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逮捕那位人權之母:阿根廷「五月廣場母親」的貪污黑幕?

2017/05/17 轉角24小時

資料圖片。博娜芬妮:「謝謝馬克里,讓我有這個榮幸成為司法迫害下的烈士。」 圖/美...
資料圖片。博娜芬妮:「謝謝馬克里,讓我有這個榮幸成為司法迫害下的烈士。」 圖/美聯社

【2017.05.17 阿根廷】

逮捕那位人權之母:阿根廷「五月廣場母親」的貪污黑幕?

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地標「五月廣場」,每逢周四都有一群戴著白色頭巾的母親們,高舉著白布條,呼喚著自己在軍政府獨裁期間(1976-1983),那些因為發表異議而從此「被消失」的孩子們——她們被稱為「五月廣場母親」(Madres de Plaza de Mayo),自從1977年開始,五月廣場母親都是阿根廷轉型正義與歷史究責呼籲的核心團體,但「母親們」的領導人博娜芬妮女士(Hebe de Bonafini)16日卻遭到阿根廷檢調,以「侵吞公款」等貪腐罪名正式起訴,一場關於民運墮落或政治迫害的爭論,自此讓阿根廷輿論全面沸騰。

成立於1977年的「五月廣場母親」,原來只是阿根廷軍政府獨裁期間,民間的人權呼籲。當時,在美國「兀鷹行動」的支持下,阿根廷軍政府也以反共為名,於1976至1983年的當權期間發動「髒髒戰爭」(Guerra Sucia),以迫害入獄或「被消失」等手段,讓阿根廷境內超過3萬名左翼份子、學運學生、工會成員自此「人間蒸發」。

為了抗議軍政府獨裁,讓阿根廷妻離子散,自1977年開始,每逢周四都會有一群女性示威者,頭戴著白巾,於阿根廷總統府「玫瑰宮」(Casa Rosada)前——也就是布宜諾斯艾利斯市中心的地標「五月廣場」上——靜默示威,要求政府把「失蹤的親人們給還來!」

之後,打輸福克蘭群島戰爭的軍政府,於1983年垮台,阿根廷自此步向民主化的轉型時代;但五月母親從不間斷的抗爭,卻一路堅持到了今天,團體的精神領導——博娜芬妮女士——更成為阿根廷左派社團的旗幟人物,並以「母親中的母親」形象,帶領五月廣場母親們走向阿根廷的轉型正義之路。

現年88歲的博娜芬妮,自己的兩個兒子在獨裁時期「被軍政府消失」至今,但形象驃悍、剛毅的她,卻始終堅持與不義對抗,因此在阿根廷左翼社群中,博娜芬妮更被譽為阿根廷的曼德拉。在其麾下,五月廣場母親除了每周四的抗爭外,也開拓了廣播電台、雜誌社,甚至是慈善機構、建設公司等單位,並結合各種左翼反對力量,轉型成了龐大的民間運動複合體。

而當2003年,阿根廷選出了左翼民粹主義的基西納夫婦(Néstor Kirchner和Cristina Fernández)擔任總統後,作為左翼旗幟的博娜芬妮也獲得政府的「重用」,雙方於2005年甚至共同發起龐大的弱勢建設案「共同築夢計劃」。

「共同築夢計劃」的宗旨,是為阿根廷的弱勢社群興建醫院與公家住宅,當時的阿根廷才剛走出2001年的經濟危機,國內的貧富差距與失業狀況更創下新高,因此基西納政府才主動提撥數億美金、委託五月廣場母親來處理這一系列的社會建案。

一開始,博娜芬妮曾公開表示,自己之所以投入「共同築夢」,也算是代替自己失蹤兒子們「圓一個社會公義的夢」;但在建案過程中,共同築夢不但沒收到應有的成效,大興土木反倒成為弊案叢生的政府錢坑,甚至在2011年,五月廣場母親更爆出搶標、貪腐與盜用公款的重大醜聞,迫使接任基西納的克里斯蒂娜總統(基西納已於2010年心臟病突發逝世,克里斯蒂娜則為其遺孀)緊急終止投資。各種不法的指控,自此接連指向博娜芬妮,與五月廣場母親的財務總管熊克連德(Sergio Schoklender)。

現年58歲的塞吉奧.熊克連德與其弟巴布羅,曾是轟動阿根廷社會的「弒親兄弟檔」。兩人聲稱長期受到父母家暴(一說性侵),而於1981年5月30日,聯手虐殺、絞死了親生父母後逃亡。由於熊克連德的父親,是與當時軍政府過從甚密的軍火仲介商,加上殺害親生父母的人倫悲劇,也讓這起重大刑案轟動阿根廷社會。

由於弒親重大,熊克連德兄弟也遭法院判以重刑。但在獄中,與眾多政治犯接觸的塞吉奧.熊克連德,也受到影響而發奮進修,甚至接連取得法學與心理學的學位。之後,熊克連德於獄中乘為了受刑人人權運動的領袖,並向政府提出各種更生計劃、冤獄申訴與改善受刑人待遇等訴求,並因參與運動,而和五月廣場母親的博娜芬妮搭上了線。

熊克連德日後表示,「博娜芬妮對我比親生媽媽還更親」,在熊克連德於1995年提前出獄後,博娜芬妮也把他當作「義子」一般對待,並邀請他加入五月廣場母親,擔當財務總管;但在後來的共同築夢計劃中,熊克連德卻被認為是侵吞政府公款、行賄、甚至參與洗錢的頭號嫌疑人,「母子」二人也自此翻臉、恩斷義絕。

阿根廷檢方質疑,熊克連德與五月廣場母親,在共同築夢計畫中涉嫌向政府官員行賄綁標,好讓標案能轉手回熊克連德持有的建設公司拿下。檢調表示,在過程中,五月廣場母親與其外圍公司,涉嫌侵吞了7億6,500萬披索(折合現價約新台幣56億元),而熊克連德名下卻多出了大筆房地產、遊艇、甚至兩架私人飛機,中飽私囊的醜聞於是重創這個人權組織。

2011年醜聞爆發後,博娜芬妮也正式與熊克連德「切割」,除了聲稱被騙外,更公開指控「這小子就是可惡的小偷」,但熊克連德卻反咬五月廣場母親與時任的克里斯蒂娜政府「也都把髒手伸進來」,雙方彼此抹黑,也讓五月廣場母親的聲望遭遇重創。

之後,阿根廷在2015年政黨輪替,右翼的企業家馬克里(Mauricio Macri)當選總統後,也對前朝的「貪腐弊案」展開一系列的清算,阿根廷檢方正式對「共同築夢案」展開調查,並於2016年8月,向博娜芬妮提出逮捕令。

然而這起逮捕令,卻讓五月廣場母親與眾左派團體大感憤怒,質疑馬克里總統正發起政治迫害,而博娜芬妮本人更透過電視與廣播電台公開拒捕,並號召大批支持者包圍住家、並與前來逮人的警察大隊爆發衝突。

衝突之下,阿根廷檢警只好對逮捕令讓步,但在隨後的審理過程中,博娜芬妮卻仍拒絕出席,聲稱「絕不向迫害法庭屈服」。最終,在被告缺席的狀況下,阿根廷檢方才於今年5月16日以侵占公款2億4,300萬披索(新台幣4億元)等貪腐罪名,正式起訴博娜芬妮。

被起訴之後的博娜芬妮,仍堅稱遭受政治迫害,聲稱自己已提供數十箱、上千份資料,足以證明自己身無恆產的清白。博娜芬妮表示,自己至今還住在舊家的破房子裡,檢方指控他與家人侵吞公宅、公款的說法,根本是莫名其妙:

謝謝馬克里,讓我有這個榮幸成為司法迫害下的烈士。

左翼團體認為,路線右傾的馬克里,其父親所留下的巨型財團Socma,在軍政府掌權之前只持有7家公司;但在獨裁期間,卻透過軍政府的內部關係,接連奪取不少國有企業的私有化經營權,版圖一舉擴張到46家企業,其家族的發跡與「獨裁的裙帶政治」絕對脫不了干係。

反對派認為,馬克里團隊在競選期間,就曾多次表示「將為阿根廷『復仇式的轉型正義』劃下句點」,其近期對軍政府的獨裁官員所設定的減刑案,乃至於對五月廣場母親的清算,也都被指控是對阿根廷轉型正義進程的倒施逆行。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Argentina Moves to Prosecute 88-Year-Old Human Rights Activist

Procesan a presidenta de Madres de Plaza de Mayo por fraude

Hebe de Bonafini: Head of Argentina Mothers of Plaza de Mayo group indicted - BBC News

Hebe de Bonafini, tras su procesamiento: "Es el precio que tenemos que pagar por haber dicho que Macri era nuestro enemigo"

最新文章

「違背良心的出版,就算被殺也不幹。」新潮社出版部文芸的官方推特上引用新潮社創辦人...

違背良心的出版?日本「新潮社」恐同亂鬥事件

2018/09/19
圖/法新社

假酒害命潮:馬來西亞48小時51人中毒,至少19死

2018/09/19
圖/俄羅斯國防部

都怪以色列?俄國軍機遭敘利亞政府誤擊擊落,15死

2018/09/18
黑潮號。 圖/歐新社

不沉默的艦隊:日本海上自衛隊首宣布「南海潛艦軍演」

2018/09/18
緩刑中的李在鎔。資料圖片。 圖/路透社

文在寅18日平壤訪問金正恩:三星少主李在鎔「帶罪隨行」

2018/09/17
周日香港做大水。 圖/美聯社

颱風「山竹」消散:菲律賓與香港遭重創,共計69死

2018/09/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