保存工作,卻也在此後遭遇了種種難題。

奧斯威辛集中營有超過110萬的犯人遭受迫害與折磨死亡,其中約90%都是猶太人。戰...
奧斯威辛集中營有超過110萬的犯人遭受迫害與折磨死亡,其中約90%都是猶太人。戰後的1947年,波蘭國會立法通過,將奧斯威辛轉型為紀念博物館。 圖/美聯社

研究猶太大屠殺的荷蘭建築歷史學家——馮.佩爾特(Robert Jan van Pelt)——在2009年接受《BBC》訪問時就表示,不少集中營倖存者告訴他,「對於沒有親身經歷的遊客而言,奧斯威辛集中營能教給他們的真的不多。」保存集中營對於倖存者更具意義,只要還有一位受難者仍活著,那麼集中營就該為了他們妥善保存。

但在所有倖存者逝世後,「向集中營受難者及倖存者致意的最好方式,或許是將之塵封,讓草木荊棘蔓生其上,將人類最不自然的產物消抹掉。」認為集中營已形同「遊客主題樂園」的馮.佩爾特,當時如此倡議。不過,包含時任波蘭外交部長、奧斯威辛倖存者的巴托謝夫斯基(Wladyslaw Bartoszewski)都對此大表反對。

同年,甫成立的「奧斯威辛–比克瑙基金會」更獲得了來自國際——一半為德國——的1.2億歐元援助經費,因此得以繼續維持集中營及博物館的經營,展開一系列重要的保存工作。

博物館的文物保存團隊認為:無論是大屠殺受難者或是罪行者的遺留物品,沒有任何一件證物應該消逝,應完整保存以警惕後世這場人類浩劫的慘痛教訓。為此,團隊延攬了來自各國各個相關領域,共41名的專家,負責奧斯威辛集中營的保存工作。但要如何維護文物呢?

荷蘭建築歷史學家——馮.佩爾特(Robert Jan van Pelt)——認為...
荷蘭建築歷史學家——馮.佩爾特(Robert Jan van Pelt)——認為保存集中營對於倖存者更具意義,只要還有一位受難者仍活著,那麼集中營就該為了他們妥善保存。但在所有倖存者逝世後,應讓其隨時間朽敗。圖為2015年奧斯威辛倖存者返回集中營原址。 圖/美聯社

我們的鐵則是:保存,而不是修到好(repair)。

德籍保存師波曼( Margrit Bormann)向德國《明鏡》表示。在首席保存師皮歐樓(Rafal Pióro)的要求下,奧斯威辛的文物建築保存團隊,奉行「保存真實性(authenticity)」的終極原則。

目前紀念博物館存放室以及展間,藏有當年奧斯威辛犯人遺留下的手提箱3,000件、牙刷5,000隻、11萬隻殘鞋,還有大量的毛髮、眼鏡、義肢...等物件。專家們予以這些遺留文物適度的修復和保存,但卻不將文物或建築,「還原」到最初的全新模樣。波曼表示,「當然,沒有什麼永垂不朽」,但他們的工作,就是盡可能「減緩朽壞的速度」。

然而基於諸多現實因素影響,要保存「原始的奧斯威辛」——尤其在文物數量龐大、建築體老舊之下——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明鏡》指出:「保存真實性」本身就是一項時常相互矛盾的難題,要保存、延長文物壽命,同時又不改變原物質結構,甚至用複製品替代,更是困難。

集中營受難者遺留文物為數龐大,讓保存工作難度又加高。 圖/路透社
集中營受難者遺留文物為數龐大,讓保存工作難度又加高。 圖/路透社

「當然,沒有什麼永垂不朽」,團隊的工作,就是盡可能「減緩朽壞的速度」。被送到奧斯...
「當然,沒有什麼永垂不朽」,團隊的工作,就是盡可能「減緩朽壞的速度」。被送到奧斯威辛的犯人,身家手提箱等,都會被清點沒收。 圖/路透社

像是集中營區內,原本用來關押女犯的營房群,如今就幾乎面臨註定毀壞的命運。由於集中營建造時工程馬虎,這45間營房又建造在軟土之上,因此長年下來難以承受磚屋重量,許多外牆目前也只能靠著木柱支撐,保存維護工程極為緊迫。更不用說在二號營的比克瑙,大部分建物以木造為主,保存任務亦十分艱鉅。

而比克腦的三號火葬場,由於早在納粹棄逃之際,就被放了一把火試圖滅跡,超過一甲子過去後,其下方土壤日漸壓迫、威脅到火葬場的地下建築體,為了以對文物最低限度的影響進行保存工作,保存團隊於是決定大費周章地,在建築物的地下周圍,添上一道水泥防道。

然而,「保存真實性」的原則有時候卻仍不得不妥協。像是現今奧斯威辛入口大門上,標誌性的「勞動帶來自由」(Arbeit macht frei)標牌,因為在2009年遭瑞典新納粹份子偷竊,被鋸成三塊,儘管日後尋回、透過焊接技術修復了,但基於文物安全考量,原標牌最終仍沒有重新安上原處,只以複製品代替。

「勞動/使你/自由」,2009年,這塊標誌性的入口標牌,遭竊後被鋸成三塊,尋回後...
「勞動/使你/自由」,2009年,這塊標誌性的入口標牌,遭竊後被鋸成三塊,尋回後由館方團隊進行修復。 圖/美聯社

木造營房,讓保存工作變得更艱難。 圖/歐新社
木造營房,讓保存工作變得更艱難。 圖/歐新社

由於戰後波蘭百廢待舉,難以撥出龐大經費,另行建造博物館建築,存放文物,因此奧斯威辛如今既是歷史遺跡,也同時是個博物館,建築物群內設有許多說明標示、圖板...等等,供訪客參觀或是教育目的。過去20年間,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每年參觀人次,也從40萬暴增到了220萬,也使得館方不得不採取策略,限制每日參觀人次上限。

博物館以奧斯威辛一號主營區營為主,但二號營的比克瑙,才是當時納粹主要的「滅絕營」,設有刑場、毒氣室等。因此,許多相關文物當時都被從二號營搬遷至一號營。種種因素之下,使得今日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在完整還原歷史面貌上,遭遇現實因素限制。

面對奧斯威辛的保存工作,以及「最低限度介入」的保存原則,「保存大計畫」(Master Plan for Preservation)的主持人魯贊諾夫斯卡(Tanistra-Rózanowska)強調:

人類是一種物質存在(material beings),因此物質存在的東西比起理想概念更能與我們產生共鳴;訪客需要這些物件,來理解這裡曾經到底發生了什麼。

現今奧斯威辛集中營博物館的主要兩個營區(三號營目前未開放),共占地191公頃,其中包含155棟建物、300個殘跡,以及長約兩公里的鐵軌道。在1979年,奧斯威辛集中營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訪客需要這些物件,來理解這裡曾經到底發生了什麼。」奧斯威辛博物館的保存團隊,秉...
「訪客需要這些物件,來理解這裡曾經到底發生了什麼。」奧斯威辛博物館的保存團隊,秉持「最低限度介入」的保存原則。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Cash crisis threat to Auschwitz

The Immense Challenge of Preserving Auschwitz

Auschwitz-Birkenau Museum

最新文章

圖為正在搶修電網的工人。阿根廷能源部表示,截至16日入夜為止,阿根廷、烏拉圭的復...

南美大停電:阿根廷電網不明原因崩潰,三國4,800萬人斷電

2019/06/17
「馬上歸隊,不撤回不撤退!」17日上午,「香港眾志」秘書長刑滿獲釋,出獄後接受媒...

200萬人上街後:黃之鋒出獄,香港「三罷」持續反送中?

2019/06/17
死亡海域的影響在墨西哥灣擴大,圖為佛羅里達州沿岸的墨西哥海灘,大量魚類受到海洋藻...

美國南方「死亡之海」:不斷擴張的墨西哥灣浩劫

2019/06/16
圖/美聯社

香港《送中條例》暫緩但不撤:林鄭釜底抽薪?無限期擱置二讀

2019/06/15
澳洲「原住民旗」(Aboriginal Flag),不屬於原住民共有?澳洲原住民...

奪回「我們的旗幟」?澳洲原住民旗的「版權」之戰

2019/06/15
14日的特區政府總部大樓外,貼滿聲援字條的「藍儂牆」(港:連儂牆),憤怒控訴港警...

鏡頭背後/香港反送中,聲援抗爭的「三罷」攻防戰

2019/06/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