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亞塞拜然的趕盡殺絕:遠離家園的亞美尼亞人,能逃出戰火命運?

2023/11/02 陳彥婷

亞塞拜然9月19日攻入納卡區,納卡區自治政府旋即投降,然而造成10萬多人無家可歸...
亞塞拜然9月19日攻入納卡區,納卡區自治政府旋即投降,然而造成10萬多人無家可歸,逃離的區域更並非絕對安全。圖為自納卡區逃離的亞美尼亞家庭。 圖/美聯社  

亞美尼亞現場採訪、攝影/陳彥婷(獨立記者)

亞塞拜然在9月19日攻入納卡區,一天後納卡區自治政府投降,造成10萬多人離開家園,這次軍事行動是否為兩國多年衝突畫下句點,還是另一場戰事的序幕?雖然亞塞拜然政府多次重申尊重亞美尼亞領土主權,但10月23日與土耳其開展為期兩天的聯合軍演,地點更選在鄰近亞美尼亞邊境,包括剛發生衝突的納卡區。

與此同時,亞美尼亞東南部小城市傑爾穆克(Jermuk),居民對亞塞拜然去年突襲仍留有陰影⋯⋯潛在戰場似在處處,亞美尼亞的前景為何?一直屬親俄派的亞美尼亞又是否預備好另一波的衝突?獨立記者陳彥婷到訪亞美尼亞,沿邊境走到各城市,了解這場衝突的未來方向。


在亞美尼亞東南部馳名的水療度假城市傑爾穆克(Jermuk),在一間療養院內,它的住客不再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客人,而是130名從納卡區逃亡的難民;院內日程由各種改善身體狀況的療程,變成災後心理輔導;原本地下可小酌的休閒角落,改裝成孩子的遊樂場。

這批納卡區的平民,因戰事變得無家可歸,從衝突的中央來到距離戰火92公里的傑爾穆克市,小孩忘形地跑跳,但在旁的大人們竊竊私語,對逃難的經驗仍猶有餘悸,嘗試緩解悲痛、重新建立生活,但這個「避風港」又真的安全嗎?

「我們才剛剛修葺好我們家族的墓園。」Hovhannes Hakobyan不諱言,「是去年襲擊造成的。」Hovhannes是療養院的治療師,一家人一直居傑爾穆克市,他憶述去年9月亞塞拜然襲擊城市,療養院不遠處被導彈擊中,他家族的墓園亦不幸被毀,他的家人帶同兒子撤離到附近城市,待衝突結束後才回來。

傑爾穆克位於亞美尼亞東南面,是馳名的水療度假城市。 圖/陳彥婷攝  
傑爾穆克位於亞美尼亞東南面,是馳名的水療度假城市。 圖/陳彥婷攝  

亞美尼亞度假城市傑爾穆克療養院的治療師Hovhannes,他坦言已於市內正興建防...
亞美尼亞度假城市傑爾穆克療養院的治療師Hovhannes,他坦言已於市內正興建防空洞。 圖/陳彥婷攝  

去年9月,亞塞拜然向鄰近邊境只有12公里的傑爾穆克市開火,城市的恬靜在一夜間被戰火劃破。但這並非單一事件,在同日,南部城市戈里斯(Goris)、瓦爾代尼斯(Vardenis)、索特克(Sotk)等同時被亞塞拜然以砲火、無人機等襲擊,雙方駁火近兩日,造成總共300人傷亡。亞塞拜然亦推進亞美尼亞一些戰略據點,亞美尼亞軍隊承認交火中喪失一些軍事位置,至現時傑爾穆克市與亞塞拜然的邊境從原本的12公里,拉近至4.5公里。

雖然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達成停火協議,衝突似是告一段落,但眼見一年後亞塞拜然攻入納卡區,至現時自己工作的地方住滿撤走的難民,Hovhannes坦言已做好心理準備,「我不是個情緒導向的人,但事實是我們經已在興建防空洞。」

「這是我們的家,我們可以逃得去哪?」

憂慮戰火重臨的,不只有Hovhannes一人。在傑爾穆克市內的廣場,有10數個攤販在擺賣果醬、蜂蜜等製品,66歲的Seda指去年他們一群人就坐在廣場附近,「坦克距離我們只有3、4公里,飛彈在頭上掠過。」這個以景緻山脈、清澈泉水吸引遊客的度假城市,在風和日麗的深秋,市內渺無人煙。穿梭在遊客與居民間,偶會見到穿著軍服士兵的身影,這山區城市瀰漫著詭異氣氛。

傑爾穆克市內的廣場,有10數個排攤檔在擺賣果醬、蜂蜜等製品。 圖/陳彥婷攝 ...
傑爾穆克市內的廣場,有10數個排攤檔在擺賣果醬、蜂蜜等製品。 圖/陳彥婷攝  

沿市內的大路駛向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邊境,來到市郊疑似已到達軍隊基地、未能前進,附近的小徑迎來一排沿著河畔的度假小屋,但閘門深鎖,似是荒廢。度假村再往前走,便會走入茂林。本來作為天然掩護牆的國家公園Jermuk Hydrological State Sanctuary,據指有部分森林已佈滿亞塞拜然軍隊,居民Mikita更說曾有女孩走入森林,結果被斬手割鼻。草木皆兵,敵人似是在不遠處。

歐盟委員會在10月5日以491票贊成、9票反對、37票棄權,大比數通過有關納卡區受襲的議案,譴責亞塞拜然行動早有預謀,亦同時討論對亞美尼亞的持續威脅。委員會譴責亞塞拜然總統伊爾哈姆.阿利耶夫(Ilham Aliyev)早前威脅亞美尼亞主權領土的言論,包括必要時將用武力保證贊格祖爾走廊(Zangezur Corridor)暢通,重申要求亞塞拜然軍隊撤離亞美尼亞主權領土等。

對於亞塞拜然野心的揣測,美國新聞媒體《Politico》在10月13日報導,現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10月3日與數名美國議員的通話中,指部門情報警告亞塞拜然可能在短至數周內攻打亞美尼亞。報導據兩名參與對話的消息人士指,布林肯提到美國政府深切關注亞塞拜然在亞美尼亞西部地區的行動,與這次衝突蔓延的可能性。繼納卡區後,南部贊格祖爾走廊地區是兩國另一具爭議地區,報導推測第二波衝突也許發生該處。

在傑爾穆克市的療養院成為納卡區難民的收容所。 圖/陳彥婷攝   
在傑爾穆克市的療養院成為納卡區難民的收容所。 圖/陳彥婷攝   

在傑爾穆克的攤販婦人表示,有親戚在納卡區戰事中喪命,並歸咎於俄羅斯維和部隊沒有插...
在傑爾穆克的攤販婦人表示,有親戚在納卡區戰事中喪命,並歸咎於俄羅斯維和部隊沒有插手。 圖/陳彥婷攝  

▌興建「走廊」的野心

贊格祖爾走廊成為兩國另一波衝突的關鍵詞,這走廊理論與兩國衝突歷史有著密切關係——在蘇聯瓦解後,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因領土主權衝突不斷,互相阻截兩地交通往來至今。直至在2020年納卡區的44天戰事中,亞美尼亞戰敗,並承諾會修復蘇聯時期鐵路,用恢復接壤兩國的邊境交通,作為與亞塞拜然的停火條件。兩國總統更曾會面討論重建連接兩國首都的鐵路細節,當中提及路線會途經亞美尼亞以西、亞塞拜然的外飛地納希契凡自治共和國(Nakhchivan)。

然而,阿利耶夫背後有更大目的,希望透過重啟鐵路,在亞美尼亞南部的休尼克省(Syunik)建立一條陸地路線,繞過亞美尼亞邊境站,貫穿其外飛地納希契凡,繼而連接盟友土耳其,稱為「贊格祖爾走廊」。

阿利耶夫仗著亞美尼亞認同重啟雙邊交通,便認為對方是對「走廊」概念開綠燈;亞美尼亞總統瓦哈根.哈恰圖良(Vahagn Khachaturyan)則認為停火協定意在重啟雙邊交通,為多年關係降溫,但「走廊」概念偏離協定,又怕項目會成為另一種政治宣傳,因此一直堅決反對建立「走廊」。

然而,阿利耶夫沒有理會,更在2023年9月底與土耳其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會面,重提在亞美尼亞南邊設立走廊,也選了在亞塞拜然東南部城市贊吉蘭(Zangilan)作為潛在接駁點。阿利耶夫要接壤土耳其言行亦非首次,他曾在2021年出言恐嚇指「不理亞美尼亞喜歡與否」,將剝奪亞美尼亞接壤伊朗邊境的土地設立走廊。

阿利耶夫的野心,源自由史太林領導的蘇聯中央政府當時把他認為屬於亞塞拜然的領土,劃給當時的亞美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以至亞塞拜然與納希契凡被斬開,形成今日外飛地的情況。但蘇聯解體後一直沒有歸還,加上一直由亞美尼亞人定居的納卡區,被國際劃定為亞塞拜然的領土。在蘇聯解體後納卡區發動公投,並宣佈獨立,觸發另一波戰事,最終在1994年,由亞美尼亞奪得納卡區與鄰近地區主權,區內人隨即成立自治政府。

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原討論連接兩國首都的鐵路,會途經亞美尼亞以西及亞塞拜然外飛地。...
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原討論連接兩國首都的鐵路,會途經亞美尼亞以西及亞塞拜然外飛地。然而,亞塞拜然希望藉此在亞美尼亞南部建立陸地路線,貫穿外飛地,進而連接土耳其,稱為「贊格祖爾走廊」。 圖/報系圖庫  

示威抗議者採在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的海報上。 圖/美聯社 
示威抗議者採在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的海報上。 圖/美聯社 

亞塞拜然以收回領土之名,在2020年向納卡區發動長達44天攻勢,奪回周遭地區領土,並最終在今年9月正式奪回納卡區。因此,有不少猜測阿利耶夫望攻打亞美尼亞來重建昔日失去的版圖,以及開通盟國路線,連結哈薩克、吉爾吉斯、土耳其等突厥國家組織成員國。

倘若不幸地,亞塞拜然後續攻打亞美尼亞,不論新一波攻勢來自休尼克省或是傑爾穆克市,亞美尼亞能否在短時間內,抵禦第二波攻勢呢?

由亞塞拜然、亞美尼亞與喬治亞組成的南高加索山脈,一直是俄羅斯、土耳其與西方國家角力的一大區域。佔地29,800平方公里的亞美尼亞在地理位置,被結盟的軍事強國亞塞拜然與土耳其包圍,一直依靠俄羅斯的庇護,又是以俄羅斯為首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軍事聯盟的成員。

俄羅斯在亞美尼亞接壤土耳其邊城市久姆裡(Gyumri)設有軍事基地,來防範土耳其或伊朗的潛在攻擊,又在2020年納卡區的戰事後擔任中間人,派2000名維和部隊駐守納卡區以防衝突升級。

然而在剛過去的事件中,俄羅斯不但在2020年納卡區戰事中沒有盡力協助亞美尼亞,之後維和部隊對亞塞拜然封鎖納卡區多月無動於衷,更容讓亞塞拜然士兵大舉走入納卡區,造成10萬多人出走家園。有亞美尼亞人不諱言,

「在阿爾察赫共和國發生的絕對是種族滅絕,而俄羅斯人絕對是幫兇。」

俄烏大戰後,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發動制裁,又限制其國民入境,惟亞美尼亞屬歐洲國家中少數容許俄羅斯人可長期逗留的國家,加上大多亞美尼亞民眾都懂俄語,成為不少俄羅斯人為逃避戰火、參軍的避風港。

亞塞拜然2020年向納卡區發動長達44天攻勢,經俄羅斯調解後達成停火協議。202...
亞塞拜然2020年向納卡區發動長達44天攻勢,經俄羅斯調解後達成停火協議。2021年1月11日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左)與亞美尼亞總理帕辛揚(右)於克里姆林宮與俄羅斯總統普丁進行會談。 圖/美聯社 

在葉里溫的酒吧內貼有俄羅斯國旗的海報。 圖/陳彥婷攝  
在葉里溫的酒吧內貼有俄羅斯國旗的海報。 圖/陳彥婷攝  

但屢次被盟友冷落,令亞美尼亞不論在民間、政府亦出現倒戈反俄的傾向,如亞美尼亞總理帕辛揚(Nikol Pashinyan)早在9月納卡區戰事前的訪問中形容,俄羅斯維和部隊在守護納卡區的任務上是「失敗」,又指亞美尼亞不能再依賴俄羅斯保護,「每當我們與鄰國發生衝突,便要邀請其他國家來保護自己,不管對方是誰,但這種模式實在是很脆弱」,同期又與美國進行聯合軍演。

納卡區開打後,反俄情緒更高漲,民眾走到俄羅斯領事館抗議,示威期間高喊「榮光歸烏克蘭」;在10月14日哈恰圖良通過加入正通緝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國際刑事法院(ICC)的關鍵步驟,代表亞美尼亞日後有責任緝拿普丁,以行動表達對俄羅斯的不滿。在10月25日,帕辛揚再向另一外媒《華爾街日報》表示,已經看不見讓俄軍留在亞美尼亞駐守有任何益處,「這些事件簡明地讓我們決定,我們需要在安全問題上擴大不同的聯繫。」

不過,對於《Politico》的報導,亞塞拜然總統的外交政策顧問否定指控,指兩國再次發生衝突機會微小,又重申尊重亞美尼亞領土主權。而報導刊登後亦隨即惹來反效果,美國聯邦政府在兩日後回應亞美尼亞國營媒體時,指該報導「和事實不符」、「無法反映布林肯與議員的對話」。負責撰寫報導的記者則在社交媒體反駁,4名消息來源確認與布林肯通話,而當中兩人確指布林肯說亞塞拜然或在數周內攻打亞美尼亞。

亞塞拜然新一波的揣測眾說紛紜,亞塞拜然在10月23日與土耳其開展為期兩天的聯合軍演,涉3000名士兵,而地點更鄰近亞美尼亞邊境,包括剛發生衝突的納卡區,加上歐盟使團在過去數日在傑爾穆克市考測,究竟是純熟巧合,或是實有根據?然而,帕辛揚於10月26日表示,其政府可能在未來數月簽署和談協定,並建立雙邊關係,可結束多年冰封關係,但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關係時好時壞,一切亦存在變數。

人權監察組織總監Arman Tatoyan在訪問中不忌諱地說,

亞塞拜然的目的就是要驅逐所有亞美尼亞人,為求目的,將會不擇手段。

(是哪個地區的亞美尼亞人?)整個亞美尼亞。」

Tatoyan的說辭誇張,但無可否認, 這是不少亞美尼亞人的陰霾。

逃離納卡區的亞美尼亞人走在前往亞美尼亞休尼克省(Syunik)的路上。 圖/美聯...
逃離納卡區的亞美尼亞人走在前往亞美尼亞休尼克省(Syunik)的路上。 圖/美聯社 

▌延伸閱讀:〈被消失的國度:納卡區最後一批亞美尼亞人撤離,未來何去何從?〉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被消失的國度:納卡區最後一批亞美尼亞人撤離,未來何去何從?

陳彥婷

獨立記者,曾在香港多間媒體從事全職記者工作,現時放眼國際,希望以文字與影像,記錄世界不同角落的人與事,揭示社會不公。

作者文章

傑寧市內四處張貼有死去的武裝份子照片。圖為有武裝分子的照片被毀。 圖/陳彥婷攝

英雄或恐怖分子?以巴衝突如何成為極端主義的熔爐

2024/06/13
巴勒斯坦西岸,傑寧市內的墓園,有人在墳前悼念逝去的親友。 圖/陳彥婷攝

新墳、突襲與被迫共存的人:加薩戰事下,西岸傑寧市的生活紀實

2024/06/13
筆者跟隨其他記者,離開以軍與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PIJ)武裝成員交火重心的難...

我與死亡擦身而過:半島電視台女記者之死,如何影響以哈採訪

2024/05/22
2023年9月19日,亞塞拜然以剿滅區內分離份子為由,向納卡區展開「反恐」行動。...

被消失的國度:納卡區最後一批亞美尼亞人撤離,未來何去何從?

2023/11/03
亞塞拜然9月19日攻入納卡區,納卡區自治政府旋即投降,然而造成10萬多人無家可歸...

亞塞拜然的趕盡殺絕:遠離家園的亞美尼亞人,能逃出戰火命運?

2023/11/02
摩洛哥強震後,Talat N’Yaaqoub市瓦礫堆中找到的罹難者照片。 圖/陳...

摩洛哥強震災區紀實:崩裂的返家之路,埋在瓦礫堆下的親人與回憶

2023/09/21

最新文章

在唐寧街10號外發表首次演說的英國新任首相施凱爾。 圖/歐新社 

說服選民「政治不是一樣爛」:英國新首相施凱爾與工黨重建信任之路

2024/07/12
英格蘭西南部薩默塞特郡,一幅呼籲民眾在即將到來的大選投票的橫幅。 圖/歐新社 

贏取信任的選區精算師:英國工黨如何靠著「不被討厭」贏得游離選民?

2024/07/12
俄國總統普丁6月出訪北韓,兩人同乘一輛俄製Aurus轎車。 圖/路透社

冷戰再現?俄國與北韓再成「鐵血戰友」,中韓美會怎麼做?

2024/07/09
小池成功三連任,但這一次得票數僅有291萬8,015票,得票率42.8%並未過半...

小池百合子三連任達成:東京都選戰的勝負關鍵與政界影響?

2024/07/08
圖/記者楊虔豪

N號房之後,南韓沒有記取教訓?猖狂的數位性犯罪,荒謬遲緩的國家機器

2024/07/06
一名沖繩美軍嘉手納基地的士兵性侵未成年少女,案件遭到日本政府和美軍聯手隱匿半年之...

日本與美國政府聯手隱瞞:沖繩美軍性侵未成年少女事件

2024/07/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