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土耳其強震後:厄多安的救災,能扭轉20年來最大政治危機嗎?

2023/02/17 陳琬喻

視察地震災區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法新社 
視察地震災區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法新社 

2023年2月6日,土耳其中南部的卡赫拉瑪拉許省(Kahranmaraş)在9個小時內連續發生7.6級和7.7級的淺層地震,超過4萬1千人死亡(截至2月16日的統計,土耳其3萬6,187人、敘利亞5,800人死亡),土耳其國內共約1,300萬人口受到影響。這起百年以來最大強震造成重大傷亡,政府處理災情的反應及救難方式引起民怨、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發言更激發民眾震怒。眼見5月總統及國會大選即將來臨,突如其來的強震,可能將對厄多安及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造成20年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

環境、城市與氣候變遷部部長庫潤(Murat Kurum)表示,截至2月13號為止,政府在地震影響的10個省份內調查了超過30萬棟建築,其中有4.1萬棟建築倒塌或嚴重毀損,而這些建築裡約有超過19萬個住戶。土耳其內政部所屬的天災與緊急情況管理局(AFAD)資料顯示,強震已造成土耳其超過3萬6,187人死亡、8萬人受輕重傷。根據土耳其企業和商業聯合會(TÜRKONFED)的報告,這次地震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840億美金。

由於第一次地震發生時間是當地的清晨,房屋倒塌的消息並沒有馬上傳出,然而在第一次地震中倖存的人們,也沒有想到在短短幾個小時內,會再度發生相同強度的地震。第二次的地震發生後,社群媒體與通訊軟體上隨即出現許多聯絡不上當地親友而心急如焚的消息。隨著災區房屋倒塌的影片傳出,當地媒體也開始馬拉松式地直播報導,整個土耳其的焦點都放在救難與災情上。

從災區的影片可以看到,很多倒塌的建築是爆破式的原地崩塌,哈塔伊(Hatay)機場的跑道和部分城市道路也出現深深的裂痕,阻礙了救援的交通。兩次的強震後還有上百次的餘震,即使是房屋沒有受損的當地民眾,多數也不敢繼續待在原本的家園,紛紛撤離至其他省份。

雖然政府一再把這次的傷亡歸咎於「嚴重天災」,也宣稱這次倒塌的房屋中有98%都是1999年伊茲密特大地震之前興建的老屋。但在這次的天災中,民眾對於政府的災害應變、資源整合協調、災民安置以及災後補助的表現仍打了大大的問號。受到地震影響的區域,是否會影響到原本預計今年五月舉行的總統大選,也是輿論關心的重點。

安塔基亞(Antakya)災民於瓦礫堆中等待奇蹟。 圖/美聯社 
安塔基亞(Antakya)災民於瓦礫堆中等待奇蹟。 圖/美聯社 

厄多安在視察地震災區時擁抱災民。 圖/歐新社 
厄多安在視察地震災區時擁抱災民。 圖/歐新社 

▌政府的救災為何激起人民憤怒?

地震發生兩天後,總統厄多安視察災區時說的這一句話,再次激起原本就不滿政府救災反應慢半拍的民怨:

「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這都是命運的計畫。」

在土耳其,負責救災或急難救助的政府單位是「天災與緊急狀況管理局」(AFAD)。AFAD成立於2009年,主要負責地震、森林大火和水災等災害的救援。這次強震的救難行動中,AFAD也是主要的整合與協調單位。除了AFAD,土耳其目前最大且被民眾信任的非政府組織是成立於2017年的AHBAP。然而在救災初期,也傳出AFAD無法有效整合各地湧入的救援人力與資源,導致如AHBAP在內的民間救援團體無法及時給予必要協助。

在地震發生後的頭兩天,許多民眾透過Instagram、Twitter等社群媒體向外界呼救,但由於受影響的範圍廣大,救難隊無法及時進入所有需要救援的地區,讓許多心急的家屬只能一邊持續與受困的親人對話,一邊透過媒體向外界尋求救援。對於政府的救災速度與整合能力,土耳其最大在野黨的共和人民黨(CHP)的砲火猛烈。CHP國會議員Engin Altay表示:

「有求救聲時,沒救援隊;救援隊來了,卻沒設備;等設備到時,已經沒有求救聲了。」

Engin Altay批評,土耳其的救災情形和其他國家不一樣,如果在其他地方,是救難團隊對受困民眾喊話、尋找受困民眾的位置;但在土耳其則是完全相反,是受困民眾向外呼救,卻沒有得到回應。相比1999年伊茲密特大地震時,政府軍隊在地震後幾個小時內馬上投入救災行動,這次的軍隊反應卻相對慢了許多。這也讓外界質疑,軍方的命令沒有即時下達的原因,是否有政治上的考量?

加濟安泰普在強震中嚴重毀損的建築。圖中為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左)及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加濟安泰普在強震中嚴重毀損的建築。圖中為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左)及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右)的肖像。 圖/歐新社  

哈塔伊省伊斯肯德倫市的臨時避難所。 圖/美聯社 
哈塔伊省伊斯肯德倫市的臨時避難所。 圖/美聯社 

地震過後,無論是災民或救難隊員都急需心理創傷治療。 圖/美聯社  
地震過後,無論是災民或救難隊員都急需心理創傷治療。 圖/美聯社  

土耳其國父凱末爾(Mustafa Kemal Atatürk)致力建立一個伊斯蘭世俗化的社會。當時一系列的「西方化」政策,傷害了宗教保守派的情感,也造成土耳其社會長期以來「保守派」與「世俗派」的矛盾。在2016的政變發生之前,土耳其軍隊一直以來代表著凱末爾原則中「政教分離」的守護者,只要當權者有靠攏宗教的傾向,軍隊便會干政、重組政府。

2016年的政變後,軍方勢力與影響力大幅削減,但軍方對於土耳其人民來說,某種程度上依舊代表著「世俗化」與「凱末爾精神」,這些都是與執政黨的廣大支持者、也就是與保守派相衝突的意識形態。世俗派普遍認為,軍方在這次地震後沒有在第一時間出現,是因為政府想要減少軍方在土耳其人民心目中的重要性。如果軍方成為「救災英雄」,對於政府的形象並沒有加分作用。

政府除了救災速度太慢外,災民的安置問題也備受爭議。強震過後,AFAD的帳篷不敷使用,災區的臨時廁所數量也遠遠不足。厄多安先是表示已與鄰近省份的旅館業者達成協議,將提供災民作為臨時住所。隨後厄多安更宣布國內所有大學停止實體課程,全部改由線上教學,以便將公立的宿舍空出來提供給災民。

但社會對於政府沒有全面考量,就輕易停止大學的課程產生很大的反彈聲浪。外界認為比起空出公立宿舍、協調飯店空房,政府應該要在不傷害學生受教權的前提下做好災民安置。在野黨也呼籲政府應該要收回關閉大學的決定,讓這些疫情後好不容易回到學校接受教育的學生,可以繼續正常完成學業。

在災後補助上,除了政府會提前發放退休金與公務人員薪水外,厄多安也承諾將補助不願意住在臨時帳篷的受災戶一年份的租金補貼;這些加上對受災戶的急難救助金,政府共規劃了1,000億里拉(約1,607億台幣)的居住補貼預算。同時也保證在這一年期間,政府將會負責重建家園,幫災民興建堅固安全的房子。土耳其能源部部長德美斯(Fatih Dönmez)也表示,政府會延長受災家戶的電費與天然氣繳費期限。但這些補助政策都無法平息反對者的批評聲浪。

土耳其先後經歷了經濟困境,這次的強震又是對經濟與社會的一大考驗。 圖/美聯社  
土耳其先後經歷了經濟困境,這次的強震又是對經濟與社會的一大考驗。 圖/美聯社  

正義與發展黨在今年2月1日的政黨小組會議。 圖/法新社 
正義與發展黨在今年2月1日的政黨小組會議。 圖/法新社 

▌大選即將登場,厄多安將怎麼應對?

總統厄多安在震後馬上宣布,受影響的省份實施三個月的「緊急狀態」,同時請求社會給他一年的時間。厄多安承諾一年內會完成災區重建,卻也暗示將把總統大選延期一年。對此,CHP黨主席達悟特奧盧(Kemal Kılıçdaroğlu)強烈抨擊:

「別說一年了,我們連一天的時間都不想給你。」

「不要怕面對選舉!或者,害怕吧,因為選舉會如期舉行!」

震災至今,土耳其政府尚未提供具體重建及安置災民計畫。TÜRKONFED的報告預估,重建毀損建築至少需要700億美元,目前各界捐助的善款將即時運用於災民帳篷、必需品、暖爐、毛毯、暢通救援道路等方面;AFAD也將會給受災戶每戶1萬里拉(約1.6萬台幣)的慰問金、1.5萬里拉(約2.4萬台幣)的搬家補助金及2千至5千里拉不等的租金補貼,詳細的申請細節仍有待公佈。

目前的救災重點,已經逐漸從「救人命」轉換成把埋在瓦礫堆下的遺體完整找出來,讓等待的親友可以順利舉辦喪禮。現在也還有很多的失蹤人口,這些人可能在第一時間已被救出並送到別的城市醫院,但也有可能還埋在斷垣殘壁下。除此之外,也有約200位被救出的小朋友還沒有辦法確認其身份。政府從這星期開始透過E政府系統,讓民眾上傳二等親內失蹤的親友照片,以便救難隊或醫護人員辨識身份。地震發生超過一星期,災民也希望政府可以加速清理的工作,讓生活早日回到過去的樣貌。

地震致使超過4萬棟建築物倒塌、傷亡慘重,許多民眾及專家都將嚴重災情歸咎於薄弱的建築法規,土耳其司法部長博茲達(Bekir Bozdag)2月12日表示已下令逮捕至少131人,包含建商及官員。然而對於逮捕建商的行動,土耳其人多半認為政府只是為了平息怒火、抓給民眾看而已,對於建商偷工減料、或是政府讓不合格的建築非法取得許可文件,大家並不意外。強震後他們談起災區情況時說:「我們有規範規章,但很不幸地,沒有人按部就班、照規矩來審核。」

厄多安政府救災速度太慢、在災民安置上更備受爭議。本圖僅示意圖,圖中女子並非災民。...
厄多安政府救災速度太慢、在災民安置上更備受爭議。本圖僅示意圖,圖中女子並非災民。  圖/歐新社  

在卡赫拉曼馬拉什倒塌房屋旁的災民。 圖/美聯社
在卡赫拉曼馬拉什倒塌房屋旁的災民。 圖/美聯社

對於總統大選是否要延期,土耳其最高選舉協會(YSK)目前仍沒有定論。AKP前國會主席阿任曲(Bülent Arınç)認為現在的土耳其並不適合舉行選舉,總統大選應該延後至今年11月、和國會議員選舉一起舉行,或是直接延到2024年舉行。

但包含CHP、好黨(İyi Parti)與民主進步黨(DEVA)在內的反對黨都支持如期舉行選舉,也強調根據憲法,只有「戰爭」因素才可以延後大選。外界普遍認為,如果正常舉行選舉,執政黨的得票率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也有可能會成為執政黨20年來最大的危機。

對於土耳其人來說,國家近幾年先後經歷了里拉崩跌和高通膨的經濟困境,這次的強震無疑又是對經濟與社會的一大考驗。但如同1999年的伊茲密特大地震促使政府修改建築防震規章,這次的強震也可望加速政府加強稽查全國建築的速度,除了查核建築是否合乎防震規章,甚至能讓社會重視地震教育宣導。無論是未來災區的重建計畫、區域的經濟振興方案,或是災民和救難團隊的壓力創傷治療、及災區孩童的教育等等,都是政府需要在短時間內提出詳細措施來應對的議題。

今年大選對民調十分低迷的厄多安的政治生涯來說至關重要,這次殘酷的大地震更將考驗他身為國家領導人的應變能力。我問我的土耳其同事們,以目前的情勢,厄多安還選得上總統嗎?他們苦笑說:

「這次如果人民依舊沒辦法用選票送他離開,那麼需要離開這個國家的,應該是我們。」

土耳其大選即將來臨,突如其來的強震,可能造成厄多安及執政黨20年以來最大的政治危...
土耳其大選即將來臨,突如其來的強震,可能造成厄多安及執政黨20年以來最大的政治危機。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土耳其的震災衝擊與總統大選:厄多安拼連任,為何撕破臉?

厄多安的水與火之歌:救災先喝茶?土耳其極端氣候災難之夏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土耳其政府宣布2024年最低薪資從11,402里拉調整至17,002里拉,調薪幅...

土耳其基本工資漲49%:加薪救經濟,但為何民眾不買單?

2024/01/25
土耳其新任央行總裁艾爾康上任後,利息政策大轉彎,8月底時,更是一口氣升息至25%...

利息政策雲霄飛車:土耳其政府為何放棄「低利救經濟」?

2023/11/06
在伊斯坦堡舉行的一場反以色列的示威活動中,抗爭者焚燒以色列國旗和貼上以色列總理納...

這次不做中東調停老大哥?土耳其不願介入「加薩衝突」的利益權衡

2023/10/31
土耳其將在5月14日迎來總統暨國會大選,反對陣營的基里達歐魯(右)將對上執政20...

人選之人的條件?決戰土耳其總統大選:拚女性、拚年輕、拚經濟

2023/05/11
土耳其「醫療觀光業」正蓬勃發展,其中的醫美旅遊更是吸引大量歐洲觀光客,圖為土耳其...

陽光、海灘與植髮:土耳其醫療觀光熱潮席捲歐亞非

2023/04/20
視察地震災區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法新社 

土耳其強震後:厄多安的救災,能扭轉20年來最大政治危機嗎?

2023/02/17

最新文章

在唐寧街10號外發表首次演說的英國新任首相施凱爾。 圖/歐新社 

說服選民「政治不是一樣爛」:英國新首相施凱爾與工黨重建信任之路

2024/07/12
英格蘭西南部薩默塞特郡,一幅呼籲民眾在即將到來的大選投票的橫幅。 圖/歐新社 

贏取信任的選區精算師:英國工黨如何靠著「不被討厭」贏得游離選民?

2024/07/12
俄國總統普丁6月出訪北韓,兩人同乘一輛俄製Aurus轎車。 圖/路透社

冷戰再現?俄國與北韓再成「鐵血戰友」,中韓美會怎麼做?

2024/07/09
小池成功三連任,但這一次得票數僅有291萬8,015票,得票率42.8%並未過半...

小池百合子三連任達成:東京都選戰的勝負關鍵與政界影響?

2024/07/08
圖/記者楊虔豪

N號房之後,南韓沒有記取教訓?猖狂的數位性犯罪,荒謬遲緩的國家機器

2024/07/06
一名沖繩美軍嘉手納基地的士兵性侵未成年少女,案件遭到日本政府和美軍聯手隱匿半年之...

日本與美國政府聯手隱瞞:沖繩美軍性侵未成年少女事件

2024/07/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