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2022/09/16 轉角24小時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伊久姆郊外,烏軍士兵坐在繳獲的俄軍裝甲車上。 圖/美聯社

「由於身心俱疲,我拒絕在烏克蘭繼續『特別軍事行動』。」烏克蘭日前以快攻重奪哈爾科夫地區,烏軍進入先前被俄羅斯佔領的伊久姆(Izium)等地。《華盛頓郵報》15日報導,烏軍在伊久姆一處俄軍匆忙撤離的房屋中,發現10封俄國部隊遺留的信件,信是由不同人所寫,但內容相似,皆顯示該地的俄軍士兵身心狀況相當惡劣、士氣低落,甚至要求上級解除自己的職務。根據烏克蘭官方說法,有許多俄國部隊未經戰鬥就棄械逃離,似乎也印證了伊久姆俄軍的厭戰情緒。

烏克蘭軍隊提供給《華盛頓郵報》的俄軍信件,標註日期是8月30日,從內容流露出佔領伊久姆俄軍部隊已陷入絕望,這群士兵在連月的戰鬥之後健康狀況惡化、又欠缺適當的醫療和休養,其中一名自稱是莫斯科地區防空導彈排長的軍人寫下:

「由於精神疲憊和缺乏休息,我拒絕在烏克蘭領土上完成我的特別軍事行動職責。」

其他的信件內容還包括俄軍士兵埋怨無法休假回家、因而無法完成結婚儀式或錯過了自己孩子的出世,似乎可推測佔領伊久姆的俄軍在身心俱疲之下,聯合起來向軍方上層表達厭戰情緒。

左為俄軍遺留在伊久姆的信件,右為伊久姆被嚴重破壞的房屋。 圖/Twitter、美...
左為俄軍遺留在伊久姆的信件,右為伊久姆被嚴重破壞的房屋。 圖/Twitter、美聯社

在伊久姆繳獲的俄軍裝甲車。 圖/美聯社
在伊久姆繳獲的俄軍裝甲車。 圖/美聯社

另一名士兵也在信中要求離開戰場,他表示:

「我的健康惡化,又無法得到必要的治療。」

這些信件也有部分在Twitter上流傳;此外,還有一封落款8月23日的俄軍第2摩托化步兵師指揮官緊急報告,內容描述4名俄軍士兵在靠近俄羅斯邊境的卡姆揚卡村(Kamyanka)被烏軍砲擊死亡。

《華盛頓郵報》表示,這些信件的真實性尚未得到完整證實,不過也指出,信件是連同大量俄軍遺留的物品—包括軍裝、軍靴和俄羅斯孩童給前線部隊的支持信—一起被發現,顯示俄軍撤離之匆促。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是來自俄羅斯孩童的支持信,依然可看出俄國兒童也意識到部隊面臨困境,例如其中一封署名娜思佳(Nastya)的信就寫著:

「你好,我不知道誰會收到這封信,但我知道你現在過得很艱難...可能你餓了,你很冷,你想回家陪家人。」

伊久姆居民表示,在烏軍收復伊久姆前夕,俄軍在當地實施宵禁、佔領部隊放火焚燒市議會大樓、炸毀放棄的軍事設備和通行橋樑。俄國士兵闖入民宅搶走衣物,好換下軍裝偽裝成平民;而在撤逃的過程中,甚至有部分士兵被部隊遺下,只得步行或騎腳踏車離開伊久姆。

俄軍炸毀伊久姆對外通行橋樑。 圖/美聯社
俄軍炸毀伊久姆對外通行橋樑。 圖/美聯社

俄羅斯原本在伊久姆設立了傀儡政府、對當地居民大力宣傳俄羅斯的正面訊息,還預計開設學校,而隨著烏軍收復哈爾科夫大部分地區,這些安排也都戛然而止。迎接烏軍的伊久姆居民盧基亞寧卡(Tanya Lukianinka)表示,俄羅斯撤離前,展開鋪天蓋地的宣傳,但她認為這些宣傳只對親俄者有效,當烏軍到來,她和家人朋友旋即舉起烏克蘭國旗歡慶。

盧基亞寧卡的14歲女兒亨麗埃塔(Henrietta)則說,在俄國占領伊久姆的數月期間,她聽聞不少當地人在俄軍的地下室被殺、被拘禁、被電擊的事情。烏克蘭內政部副部長埃寧(Yevhen Enin)亦指出,烏軍在哈爾科夫各地發現俄軍設立多個「酷刑室」(torture chambers),以慘無人道的方式對待烏克蘭公民和被抓捕的外國人。

此外,伊久姆警方表示,俄軍在佔領期間沒收居民護照,而《BBC》進入伊久姆後,也在一所俄軍用來關押烏克蘭人的警局裡,發現成堆烏克蘭護照。

如今的伊久姆遭受嚴重破壞,城市內四處斷壁殘垣,當地沒有自來水、沒有電力,也缺乏供暖,具體死亡人數依然在統計中。

俄軍遺留在伊久姆的裝備砲彈。 圖/路透社
俄軍遺留在伊久姆的裝備砲彈。 圖/路透社

收復伊久姆的烏軍,戰車上插著烏克蘭國旗。 圖/路透社
收復伊久姆的烏軍,戰車上插著烏克蘭國旗。 圖/路透社

在烏軍收復伊久姆之後,烏克蘭國防部表示在當地發現埋有440人遺體的亂葬崗,當中包括死於俄羅斯空襲、砲擊和槍殺者。《美聯社》記者在伊久姆郊區的樹林中目睹了該亂葬崗,數百座插著木頭十字架的墳墓散落林中,其中一座大型墳墓標註埋葬了17名烏克蘭士兵的遺體,但烏克蘭官員認為,以俄軍先前發布在社群媒體的影片研判,墓中可能葬了25至30人。

澤倫斯基也來到伊久姆巡視,他15日呼籲國際社會追究俄羅斯戰爭責任,他譴責俄軍暴行,並列舉包括布查(Bucha)、馬立波(Mariupol)和伊久姆在內,在俄軍佔領下發生大屠殺悲劇的烏克蘭城市,強調:

「俄羅斯在所有地方留下死亡,它必須為此負起責任。」

同樣在15日,俄羅斯總統普丁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哈薩克會面,普丁對外表示習近平向他表達了中國對烏俄戰爭的擔憂,不過普丁仍對中國的「平衡立場」表達感謝——中國在烏俄戰爭中的立場,自2月開戰以來,一直為外界所關注,而中國在連月的戰爭中,始終沒有譴責俄羅斯入侵,但也未提供俄羅斯軍事或物資援助。而中國官方的「習普會」聲明稿中,雖然表示願在「彼此核心利益問題」上相互支持,但隻字未提烏克蘭。

烏軍在伊久姆郊外樹林發現亂葬崗。 圖/美聯社
烏軍在伊久姆郊外樹林發現亂葬崗。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下戰場的帕維爾:一個「俄國小兵」入侵烏克蘭的故事

The letters left behind by demoralized Russian soldiers as they fled

Ukraine says mass grave found in Izium where Russians ousted days ago

作者文章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現年35歲的加富里是伊朗最著名的足球員之一。 圖/Twitter

伊朗前國腳加富里被捕:不許發聲抗爭的國家級警告?

2022/11/25

最新文章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現年35歲的加富里是伊朗最著名的足球員之一。 圖/Twitter

伊朗前國腳加富里被捕:不許發聲抗爭的國家級警告?

2022/11/25

回應

Top