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過去24小時/國際鏡頭一周間(0808 - 0812)

2016/08/12 轉角24小時

 

【2016.08.12 以色列】

挑戰星期天:以色列的勞工休假之爭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挑戰星期天:以色列的勞工休假之爭。

你知道以色列星期日「原本」不放假嗎?以猶太教為國家信仰的以色列,雖然也施行周休二日,但周末例假卻是以「安息日」為準,在周五、六放假。但近年來,以色列國內勞工過勞問題日趨嚴重,同時安息日的宗教戒律也限制了以色列人的周末生活。於是爭論多年後,以色列國會也將通過全新的「周日休假條例」,並毫不意外地掀起另一波「競爭力」論戰。

以色列人工作得太勤奮、也太過度了。

極左政黨「共同名單」(Joint List)在國會辯論中表示。雖然以色列一向給人「勤奮、有效率」的形象,但現實中卻同樣面臨著高物價、超時工作...等現代壓力。然而,在勞工的工作強度日漸增加之餘,以色列的原先所施行的周休二日,卻因宗教問題,於近年來不斷引發各界對於「休假」目的的爭論。

為了符合摩西十誡所留下的「安息日」(Shabbat)規定,施行五天工作制的以色列也將每周的例假訂在了星期五-六。但由於安息日的守戒要求,從週五黃昏至周六日落之間,以色列境內的所有商業活動都將停止。也因為安息日的營業限制,通常以色列人也都趁周五白天洽公、採買,已準備安息日來臨之後的一片寂靜,之後到了周六夜間,大街小巷才會重返活力,現代社會的各種休憩、娛樂活動才會開始,民眾之間也才有「放鬆」的氣氛。

安息日後的短暫放鬆,也成為了以色列勞工迎接「星期天憂鬱」的唯一處方。但比起其他國家的悠閒氣氛,因信仰傳統而被「切割」的以色列周末卻多了一分急促感,休憩時間的侷促,亦影響了娛樂產業與民間消費的發展彈性。為此,近年以色列的左翼政黨也積極遊說,希望能增加例假日的時數,除增加勞工福利外,亦有促進內需、提振勞動士氣的目的。

起草這波休假方案的中間派政黨「全民黨」(Kulanu),原本希望能增加12天的「周日例休」,讓以色列勞工每個月至少能享有一次「周休三日」的周日休機會。這一方案雖然得到了以色列政府的支持,但官方卻擔心「一口氣休太多假」,會對以色列經濟造成過大的衝擊,因此打了「對折」,並將「六天周日休息方案」呈交往國會準備三讀。

多休假的方案成本太高了!

根據以色列《國土報》的報導,這波休假新制已得到國會朝野各黨的共識,但增加休假的意圖,卻引發工商界的分歧:像是觀光與零售等服務業,皆對於增加例休所帶動的消費商機感到樂觀;但製造業方面卻以製造業公會為主,對增加休假大表反彈,並稱「多休六天將對製造業者徒增20億美金的成本」,以色列GDP產值更將因此衰退1%以上。

根據OECD的統計,以色列目每周43小時的平均工時,雖然不是全球最慘,但仍比先進國家的40小時均值超出一截;但這樣的高工時卻不等於高效率,在OECD的35個經濟體中,以色列的平均工時產值僅勉強超過葡萄牙、希臘,而落在了倒數第三的位置,如何提升平均勞動效率,也成為以色列經濟的頭號難題。

支持增加休假的以色列總工會(Histadrut)表示,增加休假或將減低勞工壓力,並在更合理的休息之後,提升單位的產出效率;但製造業公會卻反擊,認為增加的休假成本勢必將轉嫁回人事調整,雇主或勞工都不見得能得到好處。

目前休假方案仍在國會等待三讀,預計最快明年就會上路。以色列政府表示,若是周日休假的成效顯著,未來以可能增加12天周日休假,或者研擬全面周休三日的可能性。


 

【2016.08.11 敘利亞】

渴殺阿勒頗:圍城戰中,無人相信的人道停火

渴殺阿勒頗。 圖/美聯社
渴殺阿勒頗。 圖/美聯社

渴殺阿勒頗:圍城戰中,無人相信的人道停火。

反抗軍在敘利亞的最後一個城市據點——北方大城阿勒頗(Aleppo)——自7月就陷入慘烈的圍城巷戰,目前城中前線不僅缺乏糧食、藥物,5年內戰殘存的電力、供水系統亦遭轟炸而癱瘓,不僅困守城區的25萬平民生存堪憂,整個大區近200萬人的生活亦陷危難。為此,負責調停的聯合國也呼籲各方,應在人道考量下「每周停火48小時」,但參與政府軍空襲的俄羅斯軍隊卻在10日提出了自己的安排——停火,每天最多3小時。

為了確保通往阿勒頗的運補隊安全,我們也將開通人道窗口:從周四開始,每天1000至1300之間,此區所有的作戰任務、空襲、砲擊都將暫停。

為了回應國際對於阿勒頗戰役的人道疑慮,俄軍參謀總部10日宣布了最新的停火與人道救援政策。然而俄軍片面的政策宣布,反遭到了聯合國的抗議——因為俄軍所推出「每日3小時停火」,與聯合國於9日所提出的「每周休戰48小時」差異過大;同時聯合國運補車隊所要求的「兩條中立救援廊道」,俄軍方面也只願意擔保一條運補路線。

當我們只有三小時的空間,我們到底能援助些甚麼?

負責敘利亞人道救援的聯合國高級專員歐布萊恩(Stephen O’Brien)表示,每日3小時的停火承諾,根本不足以派遣車隊深入圍城中心,杯水車薪不僅無法協助前線的受困平民,緊湊的救援時間與通道,甚至不能保證運補車隊的任務安全。

在5年的內戰之後,敘利亞曾經的金融重鎮——阿勒頗——雖然已是反抗軍的最後城市據點,但城中除了東城區之外,都已遭敘利亞政府軍「收復」而成包圍之姿。自7月底開始,政府部隊在俄國空軍的協助之下,開始往東城區收縮包圍網,總攻的號角也引發外地反抗軍的回擊,一方試圖包圍絞殺、一方試圖突破封鎖,阿勒頗也因此重現人間煉獄。

參與空襲的俄軍部隊。 圖/歐新社
參與空襲的俄軍部隊。 圖/歐新社

反抗軍的坦克正試圖打通阿勒頗東城區的包圍網。 圖/路透社
反抗軍的坦克正試圖打通阿勒頗東城區的包圍網。 圖/路透社

雖然來自西方伊德利卜省(Idlib)的反抗軍聯合部隊,宣稱已在本周打通了圍城的缺口,但反抗軍卻無力抵抗俄軍與政府軍的空襲反擊,因此就算反抗軍殺出了一條血路,城內外往來的補給交通卻仍舊癱瘓。

敘利亞官方表示,為了增加猛攻力量,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ahr al-Assad)已於本周下令增援,調度萬餘部隊北上,並加強對阿勒頗戰區的轟炸任務。根據《法新社》駐阿勒頗前線的特派員表示,遭圍困的東城區中已有「迎來圍城決戰」的悲觀預期,假若聯合國與國際強權之間未能達成具體的停火決議,那麼阿勒頗戰役很快就將迎來又一幕巷弄間的血流成河。

兩個星期之前,4名新生兒在掙扎中窒息而死,因為轟炸切斷了電力、也切斷了保溫箱裡的氧氣供應。他們為了呼吸而掙扎,但這些生命卻在真正開始之前就結束了。

面對持續的無差別攻擊,阿勒頗圍城區內,僅存的29名前線醫生也於10日發出公開聯署,向美國總統歐巴馬喊話,要求國際聯軍於阿勒頗發動「禁航區」。

這些醫生表示,截至目前為止,敘利亞政府軍已對醫院、急救中心等受國際法保護的中立醫護點,發起過42次攻擊。假若國際社會無力阻止,依照目前空襲的「效率」,阿勒頗的所有醫護人員也將在一個月內「盡數死盡」。

世界正在袖手旁觀,除了一再嚷嚷著敘利亞的情勢「有多麼複雜」,對於保護我們(醫護人員與平民)卻毫不在意.....。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2016.08.10 印度】

比絕食還苦的抗爭路:結束16年的絕食抗爭,曼尼普爾邦「鐵娘子」何去何從?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比絕食還苦的抗爭路:結束16年的絕食抗爭,曼尼普爾邦「鐵娘子」何去何從?

全世界堅持最久的絕食抗爭者,莎米拉(Irom Sharmila),印度時間8月9日下午4點50分,於法庭外淺嚐了一口蜂蜜,正式結束了自己長達16年的絕食抗爭。莎米拉表示,自己仍反對印度政府在故鄉曼尼普爾邦所施行58年的戒嚴制度「武裝部隊特別權力法」(AFSPA),但莎米拉斷然結束絕食抗爭的決定,卻遭遇到昔日支持者、運動同志、甚至是自己親人的強烈反對,並指責曼尼普爾邦的「鐵娘子」已背棄了故鄉的苦痛與抵抗初衷。

※前情提要甚麼是AFSPA?莎米拉為何要絕食?她的故鄉曼尼普爾怎麼了?(7月27日)

我之所以在今天結束禁食,是因為我想尋求力量,我想要足夠的權力去撤銷施行在曼尼普爾邦的AFSPA,我想要成為曼尼普爾邦的首席部長,因為這樣才有機會去完遂這個使命。

當地時間8月9日下午4點50分,步出法庭後、重獲自由的莎米拉在眾人的見證之下,從監護醫師的手中接過了一小罐蜂蜜,並用手指淺嚐一小口,示意自己正式結束了長達16年的禁食抗爭。

由於印度法律至今仍定有「自殺罪」,莎米拉的絕食抗爭因此也被視為「自殺未遂」而觸法,過去16年裡才一直被監禁於醫院,並被當局強制裝上鼻胃管長期灌食——而這口蜂蜜,則是莎米拉16年以來,第一次自主進食。

莎米拉表示,在16年的和平抗爭後,始終未得到官方回應的她,已不再相信絕食的行動能動搖政府對於AFSPA的態度,因此她才決定結束絕食、走出監禁,以參與選舉的方式尋求體制內改革的機會。在過去58年裡,印度官方一直以東北叛亂為由,以AFSPA賦予軍隊與民兵「不受司法監管的權力」,各種濫殺、虐囚的懲兇暴行,也成為曼尼普爾民怨沸騰的主因。

目前莎米拉暫定將以獨立候選人的身分,參與明年年初的議會選舉。但在正式從政之前,關於運動的政治角力,就已讓重返自由的莎米拉陷入重重壓力。

昔日的抗爭盟友認為,莎米拉為了參選而片面終止絕食,等同否定過去16年來,各方團體...
昔日的抗爭盟友認為,莎米拉為了參選而片面終止絕食,等同否定過去16年來,各方團體為了反對AFSPA所累積的種種努力...。 圖/美聯社

女性持炬者認為,莎米拉為了參選而片面終止絕食,等同否定過去16年來,各方團體為了反對AFSPA所累積的種種努力;但昔日同志的反目,仍無法改變莎米拉的決定:

我並不是什麼抗爭女神,我只是個凡人,我也希望我被眾人視作凡人......但有些人希望總能見到插著鼻胃管的我,並希望能維持著我作為他們反抗運動的象徵——但這個象徵不該有任何情緒,不該有任何感覺。

除了抗爭夥伴,莎米拉的選舉計劃也讓她收到了家鄉曼尼普爾邦,毛派與分離主義游擊隊的死亡威脅。此外,甚至是莎米拉的母親與兄長——至親的家人也都要求她「不要就此放棄絕食抗爭」,並拒絕重新進食的莎米拉「回家」。

雖然莎米拉最初的抗爭,曾受到母親的全心支持,但自從2009年之後,莎米拉的家人就未曾與她見面,其兄長亦於日前發表公開信,除極力呼籲莎米拉「不要放棄之外」,亦將攻擊矛頭指向了莎米拉的未婚夫——自2009年即通信支持她的印裔英國男友庫蒂尼奧(Desmond Coutinho)——「以外力動搖莎米拉的抗爭決心」。

莎米拉表示,自己曾與母親約定過「AFSPA一日不倒,母女二人就終生不見」,因此縱使難過,但她仍會尋求其他的方式來結束AFSPA所帶來的不義。

莎米拉在離開醫院之後,一度要前往監護醫生的住家暫居,但消息一出後,卻遭到當地居民的強力反對而作罷。之後,莎米拉的支持團隊也協調了當地的一所寺院借助,但院方卻以「不願承擔莎米拉的健康風險」為由而拒絕。最終,無奈的莎米拉也只好回到醫院,並在醫護人員的協助下,開始食用流質食物恢復進食。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2016.08.09 法國】

冒犯或分享?巴黎車站的公共實驗:「在我死之前,我想__」

資料圖片:「在我死之前...」計畫,至今已於全世界70多座城市、超過1,000多...
資料圖片:「在我死之前...」計畫,至今已於全世界70多座城市、超過1,000多個公共空間設置展出。 圖/歐新社

冒犯或分享?巴黎車站的公共實驗:「在我死之前,我想__」

在死前,你還有什麼願望嗎?位在巴黎12區的里昂火車站(Paris-Gare de Lyon),上個星期悄悄地立起一塊黑板,並以醒目的文字,邀請過往的旅客寫下自己的人生遺願:「在我死之前,我想要...」(Avant de mourir , je voudrais…)

這座開放給公眾填空的黑板問卷,是著名的美國公共藝術家Candy Chang於2011年所發起的展示實驗,並希望藉由這塊公開的黑板,讓城市中的彼此分享各自的夢想、希望、恐懼與經歷,進而讓人們能重新打破現代生活的人際藩籬,並藉由公共空間的分享力量,提醒眾人:「你並不孤單。」

「在我死之前...」計畫,至今已於全世界70多座城市、超過1,000多個公共空間設置展出,然而上周正式登陸巴黎街頭的這塊看板,公共實驗之餘,卻也挑起了部分巴黎市民對於恐攻與死亡的沉重記憶。

現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我們一踏進車站,總也不可避免地會想到恐怖攻擊.,所以看到這些文字的當下,我確實非常意外......雖然這個計畫,應該是立意良善啦!

根據法國《巴黎人報》發起的街訪,車站黑板上的「遺願問題」,在巴黎市民間也引發分歧,除了在恐攻威脅高漲的氣氛當下,「死亡問題」的藝術實驗顯得有些不合時宜之外,部分民眾也質疑該計畫「莫名其妙」,

要是這種東西放在機場,你OK嗎?

負責聯合策展的法國國鐵(SNCF)表示,「在我死之前...」計劃並不是針對恐攻後的法國氣氛,因為法國國鐵Candy Chang的合作已洽談了兩年多,彼此的設展定案也早於巴黎恐攻之前就已敲定。縱使近1年來,法國社會接連遭受重大攻擊事件,但在評估之後,官方認為「日子還是要過」,因此才決定於8月開始公佈這項展出裝置。

這塊遺願黑板推出之後,也引發巴黎路人與網友的討論,往來經過的路人也陸續地寫下了不同的可愛遺願——像是「在我死之前,我想要嫁給柴克.艾弗隆...」「在我死之前,我想要成為絕地大師...」「在我死之前,我想要世界和平...」。

但在善意的文字之外,藝術黑板上也出現不少針對種族、宗教與政治的仇恨言論。對此,法國國鐵也表示將定期管理「擦黑板」,以確保分享的藝術計劃不致失控。

法國國鐵指出,「在我死之前...」計畫在里昂車站的「測試」將到9月底為止,假如往來行人對於這項活動的反應良好,也不排除在更多車站設置同樣的遺願黑板,以刺激人們回想「對你來說,什麼才是最想做的事。」


 

【2016.08.09 巴基斯坦】

恐攻連環計:巴基斯坦醫院遭自殺攻擊,已知70死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恐攻連環計:巴基斯坦醫院遭自殺攻擊,已知70死。

巴基斯坦西境大城奎達(Quetta),周一下午遭遇嚴重的恐怖攻擊。犯案的恐怖份子先槍殺了一名當地的知名律師,並趁著罹難者親友、同事趕赴醫院奔喪的機會,讓自殺炸彈客混入治喪團中自爆,目前已知造成70人死亡,超過百人重傷。

攻擊發生後,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武裝分支「自由黨人」(Jamaat-ul-Ahrar)也透過管道承認犯案;但同一時間,遠在敘利亞/伊拉克的ISIS總部也透過「官方通訊社」表示是己方策劃的攻擊。不過這項聲稱已被巴國政府打了回票,並認為ISIS於巴基斯坦境內未具備協同攻擊的力量,而將緝凶方向鎖定回了自由黨人。

爆炸案發生之前,由於遭受槍擊的第一名受害者,是當地俾路支省(Balochistan)的法界大老,因此第一時間聚集於醫院之外的弔念者,不僅包括該名律師的親友團,也還有律師界的大批同業、在地顯要、以及新聞記者等前往致意、採訪——這是因為在伊斯蘭信仰中,對於喪葬的禮俗強調「速葬」,自通知死訊、入殮至下葬最常不會超過72小時(甚至有12小時內入土的習俗),因此想要送死者最後一程的親友都會趕在第一時間前往致哀。

然而這樣的喪葬習俗,卻成了恐怖分子「連環計」的攻擊圈套。混入治喪團中的自殺炸彈客,不但「一網打盡」了聚集於醫院太平間之外的律師同業與親友團,爆炸瞬間更透過地方記者的影像直擊,最大程度地震撼了全巴基斯坦。

恐怖份子們先是攻擊了這名律師,因為他們知道受害者無論生死,都會先被送進醫院,而各方關心的親友才會聚集過來......接著,自殺炸彈客就能混入他們之中自爆。

俾路支省的首席部長澤瑞(Sanaullah Zehri)表示,這連續的攻擊事件所顯示的高度協同性,或許指向同一組織所為,但為何鎖定律師團體?其犯行動機並不明朗。目前巴基斯坦軍警已全城戒備,並針對坦承犯行的自由黨人發動全面追緝。

作為巴基斯坦塔利班的武裝分支,自由黨人也曾於今年3月,於巴基斯坦東北大城拉合爾,發動自殺攻擊。當時的自由黨人,趁著城區內的基督徒社群正慶祝復活節的機會,潛入活動公園的兒童遊憩區自爆,並造成幼童、婦孺、長者在內,近70位平民罹難。

奎達爆炸之後,包括巴基斯坦總理夏立夫(Nawaz Sharif)與軍方發言人巴志瓦中將(Asim Bajwa),都聲稱這起攻擊是恐怖組織為了「阻撓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CPEC)」所發起的行動(巴國最重要的外資投資)。官方認為,這些恐怖組織希望影響外資的投資信心,進而打擊巴基斯坦的經濟發展與政府威信。

由於本周日(8月14日)就是巴基斯坦獨立日,因此這回恐攻也讓各地預訂的慶祝活動蒙上一層陰影。


 

【2016.08.08 日本】

天皇發言:未稱退位與否,但擔憂自己「無力維持公務」。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天皇發言:未稱退位與否,但擔憂自己「無力維持公務」。

82歲的日本天皇明仁,當地時間8月8日下午3點,針對近日天皇有意「生前退位」一事,透過錄影的方式向日本國民發表演說。發言中,天皇雖未對「退位」二字提出明確的肯定字句,但卻表示自己已超過80歲,體力明顯衰退的自己,「擔憂難以全心履行象徵天皇的義務」,並對天皇駕崩之後的喪儀問題,提出了希望能從簡、符合新時代的「身後事想法」。

日本宮內廳表示,8日的天皇發言是於前一日下五,於皇居的御所接待室內提前錄影。11分鐘的談話,也於8日下午向全國正式放送。而這一回的談話,也是繼2011年311東日本大地震之後,天皇又一次透過影像廣播向全日本民眾發表意見。

在發言中,明仁首先以終戰與時間為開場,稱已超過80歲的自己,確實受到體力衰退的限制,而對於未來有所思量:

戰後70年的重大時間點已經過去,兩年後,也將迎來平成30年。

現在的我已經超過80歲了,像是體力方面也多次感到力不從心。過去這幾年,我開始回顧我作為天皇的日子,也開始思考要如何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完遂我作為天皇的角色與責任。

天皇表示,目前的日本正高速邁向高齡化社會,同樣年歲漸大的自己,對於能否全心履行天皇的角色與義務,也不免有所擔憂。而要如何帶領皇族走向新時代,並讓皇家的禮俗傳統能與新時代的國民生活接軌、重塑典範,亦成為自己念茲在茲的責任。

言談中,明仁不斷強調作為天皇,所應肩起的「象徵」與典範義務,縱使天皇因並無法理事之後,其相關責任與職責將會由攝政代理,但即便如此,天皇作為天皇的象徵仍將隨其生命延續而繼續。

明仁也表示,當天皇的人生走到盡頭的時候,各種殯、喪哀悼的禮俗,也希望能從簡、並與新時代的國民社會相互接軌。在過去,天皇駕崩之後,各種殯儀的哀悼、儀式都將持續數月、甚至一年,全國社會也因此承受不少影響。但隨著時代的進步與變化,天皇也希望未來這種皇室喪禮的傳統能更為簡化,讓到了生命盡頭的天皇,也能與人民的生活相互「象徵」。

我懇切地希望,國民們能夠理解體諒。

天皇的發言,也被日本各大媒體解讀為「對生前退位一事的強烈暗示」。而日前才出面否認「天皇有意退位」的宮內廳,在天皇發言播出後,由宮內廳長官風岡典之對《產經新聞》表示「從去年就已感受到陛下的心意」,但否認此一心意等同於「退位」,而只是「陛下對於完遂義務的憂慮心情」。

而在天皇談話之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隨後也發表了聲明,指天皇的發言已被政府慎重地聽見了,關於要如何安排,甚至是否是要展開生前退位一事修改《皇室典範》,安倍也表示「將謹慎地思考面對」。


 

【2016.08.08 土耳其】

政變後,土耳其的百萬一心?伊斯坦堡百萬人挺政府大遊行。

藍色的看台上,是發言中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歐新社
藍色的看台上,是發言中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歐新社

政變後,土耳其的百萬一心?伊斯坦堡百萬人挺政府大遊行。

715政變結束後三個星期,伊斯坦堡的延尼卡普港區(Yenikapu)周日下午也舉辦了跨黨派的超大型集會。官方宣稱,這場名為「民主與烈士紀念大遊行」的活動吸引了超過500萬人參與,舞台上也不僅只有總統厄多安親自出席,土耳其的各大反對黨也同樣與會,國難後大和解的團結氣氛,也在此高亢地壓過了政變後大肅清的肅殺之氣。

從今以後,我們會謹慎地檢驗我們背後到底是哪些人——我們會檢驗我們的軍隊、法官,然後糾出那些非我族類者,一舉清掃出門!

周日午後,出席伊斯坦堡大遊行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在百萬名支持民眾前強力表態,並再一次聲稱如果「民眾支持、國會通過」,他當然支持土耳其「恢復死刑,以作為對「叛國者的終極嚴懲」——儘管此舉必將終止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談判進程。

據現場空拍圖顯示,擠爆活動場地的土耳其民眾,總數超過百萬人,若包含周邊擠不進場內的民眾在內,官方更宣稱與會人數的總流量已突破500萬人次(土耳其總人口8,000萬人),是有記錄以來,土耳其境內最大規模的群眾活動。

土耳其政變後的大肅清,至今受影響人數已超過7萬人,遍及範圍從軍方、司法機關、公務單位,一路延伸到了教師與學術體系。近日來,土耳其各地「搜捕」逃亡政變軍的行動也漸告一段落,官方所指控的「主謀」——旅美的75歲教士葛蘭——也已收到土耳其政府對美方所提出的引渡申請。

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歐新社
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歐新社

政變後土耳其激憤的民心雖逐漸穩定,但各種不安與猜疑卻仍瀰漫於社會。因此,土耳其各大城市於7月15日之後,各地由政黨或民眾自主發起的「反政變、挺民主」集會接連不斷,而周日伊斯坦堡的「民主與烈士紀念大遊行」更是之中規模最大者。

與過往的政治集會不同,這場民主與烈士紀念大遊行的主秀,不只有總統厄多安與其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AKP),國會中的主要反對黨——包括主打「世俗主義、政教分離」、由「國父」凱末爾創辦的共和人民黨(CHP),以及極右派強調土耳其民族主義的民族主義行動黨(MHP)——也都派出黨魁出席發言,讓這場活動也成為715政變後,上演「土耳其政黨大和解」的團結舞台。

藉由這次政變也再度證實...政治不應該出現於清真寺、不該出現於法庭、更不該出現於軍營裡頭。

舞台上的CHP黨主席奎里達歐魯表示,CHP支持民主、反對政變,亦支持現階段的清洗與究責調查,但同時他也提醒各界在動盪中,也應謹記、遵從土耳其自共和以來,一路堅持的世俗主義價值。

《金融時報》認為,奎里達歐魯的這番演說,明著說是在回應AKP政府對於葛倫運動的清洗政策,但暗著講則也是對AKP一路以來,信仰結合政治號召的作法提出警告。

然而在團結「挺民主」的同時,這場由土耳其政府總籌的集會,卻獨缺親庫德族政黨——人民民主黨(HDP)的出席。消息表示,這是因為近一年來土耳其政府與庫德工人黨(PKK)於土東戰火再起,而一向同情庫德人自治權力的HDP,也在動亂中被土耳其政府譴責為「PKK同路人」而絕裂。因此,縱使政變後的HDP也於第一時間表達挺政府、反政變的表態,但HDP卻仍遭執政黨排除於各種大和解的造勢場合中。

外界認為,政變失敗後的土耳其民心士氣雖然對AKP的聲望大大有利,但若無法即時穩住各黨派的團結,這短暫的政治紅利恐怕無法持久。因為在政變後,除了緝捕與清洗之外,土耳其東境的庫德動亂與境內ISIS武裝攻擊的事件還持續爆發,土國境內數百萬名敘利亞滯留難民的問題亦仍存在,若當局無法即時恢復正常運作,團結的氣氛或將很快崩解,並延伸成無可彌補的排外與猜忌亂局,讓政變後的土耳其社會進入下一波的立場對立與族群撕裂。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最新文章

中國福建省突發的Delta疫情惡化,截至16日的通報數據已在6天累計確診261例...

福建Delta「兒童破防」?中國莆田惡化的低齡感染危機

2021/09/17
圖/美聯社

體操女王的眼淚:FBI瀆職無視的美國「金牌狼醫」性侵案?

2021/09/16
美國總統拜登宣佈重要政策:美國將輸出「核子潛艇動力技術」,供澳洲升級「潛艇國造」...

核子潛艦技術給澳洲:美英澳「三國同盟」的中國包圍網

2021/09/16
美軍的最高現任將領——63歲的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上將(Mark Mille...

為了阻止「川普開戰中國」?美軍參謀總長的解放軍密電風暴

2021/09/15
以色列北部戒備森嚴的吉爾波監獄(Gilboa)在9月6日發生當地最大規模的6人逃...

以色列越獄風雲:一根湯匙絕地逃生的巴勒斯坦之囚

2021/09/14
圖/歐新社

福建Delta怎麼了?中國「鞋都」莆田市疫情的突爆來襲

2021/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