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過去24小時/國際鏡頭一周間(0822 - 0826)

2016/08/26 轉角24小時

 

【2016.08.26 義大利】

強震過後,義大利自問:為何我們學不乖?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強震過後,義大利自問:為何我們學不乖?

24日清晨發生在義大利中部的6.2強震,至今罹難人數已超過250人,但各地仍有多人失蹤於倒塌的房屋之下。目前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已對災區頒布緊急狀態,超過5,000位搜救隊、軍人、巡山員、民間志願者仍不分晝夜於災區搶救,希望能在黃金時間內找出瓦礫堆下的生命。但在各界動員「天佑義大利」的同時,義國學界卻也憤怒地質疑:為何位於歐洲地震帶的義大利,總是對強震「毫無準備」?

這場發生在周三清晨3點多的地震,主要災區都集中在中部的列蒂省,其中古城阿馬特里切(Amatrice)與阿庫莫里(Accumoli)的死難狀況最為慘重,而鎮上罹難將近190人的阿馬特里切鎮長,甚至悲傷地對媒體表示:「我們的城鎮已經不見了。」

義大利的地震是無可避免的,可是像昨天(824大地震)的那種等級若發生在日本或加州,他們的傷亡損失絕對不會與我們一樣慘。

義大利國家地理委員會的副主席喬文內(Vincenzo Giovine)對媒體表示。位於地中海-喜馬拉雅山火山地震帶的義大利,自古以來就是歐洲大陸的地震高風險區,在過去百餘年的記錄裡,也不斷有著慘痛的強震經歷,例如:1908年的墨西那大地震(芮氏規模7.1)不僅震毀了南義,強烈地震甚至還引發地中海海嘯,造成8萬多人罹難;而近期,2009年義大利中部的拉奎拉大地震(芮氏規模6.3),也造成數萬人無家可歸、290人罹難的悲劇。

然而正因地震災害頻繁,近幾十年來義大利政府與民間也不斷致力於防災建築的強化與推廣,但在824大地震中,大批房屋的倒塌與災情的慘重,卻讓這些宣傳好似一場空。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這個國家,在過去40年裡,至少遭遇過8次慘痛的大地震...但從這些災難中,我們唯一學到的,卻只有救災動員...其他的防震規劃呢?我們根本從不在意其他的教訓。

全義大利最有影響力的媒體《晚郵報》(Corriere Della Sera),周四刊出了旗下專欄作家里佐(Sergio Rizzo)的評論。在2009年拉奎拉震災後,義大利政府先後推動了超過10億歐元的預算(折合357億新台幣),以作為更新各地老屋防震結構的補助;但7年過後,各地的申請與更新案例卻異常低迷,以這次中部的地震重災省為例,其境內只有20%不到的建物符合2009年後所規範的防震標準——而這樣的低效狀況,也被義大利各界歸咎為「殺人的主因」。

義大利建築師委員會表示,建物防震更新的推廣,其實並不是太大的工程,所需要的屋主投資與施工並不複雜,但之所以民間寧可住在老屋危樓也不願接受更新的原因,則是申請手續需要公務機關反覆、冗長又毫無效率的官僚評估,拖沓的過程才讓大部份的義大利人不願領情「來自上頭的防災好意」。

此外,在防震建築規範上,本次的大地震也震出了可能的弊案或制度疑慮。像是受災最重的阿馬特里切,其鎮上剛剛才完成防鎮補強的城鎮鐘塔就在地震中倒下,並壓死了旁邊的鄰居一家;而阿庫莫里鎮上則是有新建好的學校被震垮。兩個案例中,一個是依循政府的防災規範補強、一個則是新建好的現代建築,為何應聲就倒也引發了義大利的憤怒與困惑,而讓義大利檢方介入調查。

目前義大利政府已宣布在災區頒布緊急命令,超過5,000名官方與民間救難隊,也仍不分晝夜地於餘震的威脅下,持續於斷垣殘壁中與時間賽跑;而義大利民間也自發性地發起賑災募款,其中更有700多間餐廳透過網路串連,發佈了義賣消息:即日起只要在餐廳每享用一道阿馬特里切義大利麵(一種特殊紅醬的豬肉義大利麵),串聯的餐廳就將捐出兩歐元,以幫助這座以美食景緻享譽全義的山城,能早日重建、走出震災的悲傷陰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2016.08.25 巴勒斯坦】

加薩走廊的最後一隻老虎:再見了,拉濟茲!

加薩走廊的最後一隻老虎:再見了,拉濟茲! 圖/路透社
加薩走廊的最後一隻老虎:再見了,拉濟茲! 圖/路透社

加薩走廊的最後一隻老虎:再見了,拉濟茲!

動保組織「四足國際」(Four Paws International)周三宣布,已成功從加薩走廊的汗.尤尼斯動物園,撤走了加薩走廊的最後一隻老虎——「拉濟茲」(Laziz)。由於加薩地區長期遭到以色列禁運封鎖,加上以巴之間的衝突綿延不斷,這座加薩走廊唯一的動物園也長期處在物資斷炊,園內動物因飢餓、疾病與戰火不斷死去,迫使這座「世界最慘動物園」終於熄燈。

最慘動物園已經走入歷史。

幾經多月的溝通後,總部設在維也納動保組織「四足國際」周三宣布,已成功從加薩走廊西南邊境的汗.尤尼斯動物園,撤出園區內最後的15隻動物:包括8歲的公虎「拉濟茲」在內,四足國際在專業獸醫團的協助下,還帶走了5隻猴子、2隻豪豬、2頭陸龜、2隻棕尾鵟、1隻鵜鶘、1隻鴯鶓與1頭鹿;但另外一隻幼鹿卻因為傷口感染併發症,而在撤離行動前死亡。

本來我們很擔心拉濟茲不願配合移動;若非絕對必要,我們並不希望麻醉他——只不過出乎意料,這隻老虎很乾脆地走入了運送箱裡,就像是他知道我們要帶他去一個環境更好的新家似的。

負責指揮運送任務的獸醫哈利爾(Amir Khalil)表示,拉濟茲在接受基本的健康檢查後,將會被運往南非的「大貓保留區」(Big Cats Sancturary),而其他一併撤出的動物則將分別安置在約旦與以色列境內的保留區。

四足國際表示,作為加薩地區唯一的汗.尤尼斯動物園,在過去幾年裡反覆受到以色列禁運與戰火所連累,讓動物們長期處在飢餓與疾病之中。而在2014年夏季那場持續七個星期的加薩戰爭中(以軍陸空入侵加薩,代號「護刃行動」),大批的動物更因為糧食不足與精神壓力而倒斃,無以為繼的園方只好土法煉鋼,將這些死去的動物粗製成標本展出,因而讓這座「世界最慘動物園」的名號傳出國際。

汗.尤尼斯動物園展示的「動物木乃伊」。 圖/路透社
汗.尤尼斯動物園展示的「動物木乃伊」。 圖/路透社

雖然動物園展出「動物木乃伊」的作法引發了國際注意,但加薩至今遭到封鎖的景況卻沒有改變,戰火與蕭條的圍城經濟,更讓參觀的學生團體、家庭入園數大幅下滑,園方的財務經營也雪上加霜,在今年年初甚至付不出飼料費用,直到園內動物將被餓死的前夕,才透過國際管道引入了四足國際的緊急運補。

我在園內生活、工作了9年。比起人類,我和這裡的動物還更為親近。但在今天,我不得不送走他們,因為只有在遠方,他們才能過著更好的生活。

26歲的動物園園長歐偉達(Mohammad Oweida)對隨訪的《路透社》記者表示,在這些動物裡,他最捨不得他一手帶大的拉濟茲,「他走了,我的靈魂好像也被帶走了。」

不過在巴勒斯坦地區,汗.尤尼斯動物園的故事並非特例。在分隔的彼端——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城市卡爾基亞(Qalqilya),也有另一座「西岸的唯一動物園」遭遇著同樣的悲慘故事。

卡爾基亞動物園,位在以巴邊境,其不僅緊臨著以色列的隔離牆,更也是以巴衝突的前線。在2000至2005年的「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Second Intifada)時,卡爾基亞不僅陷入封鎖斷炊,動物園內甚至成為以色列軍隊砲擊、鎮壓巴人的戰場,園內的動物不僅死於飢餓與疾病,精神壓力、流彈、砲擊、甚至是鄰近催淚瓦斯所造成的動物窒息,也都讓大批動物因此死去。

然而這些死去的動物,卻被園內的唯一獸醫哈德爾(Sami Khader)所留下,並以自學「土砲」的方式製成了粗糙——甚至是模樣駭人的動物標本。 但在這些貌似恐怖的「動物木乃伊」背後,哈德爾醫生卻有自己心酸的堅持:因為在物力維艱的狀況下,他仍希望能盡到動物園教育巴人兒童的基本任務,並在己力所及的範圍內,紀念衝突中這些受盡折磨而死去的動物朋友。


 

【2016.08.25 哥倫比亞】

52年血戰落幕:哥倫比亞政府、FARC完成和平協議

FARC的巡邏部隊。 圖/美聯社
FARC的巡邏部隊。 圖/美聯社

52年血戰落幕:哥倫比亞政府、FARC完成和平協議。

2016年8月24日,哥倫比亞政府與左派游擊隊「哥倫比亞革命軍-人民軍」(FARC)於古巴的哈瓦那完成了和平協議的最終談判簽署,為雙方長達52年的血戰衝突畫下了「最理想的句點」。目前這份協議將交由哥倫比亞人民於10月2日的公投決定,但之中關於FACR戰爭罪究責與死難者求償、轉型正義委員會等問題,卻仍讓和平協議上的簽名留下了矛盾的痕跡。

戰爭結束了!

在古巴與挪威特使的見證下,哥倫比亞政府與FARC的談判代表,終於在哈瓦那完成了和平協議的簽署,雙方除了針對FARC的解編與解除武裝達成了共識,政府方也同意了FARC的訴求,包括:強化土地分配與改革、增加農村發展與滅貧計畫、擔保FARC代表於議會的保證席次與政黨參證權、承諾自首減刑計劃與解甲武裝再社會化培訓...等等。

於1964年成立的FARC,是拉丁美洲最具歷史、同時也是最具爭議的馬克斯主義游擊隊。在冷戰期間,訴求革命的他們在蘇聯與古巴的支持下,持續與立場右傾、偏向美國與富人的哥倫比亞政府作對。然而在長達52年的漫長「鬥爭」中,FARC所使用的恐怖攻擊、滅村、暗殺、綁架手段,也與政府軍的報復反擊相互交錯,讓哥倫比亞付出了22萬人死難、700萬人流離失所的慘痛血債。

然而自從冷戰結束之後,國際局勢的改變也讓FARC頓失國際支援。為了補充軍力,FARC才更積極的涉入毒品栽種、生產,以及擄人勒贖的活動。但這樣的調整,不僅讓FARC形象大傷,同時也誘使美國更積極地軍援哥國政府,並在90年代末期開啟一波血腥的肅清行動,大批FARC的「指揮官」因此陣亡,組織元氣大傷——但正因形勢的不可逆轉,也才促使FARC重回談判桌,並在古巴、挪威的從中牽線下,耗費了4年才終於完成和平談判。

哥國政府表示,這項歷經4年談判的和平協定,將於今年10月2日送交全民公投,若是過關,FARC則將於聯合國從旁監管下,於180天內全面解除武裝。

根據哥倫比亞《國家報》(El Pais)的報導,目前哥國主流民意大多對協議的簽署表示期待,但包括前總統帕斯特拉納(Andrés Pastrana Arango)與烏里韋(Álvaro Uribe Vélez)卻都公開「反對協議」。

在任內曾發動大規模清剿,但同時也曾與FARC發起過破裂談判的烏里韋總統,就強烈抨擊現任政府「與恐怖份子談條件」的作法,要如何對無數死難者交代?並揚言將動員在野黨於10月的公投「封殺協議」。

根據定案的談判結果,哥倫比亞政府軍將對FARC祭出「特別條例」,只要FARC成員對於戰爭罪,殺人、綁架等罪名「主動認罪」,刑責輕者可以改服「社會服務」免入獄,刑責重者的最低刑期也只有8年,並可獲得「特殊條款」確保一定程度的人身自由;然而若是超過認罪期間,或不認罪但卻被證明犯罪事實者,則將受到20年以上的加倍重刑。

此外,為了推動和解進程,哥倫比亞也將成立轉型正義委員會,其目的則是還原衝突中的受害者真相,並負責失蹤受難者的下落追蹤、遺族賠償與犯罪責任釐清等任務。

與此同時,FARC也同意在解除武裝的同時,摧毀並轉型控制區內的毒品經濟,並在政府承諾「加強貧苦農村救濟與發展輔助」的前提下,配合當局對於毒品產業的取締與農民轉型。

今天紀念著一場結束的開始,關於戰爭的痛苦、哀慟與悲劇,都將自此終結。

現任總統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表示,接下來除了受難歷史的追訴之外,當局也會積極協助FARC麾下數千名武裝部隊回歸社會,而國家傷口的癒合,也將是哥倫比亞所有人未來的首要任務。


 

【2016.08.24 土耳其】

跨越邊境:土耳其軍隊攻入北敘利亞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跨越邊境:土耳其軍隊攻入北敘利亞。

為了驅逐ISIS在敘利亞北部的最後據點,並阻止庫德族部隊佔領土敘的邊境走廊,土耳其軍隊在當地時間8月24日凌晨跨越國界,對敘北邊境城鎮賈拉布魯斯(Jarablus)發動總攻。根據土耳其媒體報導,大批土軍坦克已協同特種部隊開入敘利亞,而由美國所率領的聯軍也持續發動策應空襲,希望在最短時間內深入掃蕩、淨空土-敘邊境的ISIS勢力。

在土耳其攻入敘利亞的同時,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也於周三飛抵土耳其訪問。拜登的來訪,也是土耳其715政變之後,美方來訪的最高層級代表,但在政變之後的現在,土-美關係也因土耳其政府的大規模肅清,以及對政變嫌疑者——旅美多年的教士葛蘭(Fethullah Gulen)的逮捕、引渡問題而陷入尷尬。因此,拜登會否公開支持土軍越境敘利亞的軍事行動,也就備受國際社會所關注。

根據《半島電視台》的報導,在土耳其軍隊發起侵攻之後,近千名阿拉伯裔的敘利亞反抗軍也從土耳其境內出發,向賈拉布魯斯與敘利亞北部挺進。假若攻勢進行順利,那麼敘利亞反抗軍或有機會朝東方的阿勒頗(Aleppo)挺進,並與西側來自伊德利卜(Idlib)形成呼應、以求解除遭受政府軍包圍的阿勒頗東城反抗區。

土耳其軍方表示,這次任務的目的除了掃蕩ISIS在邊境的殘黨之外,攻擊針對的目標亦包括「敵對勢力」,整體任務僅求「連根拔起」而不對任務期限提出時間表。

在過去一周內,土耳其對敘利亞邊境大規模增兵,但在轟炸ISIS據點的同時,土軍的砲火也同樣落在同為反抗聯盟的「敘利亞庫德武裝組織」(YPG)陣地。

作為北敘最強悍部隊之一的YPG,曾在年初的科巴尼戰役(Siege of Kobanî)中表現亮眼,並受到美軍的軍事支援而持續在土-敘邊境地區,與ISIS部隊作戰;但在土耳其官方的認定中,YPG卻被視作為「庫德工人黨」(PKK)的外圍組織,在土耳其-庫德衝突於這一年內失控的當下,YPG也就被土國政府視作敵意威脅。因此,即便儘管兩方都與ISIS作戰、也都與美軍同盟,但彼此間的衝突與砲火卻始終不曾停歇。

土耳其自從去年11月於邊境地區擊落俄軍戰機之後,就未曾再對敘利亞境內發起空襲;但在去年2月份,土軍曾閃電攻進敘利亞北部,並在無衝突的狀況下緊急撤走土耳其歷史人物——蘇萊曼沙阿(Suleyman Shah,鄂圖曼土耳其的創始者奧斯曼一世的父親)——的陵墓遺體。


 

【2016.08.24 義大利】

18歲的成年禮物:義大利發行「青年文化消費券」

青年文化消費券,也可用於世界遺產與國家公園的入產費。圖為龐貝城遺跡。 圖/路透社
青年文化消費券,也可用於世界遺產與國家公園的入產費。圖為龐貝城遺跡。 圖/路透社

18歲的成年禮物:義大利發行「青年文化消費券」。

18歲的成年禮,你想得到怎樣的祝福?義大利政府正式宣布,自今年9月15日開始將對境內剛滿18歲的青年國民,發放500歐元的「文化消費券」(折合新台幣1萬8千元)。這些消費券將透過app網路發放,並可用於購書、博物館入場費、劇場演出、音樂會...等各式各樣的藝文活動。義大利政府表示,這項政策將斥資2億9千萬歐元,但若能協助養成年輕族群的文化認識與認同,那麼這筆預算「非常划算!」

文化消費的重要性不僅只有豐富自我,同時也是強化社會結構的重要要素。

負責主導計畫的義大利內閣政務次官納尼奇尼(Tommaso Nannicini)對義大利《郵報》表示,自從去年年底確定施行方向後,「青年文化消費券」的計畫也將自今年9月15日開始施行,在計畫有效期限(2017年12月31日)內,義大利國民、或持歐盟護照的義大利居留人士,只要在當年剛好18歲,就能透過網路申請這總值500元消費計畫。

根據負責單位的說明,這次的「青年文化消費券」將透過網路參與,使用者必須先在政府官網上下載「18app」,註冊認證後則可以列印、或使用行動載具即時兌換這500歐元的消費額度。而與一般的禮券型式不同,這次的青年文化消費券不僅能用於購買實體書籍或相關文化商品,也能用於博物館、世界遺產參觀、音樂會、舞蹈演出、劇場表演...等藝文活動的入場券使用。

這項政策希望能對青年族群傳達一個明確的訊息,提醒他們屬於的這個社會群體,對他們的成年充滿祝福與期待。

義大利政府估計,這項政策至少將讓57萬人因此受惠,而除了有望提升文化產業的整體消費、養成青年族群對於藝文活動的參與頻率之外,義大利政府亦希望藉由鼓勵藝文參與的作法,提升整體國民——特別是青年族群——對於國家文化的整體認同度。

對於即將成年的孩子們來說,這是一個大好機會。透過這項政策也能鼓勵他們了解作為義大利人的意義——他們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並將成為這全世界最偉大文化遺產的繼承者。

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就認為,鼓勵年輕族群的藝文參與,或也將型塑新一代義大利人的國族認同與文化信心,因此類似的鼓勵計畫也將以「投資未來」的角度持續進行。

然而右翼的反對黨卻對左翼倫齊政府的藝文消費券一事不以為然,指責這只是「中左派政黨意圖為選舉預備的政策買票」。不過根據《安莎社》的報導,義大利國內的年輕族群對於此一政策大多抱持著正面的態度,畢竟在目前的低迷景氣之下,能有額外的消費補助多少也能成為青年困境的生活調劑。

受困於歐債問題與經濟危機,義大利25歲以下的青年失業率目前仍維持在3成7左右,在歐盟各國僅次於希臘(50.4%)與西班牙(43.9%)。


 

【2016.08.23 菲律賓】

馬可仕的喪葬戰爭,第二回合:最高法院介入,暫凍杜特蒂命令

1986年2月25日,馬可仕(左)與一族眾在馬拉坎南宮對反政府示威群眾發表強硬談...
1986年2月25日,馬可仕(左)與一族眾在馬拉坎南宮對反政府示威群眾發表強硬談話,但幾小時後他就宣布辭職、流亡美國,直到1989年病逝於夏威夷。 圖/美聯社

馬可仕的喪葬戰爭,第二回合:最高法院介入,暫凍杜特蒂命令。

前菲律賓獨裁者馬可仕的下葬風波,周二迎來次回合的高潮:在民運人士與受難者團體的緊急動員下,菲律賓最高法院23日下午宣佈接受請願,即日起至9月12日為止——包括總統杜特蒂在內——所有對馬可仕遺體的安葬命令都將凍結20天,以待最高法院裁示究竟讓馬可仕入土菲律賓國軍英雄公墓一案是否合法。

前菲律賓總統馬可仕,在1965至1986年間以總統的身份統治菲律賓,但其任內對異議人士的迫害與裙帶資本主義的貪腐橫行,卻激起了菲律賓民眾的憤怒,並在1988年引發了「人民力量革命」迫使馬可仕流亡海外,於1989客死異鄉、病逝於夏威夷的流亡地。

馬可仕死後,其遺孀伊美黛與遺族也積極地向菲律賓政府私下協商,希望能讓馬可仕的遺體回鄉安葬。最終,在菲律賓總統羅慕斯任內,雙方才達成協議,在不鋪張、不入官方公墓的默契下,馬可仕的靈柩才於1992移靈回呂宋島北部的故鄉巴塔克。

但回到故鄉後,伊美黛卻堅持:考量馬可仕在二戰期間的英勇抗日,菲律賓政府應准許其安葬入菲律賓國家英雄公墓。但這樣的請求始終未曾被菲律賓政府所核准,「不入英雄公墓就不下葬」的馬可仕遺體,也就在防腐處理後一直安置在巴塔克的老家,供仰慕者瞻仰遺容。

不過在與馬可仕一族頗有私交的杜特蒂總統於今年6月上台後,菲律賓政府也調整態度,馬拉坎南宮(菲律賓總統府)更在8月初表示「馬可仕入祀英雄公墓合情合理」,並由杜特蒂本人親自下令,要求國防部盡速安排馬可仕下葬英雄公墓——消息一出,菲律賓舉國譁然。

對於受到馬可仕迫害的數萬個受難家庭來說,杜特蒂總統的命令無疑是在傷口上灑鹽,相關民運團體亦指控當局違反了「共和國法第10368號法案」,在安葬馬可仕的議題上,傷害了轉型正義的進程與受難者遺族的情感。於是,近兩周來,菲律賓各地也陸續出現了團體串連,並在8月15日緊急向菲律賓最高發願呈交請願,要求司法當局阻止杜特蒂總統的馬可仕安葬命令。

受難者團體認為,讓馬可仕入祀英雄公墓的作法,除了違背轉型正義與受難者賠償的原則之外,馬可仕身為獨裁者的歷史作為,亦不符合菲律賓「共和國法案第289號」對於國家英雄公墓「為國家楷模、彰示英烈遺風」的設立宗旨,於情、於理、於法,都不應讓馬可仕進入國家公墓。

對此,菲律賓最高法院也決定受理此案,並在8月23日下午緊急發出凍結決定,對馬可仕的安葬與移靈下達了20天的暫緩令。在這20天裡,菲律賓最高法院將廣徵法律建議,並在8月31日舉辦辯論公聽會,以決定杜特蒂總統之於馬可仕的命令是否與合宜無虞。

目前馬拉坎南宮仍未對馬可仕安葬問題提出後續的聲明,但受難者團體卻對最高法院的裁決「大表欣慰」。

另一方面,在等待最高法院裁示的同時,馬可仕的兒子——今年曾參選菲國副總統失利的現任參議員——小馬可仕,也對外表示「希望能在今年的9月18日安葬父親」。馬可仕遺族表示,之所以選在918而不是911(馬可仕生日)或928(馬可仕祭日),是因為想藉由錯開這些日子的機會,折衷選擇另一個「值得讓人紀念、景仰的好日子」。

目前小馬可仕以向當地政府與菲國軍方提出要求,希望能安排21響禮砲的最高軍禮禮節,為停棺27年遲不下葬的馬可仕舉行一個最風光的安葬儀式。

在馬可仕的主政期間,菲律賓曾在在1972年至1981年期間頒布戒嚴令,數萬民運團體、學生運動、反對派領袖因此入獄、被消失、甚至被暗殺。而各種平反與追訴議題,也是菲律賓民主轉型的一大傷口。


 

【2016.08.23 法國】

他回來了!薩科奇再戰法國總統大位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他回來了!薩科奇宣布,再戰法國總統大位。

曾在2007年至2012年間領導法國的前總統薩科奇(Nicolas Sarkozy),周一透過新書的書序,正式宣布投入2017年總統大選。現年61歲的薩科奇,在2012年大選中敗給了左翼社會黨的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後,雖一度退出政壇,但又在2014年強勢回歸,並在幾經盤算之後,力拼成為法蘭西第五共和首位的「回鍋總統」。

我決定參選2017年的總統選舉,因為法國需要我們的全心奉獻。

在周三即將出版的自傳新書《一切為了法蘭西》(“Tout pour la France”)書序裡,薩科奇終於正式表態參戰大選。在2012年大選失利、敗給現任總統歐蘭德之後,這位政治立場右傾的法國前總統曾一度退隱,並在卡達金主的贊助下短暫地擔任私人基金的「顧問」。然而在短暫的蟄伏後,不甘寂寞的薩科奇卻又在2014年再度出山,一手收拾了當時陷入內亂的人民運動聯盟,並於2015年主導政黨重組為如今的右翼大黨「共和黨」,而擔任黨魁至今。

薩科奇表示,目前的法國正處在多重危機的關鍵時刻,包括國土安全、國族認同、經濟衰退、歐盟崩解、政府失序...等重大危機,但目前的的國家領導人不僅無能亦不負責任,讓法蘭西一步步地走向崩潰的深淵,「而我,在我國陷入歷史性為難的同時,也才感受到自己有領導國家前進的義務。」

法國媒體普遍認為,薩科奇的參選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重返政壇以來,薩科奇也不曾掩飾過自己東山再起的意圖——但曾歷經選戰失敗的他,能否度過11月共和黨黨內初選這一關,至今卻不甚明朗。

《法新社》指出,目潛中間遍右的選民陣營裡,共和黨內除了薩科奇之外,前總理居貝(Alain Juppé)才是問鼎大位的頭號熱門。這位71歲的右派大老曾在1995-97年間,擔任前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政府的總理,在薩克奇政府也曾入主過國防部長、外交部長等重要職位。

根據法國民調機構Elabe的最新數據,在法國中右翼選民中,居貝取得了超過74%的整體認可度,是共和黨黨內目前聲望最高的政治明星;反觀前總統薩科奇,儘管其民調與聲勢穩定攀升,但認可度方面卻僅有57%,與居貝之間仍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薩科奇表示,自己的優勢是「執行的魄力」,並將政策方針壓在了國土安全與改革的口號之上。他一方面攻擊歐蘭德政府的優柔寡斷,讓法國於恐攻、移民威脅下舉步維艱;一方面卻又暗示居貝71歲的「高齡」或許並不適合在未來五年裡,領導危機中的法國。

但薩科奇最大的敵人,就是他自己。

民調機構Ifop的主任傅克(Jerome Fourquet)對《金融時報》表示:雖然歐蘭德目前15%的低迷聲望,讓薩科奇的口誅筆伐有機可乘,但對於眼下的法國亂局,薩科奇在總統任內卻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例如薩科奇目前主打的國土保安與反恐政策,就與他過去精簡警察人力、大砍情報預算的作為相互矛盾。此外,作為曾經的執政者,薩科奇的種種政績似乎也不足以信服法國民眾,給予他「第二次機會」。

《法新社》認為,薩科奇退出政壇的兩年真空,已大大減弱他在政黨裡的號召實力。而回歸之後,薩科奇接連爆出來的政治獻金醜聞、關說酬庸與施壓司法單位等訴訟醜聞,亦持續地打擊著他身為黨魁的個人聲望。

法國總統大選的首輪投票將於2017年4月份開跑,若沒有候選人能取得過半票數,則將在5月份進行第二輪投票,從得票最高的兩位候選人中選出下一任法國的國家領導人。目前薩克奇陣營已宣布將於本周內辭去共和黨黨魁的職位,以全心投入11月的黨內初選;而執政的社會黨方面,由於歐蘭德政府的支持度已跌到15%,黨內也陷入嚴重的路線分裂,因此社會黨也在6月份通過決議「開放初選」,歐蘭德能否取得參選資格,至今仍有相當大的變數。

法國《世界報》表示,在左翼大黨社會黨與右翼大黨共和黨皆陷入初選鬥爭的同時,極右派的民族陣線或許才是最為「團結」的一方。在屢遭下恐攻與難民問題依舊的狀況,由勒龐(Marie Le Pen)所領導的民族陣線,持續上揚的民調也因而獲益。法國媒體認為,勒龐或許很有機會再2017年大選中殺入第二輪投票,但其極端的政見屆時也將誘發「左右團結」而再一次封殺民族陣線的執政機會。

另一方面,《一切為了法蘭西》也是薩科奇近半年內出版的第二本新書。今年一月份,他就曾出版回憶自傳《一生法蘭西》(”La France pour la Vie”),其密集的出版,也被法國媒體認為是「為選戰熱身的公關宣傳」。


 

【2016.08.22 巴西】

奧運閉幕式,安倍瑪利歐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奧運閉幕式,安倍瑪利歐。

2016年里約奧運終於順利落幕,接下下一屆2020奧運主辦大任的東京,也在閉幕典禮中使出深厚的文化能量,在短短十數分鐘的接棒表演中,不僅融合了東京的傳統與現代文化,各種來自動漫的角色——大空翼、Hello Kitty、哆啦A夢——也都聯手現身,其中,化身為電玩角色「超級瑪利歐」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穿越地心、從水管中現身舞台的瞬間,更是引爆了全場的氣氛,並透過一席特色裝扮成為了閉幕舞台上的超級焦點。

日本奧委會表示,2020年的東京奧運不僅只是一座城市的曝光,也希望透過機會軟實力的宣傳,讓全世界更了解日本的現代文化,因此出道30多年、作為全世界最熱賣的電動遊戲的瑪利歐,才會被選為閉幕宣傳的代表角色。

而安倍從水管裡現身的畫面,不僅轟動國際,日本國內網友也給予「總理大臣Cosplay」、「安倍瑪利歐讓我嘴角失守」等好評;部分毒舌的網友,甚至挖苦了同樣出席閉幕是城市接棒、但卻因參選東京都知事而與安倍鬧僵的小池百合子,「枉費她難得穿上了昂貴的和服,沒想到卻遇上了下雨,以及搶光風頭的安倍瑪利歐!」

不過安倍的華麗現身,也不是每個人都笑得開懷,例如活躍於媒體的知名體育評論人玉木正之,就認為安倍首相踰越了政治與體育的分際,「奧運的『主力選手』,不應該由首相擔任。」


 

【2016.08.22 土耳其】

伊斯坦堡,在另一個跨性別者被虐殺之後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伊斯坦堡,在另一個跨性別者被虐殺之後...。

著名的土耳其跨性別運動者漢黛.卡迪爾(Hander Kader),本月月初被發現於伊斯坦堡市區遭到殘忍謀殺,但至今當局的調查進展仍然掛零。為了悼念逝去的夥伴卡迪爾以及替土耳其LGBTQ族群日漸受限的社會空間而發聲,周日的伊斯坦堡也出現了200多名運動者,在街頭上誓言:「不找到謀殺卡迪爾的兇手,我們的奮鬥誓不罷休。」

得年22歲的卡迪爾是土耳其跨性別維權運動中的著名人物,在過去各項抗爭與請願中,卡迪爾總是無役不與。其中,在2015年6月份的伊斯坦堡同志大遊行中,伊斯坦堡市府曾以「遊行者偷渡反政府示威」、「行為擾亂齋戒月安寧」等理由,下令鎮暴警察封鎖市區中心的塔克西姆廣場,並對LGBTQ遊行團體使用水砲車、催淚彈與橡膠子彈強制驅離——當時,站在第一線與警方對抗的卡迪爾不僅拒絕撤退,她對在場眾記者的吶喊呼籲,更使她一戰成名:

你們拍下了照片,但卻總沒有刊登——然後,沒有人能聽見我們的悲鳴。

之後的卡迪爾雖然成為運動的旗幟人物之一,但生活的困境卻未因此獲得改善。在土耳其,政府對於社會性別(gender)的變更登記,不僅需要長時間的性向評估程序,申請者亦得先完成變性手術、摘除性器官後,方得申請變更(與台灣同);然而,變性手術的費用高昂、醫療風險也高,在土耳其也沒有足夠的醫生願意或具資格來主刀這樣複雜的轉換手術,再加上官方評估的程序冗長,性別變更平均的申請時間多得耗時5至6年以上,但與此同時申請人卻得在認同矛盾與社會排斥中,尋求足夠的經濟援助來維生與支持手術,因此不少人也選擇了性產業——卡迪爾亦是其中之一。

卡迪爾生前的最後露面,是在深夜搭上客人的汽車。之後,警方才在8月8日於伊斯坦堡北邊高級住宅社區的一處樹林裡,找到已成為焦屍的卡迪爾。由於卡迪爾在再生前遭到了嚴重傷害,因此當局第一時間也無法辨識身份,直到卡迪爾的室友追查到了殯儀館主動認屍後,卡迪爾遇害的消息才被證實。

雖然土耳其對於性產業有其制度規範,並設有性產業特區,但近年各地方政府多透過停發性工作證照的方式緩步廢娼,同時土耳其法律亦禁止男性申請性工作證照,種種限制對於產業內跨性別者並不友善,如同卡迪爾等只得遊走於人身風險邊緣。

卡迪爾的死,引發了土耳其LGBTQ社群的強烈悲慟,並號召在8月21日於伊斯坦堡街頭發起遊行。超過200人的隊伍,高舉著「還給卡迪爾一個公道」的標語,並喊著:

跨性別女性的生命,與順性別女性一樣重要!

根據《半島電視台》的現場訪問,現場的參與者對於土耳其當局的消極緝凶相當不滿,同時也對土耳其主流社會的靜默感到沮喪。受訪者表示,卡迪爾的死與去年的土耳其女大生亞斯蘭(Ozgecan Aslan)謀殺焚屍案如出一轍(遭受性侵並被殺害、焚屍),可當時全土耳其不僅齊聲悲慟,各地更有數萬民眾上街為女性發聲。兩相比較之下,卡迪爾的身後事卻未能激起土耳其社會主流的回應,亦顯示了LGBTQ社群在土耳其的邊緣化處境。

根據「歐洲跨性別組織」(Transgener Europe)在今年3月份所公佈的報告,在2008年1月至2015年12月的調查期間,土耳其境內共有41名跨性別或多元性別認同者遭到謀殺,這一數字也讓土國成為全歐洲對於跨性別者最危險的不友善國度。

相關團體表示,雖然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於1858年宣布同性戀行為除罪化之後,土耳其至今並未針對LGBTQ社群有所法律限制,但保守的社會氣氛仍難接受多元性別認同者。近年來,土耳其的政界與社會民氣逐漸走向保守與兩極化,LGBTQ社群更是對此強烈有感。以每年一度的伊斯坦堡同志大遊行為例,在2015年與警察鎮壓之後,當局更以「安全因素」為由禁止了2016年的活動申請,讓這曾是穆斯林世界最大規模的平權活動,連續兩年以「遺憾」氣氛告終。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2019歐洲議會大選,英國「脫歐黨」恐成最大贏家? 圖/路透社

2019歐洲議會大選:中間選票裂解,脫歐黨、綠黨與勒龐的強勢崛起

2019/05/27
為了因應「2024巴黎奧運」以及環保政策,巴黎市政府重磅宣布,將改造艾菲爾鐵塔的...

花都2024大改造:巴黎鐵塔「都心禁車」的地景綠計畫

2019/05/26
2019年5月23日,英國兒童繪本作家——茱迪絲.克爾(Judith Kerr)...

鏡頭背後/喝茶老虎與Mog貓的道別:兒童繪本作家茱迪絲.克爾逝世

2019/05/25
在「Power of Line」區,則掛上了17公尺長、高4公尺的浮世繪《新富座...

從浮世繪到《海賊王》:登上大英博物館的「日本漫畫展」

2019/05/25
「沒能在我任內實踐脫歐的承諾,我感到很遺憾。」2019年5月24日上午10點,英...

英國首相正式請辭:梅伊屈服保守黨逼宮,確定6月7日下台

2019/05/24
圖為5月22日當天的排隊照片,在喜馬拉雅山的聖母峰攻頂隊伍中,短短24小時就傳出...

聖母峰的「巔峰塞車」:登山客搶攻頂堵山路,3人衰竭死

2019/05/2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