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過去24小時/大馬驗屍:金正男死於「VX神經毒劑」

2017/02/24 轉角24小時

 

【2017.2.24 馬來西亞】

大馬驗屍:金正男死於「VX神經毒劑」

大馬驗屍:金正男死於「VX神經毒劑」。 圖/美聯社
大馬驗屍:金正男死於「VX神經毒劑」。 圖/美聯社

大馬驗屍:金正男死於「VX神經毒劑」。

針對北韓前領導人金正日長子——金正男——13日在吉隆坡機場慘遭暗殺一案,馬來西亞警方也於24日清晨發表初步的驗屍報告,證實金正男死於殺傷力極強的化學武器「VX神經毒劑」;目前大馬警方還未釐清毒劑的來源與相關的人犯關聯,但北韓政府周四卻已提前發聲,譴責針對北韓駐馬大使館的一系列調查「都是馬來西亞與南韓串通的骯髒陰謀」。

大馬警方表示,金正男死後,鑑識單位也從被害者的眼睛與面部採取檢體,送交實驗室作化學檢驗。根據初步的比對結果,讓金正男快速倒斃的「凶器」,也證實是劇毒的「VX神經毒劑」。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的說明,VX是一種無臭無味的琥珀色油狀液體,也是各種化學武器中,殺傷力最強、最為致命的一種神經毒劑,可用液體接觸、也可揮發成毒氣使用。

VX毒劑是由英國實驗室於1950年代發明,之後唯一的用途即是戰爭,在1980年代兩伊戰爭中,伊拉克的海珊政權就曾對伊朗部隊與庫德族村落使用VX,以化武屠村而驚駭世界的哈啦布賈大屠殺(Halabja Massacre,伊拉克部隊對庫德村落的化武轟炸),也是VX的恐怖戰果之一;之後,在敘利亞內戰中,阿薩德政權的部隊也曾傳出動用VX毒劑,對反抗村落發動襲擊。

CDC表示,在不同劑量與接觸狀況下,VX的毒效反應不一,但藉由毒氣吸入最快能在幾秒內出現反映,藉由液體接觸則需幾分鐘至18小時不等。而受害者在中毒後,會出現失能、心律與血壓異常等現象,之後會大量流汗、痙攣,然後很快地衰竭死亡。

由於液體狀態下的VX毒劑難溶於水,因此皮膚接觸後只要很快地用清水清洗,就能解掉不少毒性;但以金正男口鼻面部都接觸到毒劑的狀況,除非第一時間使用解毒劑,否則很難躲過VX、逃過這一劫。

目前馬來西亞已逮捕多名北韓籍的涉案嫌疑者,其中也包括一名北韓大使館的相關人員;然而平壤方面始終否認與金正男案有所牽扯,並指控馬來西亞警方拒絕交還受難者遺體、卻又一再違反外交禮儀「騷擾北韓使館」,其行為「居心叵測」,並譴責馬方與南韓政府「串通勾結」意圖栽贓北韓外交團隊。

儘管目前行兇的幕後兇手仍不明朗,但日本《朝日新聞》卻引用資料,指殺害金正男的單位,很可能是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偵察總局19課」。《朝日新聞》表示,在1997年時,金正男的表哥李韓永(金正日的第一任妻子成惠琳的外甥),就因脫北又批評金氏政權,而在南韓城南市遭到槍殺,而後兩名兇手也遭南韓逮捕,並證實自己隸屬於19課的「特務身份」。


 

【2017.2.23 美國】

廁所平權之爭:川普撤銷跨性別友善廁所指令

川普撤銷了公立學校性別友善廁所的指令,原本要求各地方學校為跨性別學生提供安全、友...
川普撤銷了公立學校性別友善廁所的指令,原本要求各地方學校為跨性別學生提供安全、友善的如廁空間,將可能回歸到原點。 圖/路透社

美國總統川普在週三撤銷了公立學校性別友善廁所的指令,直接推翻前總統歐巴馬的保障性別友善政策,原本要求各地方學校為跨性別學生提供安全、友善的如廁空間,將可能回歸到原點;川普的大動作也可能激起新一輪的LGBT權益之爭。

前總統歐巴馬任內曾提出「跨性別廁所指令」,下令要求各地方公立學校設立性別友善廁所、更衣室,以讓跨性別學生能夠平等安全地使用,且學校不得強制要求學生按照其生理性別使用廁所。但是這個指令在共和黨執政的州引起強烈反彈,認為公立學校應有權在沒有聯邦政府的干預下自行決定,批評歐巴馬干擾學校事務及濫用權力。

《華盛頓郵報》報導,川普擬有一份發給各級學校的草案,取消性別友善廁所的指令,將權力還給各地方政府自行裁決。川普的決定引發數百人在白宮前抗議,揮舞彩虹旗與標語:「不要仇恨、不要害怕,這裡歡迎跨性別學生」,跨性別平等全國中心主任凱斯琳(Mara Keisling)表示,這些跨性別學生只是想找到真正的自我、並且在學校能被尊重平等地對待,取消指令是對這些學生的攻擊。共和黨籍的德州檢察總長帕克斯通(Ken Paxton)則大力讚揚川普的鐵腕,並說:「過去我們一直反對歐巴馬的這個提議,這是試圖繞過國會法律的正當程序來搞一些激進的社會變革。」

美國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表示:「性別友善廁所指令這件事,並非聯邦政府應該介入的領域,這只是各州權益的議題。」性別友善廁所的設立與否,史派瑟說應當交給全美50個州自行決定。史派瑟又說,白宮之所以被迫做出這個行動,是因為這會關係到一件最高法院的訟案——跨性別高中生葛林姆(Gavin Grimm)控告學校違反基本公民權利,該案將在3月底進行辯論。

葛林姆為一名跨性別學生,就讀維吉尼亞州的格洛斯特高中(Gloucester High School),去年因為學校要求跨性別者依照生理性別如廁,葛林姆向法院控告學校違反了基本公民權利。2016年4月,法院已判決葛林姆可以依照其性別認同如廁,隨後美國教育部以行政命令要求全國公立學校必須比照辦理,卻引起地方政府的強烈反彈,質疑這是歐巴馬對於性別友善的立場干涉司法獨立。

同時,格洛斯特高中的董事會也沒有放棄,向聯邦最高法院提出請願,要求所有人都依照其生理性別,進去他們該去的廁所。2016年8月,該案命令被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暫緩執行,也就是說,葛林姆還是得依照學校的規定,按照他的生理性別使用廁所。該案將於今年3月再舉行聽證會。針對葛林姆的案子,白宮發言人史派瑟意有所指:「性別友善廁所是司法部和教育部正在解決的問題。我認為司法部會有進一步的指示,而且這還關係到最高法院的訴訟。」

公開表示反對跨性別廁所的州政府及法律界人士絕大多數為共和黨籍,去年曾現身共和黨全國大會的Paypal共同創辦人、「矽谷哲學家」彼得提爾(Peter Thiel),本身也是一位同性戀——同時也是川普的個人親密朋友,雖然現在並未加入執政團隊,但曾經做為白宮交接團隊的一員;同樣作為同性戀族群,彼得提爾對於性別平等、性別友善廁所的態度仍十分保守:

我小時候,社會上的主流討論是在思考:我們要如何打敗蘇聯,於是我們贏了;現在他們卻說,最重要討論議題是哪種性別認同能用哪一側的廁所——但這不過是讓我們迴避真正問題的障眼法罷了——誰在乎這種事!

川普的撤銷引起支持與反對雙方的激烈反應。美國人權戰線(Human Rights Campaign)公開抗議,表達對川普政府的極度失望,並且警告這是政府將不再保護這些跨性別孩子安全的危險信號。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負責LGBT保護計畫的詹姆斯(James Esseks)表示,過去川普吹噓自己對LGBT的友善如今看來全都是空洞的謊言。而支持者們,包含過去聯名反對歐巴馬跨性別廁所指令的共和黨人士,則對川普的撤銷行動感到振奮。


 

【2017.2.22 荷蘭】

開放大麻農場?荷蘭下議院解禁栽種限令。

開放大麻農場?荷蘭下議院解禁栽種限令。 圖/路透社
開放大麻農場?荷蘭下議院解禁栽種限令。 圖/路透社

開放大麻農場?荷蘭下議院解禁栽種限令。

到荷蘭吸大麻,已成為了聞名全球的觀光行程;但在特許的大麻咖啡館之外,荷蘭法律對於大麻使用,卻仍抱持著負面的限制態度,例如:大麻咖啡館可以提供大麻煙,但大麻的商業栽種卻屬非法,一來一往之間,也造成了「合法大麻店所賣的正派大麻煙是非法種植的違法大麻」的矛盾現象。因此,荷蘭國會二院(下議院)21日也在激辯中,同意解禁大麻的商業栽種,以期讓大麻市場更為透明、有保障。

我們終於能擺脫這邏輯扭曲的大麻容忍政策了!

提出大麻解禁案的荷蘭議員博格坎普(Vera Bergkamp)表示,儘管荷蘭的大麻政策「聞名全球」,但法律中對大麻的使用卻處處設下地雷。人們可以在特許的大麻店抽大麻菸,但法律卻禁止任何商業或大規模的大麻栽種,這也迫使合法大麻店必須從被禁止的「地下農場」收購不法的大麻產品,一來一往間,不僅違反了「容忍政策」對大麻產業開放、透明的許可目的,矛盾的法令更讓黑幫趁虛而入,滲透並控制大麻的上游農場牟取暴利。

荷蘭政府對大麻使用的爭論,從1960年代開始,並於1976年通過了「特許令」,以執照管制的方式,開放部分業者合法提供少量大麻菸;然而大麻在荷蘭卻非合法,使用者僅能在特許店使用大麻,一般人的持有上限在5g以下、特許店則是500g,但大麻栽種則屬非法(部份人會私栽「自用」,其數量若不超過5株,警方與檢調也多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也讓特許業者必須游走法律邊緣,以走後門的方式私自向地下農場收購大麻,進而模糊了合法管制與非法交易之間的灰色地帶。

大麻管制與容忍政策的矛盾,也讓荷蘭警方的執法充滿漏洞,儘管大多數狀態下,當局不會檢舉個體使用戶,但警察仍時常「破獲地下大麻農場」;供給端的產品波動,進而也提供走私或黑幫介入更多的投機空間。

有鑒於政策的不完整,荷蘭左翼的「民主66」黨也才於國會二院聯合盟友提出解禁,並在21日的表決中,以77票贊成對72票反對的結果,通過下議院的大麻種植解禁審議。

支持意見指出,開放大麻栽種,不僅能讓原有大麻供應鏈「走出地下灰幕」,合法化大麻農業,也能保證市場的透明度,甚至排除不法團體的介入、保障大麻產品的質量與對使用者的管制;然而反對派則認為,荷蘭政府對大麻的政策應僅是「容忍」,若開放大麻栽種、許可商業規模的生產,其政策則有轉型為「鼓勵」之嫌,對於迷幻藥的管制、甚至社會風氣來說,皆與政府該有的立場相互違背。

在通過下議院之後,這項法案也將送交國會一院(上議院)表決,但各地的特許大麻菸館都對這項改變表示歡迎,並期待該法能一舉結束大麻產業與警方長期以來「貓捉老鼠的查緝遊戲」。


 

【2017.2.21 匈牙利】

抵制申辦2024奧運會:匈牙利公民連署過關

布達佩斯市民對於申辦2024夏季奧運會的質疑,已延燒成匈牙利政壇避之唯恐不及的政...
布達佩斯市民對於申辦2024夏季奧運會的質疑,已延燒成匈牙利政壇避之唯恐不及的政治風暴。圖為匈牙利奧會2024年布達佩斯奧運的形象設定照。 圖/歐新社

匈牙利公民連署:抵制申辦2024奧運會。

2024年夏季奧運會的主辦權,即將於今年9月投票揭曉,然而僅剩的3個申辦城市中,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市民團體,卻發起了「抵制申奧」的公民連署,並於上個周末交出了26.6萬份、超過公投門檻近兩倍的連署資料;對此,先前熱情申奧的匈牙利政壇也尷尬地互踢皮球、相互推諉「誰該為申奧負責」,而布達佩斯市長也表示,若是反申奧連署確定過關,布達佩斯最快也將於本周三正式退出爭取隊列,讓2024奧運申請,提前進入巴黎、洛杉磯的雙城對決。

在2004年雅典、2016年里約熱內盧的奧運破產慘劇之後,世界各國對於主辦大型國際賽事的熱情也急遽冷卻,而奧運節節膨脹、甚至失控的主辦成本,也讓有意申辦的各國紛紛打退堂鼓。以即將在2017年9月決定主辦城市的2024夏季奧運會為例,原本入圍決選的主辦城市,包括了巴黎(法國)、洛杉磯(美國)、布達佩斯(匈牙利)、羅馬(義大利)、漢堡(德國)等5座城市;但之後,漢堡市民屆由公投於2015年否決了申奧提案,2016年夏季,甫上任的羅馬市長拉吉(Virginia Raggi)則憑藉著當選氣勢,以「開銷過大」為由直接退出申請。

當漢堡與羅馬紛紛退隊之際,同樣有意2024的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市民們也擔心奧運「債留子孫」的財政後遺症,而對申奧政策有所疑慮。於是,一群由年輕學生所發起的市民團體「動力運動」(Momentum Mozgalom)遂於布達佩斯發起市民連署,要求「申奧決定,公投表決」,希望市府或中央政府能藉此正視市民的意見。

根據匈牙利的公投制度,動力運動只有30天的連署時間,並須取得布達佩斯140萬人中,超過10%的市民簽名方可過關;然而布達佩斯人對於申奧的反彈卻超乎預期,在2月18日的截止期限前,動力運動竟一舉募集到了26萬份連署資料,已近兩倍之姿輕鬆地跨過公投門檻。

目前這些連署資料仍在核對階段,但曾力促申奧而遭逢重挫的布達佩斯市長塔洛斯(István Tarlós)卻提前認輸,聲稱申奧公投若當真啟動,布達佩斯市府也將回應民意,「認真地考慮退出對2024奧運的爭取行列。」

布達佩斯市民對申奧的抵制,也讓匈牙利政壇備感尷尬,包括中央政府、總理、國會,到布達佩斯市長、市議會,政界一路以來都大力支持申辦奧運——假若布達佩斯申奧成功,這不僅是匈牙利史上首度主辦奧運,也是冷戰結束後、首個前鐵幕國家主導的奧運會,對於匈牙利人而言,亦有走向世界、展示重生的極大意涵。而如今,在民意怨懟之前,誰要承擔申奧責任,也成了匈牙利政壇彼此諉過的難堪皮球。

辦不辦奧運是布達佩斯自己的問題;畢竟奧運是由城市主辦的,而不是中央政府與國會的責任。

在布市公投過關後,匈牙利執政黨的國會領袖柯薩(Lajos Kósa)對媒體如此表示。然而執政黨打落水狗、趁亂把政治責任推回地方的作法,也讓布達佩斯的塔洛斯市長大為光火:

如果要不要辦奧運都是布達佩斯的事,那中央幹嘛大張旗鼓的編列申奧預算?政府幹嘛還要籌組指導申奧委員會?國會先前以壓倒性票數通過申奧,又是在敲邊鼓支持個什麼?

塔洛斯的暴走反嗆,也讓國會與執政黨態度軟化,除了強調「先前的發言都是媒體誤導」,柯薩方面也重新表態,聲稱布達佩斯市民的決定。中央政府都尊重支持。然而包括總理奧班(Orbán Viktor)在內,主流政壇仍舊低調,未對申奧風波繼續發言以防民意的不滿燒回自身。

塔洛斯表示,針對市民的意見,他也將於周中稟報總理奧班,若雙方都有退場共識,那麼最快本周三布達佩斯就會正式宣布「退出申奧」,讓2024的奧運主辦權提前進入巴黎對洛杉磯的一對一競爭。


 

【2017.2.20 英國】

創校700年首次:牛津大學擬開海外分校

創校700年首次:牛津大學擬開海外分校。 圖/Shutterstock
創校700年首次:牛津大學擬開海外分校。 圖/Shutterstock

脫歐學術出走潮?牛津大學擬開歐盟分校。

脫歐的巨浪來襲前,英國頂尖學府——牛津大學——也不得不「考慮出走」?根據英國《每日電訊報》19日獨家報導,2月中旬一批來自法國教育界的代表,已前往牛津大學與校方高層會晤,邀請牛津於巴黎開設創校700年以來首座海外校區,若談判順利,牛津的巴黎分校最快可在2018年初開工。報導指出,在英國啟動脫歐談判的前夕,英國高等教育界極為擔心來自歐盟的巨額研究補助,將因脫歐而中斷,因此開設歐洲分校、將研究機構轉往歐陸,也成為英國頂尖大學維持經費來源與學術競爭力的重大考量。

《每日電訊報》表示,邀請牛津開設海外分校的提案,目前是由巴黎-賽納大學校系(Universite Paris Sienne)所發起。其所派出的代表,也於2月中旬正式赴英,並向牛津大學與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正式接觸,邀請兩校參與巴黎的國際新校區計劃、開設駐歐分校。

目前規劃中,巴黎-賽納大學校系將提供牛津所需的國際校區規劃。之後,牛津大學也將把部份學程與研究中心遷往法國,並與法方開設聯合學位。法方透露,只要牛津大學願意開設巴黎分校,就能成為法國高教系統的一部份;在英國脫歐之後,牛津也能藉此身份,保障自己與歐盟教育體系的合作,並能繼續從歐盟申請學術補助款,除了保障學術研究的經費來源,亦提升牛津國際競爭力的大好機會。

參與邀請協商的巴黎高等經濟商業學院(ESSEC)院長布蘭克(Jean-Michel Blanquer)對《每日電訊報》表示,對開設巴黎分校一事,牛津大學相當有興趣,而他目前也已向歐盟執委會提出想法:

(邀請牛津開分校)的想法,卻有其象徵目的。在脫歐之後,我們仍想對英國說:『我們試著搭橋,讓學術生活能全然獨立於政治困境之外。』

在脫歐之前,牛津大學等英國頂尖學府,每年都能從歐盟申請到大筆的補助預算,像是歐盟在2013年所提出的《展望2020》研究計劃,就為英國學術界挹注了20億英鎊(新台幣760億)研究資源;然而,2016年6月脫歐公投過關後,英國政府也預定將在今年3月正式啟動脫歐條款,因此英國學術界也擔心各種來自歐盟的研究預算、人才流動與學術交流,也將受脫離歐盟影響、戛然中斷。

對於開設史上第一座海外分校,牛津大學目前僅表示「談判仍在接觸中」,但也同時表示:

牛津創校以來,一直都是間國際大學,無論未來的政治光景有何發展,牛津都將堅持向世界開放的立場與精神。

與此同時,對於脫歐之後人心浮動的英國學術圈,英國政府也一再重申「儘管脫歐但資源不變」,並表示相關當局已增列每年20億英鎊的額外預算,以填補英國高教與學術研究系統,在脫歐後的經費斷層。

作為英國政界菁英搖藍的牛津大學,去年脫歐公投前夕,牛津校方也曾公開表態「力挺留歐」;但諷刺地是,包括脫歐大將強森(Boris Johnson,現任外相)、戈夫(Michael Gove,前大法官兼司法大臣),與目前接手脫歐進程的現任首相梅伊(Theresa May),卻都是牛津大學所出身的「傑出校友」。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當年在亡國感的催化之下,如何策畫了國民總武裝的作戰?今年8月15日是二戰終戰75...

一億國民總特攻:終戰75年...日本「本土決戰」的神國瘋狂見聞錄

2020/08/14
一名被釋放的白俄羅斯示威被捕者,向媒體展示他大片受傷瘀青的身體。 圖/法新社

歐洲最後獨裁者的道歉?全國大三罷...白俄羅斯釋放「所有」示威被捕者

2020/08/14
圖為今年7月,以以色列軍隊與巴勒斯坦示威者爆發衝突。 圖/路透社

獻祭巴勒斯坦的「賣國遊戲」?川普調停...以色列與UAE歷史性和解

2020/08/14
圖/路透社

漏油災難的「日本之恥」?模里西斯生態浩劫後的賠償困惑

2020/08/13
非洲的莫三比克,12日遭恐怖組織「IS中非省軍團」(ISCAP)攻下的重要港口城...

恐怖魔頭的非洲轉生?IS突襲莫三比克,攻陷天然氣關鍵出口港

2020/08/13
2009年習近平巡視黑龍江。 圖/新華社

中國式浪費暴食歪風:習近平與《央視》譴責的「大胃王吃播」

2020/08/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