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過去24小時/國際鏡頭一周間(1017-1021)

2016/10/21 轉角24小時

 

【2016.10.21 巴塞隆納】

斷頭的獨裁者銅像:巴塞隆納憤怒的城市實驗

倒臥在市民憤怒的無頭佛朗哥將軍像。 圖/法新社
倒臥在市民憤怒的無頭佛朗哥將軍像。 圖/法新社

斷頭的獨裁者銅像:巴塞隆納憤怒的城市實驗。

我們該如何面對威權時代的獨裁者銅像?為了激起城市間的「公民辯論」,巴塞隆納市政府本周策畫了一起極具爭議的展覽,他們將一尊無頭的前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將軍——的騎馬銅像,放置在市中心的文化廣場,希望藉由開放的凝視,引發眾人對默許獨裁與轉型正義的省思;但這樣的公共展演引發了巴塞隆納市民的強烈回應,自18日展覽開始後,大批的獨裁受難者團體不僅群聚於銅像周遭發起抗議,砸蛋、潑漆,並在20日深夜掀翻了這座無頭銅像,而主辦的市府團隊只好提前終止這場「空間實驗」。

這起名為「佛朗哥,勝利,共和國:城市空間中的有罪不罰」(Franco, Victòria, República, Impunitat i Espai urbà )的公開展覽,原本是由巴塞隆納市政府所支持,自本周二開始才於市中心的波恩文化廣場公開展示。副市長皮薩瑞尤(Gerardo Pisarello)表示,這起展覽的目地是為了激發民眾的思考辯論,並試圖重現在民主解禁的過程中,西班牙社會對於佛朗哥獨裁遺緒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進而反省「為何社會對此會選擇集體縱容」。

在展示規劃中,主辦單位也特意從市府倉庫中,拉出了一尊真人比例的「佛朗哥將軍騎馬銅像」(Estatua ecuestre del General Franco)。這尊銅像原本是由知名的西班牙雕塑家比拉多瑪(Josep Viladomat,1899-1989)在1963年為佛朗哥政府所作,並被聳立在蒙特惠克山的城堡,從巴塞隆納南方的置高點俯視全城。

但這座戎裝的佛朗哥將軍,並不是隨意置放的威權偶像。其所在的在蒙特惠克堡(Castell de Montjuïc)在西班牙內戰時代,其實是佛朗哥的國民軍要塞。堡壘內的大砲不僅被用來轟炸親共和派的巴塞隆納城區,前線的戰俘或者是清鄉搜捕而來的政治領袖、共和派人士,也都被囚禁甚至處決於這座堡壘之內。因此,聳立於此的佛朗哥銅像,更是獨裁統治下最為威權的符號象徵。

然而在佛朗哥將軍於1975年病逝之後,西班牙也結束了獨裁統治,並緩部地走向了民主開放。只不過在政權轉移的過程中,新的民主政府卻於1977年頒布了《大赦法》(Ley de Amnistía en España de 1977),自此免除了對佛朗哥政權與其餘黨的暴行追究——這一作法也讓西班牙的轉型正義,被外界稱為「遺忘性和解」,至今仍無限期拖延著白色恐怖受難者的真相調查與對迫害責任的認定追究。

民主轉型的開啟,也逐漸解放了巴塞隆納對於威權符號的禁忌,聳立在蒙特惠克山的佛朗哥銅像,也開始成為藝術家與反威權運動的針對對象,大批的運動者不斷地對銅像噴上象徵著解放的「粉紅色油漆」,各種破壞也讓巴塞隆納市府在1985年間,決定將佛朗哥轉移至附近的軍事博物館「收藏」,但後來又在2008年下令撤展,騎馬的佛朗哥將軍自此被收入市府的倉庫,不見天日。

不過被閒置在倉庫裡的佛朗哥將軍,並沒有擺脫眾人的怨懟。儘管受到公家看管,但這尊銅像竟在2013年間遭到「不明人士斬首」,這尊雕像的頭自此身首異處。

而本周的公開展覽,也是這尊「無頭佛朗哥」沉寂多年後的復出展演。但原本預定到明年1月份的展期,卻因為市民的群情激憤而緊急喊停。在展出後的48小時之內,波恩文化中心也遭到大批獨裁受難者家屬的包圍,抗議這尊無頭銅像的重現,是對整座城市受難記憶的「不敬」,部份團體更是透過丟雞蛋、潑漆、貼上同志平權運動貼紙(以天主教價值包裝獨裁統治的佛朗哥政府,對LGBTQ議題採取高壓禁止的態度),以作為對獨裁者符號的唾棄,即便市府單位「尊重市民的回應」而選擇不需清理、復原這尊展品,後來卻仍決定提前撤展,但隨後的20日深夜,仍有多名年輕人突破封鎖,摸黑搗毀了這尊騎馬銅像。

目前巴塞隆納警方已透過監視器展開調查,並於21日破曉前派遣清潔隊「收走」了倒在地上的展品,但是否要修復這尊爭議的銅像,目前巴塞隆納政府仍莫衷一是。


 

【2016.10.20 美國】

美大選最終辯論:希拉蕊強勢演出,意外「正常」的最後對辯

美大選最終辯論:希拉蕊強勢演出,意外「正常」的最後對辯。 圖/美聯社
美大選最終辯論:希拉蕊強勢演出,意外「正常」的最後對辯。 圖/美聯社

美大選最終辯論:希拉蕊強勢演出,意外「正常」的最後對辯。

「終於,我們看到了一場最接近『正常狀態』的大選辯論。」負責直播評述的美國NBC新聞台政治部主任查克・陶德(Chuck Todd)在會後如釋重負地表示。美國總統大選的最後一場候選人辯論會,終於在19日迎來兩黨候選人的最後同台,目前聲勢明顯領先的希拉蕊.柯林頓,終於在最後關頭後採取主攻姿態,並逼得川普在辯論尾聲再度失態,指著希拉蕊大罵:「妳這個噁心的女人。」

距離11月8日的投票日僅剩20天,這場於19日晚間在拉斯維加斯所舉行的總統辯論會,不僅是

希拉蕊與川普於今年大選最後的同台交鋒,在投票日前亦有一錘定音、穩定最後氣勢的風向作用——也因此,兩位總統參選人在舞台上的發言,也一掃前兩戰的侵略性表現,各自採取了更為大氣、更強調自身領導人風範的穩定策略。

在這場由Fox新聞台主播華勒斯(Chris Wallace)所主持的最終辯論裡,其對辯規則也重回了傳統,主持人華勒斯首先將議題切分為候選人政見與候選人「適任性」(ftiness)——在政見辯論中,除了外交、移民與經濟政策外,華勒斯也針對墮胎管制、平衡社福支出與政府赤字、現正於伊拉克進行的摩蘇爾戰役、以及如何面對敘利亞慘烈的阿勒頗圍城戰...等問題,各自挑戰川普與希拉蕊。

在政見辯論中,川普一度對希拉蕊發起猛攻,質疑其邊境政策「搖擺不定」。川普表示自己所提出在美國-墨西哥邊境築起「長城」想法,在過去也曾受到希拉蕊的支持,因為希拉蕊在擔任參議員期間,就曾在2006年投下增強邊境管制的安全預算,其中就包括了部份邊境圍牆、電網監視器等設備投資,同時在歐巴馬任內,民主黨政府亦遣返了「上百萬人」——但為何到了選舉之前,民主黨政府反又成為自由先鋒了呢?川普進一步質疑對手:如果不支持嚴格的邊境管制,又強調移民對於美國經濟的利多,「那麼你算不算支持『開放邊界』?」

這段質詢,成為川普在本場辯論中,少數進逼希拉蕊的強勢亮點;但希拉蕊卻僅回應「該遣返的就該遣返,重整移民政策不代表邊境門戶必會洞開」,並稱自己支持邊境安全,只是不是川普的那種歧視型安全而已。希拉蕊亦反擊:

我們國內這些未註冊的移民們,他們為美國所繳的稅,竟比某位億萬富翁還來得更多!

在適任性方面,華勒斯也以川普近期連爆的性騷擾與性別歧視風暴為題目,詢問川普「如何看待針對自己的那些——你所謂的『不實指控』?」,而希拉蕊又對「川普說妳老公對女性更糟一事有何看法?」

再沒有誰比我更尊重女性了!

川普指出,這些一一跳出來指控曾被自己性騷擾的女性,都是柯林頓與歐巴馬所陰謀的「選戰抹黑」,並稱自己從為作出逾矩行為,這些「受害者」只是收錢出面,搶搭博版面的順風車而已;隨後話鋒一轉,川普也攻擊希拉蕊參與的柯林頓基金會,曾在2010年海地大地震時,出現過贊助廠商捐款後又再獲得政府合約一事,並質疑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不僅沒有主動迴避,反而有從中為這些捐款給柯林頓基金會的廠商關說搶約之嫌,不過站穩陣腳的希拉蕊並沒有正面回應,只表示「一切的資金往來都可受法律檢視與社會公評」。

然而當希拉蕊的證見論述越發從容的同時,台上的川普卻越發壓抑不住自己的惱怒情緒,在下半場的辯論中,他多次不顧華勒斯的勸阻打斷希拉蕊的談話,在國家赤字的對辯中,更是失態地指著希拉蕊嚷出:

妳就是個噁心的女人!

最後,華勒斯也詢問兩位參選人:假若敗選,你是否會欣然接受選民的民主決定?比起希拉蕊的大度承諾,川普卻不願表態:

我到時候再看看...我就要讓你們走著瞧!

那麼最後這場相對平穩、火花也不如前兩戰失控四射的最終辯論,誰才是占上風的贏家呢?在辯論後的第一時間,大部份的美國媒體仍維持「五五波」的保守評價,但觀戰的《金融時報》前華府分部主任陸斯(Edward Luce)卻是直白地結論:

在最後一役,希拉蕊拿出了系列戰的最強勢表現;但川普卻是欲振乏力——今年的大選氣勢,應該自此底定。


 

【2016.10.19 日本】

預算爆炸:東京奧運部份賽場或將移師韓國?

東京奧運預算失控的問題一一浮現,為了再節省開支,水上競技項目不僅可能離開東京舉辦...
東京奧運預算失控的問題一一浮現,為了再節省開支,水上競技項目不僅可能離開東京舉辦、甚至考慮移師韓國。 圖/路透社

《日本經濟新聞》18日報導,由於東京奧運的場地建設經費超乎預期地膨脹,原訂舉辦賽艇、划船等項目的場地「海之森水上競技場」,可能無法如期完工。國際奧委會IOC則主動提案,如果經費無法削減、日本國內又找不到合適的替代場地,可能將部分賽事改到韓國舉辦。

▌ 預算爆炸:69億到1000億

位於東京灣臨海地區的「海之森水上競技場」,預定舉辦輕艇、划船等水上比賽項目。預估建設費用69億日圓,中途卻膨脹到1000億,最後才將其削減至491億日圓。東京奧運預算失控的問題一一浮現,為了再節省開支,海之森水上競技場的候補場地,將可能移往宮城縣長沼賽艇場、琦玉縣彩湖,預算甚至可以壓到200億以下。

不過,國際奧委會IOC則提出另一個選項:韓國忠州市的賽艇場。此提案雖然尚未與韓國方面協商,但已在日本國內引起一陣譁然,《日刊SPORTS》指出這是一個相當唐突的方案;《朝日新聞》報導,過去里約奧運、倫敦奧運同樣也有因為經費超支而變更場地的前例,此次賽艇場「同舟異夢」,正顯示了東京奧運經費規劃的病灶。

▌ 日韓跨國合辦可以嗎?

依據2014年通過的《奧林匹克議程2020》,在節省經費的考量下可以將比賽場地從舉辦國移至外國。而移到鄰近的韓國未必是異想天開,忠州在2014年亞洲運動會就是比賽場地之一,設施與周邊環境確實可以做為國際賽事的備案。此外,過去日本與韓國也曾經共同合辦過2002年世界盃足球賽,雙方都有跨過合作的經驗。

奧運跨國、跨境舉辦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1956年澳洲墨爾本奧運,當時因為馬匹檢疫的問題,而將馬術比賽移至瑞典的斯德哥爾摩進行;2008年北京奧運的馬術也跨境到了香港舉辦。

這一次奧委會的提案,除了反映出日本在奧運經費規劃上的問題,場地選擇是否如預期合適同樣也困擾著選手和主辦方。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目前已經著手場地變更的相關規劃,是否變更場地將會在10月底前給出答案。


 

【2016.10.18 伊拉克】

伊拉克:尼尼微往事,摩蘇爾戰役

參與摩蘇爾戰役的兩名庫德族「自由鬥士軍」(Peshmerga),從摩蘇爾城東25...
參與摩蘇爾戰役的兩名庫德族「自由鬥士軍」(Peshmerga),從摩蘇爾城東25公里的薩達克山,俯瞰山下因戰鬥而燃燒的村落。 圖/法新社

參與摩蘇爾戰役的兩名庫德族「自由鬥士軍」(Peshmerga),從摩蘇爾城東25公里的薩達克山,俯瞰山下因戰鬥而燃燒的村落。

在數千年以前,摩蘇爾的這片土地,曾是亞述帝國的首都——尼尼微(Nineveh)。在西元前700年左右達到顛峰的尼尼微,曾因新亞述帝國的輝煌,而成為當時全世界最大的城市,亞述軍隊從各地擄掠而來的財寶與奴隸,更是源源不絕地湧入帝都——直到西元前612年,帝國發生叛變,帝國南方變節的加勒底人成立了「新巴比倫王國」,並攻陷帝都尼尼微,這座城市才隨著亞述帝國的覆滅走入歷史。

千年之後,如今的尼尼微城遺址僅散存於摩蘇爾城郊一帶,過往的保存不當、加上戰亂頻繁,都讓其殘址的管理困難重重。特別是在2014年6月ISIS攻陷摩蘇爾之後,大批的亞述遺跡也遭到ISIS刻意掠奪、破壞,包括尼尼微的古城牆,以及著名的「神之門」(Mishqi Gate)都遭到ISIS以爆破轟毀,僅存的斷垣殘壁也被拔下變賣於黑市。

回到當下。自從10月16日宣布「進軍摩蘇爾」之後,伊拉克聯軍在戰役首日的進展仍相當順利。

目前聯軍兵分兩路,分別由巴格達的政府軍以及庫德自治區的「自由鬥士軍」(Peshmerga)為兩大主力——政府的主力部隊由南出發,庫德族部隊則從東進擊——兩軍之間的合擊,亦是伊拉克政府與庫德族部隊的首次公開合作,政治意義之重大,也讓伊拉克庫德斯坦的總統巴爾札尼(Masoud Barzani)親上前線喊話:

這天是反恐戰爭的重大轉折,因為這是第一次庫德自由鬥士軍能與伊拉克軍隊,彼此於同一戰場上並肩作戰。

在過去海珊統治的時代裡,庫德族曾多次遭到中央政府武力鎮壓;而在2003年美軍入侵伊拉克、海珊被送上絞刑台之後,取得自治權的伊拉克庫德政府,也多次因石油開發與油元預算的分配問題,而與巴格達政府嚴重對立,雙方甚至於邊界調動軍隊、實彈對峙。因此,這一次的摩蘇爾戰役,也提供了雙方緩和摩擦記憶的重要機會。

不過考量到摩蘇爾地區的政治地位,加上城內100多萬人口也以遜尼穆斯林為主,因此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為了避免「派系問題節外生枝」,在摩蘇爾戰役中也協調各方確立了戰場方針:摩蘇爾的攻城戰,將由一萬名最精銳的伊拉克安全部隊(警察與反恐部隊)打頭陣,城市的戰場接管也暫定由中央正規軍進駐,而不會交由庫德部隊、部落民兵、或什葉派義勇軍來處理,以免共抗ISIS的戰略團結「出現不必要的分歧」。

根據伊拉克的前線情報,摩蘇爾城內至今仍有五千至一萬名ISIS戰士固守,並於城內建築了各種壕溝、地道,甚至是毒氣陷阱,而為了阻礙聯軍的空襲,伊拉克部隊也擔心ISIS會為了製造煙霧而焚城,或是為了阻止市民通敵起義而濫殺揚威。

目前雙方僅止在摩蘇爾周遭零星交火,但巴格達方面也樂觀估計:希望在月底之前,就能開進摩蘇爾,展開「解放城市」的正面戰役。


 

【2016.10.18 倫敦】

維基解密:亞桑傑遭厄瓜多大使館「斷網」

維基解密:亞桑傑遭厄瓜多大使館「斷網」。 圖/路透社
維基解密:亞桑傑遭厄瓜多大使館「斷網」。 圖/路透社

維基解密:亞桑傑遭厄瓜多大使館「斷網」。

受到厄瓜多政府政治庇護、並從2012年6月躲藏於倫敦厄瓜多使館至今的維基解密創辦人亞桑傑(Julian Assange),已遭到厄瓜多使館中斷了網路聯外的使用權限。根據維基解密的官方聲明,在維基解密於上周六公佈了希拉蕊對高盛證券的內部演講稿之後,使館方面就切斷了亞桑傑的網路權限,但厄瓜多當局是否遭受英國或美國的壓力,卻仍未有官方說明。

我們能證實,厄瓜多方面自倫敦時間周六下午五點開始,於柯林頓的高盛演說稿公佈之後,就切斷了亞桑傑的網路使用權。

周一晚間,維基解密透過官方推特,證實了創辦人亞桑傑遭到庇護使館「斷網」的消息,並稱雙方自周六晚間開始即失聯至今。維基解密表示,目前組織已啟動「應變計劃」,已面對組織核心人物「下線」的緊急狀態。

因為涉嫌一起性侵疑雲而遭到瑞典通緝的亞桑傑,因為自稱遭受誣陷,並擔心遭到瑞典方面引渡至美國接受洩密審判,自2012年6月開始即躲藏於厄瓜多駐英國的大使館內,並獲得厄瓜多政府的政治庇護至今。

《路透社》透露,雖然厄瓜多大使館至今仍未對亞桑傑的斷網事件發表聲明,但其背後或許承受了來自總統柯瑞亞(Rafael Correa)與美國政府的壓力。

作為拉美知名左派領袖的厄瓜多總統柯瑞亞,過去曾多次指控「美國髒手介入拉美事務」,甚至驅逐過美國大使。自2012年發給亞桑傑政治庇護後,厄瓜多亦曾此數度與英國、美國大動干戈;然而,受限於拉美的左派聯盟式微,即將於明年初卸任的柯瑞亞在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中,也採取了意外的表態,除了公開支持希拉蕊當總統之外,柯瑞亞更多次以「我的朋友」來形容自己與希拉蕊的私交與互動——因此,這一回的斷網事件,也才引發了各方的揣測與意外。

窩居於使館內的亞桑傑,在過去四年內仍透過網路直接參與維基解密的日常行動,並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力主發起了針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蕊.柯林頓的「解密行動」。然而此一作法卻引發了各方爭議,亞桑傑的針對性作法,亦引發了支持者間的意見分裂。

反對派意見認為,亞桑傑針對性的訊息發布,不僅意圖直接左右大選選情,刻意引導的作法,亦破壞了維基解密對於訊息使用的中立立場,讓組織成為亞桑傑攻擊希拉蕊的「私人工具」;然而維基解密方面確認為,這一波民主黨的情資解密,並不代表維基解密於美國大選中持有特定立場,之所以會選在川普與希拉蕊選情關鍵的期間發布訊息,「僅是為了讓訊息的傳播達到最強的震撼效力」,是維基解密一貫的傳播政策,並無關於組織的政治判斷與目的。

在過去,亞桑傑曾多次對媒體表示,自己相當擔心外交鷹派的希拉蕊,會延續一貫的新自由主義壓迫路線,並透過國安理由加強對網路訊息與組織的封殺;而成為總統的希拉蕊,會否回頭報復當初因國務院電文解密事件,而讓自己灰頭土臉的維基解密,亦讓亞桑傑大感憂慮。


 

【2016.10.17 泰國】

泰王的相機

一名泰國藝術大學(Silpakorn University)的學生,在曼谷的校園...
一名泰國藝術大學(Silpakorn University)的學生,在曼谷的校園裡向一幅泰王蒲美蓬的壁畫致意。 圖/路透社

一名泰國藝術大學(Silpakorn University)的學生,在曼谷的校園裡向一幅泰王蒲美蓬的壁畫致意。

上個星期過世的泰王,生前最廣為人知的嗜好即是攝影。自從8歲那一年拿到屬於自己的第一台相機後,蒲美蓬對於攝影的著迷一直廣為人知,不論是皇室活動、或者是野外探勘,於國內或國外,不離身的相機——無論是精緻的單眼底片或數位傻瓜——總是泰王身邊的必備物品,各種影像記錄中,也時常能看到泰王拍照的畫面與專注神情,知名相機品牌萊卡甚至在泰王70歲生日時,推出了黃金限定版相機,以慶祝這名攝影愛好者的誕辰。

目前泰王的攝影作品,大多陳列在王室在曼谷近郊的行宮「維曼默宮」,不過主要的展示內容,多以詩麗吉王后、王儲與兩名公主,或者是宮廷內的樂器演奏為主,其他的攝影則以「實用性」為多,其他人物或嗜好型作品反而罕見。

根據王室辦公室的敘述,蒲美蓬國王的攝影主題並不限於私人嗜好,常常以水壩、農地、山路、空照圖為主,泰王本人亦時常以這些照片為依據,對農村與偏鄉的發展政策提出指示或建議。

目前泰國仍處於國殤期間,即便在泰王駕崩之後,泰國民眾的生活也於周一重回正軌,但30天的國喪期間,曼谷的街頭卻仍是黑衣一片,各地也嚴禁派對與音樂播放,甚至泰國街頭的超商(如7-11或全家)都自主「禁酒」,以表對泰王的哀悼。

根據民間的旅遊建議,在國喪期間旅泰的遊客並不受黑衣喪服的服裝限制,但各種低調的素色服裝或身別黑絲帶,都是泰國目前建議的致意方式。


 

【2016.10.17 伊拉克】

剿滅ISIS:伊拉克正式啟動摩蘇爾戰役

於摩蘇爾周遭集結的庫德「自由鬥士」(Peshmerga)。 圖/歐新社
於摩蘇爾周遭集結的庫德「自由鬥士」(Peshmerga)。 圖/歐新社

剿滅ISIS:伊拉克正式啟動摩蘇爾戰役。

各方聯軍與ISIS的決戰終於來臨。16日晚間,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ar al-Abadi)正式下令,要求各路聯軍向ISIS向伊拉克北部大城——同時也是ISIS在伊國境內最後的都市據點——摩蘇爾(Mosul)發動攻擊,以終結ISIS在伊拉克北部長達兩年的恐怖統治。

勝利的時刻已經來臨,解放摩蘇爾的行動就在今天!願真主允諾,團結一致的我們,將會一同慶祝摩蘇爾的解放與救贖。

一身戎裝的阿巴迪總理,周日晚間在一干將領的簇擁下,透過電視直播向世界宣告:摩蘇爾戰役,已經正式啟動。

包括伊拉克政府部隊、庫德族的自由鬥士軍(Peshmerga)以及各地響應行動的部族民兵——總數超過3萬名的地面部隊,已在數個月的準備之下就定位,而以美國為首的聯軍戰機,也加強了對摩蘇爾的定點空襲,希望能透過空中掩護,一舉掃滅伊拉克境內的ISIS殘軍。

位於底格里斯河上的摩蘇爾,在鼎盛時期曾擁有200多萬人口,是伊拉克境內僅次首都巴格達與南方都會巴斯拉(Basra)的第三大城。然而作為伊拉克的北方重鎮,摩蘇爾在2014年6月,卻遭到ISIS輕易攻陷——當時的ISIS僅以千餘人的兵力,在一周之內攻破了3萬名伊拉克部隊防守的摩蘇爾,正規軍大舉潰逃、位於巴格達的中央政府也接近崩潰,ISIS的「戰場神話」更就此震撼世界。

摩蘇爾的陷落,讓ISIS士氣大振,其隨後更以風捲殘雲之姿,席捲了伊拉克與敘利亞各地,巔峰時期的「領土」,更遍及了三分之一的伊拉克與二分之一的敘利亞;但ISIS擴張所辦隨而來的恐怖統治,也同步引發了海內外各方勢力的抵抗,自2015年開始,ISIS部隊遂陷入守勢,如今包括摩蘇爾在內,伊拉克領土只有10%仍陷於ISIS手中——也因此,摩蘇爾戰役不僅被伊拉克政府視為「雪恥之戰」,國際社會亦將之當成「瓦解ISIS宣傳神話」的關鍵對決。

伊拉克軍方表示,摩蘇爾戰役將得到「聯軍空軍的優勢支持」,但對於戰役的走勢卻沒有太大把握:ISIS可能會將殘存的數千部隊撤出以保留實力,但也可能會選擇死守摩蘇爾,以血腥的巷戰與伊拉克部隊拼個魚死網破。

另一方面,伊拉克部隊之間的派系與心結,亦是摩蘇爾戰役能否順利進行的一大隱憂。根據《路透社》的報導,在過去半年內,美國政府已向巴格達方面多次施壓,要求伊拉克盡快發動摩蘇爾的攻擊。但伊拉克軍方內部派系的問題,卻持續拖延著指揮部的統籌腳步,特別是在政府軍、什葉穆斯林民兵「人民動員」(PMF)、以及響應作戰的北伊遜尼穆斯林武裝之間,各方的領導統籌與合作,彼此都存在著明顯的猜忌與合作嫌隙。

在ISIS恐怖統治的兩年過後,目前的摩蘇爾仍有100萬名平民居民。有鑑於對摩蘇爾戰役的血腥預期,聯合國與眾多NGO救援團體目前也動員了一切物資,以等待戰火開始後大批湧出的摩蘇爾難民與平民傷亡。根據《金融時報》的NGO消息透露,目前各方已預計在戰役開始後的第一周內,摩蘇爾就會有6至20萬名難民湧出。

目前聯軍已透過廣播與傳單空投傳單,向摩蘇爾城內發佈信心喊話:

請務必保持冷靜,並告訴孩子們:這即將到來戰役只是場遊戲,或者是暴雨前的雷鳴而已。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原宿車站位置坐落於代代木公園、明治神宮、表參道等景點的樞紐,因此長年來一直是旅客...

鏡頭背後/日本原宿車站拆除計畫:「東京大改造」的犧牲者?

2019/11/20
「香港是自由世界的新柏林,而美國必與香港同在!」美方認為,香港的人權與自由狀況正...

國際認證的警暴:美國參院全票通過「守護香港兩法案」

2019/11/20
「為了生命安全,柔道每天不得超過2小時?」日本今年度因為小學生長時間練習柔道,導...

致命的魔鬼訓練?日本小學連發的「柔道死亡事故」

2019/11/19
19日下午,離開理大並因失溫、脫水症狀而於警方戒護中送醫的示威者。 圖/路透社

鏡頭背後/寫完功課變「暴徒」?香港理大圍城裡的受困學生

2019/11/19
川普政府18日作出重大中東決策,承認在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領地裡,當前所有、與未...

撕毀41年默契:美國承認約旦河西岸的「以色列非法屯墾區」

2019/11/19
「命懸一線。」18日晚,受困香港理大校園的部分示威者,透過簡易繩索,試圖悄悄突破...

紅磡一夜:香港「理大圍城」港警包圍、民眾反包圍的救援行動

2019/11/1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