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里約市議員之死:巴西悲憤,舉國上街反「政治謀殺」

2018/03/16 轉角24小時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2018. 3. 16 巴西

里約市議員之死:巴西悲憤,舉國上街反「政治謀殺」

一場處決式的政治刺殺案,撼動巴西。著名的巴西大城里約熱內盧,本周發生重大刑案,兩年前才當選政壇,且因保護女性、推動人權,而極受市民歡迎的里約市議員——瑪麗埃爾.佛朗科(Marielle Franco)——14日晚間在里約市中心,遭到槍手伏擊,身中3槍當場死亡。由於今年2月起,里約熱內盧州就因「嚴重的治安失控危機」,進入聯邦緊急狀態,全州維安由軍隊全權接管;但被指派為「軍方介入監管委員會」代表的佛朗科,日前卻公開譴責里約執法部隊,涉嫌在貧民窟濫殺兩名少年後棄屍,而與治安單位關係緊張,因此敏感時刻的「行刑式刺殺案」,也在周四引發了巴西全國各大城市的公民抗爭。

38歲的瑪麗埃爾.佛朗科,是巴西新左翼「社會主義和自由黨」崛起新星。出身於里約「馬雷貧民區」的佛朗科,長期關注底層人權,除了致力於貧民區的文化政策外,也因保護女性免於暴力、反對國家過當的暴力執法而聞名。佛朗科在2016年年底的巴西地方選舉參政,並以里約市第5高票之姿,當選市議員。

在議會,佛朗科以耿直敢言聞名,但在上任1年2個月後——里約時間3月14日晚間9點30分,佛朗科卻在里約市中心、熱鬧的拉帕區(Lapa),於座車內遭到不明刺客槍擊,位於後座的佛朗科身中3槍,同開車的司機當場死亡。

巴西大報《環球報》報導,巴西警方已認定全案為「指名謀殺」。檢方推斷,行兇的槍手可能跟蹤佛朗科有好段時間,並趁著議員稍早結束行程、匆忙上車的空檔,確認了「佛朗科上車後的座位位置」後,槍手開車一路尾隨佛朗科4公里,接著加速並行、於議員座車的右斜側方連開9槍,但卻沒有搶奪任何財物就離去。

警方表示,開槍兇手使用的是9mm手槍,但卻能在車輛並排行進中,精準地擊殺目標(9槍中,3槍打中佛朗科、4槍打中司機),手法俐落而老練,因此不排除有「專業人士」犯案。

案發後的佛郎科座車。 圖/法新社
案發後的佛郎科座車。 圖/法新社

佛朗科之死,不僅是巴西近兩年來最嚴重的政治謀殺案,其犯案的時機也相當敏感——因為在2月初,巴西中央政府才罕見地對里約州發動聯邦緊急狀態,並委任巴西陸軍的東方司令部全權接管全洲維安,超過5萬軍隊大舉進駐、武裝協同警察,發動大規模的「貧民窟掃黑行動」——而遭受暗殺的佛朗科,不僅正好是督導軍方接管任務的政府委員會成員,更是這波武裝掃黑中,最為高調的「反對之聲」。

《路透社》報導,在遇刺之前,佛朗科才於周日公開質疑里約警隊,在阿卡里大貧民區(Acari)「濫殺無辜」。佛朗科表示,里約軍警在阿卡里的掃毒過程中,涉嫌非法處決兩名無辜的男孩,並將屍首棄置在大排水溝內。此一暴行不僅依法無據,濫殺平民的作法亦證明了中央政府「武裝掃黑」、「反毒戰爭化」的作法,毫無作用、只會製造更多悲劇。

阿卡里事件對里約的反黑行動,造成了相當大的輿論壓力,面對濫殺指控,里約警局只表示:事發當時確實在阿卡里區,遭到「幫派突襲」而開火;但卻拒絕正面回應行動的傷亡細節,與兩少年屍首的相關問題。

此外,在里約市區內爭奪地盤的兩大黑幫「紅色司令部」與「正宗第三司令」,紛紛透過線人,向媒體澄清「佛朗科不是我們殺的」。媒體報導的風向,也逐漸將涉案嫌疑者,指向了那些遊走黑白兩道、由退役或貪腐軍警所組成,卻習於「黑吃黑」的地下民兵團。

敏感時機卻遭遇殺手刺殺,佛朗科的死,也因此被巴西輿論視作「政治謀殺」。15日傍晚,在佛朗科的喪禮於教堂結束後,數萬名里約熱內盧的市民,也自發性地走上街頭,並包圍里約州議會,抗議政府的「無能暴力」,並誓言將繼續「那些佛朗科為我們開啟、但卻未能親手完成的非暴力願景」。

除了里約之外,紀念佛朗科的抗爭人潮,也在聖保羅、巴西里亞等10多個大城內串聯抗議。相關壓力,也迫使聯邦政府再三表態,宣稱將動用「中央之力為佛朗科討回公道」;然而里約市警局卻表示,「追查佛朗科之死,地方動作就夠了」,對中央介入指揮頗有不滿。

根據巴西政府的統計,2017年里約州就有超過6,730起殺人案的刑事通報,是近10年來最血腥的高峰。但在國家政爭紛亂、經濟無盡蕭條,各種幫派暴力與毒品利益的廝殺血流成河之際,財政捉襟見肘的里約州政府,卻也「無計可施」。

悼念佛郎科的里約民眾。 圖/法新社
悼念佛郎科的里約民眾。 圖/法新社

悲憤的抗爭民眾,團團包圍了各大城市的政府大樓。 圖/法新社
悲憤的抗爭民眾,團團包圍了各大城市的政府大樓。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Quantos mais vão precisar morrer para que essa guerra acabe?, escreveu Marielle um dia antes de ser morta

Marielle Franco: o que se sabe até agora sobre a morte da vereadora e de seu motorista

Thousands march in Brazil after murder of activist councilwoman

重磅廣播 – 57 全城戒備:軍人接管,巴西里約熱內盧的治安之亂

最新文章

圖/歐新社

法國「黃背心」之亂:油價上漲引爆抗爭大癱瘓,1死229傷

2018/11/18
在1977-1979年間的「紅色高棉大屠殺」高峰中,柬埔寨至少有170萬人因此死...

紅色高棉大審判:柬埔寨百萬大屠殺的「種族滅絕」定罪

2018/11/16
沙烏地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10月2日在伊斯坦堡沙國...

滅口式判決?哈紹吉案定調,沙烏地檢方求處5人死刑

2018/11/16
中美貿易戰讓北京「呼吸」也困難?深受霾害的中國北京市,在14日出現入冬以來最嚴重...

窒息的北京:中美貿易戰加劇了「華北大霧霾」?

2018/11/15
圖/美聯社

Brexit內戰:梅伊壓制內閣,脫歐協議草案驚險通過第一關

2018/11/15
164公分的矮子古茲曼 圖/美聯社

毒梟收買了墨西哥總統?美國開庭審判「矮子」古茲曼

2018/11/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