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鏡頭背後/「相馬野馬追」:歸來的武士,福島復興的悲願

2017/07/31 轉角24小時

「甲冑賽馬」,在1公里長的馬場上,10-12名騎著快馬的甲冑武士將競速10圈,以...
「甲冑賽馬」,在1公里長的馬場上,10-12名騎著快馬的甲冑武士將競速10圈,以選出當年度最優秀的騎士。 圖/美聯社

【2017.07.31 日本/鏡頭背後】

鏡頭背後/「相馬野馬追」:歸來的武士,福島復興的悲願

2017年7月30日,12名身著戰甲的騎馬武士,正在日本福島縣南相馬市的雲雀之原祭場,參與千年歷史的傳統祭典「相馬野馬追」。

起源於10世紀「相馬野馬追」,據傳是平安時代的名將——平將門——為了訓練武士而於下總國發起,其內容包括追逐野馬(借代為敵騎)、戰技演習與騎兵校閱,威名盛極一時。然而,平將門後來因故起兵反抗朝廷(史稱「平將門之亂」),但卻在戰場上身中流矢殞命,野馬追的風俗也因此斷代。

直到後來的平氏子孫以「相馬氏」之名,於下總國復興了這項傳統,但在鎌倉幕府的嚴格監視下,「相馬野馬追」也逐漸淡化了軍事色彩,而改以祭神慶典的名義流傳。千年之後,如今的相馬野馬追已成為日本國家指定的「重要無形民俗文化財資產」,每年夏天的活動,都能聚集五百多騎武者參與,十萬多名遊客與會。

現代的相馬野馬追,活動大略能分為三階段:在第一天活動中,數百名騎馬武士將分別從相馬小高神社(南相馬市小高區)、相馬太田神社(南相馬原町區)與相馬中村神社(相馬市,相馬家的本社)出發,並以相馬家當代家主為「總大將」,在祭神與校閱後再神氣地整隊,前往雲雀之原祭場。

隔天,在雲雀之原祭場則會舉辦「甲冑競馬」,在1公里長的馬場上,10-12名騎著快馬的甲冑武士將競速10圈,以選出當年度最優秀的騎士;之後還有「神旗爭奪戰」,主辦單位會用煙火把40張御神旗社到空中,而草場上的數百名騎馬武士則要拼命地爭搶飄落的旗子,人馬雜沓的景象,也如同戰國合戰的千年再現。

至於最後一天的重頭戲,則是在相馬小高神社前的「野馬懸」。主辦單位會在神社前放出一批無鞍駿馬,而與會者們則得赤手空拳地制服牠,並以此完成年度的獻祭儀式。

在過去,每年夏季的相馬野馬追都能吸引大批人潮,誰知千年傳統卻橫生變故。2011年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與海嘯災難摧毀了一切,之後的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外洩事故,也讓活動所在的南相馬市周邊遭到封鎖,不僅傳統路線無以為繼,就連主辦活動的三神社之一——相馬小高神社,也被劃入了撤離封鎖區。

天災人禍摧毀了傳統的延續,就連指揮儀式的「總大將」——相馬家第33代當主,相馬和胤(77歲)——也因家園毀棄而被迫遠離相馬之地。在311地震之前,相馬和胤與長子相馬行胤(42歲),原本在福島縣經營牧場,和胤以育成駿馬聞名,而行胤則積極於多角化經營,甚至還曾推出「相馬牛肉堡」等新式商品。

但災難發生之後,相馬氏的牧場遭到封鎖,福島縣的農產也因輻射汙染之慮而難以為繼。最後,相馬家的兩代大將只好遠離家園,家主和胤目前遠走北海道,而繼承人行胤則在友人的協助下,與同鄉的福島牧人遠赴廣島神石高原町,繼續「相馬牧場」之名。

不過隨著時間過去,南相馬小高地區也於2016年7月解禁封鎖,離開故鄉的相馬人們也終於能返回故里。儘管復興之路仍遙遙無期,但作為地方精神象徵的相馬野馬追,也終於在去年把野馬懸儀式,移回到了傳統的相馬小高神社。而今年,百餘名騎馬武者,更是睽違7年地重返小高街頭,陣列所經無不是鄉人的夾道歡迎。

像是70歲的小高居民松本先生就對《朝日新聞》表示:

能在小高重現災前的武士陣列,真是令人無比感激。

  

▌更多深度國際新聞:

〈轉角國際〉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示意圖:維多利亞湖上的往來渡輪。 圖/美聯社

維多利亞湖船難:坦尚尼亞超載沉船,罹難者恐逾200

2018/09/21
哥倫比亞反毒部隊燒毀山區古柯鹼工廠的資料照片。 圖/路透社

毒梟王國再起?哥倫比亞古柯鹼產量暴增「史上最高」

2018/09/20
「違背良心的出版,就算被殺也不幹。」新潮社出版部文芸的官方推特上引用新潮社創辦人...

違背良心的出版?日本「新潮社」恐同亂鬥事件

2018/09/19
圖/法新社

假酒害命潮:馬來西亞48小時51人中毒,至少19死

2018/09/19
圖/俄羅斯國防部

都怪以色列?俄國軍機遭敘利亞政府誤擊擊落,15死

2018/09/18
黑潮號。 圖/歐新社

不沉默的艦隊:日本海上自衛隊首宣布「南海潛艦軍演」

2018/09/1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